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 命运多舛的天下第一美人24

命运多舛的天下第一美人24

听了玄渊表达出来的“如果你信我也许我能试试帮你洗涤魔气”的意思后, 流宿云不由目光难掩复杂和微妙的看了玄渊一眼, 眼中掠过几分不解和疑惑, 他沉吟片刻, 心中有各种想法, 甚至不乏有些许阴暗想法, 怀疑玄渊有阴谋。

不过流宿云很快就打消了那些许阴暗揣测, 他觉得玄渊不是那种人,他真要动手对付他,也是明明白白来, 不会口中说着一套、手里又做着另一套,但虽然不怀疑玄渊的用心,但他依旧很好奇玄渊为什么这么做。

不管是作为一个曾经的剑修, 还是几百年说一不二、高高在上的魔尊, 流宿云都学不来委婉,便直接开口问道:“我以为你来找我的目的是为了替宁修臣报仇, 比如杀了我什么的。”怎么到现在反过来帮他了?你这立场很不坚定啊。

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 玄渊淡定道:“宁修臣本来也没有很怨恨你, 只是很不解当初你为什么突然就赶他离开, 而且驱逐就驱逐吧, 师尊不想教徒弟了也正常, 但他不能理解你干嘛非要捅他一刀。”

“你也知道他是被迫堕为魔修,本身就心有创伤,对他捅匕首的事情更是深深伤害了他幼小的心灵, 所以他憋了口气一定要问出始末原因来, 倒是并没有对你有多少报复的想法。”

这话是真的,提起对魔尊流宿云报复时,宁修臣自己本身就是颇为矛盾的心情,一时半会儿下定不了决心,只是拜托玄渊便利行事。虽然流宿云再一次捅破了他的玻璃心,但流宿云对他恩大于仇,宁修臣真的没打算杀了流宿云。

流宿云恍然大悟,明了的点了点头:“哦,我明白了。”对于宁修臣这个弟子吧,流宿云还是有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在意的,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二人有相似之处,只是流宿云执着的是剑心,而制约宁修臣的是他自己的善心。

对于宁修臣这种找以前的仇人执意问清楚缘由的行为,流宿云一针见血的点评了一句:“这是玻璃心被彻底捅破了,非得给自己找个由头报复。”说到底,宁修臣还是没办法完全摒弃自己的善心,依旧在自己制约着自己。

要换了流宿云,或者换了玄渊,他们要被人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和背叛,还问什么原因啊,拿起剑就是干,一句话都不带多说、多问的。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一剑解决不了的仇怨……那就两剑!

玄渊点头,十分赞同流宿云的话:“你不愧是他的师尊,就是了解他。”都到这个份上了,也不说虚的了,他直接接着道,“当初你捅了宁修臣一匕首,要不我现在捅你一匕首就当替他报仇了,然后再帮你洗涤魔气吧。”

流宿云岂会说不行,被捅一刀就揭过这件事情不用跟玄渊为敌自然是好事,当下直接点头:“行。”他还特意一翻手,从自己储物袋里取出当年那柄捅过宁修臣的法器匕首,十分积极主动的建议道,“用这柄匕首,这就是当初捅宁修臣的。”

他还歪头回忆了一番,终于想起当初为了试验宁修臣身上那种魔魅一般的诱惑力时是捅的哪个地方,然后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右胸只要治疗及时就完全不致命的地方:“我当时捅宁修臣捅的这里,现在要不也捅这里?”

“行吧,你自己来。这可是真真正正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玄渊扬眉笑了起来,如果由流宿云自己捅匕首,那当初宁修臣所受的伤还真的是原原本本还回去了,从动手人,到凶器,再到伤口的位置,都是一模一样,齐齐整整。

在玄渊点头后,流宿云就毫不犹豫、干脆利落的把手里握着的这柄匕首直接刺进了右胸,完美还原当初对宁修臣的伤害,对于他这种早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生死厮杀的剑修而言,这种伤算不得什么。

任由锋锐雪亮的匕首刺入血肉之中,鲜血淋漓蜿蜒而下,流宿云除了脸色微微苍白些许以外,就没有任何反应了,既不呼痛也不包扎伤口,就维持着胸口戳着柄匕首的形态请求玄渊的同意:“我们这就去研究如何洗涤魔气吧。”

可有可无的点了点头,玄渊站了起身,与流宿云一同往正堂之后的静室走去,边走他还问了一句:“你要不要先包扎一下伤口?”虽然死不了,但放任伤口流血也不是件事啊。

“没事,死不了。”流宿云洒脱说道,他甚至还笑吟吟的对玄渊点了点头,挤了挤眼睛使了个眼色,“我真要谢谢宁修臣的‘报复’,所以就让这个伤口继续流血吧,也让他痛快几分,觉得自己的仇怨得以报清了。”

静室内,玄渊与流宿云相对而坐,在开始研究那魔气并且试图想法子将之洗涤干净,重新衍变为灵力之前,玄渊先老老实实的交代了他真正的用意:“我帮你,除了看你顺眼的原因,还是想以此作为经验,先试验一番可行性。”

流宿云也知道玄渊只是打算尝试着洗涤魔气,并不是真的有把握能够帮他将魔气洗涤干净,但在流宿云简单粗暴的思维中想来:他做不到的事情,玄渊比他强,说不定就成功了呢,试了不一定成功,但不试肯定不成功嘛。

所以流宿云对于玄渊肯帮忙的事情非常感激,但是却又不会一定强制性的要求玄渊一定成功,失败了也不会因此怨恨憎恶什么,对玄渊的临前说明,他只是嗯了一声表示明白,然后就颇有兴趣的问:“宁修臣也打算洗涤魔气不再修魔?”

摇了摇头,玄渊表示:“他没你有能耐,压根就没想到这种洗涤魔气的法子,但我知道他不想成为魔修,看到你洗涤魔气,我也被提醒了,也许该想法子帮宁修臣摆脱魔气。”

作为一个前师尊,流宿云拿出了他难得的一点点师徒之情关心了一句:“目前宁修臣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人在哪呢?”

“玻璃心被彻底捅破了,如今神魂正沉睡呢。”玄渊直接卖了宁修臣,对于这件事情也不藏着掖着,就直接清楚表明了他不是宁修臣,“也不知道等所有仇都报完了,他那玻璃心是粘回来,还是碎得更狠直接破罐子破摔。”

流宿云的反应十分泛泛可陈,语气淡漠极了:“还活着就行,哪那么多玻璃心啊。”

玄渊深以为然,红尘如狱,操蛋的事情多了去了,不管宁修臣是彻底黑化还是无法舍弃善心,只要你不想死,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而既然他没死,那他是选择彻底摒弃善意和温柔压根不重要好吗。

于是宁修臣的前师尊·流宿云和替宁修臣来报仇的·玄渊,都十分爽快的抛弃了宁修臣,再也懒得费心多想他的事情,快快乐乐的沉浸于“科学研究”当中去。

灵力会被污染成为魔气,使得修士成为魔气的载体,被魔气所诱惑污染,渐渐心性偏移,行事风格改变,彻底成为恣意妄为的大奸大恶之人。那么有没有可能反过来,将被污染的灵力重新洗涤干净,剥离掉那些污秽凶煞的魔气呢?

这真是很有意思的命题,流宿云试验了近百年都不曾成功,也让这个想法充满了挑战性,于是玄渊就一头扎进了这项十分有意思的研究当中去了,流宿云作为自告奋勇的试验品也一起扎进了研究室。

至于宁修臣的其他仇人?哎呀,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不着急,再过一段时间再说。

宁修臣:喵喵喵?

还在沉睡中的宁修臣幸好不知道这些糟心事,时隔一个月以后,玄渊跟流宿云终于出关了,玄渊清逸俊秀的面容上带着几分清浅笑意,仿佛汇聚天地风流,出尘玉质:“虽然做不到立刻清除干净,但至少找准了方向,只要持续不断的进行‘洗涤’,总能彻底荡清体内的魔气。”

流宿云气质大改,邪魅狂狷之意削减许多,锋锐坚毅的气质反而重新回来,如今他眼角眉梢都凝着三分笑意,再也找不到当初的喜怒无常,随性暴躁,他只郑重对玄渊说道:“多谢。”

虽然只说了简简单单两个字,但流宿云心中的感谢是难以言喻的,这并非是简单能用语言表达清楚的,他暗中下定了决心,若玄渊有所需要,他必竭力相助,若是他没有,等日后宁修臣回来,他就多多看顾宁修臣两分好了。

满足了研究癖的玄渊心情大好,也终于想起宁修臣托付的事情了,就随口道:“对了,你有个弟子叫姜乐容的,你知道在哪吗?她也曾对宁修臣下手,给他喂了绝灵散呢。”

喜欢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com)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最新章节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全文阅读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txt下载 - 夏风清水的全部小说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成为男主退亲未婚妻以后宠妾余污迷途那个要渡我的和尚弯了我家竹马是太孙媚色可餐(穿书)我给男配送糖吃(快穿)且听无常说荒海有龙女天生教师命女配娇媚撩人奸妃洗白指南(穿书)首辅大人的娇表妹青珂浮屠(快穿)肆意人生拯救虐文龙傲天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美女修成诀犯上他从夜色深处来福运娇娘邪医紫后四嫁小师妹修真日常慢穿之路人甲生存手册
完本推荐: 细腰全文阅读帝凰之神医弃妃全文阅读我家少年郎全文阅读神棍女配[穿书]全文阅读女配(快穿)全文阅读奸臣之女全文阅读唯独对你野全文阅读老身聊发少年狂全文阅读穿成豪门男配的金丝雀全文阅读重生之锦绣嫡女全文阅读七十年代白富美全文阅读镇魂全文阅读拯救白月光[穿书]全文阅读给媳妇去开家长会全文阅读玄学大师是吃货全文阅读败给喜欢全文阅读清宫宠妃全文阅读成为首富女儿之后[娱乐圈]全文阅读权臣养成攻略(重生)全文阅读画怖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逆天铁骑我成了一颗太阳万古魔君都市最强太子爷打工小子修仙记无敌大人物都市无上仙尊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快穿之总有bug在作死超级系统:我的宿主又挂了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超维入侵祖师爷宠妻法则独宠娇妻:顾少宠妻太霸道陆总今天破产了吗努力刷经验掌欢盲匪有妖怪之长洲都市超级雇佣兵王我是哥斯拉之无限乱入神秘老公惹不起我来自三界外氪晶纪元都市护花仙尊我要谋国权倾南北绝代仙王在校园医者子苓长生王者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txt下载手机版 - 夏风清水的全部小说 - 剑修男神打脸之路(快穿)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