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 >> 穿越五零年代当学霸 >> 教育问题

李振华问李惜文:“你对平京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李惜文问答“大工地”的时候内心其实在吐槽:华国首都就是这么破这么烂的?

在李惜文看来还过得去的建筑物有一些, 看样式就是最近几年新建的,几条主干道也还过得去,可是大部分的房子真是很老旧,窗户都是糊的纸和布窗纱,装玻璃窗的都少。

建筑工地真的很多很多, 到处都在盖房子。

李振华之前指着一片现在看不出什么的地方给爸爸妈妈和妹妹看, 说那是在建的人民大会堂。除了工人很多李惜文还真没看出什么来。

看到自己家的破旧院子, 李大海和曹月英的表情都很一言难尽。他们做好了思想准备接收一个破房子,但是房子能破旧成这样超出了一般人的想像力。

李惜文也觉得新家太破旧了, 但是这房子的地理位置抢走了她的注意力。新家后门走出去不到一百米有一片很大很大的湖啊, 宽阔湖面那边就是绿树掩映的红色高墙!

这地方怎么也约等于后海了吧。

房子破点烂点怕什么,修一修就好住了呀。不说几十年以后可能怎么样,就是现在, 这么大的湖里它肯定有鱼的吧,隔三岔五捞一条吃吃多方便。

院子这么大, 好好挖一挖地, 种菜养鸡搞起来。蔬菜有,鸡蛋有, 鱼有,生活水平差不到哪里去。

李惜文在自己家的破烂院子和隔壁李春来家的破烂院子里来回转圈。她爸和哥哥们还没有把车上的箱子柜子和粮食袋子还有七七八八的零碎全都搬进院子里,她都已经想到怎么规划新家了。

南房全部拆掉砌高围墙, 院门封死改从后门出入。前院变后院, 省去走路的地方菜地还要大一点。三间正房照旧住人。把后罩房塌掉的那一部拆掉, 修理出两间, 一间做客厅兼饭厅,一间做厨房。拆掉的地方搭个坚固点的大棚子,放煤放杂物。李春来那边就不管他大门朝哪边开了,反正留一个小门通这边就行,两边塌掉的房子全部拆掉做菜园。至于哥哥们挖地窖还是做夹层藏家当她就管不着了。

李大海绕着两个院子走了一圈之后,设想和李惜文差不多。不过李大海要去平京市农业局上班,曹月英也要去市图书馆报道。封院门砌围墙的活儿必须有人干,李振国许诺的要带妹妹去卫城玩就泡汤了。

哥哥们干活,李惜文就得打下手,跑腿买东西兼做饭。她天天骑着家里的自行车到处跑,把外面那个被称为荷花池子的大湖和她们家这个荷花胡同一带跑熟了,也结识了四五个和她一样负责跑粮站跑副食店的小朋友。

真的都是小朋友,全部不超过十二周岁。最小的周善学小同学还不到九周岁,不过他已经走到哪都记得要带着他三岁的妹妹小福,是个很乖也很有责任心的小哥哥。

这几个小朋友每天都蹲在离副食店不远的树荫底下写作业或者带弟弟妹妹玩儿,一看送菜的车来了,把作业卷巴卷巴塞菜篮子里就去排队,还相互帮忙用小板凳帮没来得及第一时间赶来的小伙伴占位置。

李惜文也是路过看周善学写暑假作业不会,停下来给他讲了讲,顺便给这一圈小朋友解决了积压大半个暑假的难题,就被他们当成了可以相互帮忙占位置的自己人。

上午,周善学牵着他妹妹的手找到李家来,通知李惜文:“小妹姐,下午有豆腐卖,你家要买吗?要我就帮你占位子。”

“不要啊。”李惜文把小福抱起来,“这么热,要慢点跑呀。姐姐打水给我们小福洗把脸好不好?”

小福害羞,扭头往自己哥哥身上扑。李惜文就放她下来,“你们等着。”

家里没大人,小妹确实需要擦一擦汗了,周善学就拉着妹妹的小手等着。

李惜文提着水壶和脸盆过来,兑好温水,像小时候她妈妈对她那样,用小手帕给小福擦一擦头脸和后背,再让周善学给他自己擦一擦。

“谢谢小妹姐。”周善学端着搪瓷盆跑出去了。

小男孩也是要面子的。

李惜文也不去管小男孩,把小福抱到椅子上坐好,她去把晾在通风地方的绿豆汤舀出来两小碗,一碗搁在饭桌上,一碗拿小勺子喂给小福吃。

周善学进来看见碗,开心的说:“绿豆汤呀!谢谢小妹姐。”

“每次都是你给我帮忙,不要这样客气啦。”李惜文摸摸他的大脑袋,“吃吧。”

外面太晒了。李振华和李振国回屋休息,发现家里来了小客人,李振华舀了碗绿豆汤就出去找树荫乘凉了。李振国冲冲洗洗把自己收拾干净,过来把周善学的脸看一看,笑嘻嘻的问:“小家伙,平时吃东西注意洗手吗?”

周善学嘿嘿笑。

李振国摇摇头,又去看小福的脸,问:“你家里有没有大人在家?”

“我爸爸妈妈上班去了。”周善学偏着头,反问:“你有事?我家里的事情我做主,你和我说吧。”

“那行呀,我和你讲。你回去叫你爸爸妈妈有空带你们去儿童医院找大夫看看是不是长蛔虫了。如果是,也不要紧,问护士阿姨要一点宝塔糖吃就能治好蛔虫。”李振国拍李惜文的狗头,“这个小妹姐从小就讲究卫生,所以你看她脸上就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长。你要是想让你家小福也长得这样干净好看,就要讲究卫生,不要让她吃手指,洗手之后才可以吃东西。”

教人家小朋友讲卫生也要吹一波自己妹妹长得好看,亲哥哥你够了!

李惜文翻给二哥白眼,“是不是蛔虫你能不能确诊呀?”

“差不多就是,不过看一看放心一点。”李振国拍拍手,自己去舀了碗绿豆汤,端着碗出去找他哥去了。

“小妹姐,李二哥是做什么的呀?”周善学很好奇。

“他在读书呀,医科大学,读出来可以当医生的那种大学。”

李惜文讲话的时候,小福张着嘴等不到汤,急的啊呜阿呜。

就是这么大的小孩最好玩,李惜文赶紧给她又喂了一勺,“不要急,慢慢咽,绿豆煮成了沙,当心呛喉咙。”

“啊,大学生呀。”周善学羡慕的不要不要的,“小妹姐你好有福气,居然有一个大学生哥哥!”

“是的,我是很有福气。”李惜文得意的都有点想和小朋友吹牛她有三个大学生哥哥了。

“请问,李振国同学住在这里吗?”敲门的阿姨四十岁左右,短发梳的整整齐齐,用发卡夹在了耳朵后面,碎花布衬衫蓝布裤子看上去和普通的家庭妇女区别不大,不过她穿着一双皮鞋,显然是个有工作的人。

跟在这个阿姨后面进来的男孩子十四五岁,五官一看就是她的儿子或者亲戚,穿的也很朴素,进门就小心翼翼的张望找人。

这两个人看上去还挺和气的,不像二哥的老师,可能就是二哥亲爹后娶的老婆和弟弟了。

李惜文站起来,客客气气说:“是住在这里,请进来。我去喊我二哥。”

“不用不用。妹妹等不及要吃呢,你先喂。等一会再叫也可以。”阿姨笑起来眼尾有皱纹,显的面相和善。

“好吧,阿姨你稍微坐一下,我二哥一会就能回来。”

李惜文现在很肯定这是她二哥的后妈。给随便找找就放弃的后妈跑腿她还不如喂邻居家的小孩多吃一口呢。

“小妹姐,我来喂妹妹。你去招待客人呀。”周善学特别懂事,放下碗来接李惜文手里的碗和勺子。

其实我不太想招待客人呀,谢谢你这么体贴哦。

李惜文把碗和勺子给小朋友,拿两个茶杯用清水冲一冲,从放着一点点茶叶和菊花的茶壶里倒出来两杯温茶端给客人,“我去喊我二哥过来。”

李振华和李振国一起进来,看见这位阿姨都不意外。

李振华先开口说话:“中午留客人吃饭,我去看看能不能钓到鱼,小妹你带上你的小朋友,跟我一起去玩会吧。”

“李振华,你不用回避,我来找振国也不是……”阿姨特别亲切温和。

“外面那么晒,小朋友的绿豆汤还有一半呢。不要赶客人走啊。”李振国也反对李振华带人回避,“王阿姨,你这次来是有什么事情?”

“阿姨还是希望你能回家。”王阿姨的笑既有无奈又有宽容,“你爸爸和你们分开二十年了。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呀,你说是不是?虽然说你已经长大了,都是大学生了,可是在你爸爸心里,在我心里,你和你的弟弟妹妹们一样,都是孩子。你爸爸是掂记你们的。你大哥工作忙经常出差他看不见。你现在还是学生,家里离你学校也不远,住在家里和你爸爸多多相处,好不好?”

“王阿姨,我和父亲已经谈过了,这个问题也已经解决了。他尊重我的选择,我有空也会去探望他。阿姨希望我住你们家的心情我理解,也很感谢。但是实事求是的说,你们家已经不能多放一张床了,阿姨没有必要勉强你自己,也没有必要为难弟弟妹妹们。”李振国揉揉眉心,“虽然你们家离我学校不远,来来回回的跑也需要时间,我住校的话可以把时间利用起来学习啊。”

“二哥。你住在这里,还不是要来来回回跑,这里离你们医科大还要远一些。”男孩子不开心的样子很明显,“难道这就不是浪费时间吗?”

“现在是暑假,又不用上课,我愿意住在这里啊。”李振国笑笑,“你下学期就要升初三了,更应该抓紧时间拼一拼,跑来跑去是考不上好高中的。”

握了个大槽。原来这个王阿姨来劝二哥回去是为了给亲生儿子找补习老师呀?二哥你怼的真给力。

李惜文垂下眼眸,把笑意压下去,安安静静的吃瓜。

“二哥,你怎么能这样说我!”男孩子激动的站起来。

王阿姨一把把他拉住,喝叱:“吴冬来你怎么说话的?你的家教呢?”

周善学看看王阿姨和吴冬来,放下勺子,抱着妹妹跑出去了,临走时还给李惜文挥挥手。李惜文也悄悄的给他挥挥手。

“不是我没有家教,是他们李家贪得无厌!都已经把他们调到平京来了,他们凭什么还巴住我二哥不放手!”吴冬来的脸都涨红了。

调动工作确实是李春来去找人帮忙的,否认的话在他们面前说不响。李振华很难为情,但是他说什么都不合适,只有闭嘴。

李振国没想到他后弟弟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沉下脸深呼吸。

这个弟弟说出来的是亲妈的心里话吧?哥哥们不好意思跟小弟弟计较,她和他差不多大,她计较是可以的呀。

李惜文眨眨眼,“我爸爸妈妈是因为工作需要,是为了更好的建设我们伟大的首都平京才调动工作到这里来的。你这样吓唬人有意思?还是你是想告诉我们,你爸爸妈妈本事大的很,以权谋私给别人调动工作都让你看见了,你才会误会我们?”

“你胡说八道!”吴冬来气的都甩破音了,“你血口喷人!”

李惜文捏拳头捶掌心,做出想打人的姿势,“王阿姨,我觉得吴冬来同学真是的很欠教育。他刚才说的那话要是让人听见了去举报,会怎么样?”

“不管是谁都不可以乱讲话。”李振国笑笑,“小妹,你也要学会点到为止,不然不用爸爸妈妈动手,我就要打你二十板。”

从小到大,李惜文被曹月英打过,还因为帮李振强出气坑害小学生被李振华打过,就是没被李振国打过。二哥这么说就是要让王阿姨当场打她亲儿子呀。

李惜文老老实实低头,“二哥我错了,我以后一定改。王阿姨,吴冬来,对不起,我以后一定注意讲话方法。”

李振国还真是公平的很,“敲打”过李惜文又来“催打”他后弟弟:“吴冬来,你呢?你是不是也应该向我小妹道歉?”

“明明是她胡说……”

“啪!”

王阿姨甩给吴冬来一个响亮的耳光,“道歉!”

吴冬来被这个用力的耳光打傻了,他捂住脸,眼泪滴下来才反应过来,喊:“妈妈,我又没有说错话,你为什么因为外人打我!”

点到为止就好。李惜文觉得没必要因为谁是内人谁是外人再开撕,保持沉默。

“他是你亲二哥,不是外人!”王阿姨气的就差吐血了,抬手又是一个耳光。

这个耳光打在吴冬来另半边脸上。现在他左右两边脸上都有手指印了,而且脸蛋也肿了起来,再加上他那个想哭又必须忍住的样子,那叫一个惨。

李振华,李振国和李惜文都想到了曾经被曹月英狠狠收拾过的美好时光,不约而同往后缩了一点。

“我今天,我今天!”王阿姨气急左右看,像是在找鸡毛掸子之类的东西。

李家兄妹三个人老老实实的呆若木鸡。人家要打自己亲生儿子呢,这个时候谁会那么有眼色呀?

王阿姨没找到合适的工具,气的直咬牙,揪住吴冬来的耳朵,对李振国说:“秋来,阿姨从来没有把你当外人!”

李振国回答的飞快:“冬来是小孩子,有口无心的,我不会和他计较!”

刚才叫人家点到为止,二哥你又戳王阿姨的肺管子。

李惜文忍住笑看李振国,觉得二哥对他自己要求一点都不严格。

“阿姨知道你是好孩子。阿姨过几天再来看你。今天先收拾这个傻子。”王阿姨拖着吴冬来的胳膊把他往外拖,边拖边小声骂吴冬来不长脑子。

李振华把客人没喝完的茶拿出去倒掉,目送王阿姨和吴冬来的背影消失在路口,回来说:“李振国你下次也要含蓄点。谁都不是傻子,太明显让你这个后妈感觉到你在逼她动手教育孩子,她怕是要在你亲爸爸那儿给你上眼药。”

李拓国无奈的摊开手,“我含蓄一点的结果就是她想方设法一定要把我弄回家。除了吴冬来,她还有一个侄儿一个侄女明年也是初中毕业,都是考高中都够呛的人。她上次就叫我每天过去吃饭,再抽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给他们辅导一下。辅导他们一个小时,我来去在路上还要花一个小时。我上学的时候每天只能睡四个半小时,她怎么不知道体贴我?”

李惜文上辈子也算刻苦,但是也不至于只睡四个半小时,追问:“你为什么只睡四个半小时?”

“因为我不想听不懂老师讲课。”李振国摸摸小妹的脑袋,“等你开学你就懂了。”

“大哥,你是懂的?”李惜文问李振华。

李振华苦恼的点头,“到时候你就懂了。”

李惜文有大哥和二哥给她挖坑的觉悟,不过现在不是拷问坑在哪里的时候,必须解决王阿姨的问题。她提醒李振国,“二哥,王阿姨既然明确提出来要你给你亲弟弟辅导一个小时,我猜她对孩子考上高中还是抱有很大期待的。其实她只是缺一个给她儿子辅导功课的人,是不是你应该不重要。如果她一定非要是你,那你也找过补救的解决办法了,为吴冬来的学业尽过力了,她没有立场指责你。”

“在我们学校找一个愿意辅导吴冬来功课的同学?”李振国摇头,“就算有同学愿意,他也不可能有时间。不过我可以请我的老师帮忙,在别的大学找一找。”

“一定要找男学生。”李惜文强调,“女孩子来来去去的,路上怕不安全。”

“你现在就去找你的老师帮你找,老师们答应帮忙之后你再去跟你王阿姨单位找她说一声,她不在就和她同事讲。”李振华拍拍弟弟的肩膀,转头问李惜文:“过几天能给他们老师送点什么去吗?”

大哥出的主意很好嘛,去王阿姨的单位刷一下表现,王阿姨以后对着别人都没法抱怨她二哥对她不尊敬不用心了。李惜文点点头,“必须有。天气要是不热,我就做豆腐,压一点豆腐干。要是很热……”她想一想,“荷花池子里的鱼可以多钓几条吗?”

“可以。”李振华笑了,“做豆腐小妹你太累了,就钓鱼吧。”

李振国冲了个澡,出去张罗给吴冬来找辅导老师的事情去了。

李惜文觉得刚才的事情估计把周善学和他妹妹吓着了,需要安抚一下小朋友。她就把她爸爸的木工工具和方文初寄送给她的颜料找出来,做了两个小陀螺。

她在小陀螺表面分区涂上了不同的颜色,陀螺转动起来人眼看见的就是几种颜色混合在一起的新颜色,对小孩子来说非常神奇有趣。

李惜文拿着这两个陀螺去胡同的大槐树下面找周善学和小福,她就示范了一遍,就被小朋友们围住了,有人问她这个是怎么做的陀螺,还有人问她为什么陀螺会变色。

哈,上辈子学的知识终于用上了。

李惜文回忆了一下她看过的科学画报,确定这个位面的三基本色光论还叫三基本色光论,开始给小朋友们上课。

李振华烧好了中饭也没有等到小妹回家,过去找,发现他家小妹领着一群上到十四五,下到三四岁的孩子,在大太阳底下,围着一个有水的盆,举着不知道谁的白汗衫在那儿玩镜子呢。

旁边还站着一个知识份子模样的大叔看的津津有味!

小妹以前根本不爱和同年龄的人玩呀,这是怎么了?李振华喊:“小妹,吃饭了。”

“小同志,等等,不要打扰他们。”大叔把李振华拉到一边,“那个讲课的是你家小妹?”

“是呀。你是?”李振华很警觉。

“我是荷花池街道文化站的干事。你家小妹初中毕业了吧?”大叔问的小心翼翼。

“我家小妹过几天要去上大学了。”李振华拒绝的很熟练,“不做扫盲班老师,不做夜校老师。”

大叔又问:“去哪里上大学?”

“平京大学。离城几十里地呢,肯定要住校的。”

大叔拿出牛皮纸封面的工作手册数日子,“离开学还有十几天……”

“每个人的教学方法都不一样,一个教员教十几天,换一个人学员还要重新适应,前面等于白学,既浪费教员的时间,也浪费学员的时间。同志你应该去找能一直教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人当教员。”李振华扬声喊:“小妹,回家吃饭了。”

※※※※※※※※※※※※※※※※※※※※

上午好。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紫烟月落、麻辣小龙夏、甜妞09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olvida 140瓶;潇潇慕雨 40瓶;chenganze 20瓶;蝶雨 17瓶;hongchenke111、煎蛋、岚草、shuizaihu、紫烟月落、xiaoyerenoh、二和五在一起 10瓶;繁花似锦、我想静静、hi、偷得浮生一条鱼、甜妞09 5瓶;一事有成 4瓶;小書迷、安倍晴雪 3瓶;黛山、lbq6310 2瓶;点点滴滴、我喜欢自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穿越五零年代当学霸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com)穿越五零年代当学霸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穿越五零年代当学霸最新章节 - 穿越五零年代当学霸全文阅读 - 穿越五零年代当学霸txt下载 - 扫雪煮茶的全部小说 - 穿越五零年代当学霸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八十年代嫁恶霸怀了反派小叔的孩子[穿书]快穿之种田老太太小甜蜜穿成豪门男配的金丝雀小甜梨在游戏里五杀老攻以后听说我是啃妻族[快穿]穿成虐文男主他妈病态掠夺重生八零女相师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霸总替身妻的玄学日常嗨,你的锅铲成为首富女儿之后[娱乐圈]娇宠八零世界穿梭我是好男人[快穿]替女主嫁给反派少帅后[穿书]被反派圈养的白月光回到七零发家做军嫂画怖我的秘书会捉鬼小军嫂,撩夫忙爆宠八零:重生娇娇女
完本推荐: 西城往事全文阅读嗜宠记全文阅读后娘[穿越]全文阅读穿成反派他亲妈全文阅读医妃倾城:残王不服来战全文阅读我做饲养员竟然红了全文阅读清穿娇宠玄学妃(红包群+穿书)全文阅读穿越之天雷一部全文阅读恭喜您成功逃生全文阅读重回十六岁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占个山头当大王全文阅读且听无常说全文阅读娇花养成记全文阅读汤家七个O全文阅读穿成苏培盛了全文阅读给前任他叔冲喜全文阅读不学鸳鸯老全文阅读林木含白露全文阅读致我最爱的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霸道帝少惹不得贴身高手俏总裁快穿之狐狸是女主最佳上门女婿萌宝1加1交换影后特种兵王在山村无敌从当皇帝开始摄政王的医品狂妃万界种田系统上门神医合租医仙最强小村医继承罗斯柴尔德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我的亲妈是白富美魂帝武神帝国老公狠狠爱江山为聘:魔尊的重生嫡妃你的命运,我来改写都市逍遥神医异世丹武天下乡村神级兵王丹武邪尊我老婆是鬼王网游之一梦江湖儿子,认好了:这是你总裁爹透视小神医高手之王暖婚蜜爱:天价老公霸道宠

穿越五零年代当学霸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越五零年代当学霸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越五零年代当学霸txt下载手机版 - 扫雪煮茶的全部小说 - 穿越五零年代当学霸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