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 >> 五月泠 >> 第一百六十六章

第一百六十六章

其实王二婶年纪并没多大,也就三十来岁,只是劳作过多显得老而已。她这般年纪虽然早没了倩女之思,可巫女之情却依旧还在。虽然也不指望实际发生点儿什么,但梦里想一想,却是谁也管不住的。

从这日之后季泠就发现王二婶有了一丝变化,似乎更注重打扮了。每次到自己院子里来都是捯饬得整整齐齐的,还穿了两身新衣裳,头发也是变换着来的,另买了两支新簪子。

不独她,后来的李嫂子,曾小妹,何花儿在见过楚寔后,都是一副模样,白日里也不怎么来串门了,就黄昏后估摸着楚寔要进屋了,一齐地往家里涌。

小怜在背后嘀咕道:“娘子可小心些,那曾小妹老在秀才面前搔首弄姿的,看得人怪不好意思的,她却一点儿也不尴尬,有一次我看她都恨不能坐到秀才腿上去呢。”

季泠差点儿没被小怜的话给笑死,她进了屋子仔细地左右打量楚寔,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吸引力会让她想坐他大腿的。还不就是两只眼睛一只鼻子么?

季泠不知道是自己有问题,还是曾小妹她们太没见识了。可王二婶有句话说得是对的,男人并不能只看脸。

银样镴枪头什么的,季泠倒是不在乎,可两个人生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看什么?”楚寔放下书卷,揉了揉眉心,脸上颇有些无奈。

“看你好看啊。”季泠打趣道。

楚寔又揉了揉太阳穴,“这些女人成日里就没事儿做么?为什么都到了吃饭的时辰还在别人家里到处晃?”

季泠耸耸肩,也不说这都是因为楚寔的缘故,像楚寔这样的聪明人如何又会不知道原因。

“男人生得好看就那么重要?”楚寔又问道。

季泠摇摇头,至少在王二婶嘴里,男人好看是不能当饭吃的,“重要的是年轻。”王二婶就觉得男人老了腰不好。

“阿泠,我发现在外面住了这些时日,你的性子变得皮了。”楚寔捏了捏季泠的脸。

季泠见楚寔有些半真半假的生气,也不敢再开玩笑。她是没想到楚寔会这么在意年轻不年轻的。“表哥,今晚我们不吃红烧肉了,我在外面买了锅巴菜。我以前都没见过这种小吃呢,做这锅巴菜的小贩是从天津那边儿过来的。”

楚寔逗季泠道:“虽然有我赚钱养家,可也经不得你这样每日在外面买吃食呀?败家的娘们儿。”

这最后一句是粗俗之语,可从楚寔嘴里说出来却别有一副故作模样,季泠果然被逗笑,“表哥,肯定也没尝过这锅巴菜呢,我去灶上勾一点儿素卤就可以吃了。”

楚寔也跟着季泠去了厨房,如今晚上都是他烧火和烧水,夏日炎热,每晚自然要沐浴,但小怜回了家,所以烧水提水的活儿自然就落到了楚寔身上。

有一回何花儿晚上过来碰到了,直说季泠浪费楚寔的一双手,那可是写字的手。她倒是比季泠还心疼楚寔一些。

“表哥,你别烧水了,待会儿如果何花儿过来又得说我不心疼你了。”季泠玩笑道。

楚寔作势拿水去泼季泠,季泠吓得赶紧求饶。如今两个人晚上单独在一起,楚寔看她的眼神越发地灼热难挡,季泠好几次都被他那要吃人的眼神给吓到了,自然再不敢淋水,那样薄薄的衣裳湿了就更不得了了。

吃过晚饭,略微歇了歇,楚寔就将洗澡水提到了净室里,季泠等在一边也没动作,楚寔回过头道:“别傻站着呀,可以脱衣服了,等我把水兑好就能直接进来了。”

季泠却是一点儿也不动的,她在等着楚寔出去。

楚寔道:“难道还有什么我没看见过的?”

季泠被楚寔说得脸一红,娇嗔道:“表哥,你快出去吧。”

“那待会儿我洗的时候,你进来帮我擦背?”楚寔也赖着不肯动了。

季泠笑道:“我让何花儿来帮你,表哥。”

楚寔又捏了捏季泠的脸,却也没再为难季泠。如今他可是干什么都自己动手的。

早起,楚寔还在院子里打拳的时候小怜就进门了,她轻声道:“秀才,娘子还没起身么?”

“让她多睡会儿。”楚寔收了功,却也不愿意在小怜面前打拳,“今后不用来这么早。”

小怜嘴上虽然应着“嗯”,可第二日保准会来得更早,就为了跟楚寔单独待会儿。小姑娘未必就是痴迷于楚寔,可她看得出,楚寔这样的人,如今虽然只是秀才,那也是龙困浅滩,迟早要飞龙震天,她是盼着若是跟了楚寔,能由楚寔来改变她如今的生活。

“娘子这也是睡得太懒了,早起也不做饭,总是叫我去街头巷尾买早点,秀才你总吃外头的东西,可腻味了?”小怜巴巴儿地跟着楚寔往厨房走去,抢先一步替他打水伺候他洗脸。只是走得急了,却将水溅到了楚寔的袍子上,她又忙不迭地从袖口里抽出手绢要替楚寔擦。

而手的位置直接指向的就是楚寔的下半身。

如此拙劣的勾引手段,比起宫里那些嫔妃可是差远了。

楚寔往后退了退,“我不喜欢听到人说娘子的坏话,若是再听到你编排她一句,你就不用来了。”

小怜拿着手绢呆立当场,脸是红了青,青了红,最终捂着脸跑了。

季泠起身时不见小怜,是楚寔给她打的洗脸水,她疑惑地道:“表哥,小怜呢?”

“被我说了两句跑了,你且看看吧,若是不回来,就另外典一个。”楚寔道,“正好今日你跟我回一趟西苑,周宜徇该给你诊脉了。”

虽说出了西苑,但季泠日日香丸还是不断,另外楚寔怕她嫌弃熬药麻烦,还让周宜徇给她配了丸子,一日三丸不能停的。

季泠对那宫廷却是由衷的不喜欢,她耍赖道:“表哥,要不然你干脆对外说我这个皇后死了得了行不行啊?”

楚寔的脸立即就黑了,“能别死的活的行吗?”

季泠见楚寔动怒本该不再说话的,可有些话她却是不吐不快,“可是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我总在外面也不是办法,我这个皇后当得也不称职,为什么就不能……”

“没什么为什么。阿泠,我说过的,我这辈子只有你一个妻子。”

我这辈子只有你一个妻子!这句话就像有魔力一般,在季泠的脑子里开始反复回荡,她似曾听过,品不出千分甜蜜来,却从心底涌上万般的苦涩。

跟着楚寔回到西苑,季泠才知道方茵恩和白玉如都到了西苑,是太后懿旨,因为听说皇后一直病得不能起床见人,派来伺候楚寔的。

季泠看着她们环肥燕瘦,又想起曾小妹和何花儿,也算是小家碧玉,她实在就不懂,楚寔怎么一个都看不进眼睛里。

季泠一边在心里感叹,一边打量周宜徇的脸,他的眉毛皱起了褶子,也不知是发现了什么。惊奇的是,季泠自己却是没有任何感觉,好似即便身体不好,她也全不在乎似的。

有时候季泠也觉得自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贵为皇后,楚寔还非她不可,处处为她着想,着想得都不像是个皇帝了,然而她的心却总是空荡荡的,飘无定所。

诊完脉,周宜徇也不说话,反正有什么症状都是直接跟楚寔说的,好似她的身子跟她本人完全没关系。

在季泠百无聊赖地等着楚寔时,楚寔却是眉头皱得比周宜徇还深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周宜徇,“皇后的身子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周宜徇惶恐地道:“臣无能,臣无能。”

“朕不需要你说这些,告诉朕具体情况。”楚寔道。

“皇后的寒症本是无救,后来又被人用了虎狼之药猛攻。可是治标不治本,只是暂且压制住了寒症,把皇后体内的阳火全数烧了起来,才保得皇后如今不会沉睡。可一旦皇后体内的阳气全数耗尽,就,就再也醒不过来。”周宜徇道。

“不要老调重弹,这些朕都知道,朕想知道你的药帮皇后延了多久的命。”楚寔道。

周宜徇的肩膀开始哆嗦,“臣无能,臣无能,并没能帮皇后延命。”

楚寔愣了半晌,才喃喃道:“那就是说没几个月了?”

周宜徇低声道:“是。”他恨不能自己可以就这么变成一张纸贴在地砖上,不去惹皇帝主意。

“所以天命真的不可违么?”楚寔凄仓地道。上一世季泠只活了二十来岁,而这一世别看她活到了三十来岁,然则将她睡觉的时间撇去,实则加起来也就是二十来岁的年纪。

季泠在偏殿看见周宜徇逃也似的背着药箱跑了,她正疑惑准备去找楚寔时,却听见殿内传来“啪啪啪”东西碎掉的声音,那是有人在砸东西。

可这宫里,还有谁敢砸东西?

季泠不由却步。好半晌之后那些声音才停了下来,过了阵子才见楚寔脸色平静地走出来。

“表哥。”季泠迎上去道。

楚寔拉起季泠的手,“等久了吧,我送你回院子里。”

季泠担忧地看着楚寔,她本想问一句刚才怎么了,可旋即又想能气得楚寔摔东西的事儿,她也没法子解决,问多了反而惹人烦恼。

回到院子里,小怜却已经回来了。见着楚寔还有些抹不开脸,一直低着头。

待楚寔进了东厢的书房,小怜才松了口气。黄昏陪着季泠出门买晚饭时,小怜忍不住道:“娘子,秀才对你可真好。”

季泠点点头,并不想接这个话题。

“娘子,你看那儿有卖布的,你要不要扯几尺布给秀才做件中衣?”小怜问。

季泠被问到了,这才停下脚步,做中衣这种事儿,她可从没为楚寔考虑过。“呃,下次吧。”

小怜替楚寔抱不平道:“我伺候娘子这么久,都不见娘子为秀才做点儿针线呢。”

季泠纳闷儿地道:“这很奇怪吗?”

“当然奇怪。我觉得娘子一点儿也不关心秀才,秀才读书的时候,你也没去嘘寒问暖,也不问问他渴不渴、饿不饿。”小怜道,“娘子再这样下去,秀才迟早要被人抢去的。枉费秀才对你那么好,连别人说你一句都不行。”

季泠总算是猜到为何今早小怜要跑了,而楚寔又说她什么了。可季泠也不怪小怜,楚寔那样的男人无论年少年长似乎对很多姑娘都挺有吸引力的。

而小怜不明白的是,季泠并不在乎谁把楚寔抢了去。

等买了晚点回到院子里,楚寔已经坐在窗下的榻上看书了。他见季泠进门,额头微微有些汗,便很自然地拿了扇子替她摇起来,“天这么热,让小怜去买就行了。”

“我就是喜欢闻那个味儿。”季泠笑嘻嘻地道。

小怜却在旁边噘了噘嘴,哪有让自家男人给自己打扇子的。

晚上凉快下来,季泠开始在院子的倒座里摆弄她的纸浆。楚寔也来帮忙道:“怎么想起做纸了?”

季泠道:“做了拿去卖,也省得秀才你说我是败家娘们儿。”

楚寔笑了起来,“我不过是玩笑话,你就记在心里了?”

季泠摇摇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造纸可是独一份儿呢。表哥,你也用过的呀。”

楚寔没说话。

季泠道:“就是在西安呀,我也给你做过呢……”可是随着脱口而出的话,季泠想起的却是卧云纸在天空翻飞的模样,那是西安郊外的兵乱,那些人闯进了别庄,掀翻了她做的纸。

楚寔拉过季泠的手道:“我可不记得有这种事。明明你当初是为了讨二弟的欢心,才做了卧云纸的。”楚寔的话里酸意都冲天了。

季泠这才从烦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我给你做过的,只是你没能用上。”

“哦,那我得去问问芊眠。”楚寔笑道。

芊眠?季泠想起来了,芊眠如今好好儿地在呢,所以那西安之乱也是她做的梦?

“好了,别弄这些纸了,晚上灯火暗也看不清,你去洗澡吧,我帮你提水。”楚寔道。

季泠因为梦的事儿而心烦所以很顺从地点了点头,她坐在澡盆里时都有些走神,是以也没察觉出楚寔就那么进了净室,等她发现时,只能低呼一声将半张脸都埋到了水下,只拿眼睛瞪着楚寔。

楚寔很无辜地道:“我见你忘了拿大棉巾,所以帮你拿进来。”楚寔举了举手中的东西又道,“要不要我帮你擦澡,阿泠?”

他的声音很低,带着油润的嘶哑,眼睛黑得厉害,黑得仿佛能将万物都吸进去。

季泠怕得厉害,浑身发冷,连澡盆里那热腾腾的水都不能温暖她半分,可她也没有法子。自欺欺人的过了这许久,她以为能和楚寔做一辈子那种同床不同房的夫妻呢,有时候他也吓唬她,可从没向今晚这般,让她意识到他的认真。

楚寔将季泠从水里捞起来一些,果真认真地替她擦起澡来,手脚也并不乱动,只静静地擦着,久得让季泠都渐渐放松了警惕,舒服得快要打瞌睡了。

“好了,起来吧,泡太久手指都皱了。”

挺寻常的一句话,却立即将季泠的瞌睡虫给吓跑了,愣愣地双手环抱着肩膀不敢动也不肯动。

楚寔绕到季泠身前,双手探入水中,轻轻地将她提起来,“水凉了担心着凉。”

刚才的肌肤相触将季泠吓得半死,那指尖接触到的地方,就像火烧一般疼,可楚寔却仿佛毫无所觉,将她提起来之后,转身就去拿了大棉巾展开到季泠的眼前,将她裹了起来。

感觉肌肤重新被布料包裹住,季泠一口气才松了半口,就被楚寔拦腰抱了起来,唬得她赶紧抱住楚寔的脖子。

楚寔轻柔地将季泠放到床榻上,用棉巾把她身上看得见的水滴都擦干了,这才把她的中衣递给她。

季泠已经僵硬得不知如何是好了,一看到衣裳整个人才从一截木头变成了大活人,飞快地钻进被子里穿好了才冒出头来,鼻尖满是汗。

季泠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我,我觉得有些不舒服。”

楚寔拖鞋上床,将床帘放了下来,这才抬手去也摸了摸季泠的额头,“唔,是有点儿发热,盖上被子捂出汗就好了。”

季泠眨巴眨巴眼睛,心想自己可真傻,楚寔从来就是会读她的心的,她这番做作没有任何意义,索性也放弃了挣扎。

“看书么?”楚寔问。

季泠又眨了眨眼睛,她本来已经觉得自己快要上刀山下火海了,没想到却峰回路转,她自然立即点头。

书卷握在手中,季泠很努力地想让自己沉下心来,可旁边的楚寔却是将她握在手里,当做书卷一般翻看。

她心里怕得厉害,身体也僵直得厉害,却也没敢挪开楚寔的手。

“怎么看了半晌也没翻页?”楚寔空闲的一只手正托着他的脑袋侧躺在床上,嘴角噙笑地看着季泠。

季泠嗔了楚寔一眼,索性放下书卷。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猎人虽然有耐心,可终究是要射出那致命一箭的。

葛纱帐内,被翻浪涌,季泠对楚寔从来就是没有抵抗力的。尽管身体干灼得好似艳阳下的沙漠,可他总能挖出干砂底的那一点点养命的滋润。

夜太漫长,最可怕的是他还那么有耐心,细致地抚慰她的伤痛,务必要让她也随之而沉沦。

季泠觉得既羞也惭,她的双手紧紧地扣着楚寔的背脊,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上,死活不肯叫他看到自己的脸,也死死地咬着嘴唇,不肯发出一丝声响。

可云总要散开,月总要升起。

波浪滔天,小舟倾覆时,季泠在云端,呢喃呓语地轻轻唤了声,“韩令。”

声音那么轻,可分量却那么重,像一柄铁锤般击穿了楚寔的耳膜,震荡在他的脑内。

一切就那么突兀地静止了下来,可季泠却还在余韵里,悠悠荡荡地,半晌微微睁开眼睛,看着不动的楚寔,“怎么了,表哥?”

“叫我的名字。”楚寔说了第一遍。

季泠没有回应。

“叫我的名字!”这是第二遍。

季泠蹙了蹙眉,“表哥。”

“叫我的名字,我是谁?”

人在不穿衣裳的时候总是感觉最脆弱的时候,盔甲最坚固的人也有软弱的时候。

“你弄疼我了,表哥。”季泠娇声道。

楚寔微微松开手,几乎带着祈求地道:“阿泠,叫我的名字,楚寔。”

“我怎么可以直呼你的名字,表哥?”那样也太不敬了。

楚寔看了季泠半晌,颓丧地从她身上翻下,抹了一把脸,就那么背对着她坐在床沿上,久久之后才回头道:“阿泠,是不是我不在你身边,你过得更高兴些?”

“表哥。”季泠拉着被单坐起身,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楚寔的问题。

“你睡吧,我去洗一洗。”楚寔站起身,脚步几乎带着逃的速度离开了。

从这天起,季泠就再没见过楚寔。当然她要找他,却是很容易的,沿着密道回到西苑就是了,可她没动。

诚如楚寔所说的,他不在她身边,她才能喘口气。

小怜却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般地望穿秋水,“娘子,怎么这许久都不见秀才啊?”

季泠却是头也没抬地道:“他访友去了。”

王二婶也来问,“娘子,你家那秀才丢下你访友去了?怎么十天半月地不沾家,莫不是被外头哪个姘头给勾住了吧?”

季泠只料理着手里的纸张,并不回答王二婶的话。

“要我说啊,男人还是得样貌普通点儿的才疼人。你看你,十指纤纤却要来做纸,听着虽然雅致,可做起来多伤手啊?不是我说,娘子这样的品貌,就是宫里做娘娘去都使得,怎的不另外找个依靠,穿金戴银的也不在话下。”王二婶道。

季泠抬眼看向王二婶,觉得她说的话越发不像样子了。什么叫另外找个依靠?

“对了,福隆当铺的马掌柜的让我问你,怎的不见你去赎首饰,眼看着这日子可到了。”王二婶道。

季泠这才想起还有那么桩事儿,“哦,我都忘了。”

“跟娘子说实话吧,那马掌柜的对娘子的事儿可上心了,你那两件首饰他单独拿了出来,在福一居请你吃茶,不仅首饰还你,还外加再送娘子一件金首饰呢。”王二婶低声道。

季泠吸了口气,这才听明白王二婶的意思。

喜欢五月泠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com)五月泠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五月泠最新章节 - 五月泠全文阅读 - 五月泠txt下载 - 明月珰的全部小说 - 五月泠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狼皇且听无常说穿书之女配不上岗娇妾成嫡妻小地主的科举之路妻控娇妻难逃伴读守则迷途快穿之炮灰很倾城快穿之我是大boss泾渭情殇魔君带球跑了[重生]和离我是专业的(快穿)嫁给前夫他弟[综]女装大佬生存手册公主府庶子带着道侣一块穿[快穿]干掉万人迷的一百种方法我家太子妃超凶的首辅夫人重生日常陛下的黑月光重生了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我给前夫当继母镇派小狐狸[修真]宠妻为后
完本推荐: 我可以无限升级全文阅读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全文阅读女主醒来后[反穿书]全文阅读第一战场指挥官!全文阅读末世大回炉全文阅读蜜宠娇娘全文阅读风里有情诗全文阅读永安调全文阅读蜜桃色巧合全文阅读恭喜您成功逃生全文阅读我的世界只有他全文阅读朕的司寝女官全文阅读快穿之种田老太太全文阅读我给男配送糖吃(快穿)全文阅读回到七零发家做军嫂全文阅读咬定卿卿不放松全文阅读大哥全文阅读唐砖全文阅读南城全文阅读他很撩很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全球示爱慕太太重生之最强大亨最强红包皇帝毒妃归来:蛇蝎小庶女武傲九霄蝴蝶刺客最佳女婿王爷,王妃又去打劫啦报告,妻主已逃捡漏强制宠婚:吻安,小鲜妻异世荒野直播超品小农民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妖孽丹神快穿攻略:进击吧!炮灰快穿:男神,有点燃!不死邪神没有谁,我惹不起重启飞扬年代快穿养成:反派老公,求放过!毒医娘亲萌宝宝神医辣妻:傲娇相公,花式宠重生学霸,在线修仙轮回乐园九劫剑魔校草独宠!首席魅少太强势凌天剑神上门为婿扛着AK闯大明

五月泠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五月泠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五月泠txt下载手机版 - 明月珰的全部小说 - 五月泠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