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 >> 在我死以后 >> 第 40 章

庭郁已经连着很多天都没有休息。

但还不能睡。月沼徒经巨变天翻地覆, 群妖戚戚哀哀惶惶不安。他近来要处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

白雪皑皑,冷风呼啸。

蛇妖拖着疲惫的身子,提着药箱一路深浅,行至夏长泽的小阁楼下。

时节正是月沼最严寒的冬天, 地上积了半尺厚, 所见之处全部都是一片白茫茫的萧索。可阁楼门前仍围着一众不肯散去的大小妖怪,尽管个个缩着手跺着脚、冻得瑟瑟发抖, 见到他出现, 还是马上一股脑团团围了上来。

一个个眼巴巴的望着他, 鼻子通红抽抽噎噎。

“大家都别站在这里了。”庭郁垂眸劝道。

“小佑还没有醒, 你们站在这里也没用的。太冷了, 快回家吧, 身体会吃不消。”

“呜,可是,都十多天过去了啊……”

“只有他一个知道老大的下落。他要是一直都不醒过来,呜呜呜,咱们老大、老大可要怎么办啊……”

好多大小妖怪, 开始抽抽噎噎抹眼泪。

呜呜呜呜的,楼下很快小小声哭成一片。

庭郁黯然。

却也只能咬咬牙, 推开妖群挤出一条路, 径自踏进阁楼。

楼梯上到一半, 又听到身后梯子吱呀呀响, 回头一看, 竟是千化筵晟雉羽三人,都偷偷跟进了门蹑手蹑脚跟着他上楼来了。

“你们!”

雉羽红着眼,瑟缩了一下,小小声道:“庭郁你别生气,我们……就是想去看一看,就看一眼,不会吵的。”

庭郁忍了忍。

可瞧着他们几个黑着眼眶、眼带血丝的凄惨,又不忍心再多责备。

……

推开房门,庭郁微微一愣。

身受重伤、已经昏睡不醒了大半个月的夏长泽,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

正静静坐在床边。屋内光线有些阴暗,从庭郁站着的地方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他低着头,一头凌乱的长发散落。

身后,千化等人皆惊喜交加:“啊……醒了,终于醒了!”

是醒了。

可是他的样子……

“小妖怪!小妖怪!”却未来及阻止,千化便已急急跑了过去,“你终于醒了,太好了,你快点告诉我,寒哥他人在哪儿?”

夏长泽没有抬头。

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一般,毫无反应。

“小妖怪?”千化见他不答,推了他几把,夏长泽被他推得晃了晃,身子却仍旧石像一般毫无反应。

千化十分茫然,不敢继续推他。可就在这时,夏长泽却突然动了一下。薄唇轻轻颤了颤,却没有发出声音,就那样目光涣散、很诡异的样子,一个人在那自顾自无声地念念有词。

千化被骇得差点掉了眼泪。

筵晟和雉羽亦手足无措,纷纷望向庭郁。

庭郁上前,定了定心神,缓缓在夏长泽面前蹲下。

他看着他的眼睛,记忆中的这个孩子不论开心也好委屈也罢,黑瞳总是很好看,如星辰般。而此刻,却只剩下一片可怕的灰暗,像是一整片阴沉的、绝望的海。

【小佑,小佑,】庭郁唤他,声音很轻,【你醒醒,是我。】

声音虽轻,用的却是读心术的逆向法术“入耳”。即便对方再怎么样关上了耳、闭上了心,按说他的声音一样传得过去。

但这般强行唤醒他,十分残忍。

他既那般不愿看、不愿听,自然是有的是不想要醒过来的理由。他却不得不强迫他,让他无处可躲。

……

半晌,夏长泽的眼珠微微转了一下。

庭郁继续耐心唤着,一声又一声。终于,那眼睛缓缓、缓缓地重新有了些许神采——看向庭郁,又望向周遭,仍有些在梦游一般。转了半圈后,突然定住了。

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千化。

看着她手里一件熟悉的、绣着五色线,破破烂烂的衣服,嘴唇颤了颤。

千化见他终于有了反应了,忙问道:“小妖怪,你快告诉大家呀,寒哥到底怎么了,他人呢?”

夏长泽愣了愣,像是没听懂。

半晌,终于仿佛是有点听懂了,却又整个儿懵住了一般,表情一片空白。

他就那么怔愣着看着千化,一动不动,眼里透出近乎荒谬的困惑,像是完全不能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怎么了?他人呢?

这是什么问题?‘他’是谁?要是她问的是那个人,那个人……不是一直都在他怀里吗?

虽然,身体最后变得很冷很冷,但他已经尽力抱紧他、在用身体温暖他。

再后来,没力气了,他就贴在他的胸口缓缓闭上了眼睛,直到最后的最后都始终十指交缠、紧紧相扣,没有放开过。

夏长泽还记得,以前在书上看到过的,如果死在一起,下辈子也会有缘分遇上。

他想着,一定要遇上才行,因为他下辈子,也是要做他的小妖怪的……

所以为什么,她会问他,他的人呢?

夏长泽愣愣地看向那件衣服,衣服的斑驳猩红,破破烂烂……却是寒食哥哥最喜欢的一件衣服,为什么会在千化手上?

那是寒食哥哥的衣服……

他突然疯了一样,挣扎起来扑过去就要抢那衣服。但他站不稳,双膝磕在地上一声巨响,却只满眼血红,挣扎起来又要继续要抢。

“你、你到底是怎么了啊?”千化被吓坏了,哭道,“你发什么疯啊?都什么时候了,为什么还那么不懂事?馋哥他都失踪那么多天了,就只有你知道他在哪儿,你快说说他在哪儿啊?说了我们好去救他呀!”

“呵……”

夏长泽像是被逗笑了,又像是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几近绝望的呻吟。他看向庭郁,眼神几乎是带着哀求,声音嘶哑,在颤抖下几近微不可闻。

“她刚才……说什么?”

庭郁袖子下,指甲扎进掌心里。

“小佑,你听我说。”

他就算再无心无情,事到如今也觉得太过残忍,明明眼见着人已在崩溃的边缘,还要亲自再过去扎他一刀。

“那天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就只找到了馋哥的衣服,他的人……不见了。”

“什么叫……不见了?”

“……”

“怎么可能……怎么会不见的?他明明、明明……”

庭郁眼眶发酸。

为什么不见了?他也想过很多理由,甚至想过……会不会是被狼群给吃了。但后来想想不对,哪有只把一个吃得骨头不剩,却还剩下一个有手有脚的?根本就没道理。

那日暴雨哀哀,月沼众妖收到消息一起寻出去,只见遍地狼兵尸首,以及夏长泽倒在血水之中奄奄一息。

在他怀中,紧紧抱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所有人都认得,那是纪寒食常穿的一件衣服。早已浸透、五色绣边上沾满血迹。

但,就只有衣服,没有人。

因而时至今日,除庭郁之外,月沼几乎所有其他的妖怪都坚信着,纪寒食一定还活着。

他们有他们的道理——清理了狼兵尸首后,有人发现白狼太子的半块头盔掉落在地,却始终没寻到那太子的尸首,所以……也许老大是被狼太子给绑走了。

至于为什么没有把小土地精一起绑走。一定是小土地精伤得太重,狼太子误以为他已经死了,才会把他扔在了那里。

庭郁并不是个会怀抱什么不切实际幻想的蛇妖。

早在数月前,月沼周遭的雾瘴就变得越来越稀薄,纪寒食的头发亦越来越白,这一切都是极不好的征兆。画皮鬼王玄衍也摇头,说那是大限将至的征兆,任谁也无力回天。

在他看来,纪寒食多半已不在人世。

可是,这些日子,全月沼的妖怪都忙着出去外面打听白狼太子的下落。一无所获之后,又哭着回来,拦着他一个劲地问,小土地精到底什么时候醒。

所有人都在等。

等夏长泽能醒来,也许可以告诉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

也都在查那白狼躲去了哪里,好想办法去救回老大。

庭郁一开始,就只是觉得异常悲哀。却又不忍心打破大家的希望,只能一次又一次哄着、瞒着大家。

可久而久之后,蛇妖自己竟也有些迷惑了。

竟也多少燃起一丝丝的侥幸——是呀,大家说的也没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呀。

从没听过哪个妖怪死后会烟消云散,只有衣服落在了那里,确实没道理啊?

说不定,馋哥真的只是被捉走了。

只要小妖怪醒了,就知道馋哥在哪里了。

……

而如今,庭郁已经不再会心存奢望。

小妖怪也不知道馋哥为什么会不见了。但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馋哥……肯定已经不在了。

可是,他虽明白,千化他们还在抓着小妖怪,满怀着希望、一遍又一遍地折磨他。

每问一遍,小妖怪的眼神就更加心如死灰一分。

※※※※※※※※※※※※※※※※※※※※

【公告】非常抱歉,因为三次元突然发生了一些棘手的事情,需要暂停更新。

处理完之后,回来会第一时间更完这篇。非常抱歉卡在这种地方=w=。。。OTZ

喜欢在我死以后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com)在我死以后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在我死以后最新章节 - 在我死以后全文阅读 - 在我死以后txt下载 - 橙子雨的全部小说 - 在我死以后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咬定卿卿不放松女配她福运通天当朕有了读心术发现所有人都在骗朕!姑娘请自重嫁纨绔奸妃洗白指南(穿书)女配不掺和(快穿)督主,好巧糖宠重生女夺我气运带着系统回原始王爷今天弯了吗?[重生]快穿之炮灰很倾城迷途拯救白月光[穿书]君有疾否姝女有仙泉渣了我后,他们悔不当初宠妻为后魔君带球跑了[重生]和离我是专业的(快穿)嫁给前夫他弟娇妻难逃公主府庶子洞房前还有遗言吗归德侯府
完本推荐: 地球至尊奶爸全文阅读清宫宠妃全文阅读[综]女装大佬生存手册全文阅读然后是你全文阅读世界穿梭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他们都说我老公一穷二白[穿书]全文阅读我的前夫是权臣全文阅读媚色可餐(穿书)全文阅读他与微光皆倾城全文阅读穿越到四十年后爱人变成了老头怎么办全文阅读四嫁全文阅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全文阅读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全文阅读林木含白露全文阅读柔骨娇娘在九零[穿书]全文阅读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全文阅读大哥全文阅读南城全文阅读爱情高级定制(原名恋爱才是正经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明都督再撩就死了[快穿]崇祯八年最佳女婿(最佳赘婿)异世的逆袭农园医锦总裁大人,又又又吻我了替嫁甜妻:顾少超宠的超级神豪科技系统捡个王爷去种田最强医圣超级锋暴神魔之上剑徒之路万道剑尊神级小商铺开海十方乾坤玄幻之我来到十亿年后抢救大明朝万界建道门仙武帝尊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最强赘婿我从凡间来黑暗的苏醒第一侯军王猎妻:魔眼小神医九阳神火都市长恨歌

在我死以后最新章节手机版 - 在我死以后全文阅读手机版 - 在我死以后txt下载手机版 - 橙子雨的全部小说 - 在我死以后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