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 >> 玉貌绮年 >> 大喜日姨娘生事

大喜日姨娘生事

绮年不知道世子大人是怎么安排的,反正她跟舅舅说了想请个教养嬷嬷之后,没几天就真是那位赵嬷嬷来了。于是绮年的日子突然忙碌起来:上午学规矩,下午绣嫁妆,晚上就用赵嬷嬷配制的各种保养品,务求不会因着忙碌影响气色,到七月中能拿出一个精神饱满美貌动人的新娘子来。

“王府的规矩,世子妃每日要去王妃处请安,侍奉了早膳再回自己屋子。当初吕王妃在时听闻是只侍奉早膳的,后头秦王妃入府,却是每日侍奉三餐。老身离开王府已有几年了,却不知如今府里是什么规矩。”赵嬷嬷果然是一句话不多说的,只管叙述了自己知道的情况,下余就不多言了,“侍奉之时,要用这样的银筷……”

绮年看着那一尺长的银筷头大如斗,一边学着赵嬷嬷的动作挽起衣袖拿那大筷子去夹一根小小的酱萝卜条儿,一边叹道:“嬷嬷,若是桌上有鸽子蛋之类菜肴,如何是好?”

赵嬷嬷虽觉得这样问话有失大家闺秀的身份,却也忍不住想笑:“这类菜肴主子们自己也不好挟,一般是不用的。”

绮年松了口气。话说她用筷子的技术还是不错的,也不是那等连碗都端不起来的病美人,只要别老远的去夹那滑溜溜的东西,别的都不成问题。

“嬷嬷在郡王府里呆了几年?”

“三年。直到大小姐定亲,老身才离了王府。”

“平日嬷嬷就在大小姐的院子里,不去别处?”

赵嬷嬷敏锐地看了绮年一眼:“老身只管教导大小姐,自然不管别的院子的闲事。除非阖府里都知道的事情,老身或许也能知晓一二。”

够谨慎的。绮年想了想:“王府里规矩礼仪是一回事,有些喜好和禁忌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嬷嬷能与我讲讲这些吗?”

赵嬷嬷深深瞧了她一眼,沉吟片刻,缓缓道:“老身也并不能完全知晓,只是有时听大小姐或是下头丫鬟们说几句而已。姑娘若不嫌啰嗦,老身就说几句……”

绮年笑眯眯地点头:“要劳烦嬷嬷了。如燕,你们都来听着嬷嬷指点。”她已经决定陪嫁过去四个丫鬟:如燕如鹂,菱花和珊瑚。郡王府下人本来已经够多,据说世子自己就有四个贴身丫鬟,带得多了恐怕还会被人说失礼。倒是李氏拿她的陪嫁银子在外头购了两间铺子两个庄子,这些需要从吴府带几家人家过去管着。

蜀素阁这里学习气氛良好,松鹤堂那边也开始模仿。颜氏坐在炕上,跟阮夫人说话:“我在外头还有两间铺子,都给连波带了去。如今我也不好使唤老大,这些银子,你替连波好生置办一房家俱,到时候总要有一百零八抬才好!”

阮夫人有些懒懒的:“娘,总要等阮麒娶了县主,连波才能嫁进去。还是先看看县主的嫁妆有多少罢。前些年郡王府嫁长女就是一百零八抬,这几乎已然是顶着天了,想来县主也就是这个数,连波若跟县主一样,怕是不好罢。”

“正因县主的嫁妆多,连波若是少了,日后在妯娌和公婆面前怎生抬头?何况她是你外甥女儿,嫁妆少了,你也不好看相。都是记名儿的嫡子,怎好差得太多?”

阮夫人倒有些不在意:“我又不争她这些妆奁。倒是娘你,也别把东西都贴了她,手里总要留些。”

“我都是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还能活几年?这些东西留着也是被人分了去,还不如贴了我的亲外孙女儿。”颜氏说着便抹起眼泪来,“盼儿的东西多,也不差这些,连波她爹娘都没了……我的东西一分两半,将来章儿大了,这一半就给他娶媳妇儿。只可恨周家那丫头,二房送来的添妆银子硬是退回去一半,说什么礼太厚了不敢受。岂不知二房是最不差银子的,倒害得我连波儿也少得了许多。”

这么一说,阮夫人倒想起一件事来:“大哥和二哥给她添了多少东西?可跟给连波的一样?”

“不知!”颜氏气冲冲地道,“这我怎好去问,想必是不同的。老大还给她请了个教养嬷嬷来,说是教导王府礼仪——对了,国公府可有相熟的教养嬷嬷?你也给连波请一个。”

阮夫人觉得好生麻烦,她如今忙着阮盼的嫁妆和阮麒的下定礼就已经忙得脚打后脑勺,今日还是颜氏派人去叫了,这才捉个空儿出来:“盼儿那个教养嬷嬷早就回乡了,如今一时哪里去找?何况连波又不是长媳,也不必那许多讲究罢。”

“那如何能行?”颜氏很是固执,“国公府也是讲规矩的地方,若是将来有什么失礼之处,岂不被县主笑话?”

“哎呀,娘——”阮夫人拖长了声音,“女儿最近实在忙得很,此事好歹也等盼儿出了门再说。且我是她的姨母,将来便是有什么,难道我会为难她不成?”

颜氏听她这样说方放下了心:“也并不急,你只记着这事便是。虽说你是姨母,但若是失了礼数,也是丢了你这姨母的脸。”

阮夫人颇不以为然,暗想阮麟不过是姨娘生姨娘教的罢了,就是将来记成了嫡子也照样上不得台面,要个那般懂礼仪的妻子有什么用处?不过既是母亲说了,也就胡乱点头,又道:“盼儿下个月出嫁,跟我说要请姊妹们都去送嫁呢。”本来出了阮麒那档子事是应该避嫌的,何况乔连波将来又要嫁给阮麟,但阮家无有女儿在家中,也就没有姊妹陪着,说起来也不大合规矩,阮盼就提出请表姊妹们来,千万别因着此事再与吴府生分了。

颜氏自然答应:“她们去送表姐出嫁也是应当的。”

“就怕绮儿那丫头不肯去。”阮夫人隐约猜着女儿的想法,周绮年将来是郡王世子妃,生分了可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去给表姐送嫁有甚的不肯去!”颜氏不悦道,“你只管放心就是。”

绮年确实没有说不去。阮家别的人虽然讨厌,但阮盼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大家闺秀,心地宽和,举止得体。绮年想想阮夫人那样儿,就觉得这多半是阮家老太君教导的功劳。这样的姑娘人都愿意结交的,再者说姊妹们一起过去,谅来也不会出什么事。

英国公嫡长女出嫁,嫁的又是侯府的小探花,自然是京城中一件大事,若无一月后郡王世子娶妻,怕是这件亲事就是本年第一轰动的亲事了。

一大清早的,英国公府里就挤满了阮家的亲眷,还有些是英国公府的没落旁支,想着来多少打点秋风的,真是热闹到令人头大。

吴家的马车自侧门而入,结果被挡在了那里,只听得前面有人在大声吵闹。吴知霏手快,已经忍不住把车帘打了起来,顿时那声音就传进了车内:“你们这些奴才,我妹子是阮家世子的生母,你们也敢叫我走角门?瞎了你们的狗眼了!”

吴知霏惊讶道:“今儿是盼表姐大喜的日子,怎么在这里嚷起来了?”

因为晓得今日阮家人必多,吴家就用了一辆最大的马车,于是五个姑娘都在一辆车上。吴知雯淡淡向窗外瞥了一眼,将帘子拉了下来道:“这是别人的家事,我们只管来给表姐送嫁,别的都不必问。”

绮年看了她一眼。自与周立年的婚事定下来之后,吴知雯明显地沉默且清瘦了,但举止之间也相应地沉稳了许多。后宅里的事是瞒不大住自家人的,绮年也听如鹂说过,孙姨娘在中秋院里打着滚的哭,埋怨李氏这个嫡母不慈,不肯给庶女挑门好亲事,结果被吴若钊命令立刻送到庄子上去了。临走那日吴知雯去送了她,只淡淡地说姨娘好生保重,我自然会好生过日子,将来姨娘见了我们姐弟都好,自然就放心了。

孙姨娘听了这话,据说是嚎哭的声音当时就低了,虽然还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但总是肯老老实实被送走了。倒是吴知雱那日在书院,回来才知道生母被送走了,少不得在自己院子里伤感了半日。只是他如今也十四了,再不是那不懂事的孩子,也知道有些事不能带到脸上来,因此此事倒是平平淡淡就过去了。

老实说,绮年对周立年这门亲事不无担忧,吴知雯虽说了要好生过日子,但最后会过成个什么样可不好说。不过这事她也管不着,周立年自己的选择,谁也不能替他们过日子不是。

前头的吵嚷声突然高起来,又突然低了下去,不过片刻,吴家的马车就行驶起来,直进了侧门。到了二门换轿子,一直抬进了阮盼所住的清荫桐轩。

单以这一路过来的时间计,国公府就占地面积庞大,下了轿子再看,单是清荫桐轩地方就要顶得上半个康园了,院子里两株并生的百年梧桐树,枝叶伸开笼了大半个院子,六月的阳光照射下来,硬是被层层叠叠的叶片过滤得柔和清亮,不复炎热灼人。想来若三四月间桐花盛开之时,必然是紫云氤氲,甜香浮动了。

吴知霏心无城府地夸赞道:“这地方真大,树也真好。”如今一家子姊妹里就数她最小,李氏也疼爱,不忍拘着,到如今快十四了,还是一派孩子气,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吴知雪笑道:“是啊,国公府之大,据说是比郡王府还要大那么一点呢,将来乔表姐嫁了过来,表妹就可以时常过来玩了。”同样是嫁次子,日后等她嫁过去,东阳侯府可就远不如英国公府了。

乔连波涨红了脸不能出声,下意识地看了绮年一眼,却见绮年随手拢了拢吴知霏的鬓发,好似根本没有听见吴知雪的话。

吴知霏略微撅了撅嘴,没有说话。吴若钊在松鹤堂上处置了吴嬷嬷,她年纪小,这里头的事只弄了个懵懵懂懂,但也知道事情皆由乔连章偷拿了香薰球而起,且这香薰球是阮麒叫拿的,所以既讨厌乔连章,又讨厌阮麒,这时候想起阮麒就是英国公府日后的当家人,暗自心想就算乔连波嫁到了国公府来,她也决不来玩。

吴知雪打刚回京城,就看不上乔连波娇娇弱弱的模样儿,且隐约知道,母亲给自己哥哥房里放人与乔连波也脱不了关系,免不了更加轻视,逮着机会就要刺她一刺。此时见乔连波脸涨得透红却说不出话来,心里才痛快了一些,嗤笑一声,将头轻轻一昂,跟着众人进了房中。

阮盼此时尚未上妆梳头,但身上已换了大红绸子的龙凤嫁衣,见表妹们来了,急忙起身迎接。虽是大喜的日子,她却并无什么娇羞之色,只脸上微微有几分紧张的红晕,言谈举止一如平常。倒是两个陪嫁的大丫鬟卧雨和飞虹忙个不停,手脚都不知该往哪里放了。

阮盼吩咐丫鬟上了茶,含笑道:“乱成这样儿,表妹们过来又没什么好招待,真是惭愧。”

吴知霏天真地笑道:“今儿是表姐的好日子,我们不要招待,只要看看未来表姐夫就行了。”

这话引得众人都笑起来,阮盼脸上微微红了红:“你这坏丫头——”

吴知霏瞧着她身上金线刺绣的华美嫁衣,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我听姨娘说,新娘子都很害怕的,表姐你怕不怕?”

这次连绮年都忍不住笑着在她脑门上戳了一指头:“净胡说。表姐是出门子嫁人,有什么好怕的。”

阮盼也跟着笑,心里却有几分茫然。自十二岁起,阮夫人便时常在她面前透出话风,将来她是要进宫参选的。这般说了几年,直到阮老太君带她去庙里求了一签之后,进宫之事就算是定下来了。不要说英国公府上下,就连她自己也觉得,凭自己的家世和才貌,必然能做皇子正妃。

谁也没料到,刚刚做了记名嫡女的阮语,会硬生生地将她这个皇子正妃的位置给挤掉了。虽然阮语并没资格做正妃,可是一家之内,却不能有两个女儿同时做皇子妃。阮盼并不是觉得落选就是天塌一般的祸事,只是一直以来似乎成了定局的事突然变了,她也有些茫然无措。为了进宫之事,家里并未替她物色合适的亲事,以至于一旦落选,以她当初将近十六岁的年纪再来议亲,已经是有些晚了。

这一年以来,阮盼自己都觉得前路迷茫,只是多年的好教养支持着她仍旧行为得体不焦不躁,也许是这迷茫消磨了她的热情,最后议定了与孟烨的亲事之后,明明是如今能抓到的最好的亲事了,她却并不激动,更不期盼。

阮盼这一沉默,屋里就静了下来。绮年轻轻又戳了吴知霏一下:“看,表姐本来不怕的,都被你说怕了。难道永安侯府有老虎吗?”

众人正要笑呢,忽然听见外头一阵哭喊声,顷刻就到了门口,卧雨和飞虹连忙去看,刚打起帘子,就有人披头散发地一头冲进来,不偏不倚撞在飞虹怀里,险些将她撞倒。阮盼打眼一看,立时沉了脸:“苏姨娘,你这是做什么!”

苏姨娘一脸的眼泪,头发散得不成样子,推开飞虹就往地上跪:“大姑娘,大姑娘求你高抬贵手。今儿你好日子,别冲了你的喜气,就抬抬手叫夫人放了我娘家嫂子罢。”

阮盼顿时黑了脸,冷冷道:“苏姨娘,难得你还记得今儿是我的好日子,你就这般披头散发的冲到我屋里来,这时倒不怕冲了喜气了?来人!跟着苏姨娘的那两个丫头呢?”

苏姨娘身边伺候的两个丫头名唤青袖红袖,方才在外头不敢进来,这时候听阮盼叫了,才敢掀帘子逡巡着进来:“大姑娘——”

阮盼看都不看她们:“飞虹,把管事的叫来,这等连伺候主子都不会的丫头留着何用?捆起来,明日全部发卖了!”

这下青袖红袖吓得魂飞天外,扑通一声全部跪倒:“大姑娘饶命,大姑娘饶命啊!实在是太太方才叫人捆了姨娘的娘家嫂子,姨娘才来求大姑娘的。”

阮盼出嫁当天还要理这些破事,一面埋怨母亲处理不当,先是不该随便捆人,若真捆了,便该看住了苏姨娘,怎能容她冲到自己面前来嚎哭;二是暗恨苏姨娘仗着有儿子,竟敢今日来打自己的脸。此时已经怒极,面上却丝毫不露出来,只淡淡笑道:“原来在你们眼中看来,姨娘的娘家嫂子竟比今日这等大事还要要紧,好得紧,真是忠心护主的好丫头。”

这几句话说得轻描淡写,却听得青袖红袖心里凉到了底,连忙磕着头道:“奴婢万万不敢,奴婢万万不敢!”青袖脑子比较活泛,连忙去拉扯苏姨娘:“姨娘,万事都等明日再说,今儿是大姑娘大喜日子,姨娘快回去罢。”

苏姨娘哪里肯走,任两个丫鬟上来拖,只管坠着身子哭求。阮盼看得明白,这哪里是来求情,分明是来闹场,便微微一笑道:“飞虹,我院子里的人都是做什么的?还不堵了嘴给我关到下房去?卧雨去前头问问父亲,苏姨娘一家今儿是不是打算闹得永安侯府都知道?”

这句话份量不轻。在自己家里闹闹也罢了,若闹得亲家都知道了,阮盼进门固然要被轻视,国公府一样名声也不好听。飞虹卧雨都是要跟着嫁到永安侯府去的,当即答应一声,一个出门去前头禀报阮海峤,一个带着几个婆子,上来就将苏姨娘扯了起来,随手拿块帕子就堵上了嘴。

正往门外拖呢,就听外头有人喊道:“谁敢动我姨娘!”却是个少年的声音,接着婆子们也乱喊起来:“二少爷,二少爷你做什么?”

阮盼双拳紧握,嫁衣的下摆都在微微抖动。苏姨娘仗着生了两个儿子,连自己出嫁都敢来闹事,若是将来自己嫁了,母亲在家中孤立无援,岂不是要被她踩到头上去了?若不借着今日之事将她处置了,自己也不能放心出嫁。

此时屋中吴家众女真是面面相觑,万想不到竟然来看了这么一场好戏。外头那个吵闹的少年分明是阮麟,因此吴知雪的目光已经投到乔连波脸上去了,直看得乔连波耳根都是一片通红,尴尬得几乎要哭了出来。

绮年看看清荫桐轩的院子大房间多,干咳了一声向阮盼道:“表姐,我忽然有些不方便——”吴知雯也点头道:“我今儿一早喝茶也多了些。“

阮盼知道众人这是要躲开,给自己留出处置的空间来,便点头道:“让丫鬟带表妹们去后面罢,让表妹们见笑了。”

阮盼院子里伺候的丫鬟婆子自然不少,只因今日是大喜的日子,有些要安排去送嫁妆,有些去迎客,加之阮盼自己也嫌吵闹,都打发去下房里,不要在眼前转悠,所以一时不察竟被苏姨娘冲了进来。这时都从下房里出来,苏姨娘哪里是对手,立刻就被捆了起来。阮麟虽然拳打脚踢,但几个婆子上来挡着他,咬牙挨着他的拳脚,只不让他上前。

正闹得不像样子,猛听有人厉声喝道:“这是要反了不成?把二少爷也给我捆起来!”却是阮夫人带着人过来了。

阮夫人此时也是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今日阮盼出嫁,苏姨娘的娘家人也来送礼,她早吩咐下了,姨娘的亲戚来了俱从角门走。本来这也是惯例,苏姨娘的家人从角门也走了十几年了。谁知阮麒这请封的世子位一下来,苏家就要生事,抵死不肯从角门走了。下人们眼看这堵住了侧门,连忙去报阮夫人。

正值阮盼的大喜日子,阮夫人哪里会容人生事,立刻叫人去将苏家人全部绑了掼在下房里,说待阮盼出了门,全部送到衙门去。当然后头这句话就是吓唬人的了,但就是这句吓唬人的话,却被苏姨娘抓住了。

自打阮麒请封世子成功,跟县主的亲事又过了明路,苏姨娘隐忍了十几年,也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一听自己的嫂子被捆了,哪里还能忍?料着若去阮夫人面前哭闹,没准就被这悍妇也一条绳子捆了,转念便想到阮盼。料想不过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今日又是大喜日子,便是为着平平安安出嫁也是不敢闹起来的,因此便披头散发地哭了过来。

喜欢玉貌绮年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com)玉貌绮年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玉貌绮年最新章节 - 玉貌绮年全文阅读 - 玉貌绮年txt下载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玉貌绮年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红楼之林家大小姐娇花养成记天医凤九小嫡妻皇后无德养女成妃家养小首辅(快穿)祖师奶奶她貌美无边阁老夫人养成记重生之田园似锦小蜜娘神医狂妃:邪王宠妻无度农门科举公子无耻败絮藏金玉奸臣之女市井人家缓缓归红楼之富贵闲人云起重生废后翻身记玩宋神医弃妃,腹黑邪王极宠妻清穿之皇长子吃货世子俏厨娘似锦
完本推荐: 快穿之我是大boss全文阅读穿成豪门弃夫全文阅读可怜为师死得早全文阅读笼中雀全文阅读辣鸡室友总撩我全文阅读她每天都在撩我全文阅读给六扇门大佬递烟全文阅读我的物理系男友全文阅读盛唐烟云全文阅读侯门风月全文阅读清穿之猫性太子妃全文阅读神棍女配[穿书]全文阅读调香师之宠男友[重生]全文阅读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全文阅读阿娇今天投胎了吗全文阅读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全文阅读表妹万福全文阅读魔僧全文阅读致我最爱的你全文阅读狼皇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万域灵神大道朝天异界餐厅:学霸私房菜科技霸权第一战王大农全世界都想弄死我不灭战神重生福气小军嫂都市逍遥医圣医武透视至尊都市阴阳师傲世腹黑妃奶爸戏精绝品神女攻略最强终极兵王最强无敌熊孩子我富二代,为所欲为斩神绝之君临天下重生八零:霸宠小娇妻透视小医仙大唐好男人重生之都市大魔王至尊武魂全帝国都知道他老攻死了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妻纨绔世子妃:世子请收心无上女仙君人间试炼游戏武侠世界里的超人

玉貌绮年最新章节手机版 - 玉貌绮年全文阅读手机版 - 玉貌绮年txt下载手机版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玉貌绮年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