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 >> 炮灰女主的娇宠路(穿书) >> 图穷匕见

林芷儿跟着陆煊的大军回京, 因为陆煊之前安排事情,他们启程的时间有些晚了,所以路上赶得是很急的。

林芷儿与陆煊是同乘一辆马车的,陆煊在车里处理公务,林芷儿百无聊赖时, 就会躺在他的腿上闭目养神。

陆煊一手写字, 一手时不时的摸摸她的头发, 捏捏她的脸蛋,就像撸猫似的。

林芷儿被他撸舒服时, 都忍不住想喵喵叫两声。

到了这光景, 林芷儿便很是佩服陆煊的神经,简直是钢铁造的。

她对这时局都担心死了,可是陆煊看上去竟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忧虑, 而且还很有兴致的缠磨她。

说什么在这马车上,更有刺激, 是缠着她非要来一回。

林芷儿开始是坚决不同意的, 这马车车壁薄,她情浓时总是抑制不住的要发出声音的, 若是让人听见了可是不成的。

不过这种事上,她是拗不过陆煊的,到底让他得逞了。

不过林芷儿也的确感觉到了在马车上的妙处, 因为车行的上下颠簸, 你在车里的确是无法预料的, 还有因为会怕人在外面听见, 就会有一种偷情的感觉,是真的新鲜刺激。

林芷儿也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后来竟是她缠着陆煊了。

因为只有在与陆煊抵死缠绵时,她才会忘了她和陆煊即将面临的危险,忘记原书的情节。

……是的,当时她读那本书时,是一目十行,穿进来时,很多书里的小细节她都想不起来了。

可是如今随着肖子恒的称帝,书中那些被她遗忘的文字,就会在梦里一个一个字的从她眼前跳过,让她陷入无比的心悸中。

……原主千方百计成了肖子恒的妾,以为是嫁给了心上人,会过上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

只是在她被一台小轿抬进肖府后,她竟在喜房空守了一夜。

在第二天,她才见到了她的恒哥哥,她不知他是为什么。

当她含着泪望着他时,他沉默许久方才说了一句:"对不起",又搂着她温柔的哄了许久,直到她又重绽笑颜。

这样的肖子恒似乎又变成了她的恒哥哥,他们两个又像原来一样是十分好的。

可是肖子恒仍然没有与她圆房,直到阴月阴日月圆之时,肖子恒把她带到了净房中,林芷儿看见一池褐色药水,便很是奇怪的看肖子恒。

肖子恒没有回应她的目光,而是递给了她一碗药,林芷儿虽不解,但她还是听话的乖乖的喝了,她见肖子恒也喝了一碗药,便动手脱了她的衣服。

……这是要圆房吗?她羞涩中带着期待。

可是当她看见脱去衣服的肖子恒,看见了他的那里,她的眼晴蓦地睁大了,那里怎么与嬤嬤给她看的辟火图里不太一样,怎么与她见过的四岁的小表弟的大小差不多。

等她惊讶的去看肖子恒,却看肖子恒铁青着脸看着她,忽然伸出了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她害怕的挣扎,可是肖子恒的力气大得让她如蚁撼树。

她无法呼吸了,没了力气,当她以为她就要死掉时,他放开了她,用了工具,她的清白之身没了!

在她疼痛难当时,把她推进了药池中,他也进了池中,用尽方法,可是结果却是不成的……

他在极度失望中,打她,用各种方法折磨她,用来发泄着他的怒火。

从那以后,每一次的结果都是让肖子恒失望的,每一次都会成为原主的噩梦,她变得害怕见到肖子恒,见到那个她曾经最爱的人……

后来,肖子恒便把原主送了人。

林世儿如今明白,书里肖子恒为什么要把原主送给周昱琅和安善王子了。

……因为肖子恒是想做皇帝的。

他用原主做投名状结交上了周昱琅,秦家最后孤注一置造反里面是有他煽风点火的手笔,秦家失败,周昱琅死了,他借机上位。

把原主送给安善王子,是为了拉拢安图烈,为了让西域各国支持他。

后来书中的虎威大将军虽然把原主从安图烈手中夺回来,但是又不得不要把原主重新送回肖子恒的身边。

是因为那虎威将军不得不听肖子恒的命令,是因为那时的肖子恒已经成了大周的皇帝……

这些日子,林芷儿常常在夜里抱着熟睡的陆煊在想,虽然她的出现改变了书中许多人的命运,可是如今她还要面对与书中一样的情节:肖子恒称帝。

那是否意味着,她最终会落入到与书中原主一样的宿命呢。

每到这时,她都会紧紧的抱住陆煊,去感受他的温暖,不管怎样,她已经在这里找到了真正爱她的人,她一定要为自己和陆煊与命运再抗争一次…

陆煊的大军还是停在了京城外的玉山脚下扎了营,不过这一次大军没有前行,是因为有京城的军队拦住了他们前行的路。

而且领军之人,林芷儿与陆煊都是认识的,正是宁安郡主周兰筝的父王—长青王。

长青王是周庆帝的堂弟,也是周庆帝的心腹之人,陆煊没想到这长青王如今也投到了肖子恒的阵营,看来这肖子恒的确是手段厉害。

虽然彼此心里都是明白的,但是大家表面上还都是非常客气。

长青王还特意在玉山脚下的一家小饭庄宴请了陆煊。

酒桌上,长青王是不住口的夸赞陆煊,招揽之意十分明显,奈何陆煊是滑溜的很,就是不搭他的这些话。

长青王心中暗恨,如不是肖子恒让他来劝说陆煊,他才懒得与陆煊废这样的话,真是给脸不要脸。

话不投机是半句多,两个人又皮笑肉不笑的说了几句,便散了。

不过陆煊也从长青王那里得知,周庆帝定在四天后的五月初五举行禅让大典,陆煊这几日不必进京内,只五月初四晚进宫即可。

但此次禅让大典并没有搭建受禅台,而是直接用了宫中最高的揽月台,举行禅让仪式。

而且时间也没有定在上午,而是在傍晚时分开始,仪式结束后,会在宫中宴请群臣及外国使臣。

陆煊与林芷儿讲了这些,林芷儿有些疑惑这安排的时间,为什么要在晚上呢?肖子恒为人精细,他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不过她和陆煊分析来分析去也没分析出个所以然,最后陆煊说了,这么重要的典礼的日子,肯定是礼部钦天监算出来的,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不过没想到,第二天,又有个熟人找上门来,正是宁安郡主周兰筝,而且指名要见林芷儿。

林芷儿因为安善王子那次,周兰筝不择手段的想拆散她和陆煊,是十分厌恶这个人的。

但是如今陆煊和长青王维持表面上的和气,便不得不见她。

周兰筝进了陆煊的军营,见士兵各个是军容整齐,气势轩昂,诶,陆煊还真是一个带兵的好主帅。

进了大帐,除了林芷儿,陆煊竟然也在。

这么长时间没见陆煊,周兰筝乍见他,心中自是十分欢喜,可是转念一想,陆煊在这里应该是不放心林芷儿单独见自己,怕自己害了林芷儿的。

周兰筝忍着心底的嫉恨与酸涩,和林芷儿和陆煊见了礼。

坐下说了几句,林芷儿就发现这周兰筝并没有什么事情,就是东拉西扯。

林芷儿可没工夫与她废话,便端起茶杯准备送客了。

周兰筝只是一笑,站起身时,从她的袖口滑落下一块玉佩。

林芷儿看去脸色大变,伸手捡起了玉佩:“你、你怎么有这块玉佩!”

周兰筝笑靥如花:“哦!这玉佩是太子殿下赐给我的,怎么林乡君也喜欢!”

林芷儿看着周兰筝矫揉造作的样子,这玉佩是林启安的,还是林芷儿送给自己祖父的,她焉能不认识。

周兰筝笑道:“难得林乡君也喜欢这块玉佩,不过这是太子殿下赐给我的,不能转赠给林乡君了!”

说着向林芷儿伸出手,林芷儿不得不把玉佩递回给她。

周兰筝走后,陆煊看着林芷儿的脸色,忙问是怎么了!

林芷儿拉着陆煊的手:“陆煊,那玉佩是祖父的,这周兰筝是肖子恒派过来的!你说,肖子恒这是想干什么?祖父是不是有什么危险了!”

陆煊知道林芷儿对林启安的感情,忙安慰她道:“祖父不会有什么事的,因为禅让大典上的“禅让行事官”是要由内阁首辅担任的,祖父要向新帝奉送玺绶。

肖子恒这样做更多是警告我们,说祖父在他手里,让我们老老实实的别出什么招罢了!”

林芷儿听了陆煊的话,如今也只能是这样想了。

不过晚上林芷儿便做了噩梦,梦见肖子恒提着林启安的血淋琳的人头站在她面前桀桀的笑:“你休想逃出我的手心!”

林芷儿大叫着从梦中惊醒,陆煊忙抱了她连连安慰。

其实陆煊心中并没有像林芷儿看到那样风淡云轻的。

林芷儿这段时间因为担忧,吃不好睡不好,他看在眼里,是心疼很。

可是他知道这些担忧不是光靠嘴就能开解的。所以他缠着林芷儿做些快乐事,来分散她的注意力。

可是他仍然不能让他的芷儿真正的安心!

陆煊抱了林芷儿,哄着她睡觉,见她又睡熟了,方放下她,出了大帐。

他望着夜色里乌沉沉的玉山,如果肖子恒真要来抢他的芷儿的话,那他的选择就是:造反!

五月初四下午,陆煊就要进宫参加禅让大典,林芷儿把他送到大营口,她虽然知道陆煊是有安排的,可这一趟无疑也是进了龙潭虎穴的。

陆煊摸了摸林芷儿的脸:“芷儿,你在军营中等着我回来,哪里都不要去!”

这话陆煊已经交代好几遍了,要按平时,林芷儿早就不耐烦了,可是现在,她也想陆煊安心的进城,便乖巧的点了点头。

“祖父那里,进宫后,我会择机去看他老人家的,你就放心吧!”

林芷儿看陆煊就要上马了,她到底忍不住上前拽了陆煊的袍袖:“陆煊,你一定要小心!”

陆煊看了这样依依不舍的林芷儿,回身抱了抱她:“我一定会没事,放心吧!”

这一夜林芷儿孤枕难眠,这是她和陆煊这段日子唯一分开的一晚,她才真正的感觉到,在夜里,她的身边没了陆煊是怎样的冷寂。

因为夜里睡得不好,林芷儿便起晚了,她收拾好,吃过饭后,已近中午。

这时,有侍卫禀报,周兰筝在大营外要见她。

周兰筝想在大营外见她,陆煊如今不在,周兰筝是想搞什么鬼吗?

林芷儿本能的不想见她。

可是侍卫呈上来一物,说是周兰筝交给她的。

正是林启安的那块玉佩。

林芷儿见了玉佩,便明白,对方是抓住了自己的命门了,是知道自己对林启安的感情。

林芷儿闭了闭眼睛,不管怎样,为了祖父这周兰筝她还是得见一见了。

不过林芷儿也不敢托大,她安排了苗青,还有禁卫军的两名高手跟随自己,然后带着一队亲兵来到大营门口。

大营门口,周兰筝带着两名侍女站在门前,她身后十几米开外的地方,站了前后两排的士兵,前面一排的士兵手里拿着盾牌。

周兰筝看见林芷儿只出了大营门口,就站住了,便笑道:“林乡君不必害怕!我只带了两名侍女,又不能把你怎么样!”

林芷儿不想和她多废话:“不知郡主今天又是何意?”

“诶,我本来是好心给林乡君送些你祖父的消息,可是看林乡君并不是很领情啊!”

“我祖父的消息?”林芷儿瞪大眼睛看去。

就见周兰筝手里拿出一封信。

林芷儿看着信封上熟悉的字体,这是祖父写的!

周兰筝把信向林芷儿一递,:“林乡君,这封信你拿去吧!”

林芷儿身后的苗青道:“夫人,恐怕有诈,奴婢过去!”

苗青走了过去,从周兰筝手里接过信,周兰筝痛快的把信给了苗青。

苗青转过身,向林芷儿走了两步,忽然看见林芷儿惊恐的睁大眼睛,向她着急的叫道:“苗青,小心!”

随着林芷儿的话,苗青只听到啪的一声脆响,她的胸口一疼,栽倒在地。

林芷儿看着苗青回身时,周兰筝的两个侍女各从袖口中掏出了一把在万寿节上安图烈展示的西洋枪,向苗青和她的身边侍卫射了一枪。

同时,周兰筝身后那两对士兵,前面拿盾牌的士兵往下一蹲,露出了后面同样手持西洋枪的士兵,向林芷儿身后的亲兵开枪射击。

在枪响时,周兰筝的脚下的地面,尘土飞扬,从地下跳出了几名蒙面黑衣人,向林芷儿身边扔出两颗烟弹,随着砰砰两声,白烟弥漫。

林芷儿刚要往后跑,就觉得身子一软,她心里一惊,她中了毒烟。

这时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肩膀,林芷儿回头看去,那黑衣人眉心中有一道伤疤,那是玉团挠出来的。

这个黑衣人正是广安府林府书房,还有进京途中在翠竹岭劫持她的那个人。

原来,陆煊他们一直没有找到的这第三伙人,竟是肖子恒的人。

林芷儿想挣脱黑衣人的手,可是身上已经没有了力气,她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

哈哈哈,看到大家的留言,今天正文就再写一章

其实故事是真的要讲完了,明天大家就知道男主当不当皇帝了!至于肖子恒这个人设我的确很喜欢,等以后看看开个文,把他这种人设当男主写。

谢谢大家的一路支持!

喜欢炮灰女主的娇宠路(穿书)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com)炮灰女主的娇宠路(穿书)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炮灰女主的娇宠路(穿书)最新章节 - 炮灰女主的娇宠路(穿书)全文阅读 - 炮灰女主的娇宠路(穿书)txt下载 - 花惜言的全部小说 - 炮灰女主的娇宠路(穿书)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太子宠妃日常穿书之女配不上岗嘉宁长公主快穿之我是大boss嫁给前夫他弟女配娇媚撩人迷途(快穿)肆意人生娘子锦鲤运和离我是专业的(快穿)带着道侣一块穿[快穿]我给前夫当继母宠妾朕的司寝女官姑娘请自重泾渭情殇奸妃洗白指南(穿书)重生之我要和离宠妾上位记那个要渡我的和尚弯了女配又娇又软[穿书]小地主的科举之路当朕有了读心术发现所有人都在骗朕!嗜宠记暴君驯化记我见贵妃多妩媚
完本推荐: 侯门风月全文阅读墨总的硬核小娇妻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狐狸夫人太正经!全文阅读穿成男配的炮灰妻全文阅读俗人回档全文阅读那个要渡我的和尚弯了全文阅读女配又娇又软[穿书]全文阅读不小心怀了上司的孩子gl全文阅读重生七零男知青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观战系统全文阅读绝世药神全文阅读娇花养成记全文阅读农门寡嫂:养个小叔当状元全文阅读为了养老婆我成了开国皇帝[星际]全文阅读静候三餐全文阅读帝国吃相全文阅读反派她声娇体软[快穿]全文阅读穿回来后我嫁入了豪门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极品全能高手美漫丧钟无敌神龙养成系统纵天神帝盛世安平侯大明星超级时代尖碑漂流记凌天战神万古神帝太古龙尊诡秘之主乡村小神农这个皇后我不当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萌宝找上门:妈咪,请签收厉害了我的原始人我的末世领地造化图至尊剑皇王者时刻战天龙帝重生之战神吕布修真大工业时代剑主八荒重生在七零年代万古神话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末世神魔录重生大富翁独步九天

炮灰女主的娇宠路(穿书)最新章节手机版 - 炮灰女主的娇宠路(穿书)全文阅读手机版 - 炮灰女主的娇宠路(穿书)txt下载手机版 - 花惜言的全部小说 - 炮灰女主的娇宠路(穿书)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