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 >> 龙骨焚箱 >> 【09】

深夜是听故事的好时光, 而江炼,又恰是讲故事的好手。

这个故事与他相关,他不需要刻意煽情,自然倾注进情感, 知道在哪里轻带、在哪里又该顿挫,他的声音原本该是清朗的,但在讲述的时候, 一再低沉,近乎厚重。

孟千姿起初只是姑妄听之,慢慢地,就被他给带进去了, 那感觉, 有点像浓重的夜色里浮动着一根怅然的声线,而她攀抓着这根线,跟上了它的节奏, 一并起落。

她问了句:“所以, 是治病的那个药方?”

江炼点头:“现在想想,那个女人,至死都在往我干爷藏身的方向攀爬, 拼尽最后的力气说出那句话,不可能只是交代什么金银财物。”

她想告诉他一个只有况家人自己知道的、跟女儿的生死息息相关的秘密, 只可惜, 寥寥数字, 当时的黄同胜实在领会不了。

直到况家两代女人以同样惨烈的方式死在他面前, 他才从这共性中看出一些端倪来:这个家族里的女人,或者说这个家族里的人,似乎生来就身患某种绝症,这病会在成年之后的某一天突然发作,但没关系,他们有药方。

***

况同胜拼命地去回忆,但一来时间已过去太久,他也已经太老,很多事都记不清了;二来那一晚上,他极度惊惶,对除了那女人之外的场景,几乎没留下什么印象。

他只记得,况家的驮队声势很大,男女老少足有二十多口,举家逃难,家私确实很多,那一匹又一匹的驮马背上,堆负着的,都是大木箱子,三四十口绝对是有的。

所以,到底是哪一口箱子里,藏着药方呢?那些箱子,最终又去了哪儿呢?

绞尽脑汁,搜索枯肠,况同胜终于找到了一个切入点:提灯画子。

***

孟千姿听明白了:“况同胜是想通过蜃景,重现那一晚的场景,从那些场景中去找线索?”

江炼没说话,他听出了她语气中的不认同:最初听干爷提起这个想法时,他的反应也跟她差不多,甚至更激烈。

孟千姿觉得可笑:“就算让他把那一晚的场景重新看一遍,又能有什么用?”

劫道的土匪,杀了人,抢了财物,必然一走了之,你把这场面看再多遍,也不可能看得出药方来啊。

江炼沉默了一下:“那个女人死了之后,我干爷急于逃跑,没敢多待,怕被土匪发觉,也没敢为她收尸,事后再去,什么都没了,可能是土匪怕留下一地狼藉,传出去之后没人敢走这道,断了财路,所以动手清了场。我干爷虽然不清楚那之后发生了什么,不过他说,土匪得手之后,曾当场开箱检视……”

孟千姿觉得荒唐:“所以呢?难道他们开箱时,会把一张药方打开了看?”

一张药方,占不了多少空间,多半压在箱底或掖于一角,再金贵些,会拿金玉匣子来装,但土匪检视,都是草草翻检,装有药方的那口箱子,要么被半路丢弃,要么被抬走——一口被丢弃在野地里的箱子,没多久就会朽烂,而被抬走的,已然抬走了近八十年,去哪里找呢?

江炼笑了笑,并不反驳:“很可笑,很荒唐,是吧?”

“但是孟小姐,你想过没有,这又可笑、又荒唐的法子,是除了等死之外,唯一的路了。”

孟千姿没再说什么:对即将掉下悬崖的人来说,崖上垂下一根稻草,他都会用力抓住,况同胜想这么做,也合情合理。

她沉吟了一下,觉得这时间线不大对:“你干爷在况美盈四五岁的时候就想到了要通过提灯画子去找线索,这都快二十年了,你还在钓提灯画子?”

江炼似乎料到她会有此一问:“孟小姐,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

况同胜很是花了点时间,变卖处理自己在南洋的产业家私,这才带着况美盈回到国内。

然而,他没能回湘西,也没去钓提灯画子。

他太老了,八十好几的人了,不拄拐杖都走不了路,还去钓提灯画子?简直异想天开。

他身边也没有可用的人:身体的残缺,使得他脾气极其古怪,一般人很难忍受;多年的经商,又造就了他疑神疑鬼的性子,不肯信任别人,再加上云央和凤景的男人,都选择了离妻弃女,更让他觉得人情淡薄,人心难测。

他冷眼扫视身周,觉得每张面孔后头都藏着背叛和别有居心:谁都不可靠,除了自己一手栽培、知根知底的。

江炼说:“我干爷开始留意十多岁的男孩儿,因为人在这个岁数,心智还没成熟,但又已经懂事,调-教起来比较容易,而且,他喜欢在粪坑里找。”

孟千姿没太听明白:“粪坑?”

江炼笑:“打个比方而已,就是,他喜欢找那些生活境遇特别悲惨的,比如无依无靠流落街头、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我起初以为,这样的孩子方便操作,没什么收养上的手续和麻烦。后来想明白了,这样的话,我干爷就是拯救者,那些被他从粪坑里拽出来、过上了人的日子的人,会一辈子欠着他、感激他,拿命回报他。”

孟千姿心念一动:“你也……”

江炼点头:“对,我也是,韦彪也是。”

***

况同胜身边,最初聚集了十多个这样的男孩儿,之后的几年,陆陆续续加入,又三三两两淘汰。

因为他条件苛刻,他选的不只是办事的人:他老了,不知道老天还会赏几年寿,他一走,美盈总得交托出去,没有踏实可靠的人在她身边守护,他死也不能瞑目。

所以要精挑细选、吹毛求疵:身体素质差的,不可以;优柔寡断的,不可以;心术不正的,不可以;易受诱惑的,不可以;蠢笨迟钝的,不可以……

挑挑拣拣到末了,只剩下江炼和韦彪两个人。

况同胜最喜欢江炼,因为他最有天赋,练贴神眼时,不到三个月就已经有小成,学功夫也快,再复杂的招式,琢磨几次就可以上手,还能举一反三,融会贯通。

相形之下,韦彪失色多了,也就一身蛮牛般的力气还可称道,但况同胜看中了他另一点。

他对况美盈好。

这些男孩子都比况美盈大,要么是不屑带她玩,要么是不愿带她玩,只有韦彪,处处以她为先,让着她、照顾她,外头的孩子欺负美盈,他敢以一当十地拼命,况美盈也和他亲近,有一段时间,出去玩时总攥着韦彪的衣角,像个小跟屁虫。

况同胜非常欣慰:虽然韦彪没什么长处,但在美盈身边备下这么一个人,有百利而无一害。

他沉住了气,越发悉心地栽培江炼,怕自己说不定哪天就被阎王给收了、来不及讲出这个秘密,还把一切都写了下来,预备着江炼来日开启,好在,不知道是不是弥补他今生多灾多难,在寿命这件事上,老天对他分外慷慨。

江炼满二十岁那年,况同胜九十九岁,他觉得是时候给他讲述一切了。

他把江炼叫进房间,先给他看了许多照片。

那是江炼没有遇到他之前,活得人不如狗的一系列窘迫惨况,他要江炼重温那段经历,要他牢牢记住,没有这位干爷况同胜,他早就死了,他是个零,没有况同胜给他的一,他什么都不是。

然后,他对江炼说:“你要永远记得,你欠我一条命。”

当时的江炼,还不十分明白干爷的用意,只是点了点头:“是。”

况同胜说:“你要还的。”

江炼怔了一下,有点茫然。

况同胜继续往下说:“不用还给我,我老成这样了,不需要你还。你还给美盈就可以,如果有一天,要你去为美盈死,我希望你不要吝惜这条命,因为你是在还债。”

***

江炼在这儿停顿了一会。

他其实没想讲这么多,起初,他只是想告诉孟千姿,美盈很惨,希望她能对美盈多点同情。

但不知不觉的,就越讲越多,也许这样寂静的山林,太适合回忆了,又也许,他潜意识里觉得,把这一面展现给她,对自己是有利的:像孟千姿这样从小一帆风顺、生活优渥的人,是会倾向于去同情不幸者的,她对他是有敌意,但当她知道,他生而不自由、连命都不由自己掌握的时候,也许对他的敌意,就不会那么深了。

这一步似乎走对了,孟千姿是个不错的倾听者:她跟他探讨的时候,是真的把这个故事听进去了,而她不讲话的时候,只是一抹安静的、丛枝掩映下的影子。

这影子里,是真的有善意的。

孟千姿说:“然后呢,听到你干爷这么说,你很……失落?”

有点,但好像很快就平静地接受了,江炼笑了笑,尽管在黑暗里,并不能看清这笑:“还行吧,落差肯定是有的,从前我感激他,崇拜他,觉得他是神一样的人,奇迹般从天而降,把我从污糟的境遇里拯救出来。”

“那时候明白了,他也是个凡人而已,他在南洋,是有名的零售大王,生意人,先投资,再要求回报,很正常。也明白了……”

他声音里带了几分自嘲:“这世上,一切皆有出价吧。”

孟千姿的指尖,轻轻颤了一下。

***

至此,江炼知道了况美盈的身世、秘密,也知道了况同胜对他的期望:况同胜并不只是找一个人去钓提灯画子,他是自知时日无多,为自己寻找接任者,接过这担子,积毕生之力,尽量去达成况凤景死前的愿望。

救救美盈。

江炼对此并不反感,他确实欠况同胜一条命,人家既已明说,是该还债,更何况,他和况美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多年情分,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任何人,都不会忍心看着自己的亲人去死吧。

从那时起,他开始关注湘西,每年都会进出几次,按照干爷的回忆,找出了那场劫杀发生的具体位置,又尝试着在大雨夜去钓提灯画子:但到底怎么“钓”,况同胜自己都一知半解,更何况江炼?头两三年,他根本每钓必败,只能自这失败里去反复琢磨改进。

而且,他有自己的想法,比起虚无缥缈的蜃景,他更寄希望于娄底,希望从况家的老家多发掘出点什么。

可过去的八十年,是风云变迁的年代,整个国家都翻天覆地了几回,更何况某一个小家族呢?他多次造访,甚至去翻阅县志:况家是个大家族,县志上果然有一两笔提及,但也只隐约查到,况家人丁兴旺,从未听说过什么恶疾凶死,还有,况家祖上,起初是住在山里的,后来不断积累,扩大家业,才慢慢搬进乡里、县上——人往高处走,就如同乡下人想进城,古今一理。

总之,一直在尝试,不能说没进展,只是始终在外围打漂,不过美盈年纪还小,按照推测,况云央32岁发病,况凤景29岁,那美盈最早,也该在26岁左右,所以这事虽重要,还没到油煎火燎的地步,直到半年前的一天,况美盈无意间割伤手指,而伤口……血液飞溅。

确切地说,这还不算发病,因为真正的发病是皮肤自行破裂,但血液有了异常,总归是不祥的征兆,况同胜气血攻心,当场晕死过去,虽然抢救及时,还是瘫了。

他晓得,即便老天待他慷慨,还是在紧锣密鼓地“回收”他了,有些事,该叫美盈也知道了。

况同胜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了况美盈:“总不能老叫江炼为你奔走,你也该为自己的命做点什么,我是做到头了,接下来,看你们的造化了。”

况美盈既然都得动身,韦彪自然也会跟着,他虽不明就里,但有他在,美盈到底多一层保障。

三人同行,就没法像从前那样随处就和了,江炼找到马歪脖子的后人老嘎,凭着对马家祖上的那点了解,成功使得他相信,这一干人是回来寻宗问祖的,顺利在叭夯寨落了脚。

而其他的路既然都走不通,他也终于一心一意,沉下气来,想在提灯画子上有所发现。

……

这真是个漫长的故事,讲到后来,夜色似乎都稀淡了,孟千姿长吁一口气,觉得自己的魂在过去的八十年里打了一个回转,从湘西飘至南洋,又越海而归。

“所以,你现在,是要找那个箱子?”

江炼苦笑:“是。”

想想真是荒诞,八十年前,就自那个女人口中说出了“箱子,方子”这两个关键字眼,可这么多年过去了,起点依然在这儿,分寸未挪。

孟千姿有些恍惚,身心还未能完全抽离这个故事,蓦地又想到神棍:“怎么最近,流行找箱子么,前两天,遇到一个人,也说要找箱子。”

江炼奇道:“也找?找况家的箱子?”

孟千姿摇了摇头:“那倒不一定,那个人的机会,比你更缥缈,他连自己为什么要找箱子、要找什么箱子都不知道。”

她喃喃补了句:“疯疯癫癫的。”

江炼也没在意:“箱子么,自古以来就是装东西、藏东西的,谁会去找箱子本身呢,找的都是里头的东西,要么是财宝,要么是秘方。”

说到这儿,他抬眼看孟千姿:“孟小姐,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这么郑重其事,孟千姿约略猜到,嗯了一声。

“山鬼手中,是不是不止一颗蜃珠?”

孟千姿想打两句机锋,或是顾左右而言他,转念一想,何必呢,这几代人,几十年了,生生死死,万里辗转,也确实是不易。

于是又嗯了一声。

一直以来,虽然存疑,终归只是怀疑,而今得到证实,江炼心中,直如一块巨石落地,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过了会,他才开口。

“孟小姐,我知道我们一直以来都有误会,你对我的印象也不好,不过我尽量补救。”

“我伤过你,你也打过我;我害你被绑架,我尽力把你救出来;你的链子还没着落,我会去找,等到找回来之后……能不能借用一下你的蜃珠?”

他很快又补充:“我不要那颗蜃珠,我只是借用,用完就还。”

孟千姿没立刻回答。

这要求其实不过分,山鬼手上,虽然不是蜃珠遍地,但三五七颗还是有的,借给他用,实在举手之劳。

她回了句:“看你表现吧,可以考虑。”

顿了顿,咬牙切齿,不吐不快:“遇到我,算是你的运气!”

光凭午陵山那颗蜃珠,成色二流,显像繁乱,就算她没钓走,而他守着试上三五十次,也未必能有线索。

然而,这个故事让她生出恻隐之心来,真的出借,她可以给他调用最好的那颗,蜃珠有互融的特性,大者可融小,佳者可融劣,这颗被融了之后,显像会更臻完美。

这与她的初衷自然背道而驰:她和江炼数次冲突,绝谈不上愉快,不去追着他打击报复已属通情达理,如今还要倒帮他一把,实在意难平。

但是,这事又不是为了江炼,况家接连四代女人,实在叫人唏嘘,又不需要她出血割肉,点个头的事儿……

所以,思来想去,再三衡量,也只能憋出一句泄愤似的话了。

——遇到我,算是你的运气!

喜欢龙骨焚箱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com)龙骨焚箱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龙骨焚箱最新章节 - 龙骨焚箱全文阅读 - 龙骨焚箱txt下载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龙骨焚箱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我是女先生犯罪心理杀青反套路逃生游戏最皮玩家鬼都怕我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欢迎来到噩梦游戏我的左眼能见鬼化雾II今天也要亲一下再死千年鬼夫:老婆,我们去怀胎六感花重锦官城无罪之证阴阳杂货三线轮回重生之捉鬼天师前夫高能鉴罪者逃杀游戏必须活下去的理由死亡游戏[无限]冥公子帝国婚约:鬼王BOSS的甜妻恭喜您成功逃生
完本推荐: 娘子锦鲤运全文阅读被反派圈养的白月光全文阅读慢穿之路人甲生存手册全文阅读天生富贵命全文阅读当朕有了读心术发现所有人都在骗朕!全文阅读八十年代嫁恶霸全文阅读疼爱那个病娇[穿书]全文阅读狐狸夫人太正经!全文阅读嗜宠记全文阅读大哥全文阅读将夜全文阅读林视狼顾全文阅读暴君驯化记全文阅读画堂春深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痞子术士全文阅读(快穿)肆意人生全文阅读市井人家全文阅读我的秘书会捉鬼全文阅读春野小神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有粉红有综艺有唱歌有搞笑神武斗圣国术开始的无限人生仙武帝尊邪王霸妃真嚣张黑暗中的侦探事务所地球穿越时代我以妖格担保倾城剑帝全能世界架构师诸天修道者太古至尊白马掠三国网游火影之老子是挂逼美漫世界阴影轨迹幸好,一路上有你咫尺山海重生之最强星帝三国之九原虓虎这座城里有怪兽我是国学大明星超能丧尸学院无限之我叫MT美食从和面开始最后的女相诸天最强大BOSS回到原始社会做酋长淑苑杀神岛绝代仙王在校园

龙骨焚箱最新章节手机版 - 龙骨焚箱全文阅读手机版 - 龙骨焚箱txt下载手机版 - 尾鱼的全部小说 - 龙骨焚箱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