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org.com(笔下文学首字母+org点com,bxwxorg.com)找到回家的路!

今天是郁深难得一次的小假期。

本来不该她放假的, 毕竟还没有到周末。但她现在是公司的董事长, 想做什么都可以,就算是放一个月的假也不会有人说她什么,更何况她已经连续加班两周了。

连喻岐他们都向她提议要不要放几天假休息一下。郁深一合计, 得, 休息就休息吧, 反正现在公司已经步入正轨,她也没必要这么事无巨细地盯着——更何况还有约书亚和其他AI们在呢。

于是她便带着她的小人偶回家了。

说起来, 这只人偶还是人形师偷偷塞进她卧室里的那只呢。郁深其实并没有抱着玩偶睡觉的习惯(也许小时候是有的), 更何况这个人偶虽然漂亮, 但它的手感却要比那些毛绒绒的大玩偶差远了。郁深之所以会将这只人偶带进公司的公寓里, 完全是被人形师逼迫的。

没错,逼迫。

人形师威胁她,如果不把这只人偶带在身边的话,他就亲自跟着她,全天候24小时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反正他现在也没事做, 并不会觉得枯燥和困扰。

郁深:我很困扰好吗!

她相信人形师绝对会说到做到, 无奈之下只得妥协, 乖乖地将人偶摆到了公司公寓的房间里——当然, 她将它锁进了橱柜里。

不过这对人形师来说显然不是什么难事, 他在到达公寓的第一个晚上就远程操控可爱的人偶小姐打破了玻璃橱柜, 并一本正经地坐到郁深的床边, 静静地欣赏她的睡颜, 等着她醒来。

还好郁深已经习惯了这种程度的监视(偷窥?),虽然很生气人偶破坏了她的橱柜,但也没有再将它关起来。

它开始陪伴她的每一个日日夜夜,就像人偶背后的那个人陪在她的身边一样。

这就导致郁深现在床边没了这只人偶反而有点不太习惯,于是她此次小假期也将人偶一起带了回来。

从公司搭乘直升机抵达43区的时间很快,她从直升机上轻盈跳下,快步走进熟悉的小巷里。

此时她家的小破房子已经焕然一新,变成一栋不那么破的大房子了。

这都要感谢公司员工们的高效率——没错,她最后还是将两栋房子合并成了一栋,只不过不是依靠天使的能力,也没有请装修工人,而是让裴星移带领研发部的员工们解决了这个问题。

他们有很多实用且高效的黑科技。

现在的房间数量宽裕很多,和之前相比足足多出一倍,这下异常们再也不用吵吵闹闹地挤在一起了。小雪豹这个小祖宗不需要房间,他哪里都能睡,有的时候还会趁郁深在家的时候偷偷溜到她的床上;女王蜂也不需要房间,因为她——

她已经被郁深下放到禁忌森林了。

倒不是郁深不待见她,而是这只大蜜蜂整天无时无刻不在嚷嚷着交/配,住在家里的每一个异常都被她吵到头大,大家的脾气都因此变得暴躁许多,为了不让这家伙影响到大家的生活质量,郁深只得将她送到妖精女王那里。

那里也有一位兴趣奇异的女王,相信她们会相处得很好的:)

少了两个不需要房间的成员,接下来的异常就好安排很多了。大恶魔住了下来,不但一个人住一间房,还霸占了最大的主卧。猎犬则被安排到他的隔壁,方便恶魔在传唤他的时候随叫随到。玛利亚和洛蒂住在一间,这是洛蒂自己要求的,因为她害怕一个人待在黑暗里。

郁深觉得这可能是因为植物在黑暗中不能进行光合作用吧。

至于剩下的几位就很简单了,希尔达、食心鬼和人形师一人一间房,宋航则是和波奇共享一间房,剩下的最后一个小房间留给郁深,约书亚没有房间。

为什么呢?因为约书亚的夜晚是用来充电的,所以他不需要睡觉,随便坐在哪个插座旁边进入充电模式就可以了。

不过这次约书亚倒是没有跟着郁深一起放假,虽然他很想回来,但公司目前的运作离不开他。换句话说,他其实才是公司里最重要的那个人。

约书亚:为了深深,当工具人我也愿意!

郁深掏出钥匙,悄悄打开房门,本想给家里的大家一个惊喜,结果却发现平日里总是吵闹闹的客厅此时居然空荡荡的,竟是一个人都没有。

怎么回事?人都死哪儿去了?

她疑惑地放下小行李箱,大步走到客厅中央,仔细听着各个房间的动静。

“……盔甲拿下来,我帮你……”

“……不了,我自己可以……”

“哎呀客气什么……我来……”

从希尔达的房间里传出断断续续的声音,虽然隔着门听不清里面在说什么,但郁深还是听出了希尔达和玛利亚的声音。

太好了,家里还是有人的!

郁深放下心来,步履轻松地走到门前轻轻敲了敲:“希尔达,玛利亚?”

“哎?是小深深!小深深回来了!”玛利亚兴奋地欢呼一声,郁深听到门内先是传来乒铃乓啷的动静,然后就是玛利亚赤足跑到门边的脚步声。

“深深,你怎么回来啦?我好想你呀!快给妈妈抱抱!”玛利亚豪迈地打开门,一把熊抱住郁深。

郁深费力地从她的怀抱中挣脱出来,探头向玛利亚身后望去:“我放假,回来休息几天。对了,你们在干嘛?”

对话听起来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哼哼哼……”玛利亚神秘地笑了笑,她一把握住郁深的双手,将她拉进房间里,“我在给希尔达改变造型哦!”

郁深:“……?”

希尔达不是全身都包裹在盔甲里吗,怎么改变造型?难道是给她的盔甲换一层鲜艳时尚的新涂层?

郁深的疑惑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她就意识到是自己想法狭隘了。

她看到希尔达那一身漆黑沉重的盔甲被整齐地放在一边,而希尔达的床上却坐着一位陌生的浅金色长发的美人,此时正不知所措地看着她。

她的浅金色长发又直又柔顺,像金色阳光下融化的冰雪,闪烁着浅浅的圣洁光辉。她的瞳孔如同翡翠般碧绿清澈,又如春日里波光粼粼的湖水。

既高洁,又神圣,像天使一样美丽,却又比天使多了一份凛冽的冰雪气息。

郁深一时间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玛、玛利亚,这个姐姐是谁呀……?”

分明就是她的取向狙击!

美人闻言有些羞涩地低下头:“玛利亚,我都说了这样不好,大家会不习惯的。”

郁深:“!!!”

这、这不是希尔达的声音吗!这位冰山美人居然是希尔达?!

郁深当场露出震惊的表情,她惊得连下巴都合不上了,希尔达见状连忙将盔甲重新捧起来。

“我还是带上吧……”

“不不不不用!”不等玛利亚上前阻拦,郁深就先她一步扑上去拦住希尔达,“不用带上!这样很好!非常棒!”

希尔达:“?”

美丽的女骑士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她远山似的细眉微蹙,看起来仿佛正被淡淡的忧愁困扰着。

太美了,为什么她没有早点发现啊啊啊!

郁深一本满足地盯着希尔达上看下瞧,直到希尔达的脸上升起浅浅红晕。

“郁深……我的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没有!”郁深连连摇头,“我只是在认真地欣赏美丽的事物!”

希尔达被她说得有点难为情。

玛利亚得意地坐到郁深的身旁,一把揽住她的肩膀,炫耀似的说:“我就说吧?希尔达,你应该经常露露脸,不能总是捂在盔甲里。”

希尔达的目光落到盔甲的上面,眼神有些怀念:“它是陪伴我这么多年的战友与伙伴,我舍不得脱下它。”

“我明白我明白,但偶尔也要换换造型嘛,毕竟你也是女孩子呀。”玛利亚见希尔达似乎又要抱起盔甲,连忙将盔甲挪到另一边。

郁深捣蒜似的疯狂点头。

“希尔达这样超级漂亮!不能总是藏在盔甲里!”她秒变星星眼,眼巴巴地盯着希尔达,“对了希尔达,你的头……”

她艰难地比划着。

“不是一直抱在怀里的吗?是怎么……沾到脖子上的啊?”

她不确定这里该用什么词比较合适,但她可以清晰地看到希尔达的脖子上有一道平整的截面。

那正是她的脖子断掉的部位。

除了胶水,她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希尔达的头颅和脖子稳稳地连接在一起。

玛利亚闻言,与希尔达神秘地相视一笑。

“小深深,希尔达的头,本来就是可以摆回去的哦?依靠她的火焰。”玛利亚指了指希尔达的脖子,随着她的话音落下,在白皙的脖颈之上的那个平整的截面处溢出点点幽蓝色的火星,就和郁深以前见到的一模一样。

“她只是习惯没有头的样子而已啦。”玛利亚叹了口气,看向希尔达的眼神仿佛在说“朽木不可雕也”。

希尔达一本正经地点头:“没有头会比较轻松。”

郁深:“…………”

那也没必要就连战斗的时候都要把头抱在怀里吧?搞得她一直以为希尔达的头只是一个用不到的挂件而已!

“……我明白了。所以你们刚才就是在讨论要不要脱下盔甲的问题是么?”

玛利亚狡黠地笑了一下:“还有给希尔达做个新发型,或者是买套新衣服。”

“这就不用了,我还是比较喜欢盔甲……”希尔达想也不想便拒绝了玛利亚的提议。

郁深闻言将打量的目光落到希尔达的身上。

平心而论,希尔达真的很美。她像所有神话故事里传颂的女骑士那样,神圣、高洁、正义、凛然,即使是覆盖在漆黑的盔甲下,依然遮掩不住她的光华。

她不止拥有美丽圣洁的脸庞,连身体的曲线也很完美。虽然玲珑曼妙,但却和性感诱人的玛利亚完全相反,她的身上充满了凛然不可侵犯的气息,让人不敢亵渎。

郁深几乎要赞叹出声:希尔达姐姐简直就是造物主的绝妙臻品!正义的骑士姐姐赛高!万岁!

“那我们现在就去给希尔达姐姐买衣服吧!”郁深和玛利亚一拍即合,且说风就是雨,屁股还没焐热就已经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正要拉起一脸为难的希尔达,她突然想起来家里似乎太过安静,“对了,我们走了家里是不是就没人了?其他人都去哪里啦?”

“其他人啊……”玛利亚漫不经心地回忆了一遍众人出门前的情形。

今天还真是巧了,因为郁深回来完全属于突袭情况,所以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大恶魔和猎犬出去感受人间烟火了,顺便尝尝郁深说得那些让她欲罢不能的美味;洛蒂也抱着小雪豹出去买好吃的了,只不过他们两个更倾向于甜食,所以和大恶魔的路线完全不同;至于宋航和人形师嘛,这两人的情况稍微有点复杂。

——宋航把人形师拉出去“谈心”了,而且看那个气势汹汹的样子,估计要“谈”很久。

“唔……原来是这样啊。咦,好像漏了一个人?”郁深摸摸下巴,突然意识到少了一个人,“食心鬼呢?”

“他啊,他在睡觉呢。”玛利亚嫌弃地皱皱眉头,显然是不愿提及这个喜好食人心的怪物。

的确他的喜好即使是在一众性格各异的异常中也是格格不入的,甚至是令人反感的。

不过他最近已经克制很多了,基本医院里买来的心脏就可以凑合过去,虽然这对他来说远不及以往那样肆无忌惮地进食来得尽兴。

这都是为了郁深做出的妥协,郁深很感谢他。

“啊……又在睡啊。”郁深想了想,然后一拍双手,“那我去看看他吧。”

“可以是可以……但小深深你要小心一点哦。”玛利亚突然叮嘱她。

郁深不解:“小心?”

“对。那家伙啊……最近压抑食欲似乎压抑得很辛苦呢。”玛利亚意味深长地瞥了郁深一眼。

郁深明白了她的意思。食心鬼现在正处于非常渴望心脏的时候,而郁深出现在他的面前,无疑是送上门的大餐。

“放心吧,我会很小心的。”郁深不在意地笑笑,大步走出房间。

“她其实是很担心食心鬼的吧?”待到郁深走出房间后,希尔达突然安静地说道。

玛利亚懒洋洋地趴到床上,耀眼的长发像璀璨的流金般倾泻开来。

“她总是担心身边的每一个人,却独独忽略自己。”

希尔达微微一笑:“是个温柔而不自知的好孩子。”

“没错。”玛利亚翻了个身,冲希尔达轻柔地弯弯嘴角,“所以我们才会这么喜爱她呀。”

***

郁深走到食心鬼的门前敲了两下,没有得到回应后便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这些异常都没有锁门的习惯。

果然正如玛利亚所言,食心鬼正在安稳地沉睡中。他高大的身躯几乎占据了整张床,整个人面朝墙壁侧躺着,银色的短发遮住了他的五官,从郁深的角度只能隐约看到发丝间小小的黑色尖角。

明明是强大可怕的怪物,睡姿却像警惕心十足的小动物一样,即使是在自己的房间里,都要将脸朝向封闭的里侧么?

他的上半身没有穿衣服,薄薄的被子也被他踢到了床脚处,此时精壮结实的蜜色肌肉正暴露在空气中,看起来稍微有些冷。

现在已经进入深秋了,连对温度没什么知觉的郁深都听从约书亚的劝告乖乖换上了厚被子,没想到食心鬼居然还盖着夏天的薄被。

郁深默默看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帮他盖上被子好了。

她走到床边,捏起被子的一角慢慢向上拉,眼看着就要拉到腰际了,被子下的人突然动了一下。

郁深:“!”

她以为是自己的动作惊醒了食心鬼,连忙停下来。但食心鬼依旧睡得香甜,并没有再动一下,呼吸也很均匀平稳,郁深见自己没有打扰到他,遂放下心来,接着拉起被子的边角——

“偷偷摸摸做什么呢,小家伙?”低沉沙哑的声音蓦地在耳边响起,不等郁深顺着声音看过去,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一把钳住她的手腕。

是食心鬼,他果然还是醒了。

他紧紧锁住郁深的手腕,用力一拽便将身形纤细的少女从床边拉了下来,郁深失去平衡,连忙用另一只手撑住自己的身躯,食心鬼见她第一次露出手忙脚乱的样子,忍不住低笑一声,从她的背后一把锢住少女的腰肢。

郁深空出来的那只手被迫按在食心鬼的胸前,勉强撑住自己摇摇晃晃的身体。她蹙眉看向身/下的食心鬼,语气有些不满与责怪。

“你早就醒了?”

“怎么可能?我睡觉可是很死的。”食心鬼歪了下头,笑得一脸无辜,“当然是因为你摸到我的……”

“我哪里有摸到你?”郁深打断他。

“……摸到我的被子。”食心鬼眨眨眼睛。

郁深:“…………”

这么警惕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睡觉很死的人呢!

她没好气地撇撇嘴:“那怪我扰你清梦了,我现在就出去,你继续睡吧。”

她作势便要从食心鬼的身上爬下床,谁料食心鬼却紧紧锢住她的腰,完全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

“不用出去,反正我也睡醒了。就在这里陪陪我吧,我好久没见到你了,还挺想的。”

他似笑非笑地说着,郁深无法从他调侃似的话语中判断出有几分真意。但她能够感觉到食心鬼的情绪有些恍惚,似乎是还没有完全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缘故。

真是少见。

郁深想了想没有再动,而是认真地问食心鬼:“食心鬼,你饿吗?”

“唔……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食心鬼顺势将郁深按向他的胸膛,让小姑娘整个人都趴在他的身上。他就像抱着一个柔软的大抱枕似的,双臂绕到郁深的背后,紧紧环抱住突然乖巧的少女。

这感觉真不错。

郁深老老实实地回答:“因为玛利亚说你最近压抑食欲很辛苦。”

“那个多管闲事的女人……”食心鬼抬起手,摸摸郁深的头发,声音隐含笑意,“我说很辛苦,你会让我尽情去寻找食物吗?”

郁深摇摇头:“不会。”

“就是这样啊。”食心鬼发出一声压抑的叹息。

“但是我会想办法的。”郁深抬起脸,真诚地看着他,“我会努力找到不伤害人类又不会让你挨饿的办法,所以在此之前,就请你再忍耐一下吧。”

食心鬼定定地直视她的双眼:“你这么说,是不是又想偷摸我的犄角?”

“哪有!”郁深翻了个白眼,“我要是想偷摸一进门就应该趁你睡着的时候立即摸个爽,还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

“你说得有道理。”食心鬼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他又捏了捏郁深的脸颊,“所以你是在担心我?”

少女的脸颊像鲜嫩多汁的水蜜桃,仿佛只要轻轻一碰,便会流出香甜可口的果汁来。

她的心脏是不是也像她的皮肤看上去这么好吃呢?食心鬼出神地凝视眼前的少女,暗红色的瞳孔深处似乎有什么正在静静地翻涌着,他的喉结随着他的目光上下滚动,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

他真的好想吃啊。

郁深并不知道食心鬼此时正被压抑许久的食欲蛊惑着,她一脸深沉地回答食心鬼的问题。

“我比较担心你会趁我不在的时候出去偷吃。”

食心鬼:“…………”

是她的作风呢。

“不过既然说到这件事了……”食心鬼突然话锋一转,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我现在的确是有点饿。”

“饿到几乎快要忍不了了。”

话音刚落,他突然一个利落的翻身,将猝不及防的少女压到身底。

“如果是你的话,就算被我掏出心脏也不会死吧?”

他的眸色越来越深,仿佛一池浓稠的鲜血正在缓缓流淌着,而他瞳孔中央的郁深,就像深陷在这血池中的溺死之人,正满脸惊恐地看着他。

事实上,郁深是不会露出类似“惊恐”这种表情的,她只是有些惊讶。

看来玛利亚说的没错,食心鬼的确压抑得很辛苦。

如果是以前的食心鬼,他自然不会理会别人的请求和呼救。他只会肆无忌惮地击穿别人的胸膛,像一头残暴嗜血的野兽那样掏出他们的心脏,兴奋地看着鲜血从那些弱小无助的生物体内汩汩流出,然后再将鲜活的心脏吞下肚,意犹未尽地舔掉唇边残留的血迹。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为了压住旺盛的食欲只能选择没日没夜的睡觉。

他都快睡得不清醒了。

这一切都是为了这只无情的同族小家伙。

他们同为鬼,本该一起捕食,一起生存,一起回到鬼族过上自由自由无拘无束的生活。但郁深却拒绝了他。

她不承认自己和他同为一族,也不愿意和他一起寻找鬼族。

她甚至还不允许他食用人类的心脏。

食心鬼很是苦恼。这对他来说无疑是酷刑。

但他又能怎么办呢?这是他唯一的同族,他不太想失去她。

更何况,他还挺中意她的。

食心鬼有的时候会想,难道他也有类似雏鸟情结的感情吗?因为醒来后第一眼见到的人是郁深,所以就莫名其妙地认准了她。

他也想过,如果郁深的身上没有鬼的气息,他还会留在她的身边吗?

答案是肯定的。

但很显然,小家伙并没有对他抱有同等的情感。

食心鬼的双手紧紧捏住郁深的肩膀,几乎要捏出深红色的指印。他贪婪地伏在郁深的脖颈间,深嗅她身为人类那一面的鲜活气息。他抬起一只手缓缓落到郁深的胸前,感受着来自胸腔内的平稳心跳。

真好听啊,这个声音。此时就在他的掌心跳跃,一下又一下,那么鲜活,那么可爱。

好想吃下去。

“想吃吗?”郁深平静地开口。

食心鬼仿佛受蛊惑般点了点头,他缓缓垂下脑袋,靠到郁深的心脏上方。

“但你是不会吃我的,对吧?”郁深垂下眼睫,静静地直视食心鬼的双眸。

食心鬼咽了咽,嗓音隐忍:“你凭什么笃定我不会吃你?”

“因为我是你唯一的同族啊。”郁深说,“我知道你渴望血脉相近的同伴,所以你不会吃了我的。”

食心鬼掀了掀眼皮,似笑非笑地看她:“既然你知道你是我的同族,又为什么拒绝我呢?”

“你站在了人形师那一边,对吧?”

郁深微微一怔。

“为什么不选我呢?”他抬起少女小巧白皙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明明我们才是同类啊。”

“我们有着相同的血液,相同的力量,相同的本能。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是最了解你的人。”

“为什么不选我呢?”

他又重复了一遍。

郁深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的确,说起来与她最为相近的异常明明是食心鬼,再不济也是恶魔或者玛利亚,为什么她的目光、她的双腿总是会情不自禁地追随着人形师的身影呢?

她出现了一瞬间的怔忪。

食心鬼抓住这个时机,蓦地低下头,像猛兽一样张开獠牙一口咬住她的脖子。

“虽然我喜欢直接吃心脏,但偶尔……!”食心鬼的话未说完,突然停下话语睁大双眼,下一秒他便立刻抬起脸,震惊地盯着郁深的脖子。

少女脖子上的白色花纹印记正在熠熠发光,他伸出手指碰了碰,印记瞬间迸发出更为强烈刺目的光芒。

这个印记正在保护着郁深。

连恶魔也在肖想这个小家伙吗?

食心鬼忽然低低笑了起来。

“你怎么了?”郁深见他的唇角似乎有被灼烧的痕迹,连忙担忧地询问。

“没事。”食心鬼无所谓地摸了摸自己的唇角,懒懒地翻了个身坐了起来,垂在耳际的银发划过一道炫目的雪光。

“起来吧,难道你想和我一起睡么?”他促狭地笑了笑,赤/裸的胸膛随着他的笑声微微震动。

郁深见他似乎已经恢复正常,也慢吞吞地坐直身体,不确定地斜睨他:“你不想吃我了?”

食心鬼闻言先是停顿了一秒,然后忽然大喇喇地向后一躺,看也不看郁深:“刚才逗逗你而已,你居然当真了?我怎么可能会饥渴到连同族都吃啊?”

“那就好。”郁深放心地拍拍胸脯。

“再说了,我就算想吃,别人也不让啊……”食心鬼的声音飘忽忽的。

“谁?谁不让?”郁深眨眨眼睛,不明白食心鬼的意思。

“人形师?”食心鬼随口一说。他自然是不会将自己被恶魔种下的印记所伤到这件事告诉郁深的,这样只会徒增她的困扰。

谁料郁深在听到“人形师”这三个字后居然微微红了耳根。

“他的确是有点小气。”

食心鬼突然静止下来,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郁深。

“怎么了?”郁深奇怪地低下头看了看自己。不是他先提到人形师的么?

食心鬼移开视线:“没什么。不给吃就出去吧,不要打扰我睡觉。”

什么脾气!

郁深感到莫名其妙,但一想到对方正处于辛苦的绝食期,又不好意思生他的气。于是她只得站起身,将被子重新拉到食心鬼的身上。

“你还是盖盖被子吧,你自己感冒没什么,传染给我可就不好了。”

“哼。”食心鬼冷哼一声。

“那我和希尔达、玛利亚她们出去买衣服啦,你负责在家看门哦。”

“嘁。”食心鬼翻了个白眼。

郁深见他虽然不爽但却没有反抗,又趁机伸长胳膊,在他额前的黑色小角上迅速摸了一把。

“拜拜,晚上见!”

摸到角的小姑娘仿佛占了什么大便宜似的,连忙脚步轻盈地溜了出去,还顺手替他关上房门。

没想到吧,我还是偷摸到了!

她得意地嘴角疯狂上翘。

听着愈来愈远的脚步声,食心鬼无声地躺在床上,独自感受着来自犄角尖端传来的,残留的少女体温。

温热的,柔软的,让他为之颤栗的。

食心鬼慢慢闭上双眼,从唇边溢出一声低低的叹息。

他骗了郁深。

刚才那一瞬间,他并不是在逗弄她,而是真的想要吃了她。

想要咬断她纤细的脖子,剖开她柔软的胸/脯,掏出她鲜活的心脏,看着她因为疼痛而泪水涟涟,因为恐惧而在他的身/下辗转反侧。

他已经被无法满足的食欲冲昏了头。

而他无法伤害她。

所以他还会继续,继续忍耐下去。

喜欢怪物见了我都瑟瑟发抖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com)怪物见了我都瑟瑟发抖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怪物见了我都瑟瑟发抖最新章节 - 怪物见了我都瑟瑟发抖全文阅读 - 怪物见了我都瑟瑟发抖txt下载 - 捉水母的全部小说 - 怪物见了我都瑟瑟发抖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小妖妻穿成受文男主怎么办科举逆袭:最强女首辅君有疾否穿越之争做宠妃他从夜色深处来定海浮生录贵妾之女上上签洞房前还有遗言吗荒海有龙女掌心宠狼皇奸妃洗白指南(穿书)我成为七个白月光的替身之后媚色可餐(穿书)妻控咬定卿卿不放松锦瑟宠妻为后慢穿之路人甲生存手册美女修成诀闺中媚(重生)谢齐人家空间神医:国民男神是女生细腰
完本推荐: 第一战场指挥官!全文阅读表妹万福全文阅读重生异能商女:军少,别乱撩全文阅读重生女夺我气运全文阅读末世大回炉全文阅读快穿炮灰逆袭全文阅读墨总的硬核小娇妻全文阅读娇花养成记全文阅读向师祖献上咸鱼全文阅读我家竹马是太孙全文阅读侯门风月全文阅读宠妾全文阅读重生之将门毒后全文阅读太子宠妃日常全文阅读霸总替身妻的玄学日常全文阅读我就想谈个恋爱[重生]全文阅读嗨,你的锅铲全文阅读芙蓉帐暖全文阅读玉貌绮年全文阅读天下第一佞臣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就是不缺钱田园喜事:猎户家的小厨娘穿书后我成了王爷的掌心娇军少夜宠:小甜妻,乖!万世最强帝我家夫人今天听话了吗龙马会盛世豪门之夫人又凶又萌快穿之请开始你的表演我是女炮灰[快穿]尊主夫人要上天了大明之雄霸海外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我的星际争霸系统我每天随机一个新系统萌宝1加1大人物们争着要罩我诸天世界暗行者上下杂货铺大月谣迟先生的万千宠爱快穿之被大佬盯上了当医生开了外挂穿成福运小神医男神投喂指南快穿攻略:妖孽男神,超苏的!超神学院之天使冰华快穿反派boss太难搞剑圣就该出肉装快穿之配角逆袭之战

怪物见了我都瑟瑟发抖最新章节手机版 - 怪物见了我都瑟瑟发抖全文阅读手机版 - 怪物见了我都瑟瑟发抖txt下载手机版 - 捉水母的全部小说 - 怪物见了我都瑟瑟发抖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