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 >> 龙骨焚箱 >> 【23】

这另一个人究竟是不是神棍, 试试就知道了。

收到消息,神棍很快挟着箱子到场了。

然而可惜的是,孟千姿难得一次自信满满的推测,遭遇迎头一盆冷水。

人家况美盈的血滴上镂纹的结扣,好歹还会沸腾两下, 神棍的血滴上去,那真个叫安静如鸡, 如的还是死鸡。

孟千姿自觉很没面子, 不过很快找到理由安慰自己:她本来也不是什么绝顶聪明的人嘛,推测失误也正常。

***

希望来得快,去得更快, 神棍郁闷坏了,回房之后长吁短叹,连晚饭送过来都没心思吃。

他不时挠头,间或瞅手机,还向江炼支招:“小炼炼, 你说……要不,我让他们先别来?”

大老远把人叫来,给了人家那么大一希望……

这可让他怎么面对、怎么收场啊。

江炼咽下一口餐饭,啼笑皆非:“你涮着人家玩呢?这都几天了,你那些朋友肯定快到了,你现在让人回去?”

他敲了敲神棍的餐盘:“吃吧, 吃完之后去洗个澡, 老朋友见面, 把自己捯饬得体面点——这样,即便挨打,挨打之前,你至少还是人模人样的。”

神棍差点叫江炼给气死。

不过话糙理不糙,要见朋友了,他怎么着也得修修边幅。

临睡前,神棍拈了条毛巾去澡堂。

所谓澡堂,其实是临时开辟出来的,分男女,专供山户,水是井里打上来的,太阳能供热,一晚上只够十来号人洗——好多山户知道这儿用水紧张,自觉排不上,也就不来凑这热闹,只拿盆接点水擦洗,或者几张湿纸巾凑合着了事。

这一晚,澡堂挺冷清,只接待了几个山户,神棍去得晚,前几位洗时攒下来的热蒸汽都没了,神棍哆哆嗦嗦地往身上泼水、打洗发露、搓肥皂,洗完时,整个浴室里便飘着一层微温的稀薄蒸汽,和昏黄的灯光互裹,迷迷蒙蒙,恍恍惚惚。

神棍拿大毛巾擦拭身体,很自然地走到了墙上挂的那面理容镜前,镜子上晕了许多蒸汽,很多处都模糊了,但模糊里又间杂了几块清晰。

有一块清晰的镜面,映出了他小腹上的那道狭长的疤。

神棍瞥了一眼,继续擦干身体,擦着擦着,动作就慢了下来。

他拿手抹了一把镜面上的水渍,手掌抚过的地方,清晰出现了一条如同被抻长变形的“S”形,暗红色,很像胎记。

电光石火间,神棍的脑子里蓦地闪过一个念头。

他把大毛巾一扔,连内衣裤都顾不上穿,光脚汲拉着浴拖,把长外套一裹,一阵风样卷了出去,还不忘跟看门的打招呼:“我还没完,我忘带换的了,我回去拿。”

那人正忙着在手机上打小游戏,随口嗯了一声,头都懒得抬。

神棍一口气跑回了屋。

这一趟,因为来了不少增援,营地的住处颇紧张,毡房实在挤不下,空地上都扎了许多帐篷,但神棍他们是客,所以还是维持原样,四人共用了一间。

江炼几个已经睡下了,不过尚在半醒半睡之间,况美盈听到动静,嫌冷,懒得欠身,含糊地问了句:“嗯?”

神棍还是那话:“我,洗澡忘带东西了,回来拿。”

说话间,他挟起箱子,又开门出去了。

江炼在被窝里翻了个身,眼皮都懒得睁,只心里吐槽了句:丢三落四的。

***

回到浴室时,里头的蒸汽早散了,屋里很静,藏着秘密的那种静。

神棍单膝支跪在地上,把箱子端端正正摆好,又将拢紧的衣襟敞开一线,露出心口处往下蔓延的那条胎记。

然后,他从衣兜里掏出一把小折刀,是之前从陶恬那领的:山户的装备都是上乘的,刀身折开,刀头尖锐锃亮,仿佛栖了日光,刀锋密布崭新绵密的磨纹。

他向着胎记上的一处下刀。

刀尖下去很浅,血却像等待了很久似的,一下子胀满流出,颜色鲜亮,神棍抹了一把,擦在箱子凤凰鸾身的第一个结扣上。

小游戏轻快的乐音隐约从门缝处透进来,血在箱面上翻沸作响。

神棍揿燃了打火机,点着了血的边沿,烈火像有生命,从一侧向着另一侧卷过,然后,他听到箱子深处,传来咔嚓一声轻响。

他重复之前的动作,第二个结扣,第三个,每一次,都有轻响声传来。

三声响过,箱子归于沉寂,屋里安静得连呼吸声都没了,屋外也没声,那个看门的,大概已经打完游戏了。

神棍没有失望,他直觉,这一次,一定会发生些什么,他所需要的,只是等待和耐心。

外头的沉寂,和群山的沉寂,搅裹在了一起,一寸寸侵入这冰冷的浴室。

蓦地,有不知名的夜鸟低空掠过,发出怪异难听的嘎嘎声,而几乎是与此同时,那个箱盖,咯噔一声,开了。

***

江炼半夜时,被响动惊醒过一次。

当时,他睁着惺忪的睡眼,就着昏暗的灯光,看到神棍满腹心事地躺下,他还没来得及分辨清楚那心事究竟有多浓重,神棍揪着灯绳的那只手往下一拽,光便没了。

江炼在黑暗里同情了一把神棍,便又睡着了,有所思的关系,还做了个梦。

梦里,他白发长须,俨然智者形象,一身老成一脸慈祥,开解神棍说:“没关系,总会有办法的。”

神棍仰视着看他,凄苦的表情渐渐转作无限信赖,说:“江炼老师,我全听你的。”

……

被人视为人生导师,还真是怪得意的,这得意从梦里延伸到现实、延到江炼熟睡的唇角。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听到一声响亮的:“喝……多……咯……”

什么意思?他喝多了,才会做这样的梦吗?

又是一声嘹亮的“呵……哆……啰”。

江炼一下子惊醒了。

窗外有蒙蒙亮白,天亮了。

所以刚刚那是……鸡叫?但江鹊桥不是一直走“哦哦哦”路线的吗?再说了,鹊桥一直叫得很婉约,不会这么中气十足气吞山海……

又一声鸡叫过后,韦彪不耐地叹气,况美盈则把脑袋缩进睡袋里、喃喃抱怨着哪家的鸡这么没眼色,只有神棍,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怔了两秒之后,他反应过来,大吼一声“是我们解放啊”,就扯过外套,连滚带爬,像是滚下床去的,紧接着,又滚出了屋。

解放?神棍曾经提过的,勇斗凶简的山鸡曹解放?

江炼一阵好奇,也没了睡意,外套一裹,麻利地下床跟了出来,才刚出门,就听见神棍的惨叫,紧接着,就是绝望的控诉:“我们解放,怎么胖成这样了?”

其时,有一部分山户已经起床了,正在门前帐口洗漱,西北早间多雾,淡淡的雾气笼罩着毡房和大小帐篷,也弥漫上路面。

来客就是来客,自带行尘,和住客的安稳截然不同,江炼一眼就把这新到的车和人都尽收眼底。

车是老车型,黑色的悍马H2,风尘仆仆,沧桑中粘一点雾的濡湿,车顶横列了一排狩猎灯,但在这细雾里,并不咄咄逼人,反像安静的眼睛。

驾驶座上下来一个高大的男人,约莫三十来岁,身型极挂衣服,一件普通的黑色夹克到了他身上,登时有型有款,人明明是在笑的,但极偶尔的瞬间,目光会忽然晦暗锐利。

这人大概是罗韧。

罗韧关上车门,并没有抬头看谁,只是一条手臂下意识抬起,后头刚下来的一个正穿外套的年轻女人,便很自然地靠了过去,刚好被他圈搂住。

这应该是梅花九娘的关门弟子,木代,温柔秀气,纤纤弱弱,一点也不像身具上乘功夫。

罗韧转头看时,大概是觉得木代衣服没扣好,于是缩回手,很细心地帮她扣拢领口。

江炼有点羡慕:得要很熟很契合,才能培养得出这种自然到几乎会被人忽略的默契吧,他和千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展到这样,不去言爱,但举手投足时满溢。

车子的另一侧,也站着一对男女,年纪看不大出来,估计都在二十五到三十之间,女的一身红色羽绒衣,脸庞圆润,眉眼是很传统的那种漂亮,男的身形挺拔修长,气质偏文艺,又带点浪荡不羁。

这多半是神棍极想撮合、但一直无从下手的炎红砂和一万三了,听说一万三也姓江,跟他五百年前是一家——果如神棍说的那样,这两人之间气场有点别扭,明明很登对,不当情侣可惜,但当了……好像又跟大众意义上柔情蜜意的情侣相去甚远。

不过,最吸引江炼眼球的,还是走在最前头的那个胖子。

这胖子三十多岁,油光满面,体型富态,一身名牌,那架势,活像前来开发大西北的暴发户,就是他亮着嗓子接了神棍的话茬:“棍哥,它能不胖吗?作为一只中年男鸡……”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觉得这称呼怪怪的,又临时修正了一下:“……中年雄性山鸡,不健身不进取,没有危机意识,整天和一群凤子岭的乡下山鸡妹子混在一起,沉迷女色,它能有什么前途?”

神棍痛心地蹲下身子。

直到这个时候,江炼才看到,神棍面前,有只肥嘟嘟的山鸡,毛羽极鲜艳油亮,鸡和人一样,都有适合自己的位置,在他看来,这鸡很适合下锅。

神棍怒其不争:“解放,你当初也英俊过,看看现在,你这脖子粗的,挂鸡牌都嫌勒,你就这样自暴自弃了?”

曹解放轻蔑地看了神棍一眼,挪着步子,支撑着肉嘟嘟的身体,从他身边绕了过去。

看来,这是一只高傲的鸡,没颜值可以、没身材也淡然,但断不能没有架子。

神棍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那胖子:“曹胖胖,怎么把解放带来了?你们不同路啊。”

这五个长住丽江,但曹解放早归隐山林、落户函谷关的凤子岭了,一南一北,山长水远。

曹严华伸手捋了捋即便长途跋涉、但依然一丝不乱的发型:“当年收凶简,解放也是出过力的,现在你跟我们说要彻底了结了,这历史性的时刻,还能不带解放一道经历?”

说话间,一阵急促的“哦哦哦”声由远及近。

江炼回头看,原来是江鹊桥,正一溜小跑着下坡,估计是听到动静,尤其是有同类的动静,按捺不住,跑出来瞧热闹,它跟一干人不熟,于是直奔江炼,到江炼脚边时,也不知道是不是怯生,反常地把身体藏在江炼的裤管后,只羞涩地探了个脑袋出来。

罗韧一行倒没太在意江炼,把他当成了看热闹的山户,倒是曹解放,忽然一改之前的松垮,脖子昂起来了,身子挺起来了,连目光都凌厉起来了,愣是从中年发福的身躯中,努力挺出了一丝早年的英俊风采。

***

罗韧几个人,都不是喜欢到处结交的,神棍知道他们的性子,也不打算主动把他们引见给山户,再说了,时间还早,孟千姿她们还都没起床呢。

不过,他估摸着,山户会主动来拜访的:山户不是喜欢结交有本事的人吗,而且,段文希和梅花九娘有旧,四舍五入,就是孟千姿和木代有旧,双方怎么着都会见个面的。

三重莲瓣,身份到底不同,山户们很快腾出一间小毡房给神棍做会客室。

江炼没跟进去,人家老友见面,他在边上杵着算个什么事儿?

不过,他从毡房边经过时,下意识停了会。

听到里头笑语不绝。

听到曹严华说:“棍哥,真要收啊?这几年,它让我身强体壮,力大无穷,壁虎游墙都游得贼溜快,我跟它处出感情来了,哎呦真要分别,我怪舍不得的。”

一万三哼了一声:“曹兄,你这是什么心理?凶简给你点好处,你就跟它讲感情了?我们中要是出个叛徒,是你没跑了。”

罗韧说:“还是应该收,老在我们身体里,始终不是好事。”

炎红砂咯咯笑:“当然应该收,不然木代跟你,孩子都不敢生,我这干妈做的,有名无实啊。”

……

再然后,门帘放下,毡门带起,里头的声音,就再也听不到了。

江炼绕过毡房,一路走到坡上,捡了块石头坐下,看渐渐散去的薄雾,也看那个紧闭了房门的毡房。

他觉得怪羡慕的。

喜欢龙骨焚箱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com)龙骨焚箱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龙骨焚箱最新章节 - 龙骨焚箱全文阅读 - 龙骨焚箱txt下载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龙骨焚箱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住我隔壁的侦探我的邻居是僵尸罪爱安格尔·暗夜篇龙王妻蛇王缠身:老婆,生个蛋总裁鬼夫,别宠我地狱app化雾II猎证法医管理官的重生法医娇妻瞳神拒再嫁,我的神秘鬼相公假如另一半是死人鬼夫夜敲门恭喜您成功逃生悬命游戏冥公子别闹,这里有海盗夜夜袭人:逃婚99世校园惊魂簿冥契:狐君在上茅山女道士夜半冥婚:鬼夫大人萌萌哒重生之捉鬼天师开棺有喜死亡万花筒
完本推荐: 刺青全文阅读穿成受文男主怎么办全文阅读雪遇全文阅读盗墓笔记全文阅读快穿之横行霸道全文阅读宠妾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欢迎来到噩梦游戏全文阅读洞房前还有遗言吗全文阅读他笑时风华正茂全文阅读女主醒来后[反穿书]全文阅读且听无常说全文阅读重生之我要和离全文阅读职业替身全文阅读老婆,跟我回家吧全文阅读经久全文阅读向师祖献上咸鱼全文阅读魔僧全文阅读调香师之宠男友[重生]全文阅读皇家小娇娘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至尊傻婿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镖一胎两宝:萧少的逃跑娇妻霍三爷,宠妻请克制隐婚厚爱:江少的神秘丑妻我是大海皇丫头,悔婚无效隋唐君子演义医骨为后:圣上宠妻无度替嫁小妻:二少,得寸进尺总裁的新婚罪妻乡村小神医魂帝武神刑凶集录神秘首席甜宠妻海蓝之夜最强医圣都市之顶级女婿妖孽医妃很抢手修罗神帝重生宠婚:霍少,套路深!无敌属性超人的副本诸天替嫁之农门福妻那年花开1995超自然事务管理局大夏始皇帝名门私宠:霸道总裁轻轻爱时空至尊天赐首富爹地给钱

龙骨焚箱最新章节手机版 - 龙骨焚箱全文阅读手机版 - 龙骨焚箱txt下载手机版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龙骨焚箱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