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 >> 最牛锦衣卫 >> 第451章 我们比试一番如何

第451章 我们比试一番如何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org.com(笔下文学首字母+org点com,bxwxorg.com)找到回家的路!

第461章我们比试一番如何

铁虎俩眼一瞪,无奈的耸了耸肩头,你问我,我问谁啊。谁知道靳松这脑瓜子到底是咋想的,听说靳指挥使一直都是想一出是一出。

次日一早,苏瞻就带着人去了大罗山。冬天的大罗山,冷风嗖嗖的,不过与北方不同,大罗山上依旧葱葱郁郁。站在山脚下,就听到山中一阵杂乱的吆喝声,许多地方都是惊鸟乱飞。苏公子顿时就有些佩服靳松了,这么勤快的么,还不到巳时就开练了。

沿着山路往上走了没一段距离,身后就传来一阵不耐烦地催促声:“前边的,就不能走快点,爷们还急着上山打猎呢。”

打猎就打猎,又不是赶着去投胎,需要这么急么?苏瞻忍不住回过头,想要教训对方一番,结果回头一瞧,立马就傻眼了。身后那帮子赶路的,同样也是愣了神。

要不要这么巧?这不是赢漫文以及她的麾下狗腿子么?当然,少不了举人老爷修如峰。

赢漫文眨了眨凤眼,左手摸了摸下巴,还真是有缘哪,走到哪儿都能碰上。苏瞻也挺郁闷的,来大罗山是想跟靳松来个偶遇的,可没想到,靳松还没见到,先见到了赢漫文。对这位畲族四大家族赢家的大小姐,苏瞻是敬而远之,惹不起你,我还躲不起啊?

赢漫文一双美目直勾勾的盯着苏瞻,却是越看越感兴趣,这位苏瞻不仅才华出众,长得也不赖,就是有点软绵绵的,一看就不是英雄好汉。修如峰心里可就着急了,自己好不容易搭上赢家大小姐,为了能入赘赢家,连定好的亲事都退掉了,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可千万别出岔子啊。

“苏....苏大人对吧?你来大罗山干嘛的?”赢漫文神色轻松,浑然没把苏瞻这位副按察使当回事儿。苏瞻也挺没脾气的,只好随口答道:“来大罗山,当然是打猎啊!”

“打猎?没想到你文文弱弱地,居然也会打猎?正好,本小姐也是来打猎的,我们一同前往,也好比试比试!”赢漫文有点小兴奋的摆摆手,走起路来,腰间挂着珍珠链子叮当作响。

苏瞻郁闷坏了,打个鸟的猎啊,还比试,我明显是在敷衍你,你听不出来么?碰到赢漫文,也算苏公子倒霉,赢大小姐性格直爽,又常年生活在温州府西南,还真不知道“敷衍人”是何物。一个人孤零零打猎,相当的无聊,若有人比试一番,也能增加点趣味性。

赢漫文颇有点自来熟,完全忘记了之前发成的不愉快事件。沿着山路往上走了一段,就听到山中传来的吆喝声越来越清晰。苏瞻爬上一块大石头,往前张望一番,他想看看靳松是怎么搞对抗演练的。不看还好,一看之下,整个人就有点懵逼了。

只见一片山林中,白雾弥漫,林中有无数人影在穿梭,这群人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红色罩甲,一部分黑色罩甲。这些人大呼小叫的,蹦来蹦去,杀气腾腾,偏偏手里没有武器。苏瞻还纳闷呢,不是说好的对抗演练么,应该跟军事演习一个情况吧,为何越看下去越不对劲儿呢。

噗的一声,某人罩甲上多了块白色标记,然后这个人痛呼一声,歪七扭八的躺在了地上,仿佛死了一样。我擦嘞,这到底是啥情况?苏瞻等人摸摸眼角,瞪大了眼珠子,还一会儿才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原来这些人手里都有好多石灰块,双方拉开架势,拿着石灰块当暗器,中者,躺在地上装死。还别说,弄得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命中关键部位,一下毙命,不重要位置可以挨三下。只是......你们是一帮子正规军啊,就算是卫所军,搞对抗演习,也不能这样啊。

不知为何,苏公子想起了小时候经常玩的游戏,十几个小朋友分成两个阵营,手持土坷垃丢啊丢的,俗称“坷垃仗”。

这群卫所兵打得轰轰烈烈的,可一点都不讲究,小时候自己玩坷垃仗还知道先用大土块堆成墙当掩体呢,你们丢石灰块,就这么硬生生丢的么?玩游戏也要讲究战术啊!看完这些卫所兵,苏公子脸都气黑了,这群人真给我辈玩家丢人。

赢漫文看了一会儿,撅着小嘴吹了声口哨,“呀呀呀,你们汉人真有意思,原来你们就是这么练兵的啊,怪不得两万大军被我族勇士打得丢盔卸甲呢!”

“......”苏瞻狠狠地冲赢漫文翻了个白眼,打人别打脸,骂人别揭短,你是专门打人脸的?不过,也怪不得赢漫文这般说,任谁看了这帮卫所兵的表现,都会心生无力感。靳松不是北地边军出身么?不是江南少有的实力派么?可你特么就这么练兵的?

苏瞻气坏了,自己来温州府,这个靳竹炮不给面子,不来参拜也就罢了,毕竟大明官场文武殊途,文贵武贱,文官又瞧不起武将。有性格的武将呢,也懒得热脸贴别人冷屁股。靳松不给面子,苏公子一点都不生气,可现在,是真的忍不住了。

这个时候,还打什么猎啊?气血上涌之下,苏公子哪还顾得上得罪不得罪靳松?从大石头后边绕出来,迈着步子朝林子里冲去,“你们都给本官住手.....靳松在哪儿?靳松在.....哎呀.....”

话还没喊完呢,苏公子肩头一疼,一个小石灰块落在脚下。还没反应过来呢,又是几个石灰块飞来,噗噗噗几下,苏公子的袍子被染上几个白点子。

“哎.....兄弟,你怎么耍赖皮?中多少暗器了,该死啦,你怎么还站着呢?哎,你是谁的人,讲不讲规矩,讲不讲道理,之前靳将军的话你没听懂么?”好几个身着红色罩甲之人,嘴上叽里呱啦,吵得苏公子脑袋都大了。

“都给本公子闭嘴,嘿,本官苏瞻苏立言,浙江副按察使,有事要见你们靳将军!”苏瞻扯着嗓子吼了起来,别说面前几位小兵,连站在远处观战的靳松也听到了。

过了没一会儿,一个留着八字胡,形象有点邋遢的中年人慢悠悠的走了过来,他打量苏瞻一番,满脸不屑道:“当是谁呢,原来是副按察使苏大人啊,啧啧,靳某这厢有礼啦。苏大人啊,儿郎们正在玩着呢,你还是躲得远远的,免得伤到你。”

听到靳松这不阴不阳的话,苏瞻被气得够呛,“靳将军,朝廷给你粮饷物资,让你当着盘石卫指挥使,你就是这样当的?苏某走南闯北,也算是见多识广了,还是第一次见你这样练兵的。”

“嘿,苏大人,你管好你的事情就行啦,至于靳某怎么练兵,能不能当好这个指挥使,就跟你没多大关系了。咋地,苏大人难道不服气?不服咱们练练,你要是赢了,以后靳某啥都听你的,否则啊,恕不远送,你哪来的回哪儿去。苏大人你玉体金贵,万一磕着碰着的,俺老靳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靳松此话一出,周围的兵士拿着石灰块,仰着脸一阵爆笑。苏瞻那个气啊,脸都黑了,谁说靳松是个大老粗?人家骂人都不带吐脏字的,这叫大老粗?

什么叫玉体金贵?我特么一个大男人,哪来的玉体,你摆明了是在讽刺本公子是小白脸子娘娘腔呢,真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本公子要是不给你点颜色瞧瞧,干脆改名跟你姓算了。

被人骂作女人,铁虎哪还忍得住,寒着脸挡在了苏瞻前方,“靳竹炮,管好你那张嘴,祸从口出,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么?”

“祸从口出?老子说啥了,老子啥也没说啊!”靳松拱拱胸膛,毫无惧色。铁虎哪受过这种气?当即就要冲上去跟靳松打上一场,只是没迈开脚步,苏瞻就拽住了他。这山上大部分都是靳松的人,这个时候跟靳松来硬的,肯定要吃亏。一看苏瞻这个样子,靳松笑吟吟道:“哟,苏大人,你这是要亲自上阵?”

“不错!”苏瞻嘴角一翘,伸手指了指靳松,“苏某应战了,不过,单打独头,苏某自认为肯定打不过你的。不过嘛,靳将军可是一名将军,就算再能打又有何用?战场之上,重要的是指挥调度,阵法变化,兵法韬略。”

靳松心下一奇,咧着嘴笑了起来,“苏大人,听你话里的意思,这是要跟靳某拼兵法了?呵呵,比就比,靳某战场滚打多年,还比不过你一个文弱书生?”

“好,靳将军够爽快,咱们也别麻烦了,就比比丢石灰块吧。你一队人马,苏某一队人马,看谁把谁灭掉!”

苏瞻双手站在背后,镇定自若,面露不屑。只是心里,却不断祈祷着,靳松啊靳松,你可一定要答应啊,就玩丢石灰块吧。苏公子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兵法韬略?我苏某人熟读四书五经,连中三元,可这兵法韬略,那是半点不懂。呵呵,我苏某人懂个屁的兵法,更不懂指挥打仗,不过嘛,这坷垃仗,小时候经常玩,老有经验了。丢石灰块跟坷垃仗一个道理,苏某人还能琢磨出两把刷子来,可要玩别的,那可真就是两眼一抹黑,被靳松吊起来打了。

或许是因为苏瞻装的太像了,或许是因为靳松太自信。总之,靳松想都没想,张口就答应了下来。靳松是个实在人,也不想占苏瞻的便宜,他当即将红色罩甲那批人划拨给苏瞻,还对那些红色罩甲士兵嘱咐道:“从现在开始,你们都听苏立言的,他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可别胡来,免得某些人输了,说咱们耍赖皮。”

苏瞻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靳松是个光明磊落的人,我苏立言就是输了不认账的人嘛?哼哼,好你个靳竹炮,今天非治治你不可。玩别的玩不过你,可要玩坷垃仗,本公子是你的祖师爷。

整顿一番,苏瞻开始对上百名己方士兵吩咐起战术来,还时不时地详细解释一番所谓的战术配合为何物。不管苏公子懂不懂兵法,至少讲解起坷垃仗来,那是面面俱到,相当的厉害,听得一帮子人傻愣愣的,原来丢石灰块还有这么多讲究的?

大石头附近,修如峰将水壶递给赢漫文,小声问道:“赢小姐,咱们还去不去打猎了?”

“打什么猎?你没看到苏立言要跟靳竹炮开战么,这么有趣的事情,怎么能错过?”赢漫文接过水壶,咕咚咕咚喝了两口。修如峰脸色不咋样,自从那天见过苏立言后,赢大小姐对他修某人的态度是一天不如一天。以前多温柔啊,几乎把他修某人当成了男神,现在呢,都快变成稻草了。

赢漫文对这位苏大人越来越感兴趣了,刚才苏立言背着双手约战靳松的样子,有点酷酷的。原来,文弱书生发起火来,也是如此刚猛吓人呢。倒要看看,苏立言真正的本事,是不是也如他那张嘴一般厉害。

午时,埋锅造饭,萦袖一边喝粥,一边小声埋怨着,“公子,你也真是的,跟靳竹炮那样的呆货较什么真?”

“呵,丫头,你真以为公子我是被靳松气的失去了理智呢?你呀,不觉得这次是跟靳松打好关系的好机会么?如果这次本公子真能赢了靳松,到时候稍微使些手段,便能跟靳松拉近距离”喝口粥,砸吧砸吧嘴,继续说着,“在浙江,乃至整个江南,靳松的兵马都是游离在浙江官场体系之外的特殊势力。以后,不管是想在浙江站稳脚跟,亦或者未来的开海,若有靳松帮忙,对我们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萦袖紧紧地皱起了眉头,“公子,你说的很有道理,可你别忘了,青瓷的案子还没查出结果呢,万一靳松跟此案有牵连,那......”

苏瞻仿佛没听到萦袖的话一般,他喝完粥,轻轻地笑了笑,“你呀,有时候就是死脑筋,只要靳松肯倒向我们,那他跟青瓷案有没有牵连,还重要么?”

喜欢最牛锦衣卫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com)最牛锦衣卫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最牛锦衣卫最新章节 - 最牛锦衣卫全文阅读 - 最牛锦衣卫txt下载 - 少穿的内裤的全部小说 - 最牛锦衣卫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穿越做暴君帝国吃相回到明朝当大帝寒门崛起权柄大魏宫廷抗战之红色军神民国之文豪崛起明末超级强国我当皇帝那些年明末边军一小兵曹贼重生之战神吕布抗日之兵王传奇大道朝天全文免费阅读我在大唐当侯爷决战朝鲜抗战:少年大军阀抗战之钢铁咆哮楚汉争鼎鼎明明天下醉迷红楼明末之海上雄师重生之民国元帅大唐贞观第一纨绔
完本推荐: 异界之三宫六院全文阅读在校生全文阅读侯门风月全文阅读末世女配甜宠日常[穿书]全文阅读女配(快穿)全文阅读偏执宠爱全文阅读重生八零致富记全文阅读小妖妻全文阅读姑娘请自重全文阅读督主,好巧全文阅读C语言修仙全文阅读重生豪门:宫少宠妻太凶猛全文阅读嫡妻在上全文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宠妾全文阅读小蜜娘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穿成七零娇娇女全文阅读权臣之妻(重生)全文阅读老身聊发少年狂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唐:摊上大事了,童养媳是长乐?不败剑帝人族禁地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头乱世枭雄之红颜劫修罗战神在都市僵乱仙界万古最狂剑尊网王之最强馆主逍遥小仙医纨绔少爷之妖虐法兰西之狐最强昆仑掌门最强武帝系统超级奶爸美女同事的秘密神话之最强召唤婚爱绵绵:蜜宠小甜妻传奇1997都市至尊狂婿火影:我是鸣人恶意识大唐暴力亲王秦时:传说的完结篇重生八零小娇蛮西游天庭通我家他来时星河璀璨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漫漫飞仙:渣男请让开农女倾城:冷王宠翻天寻墓者之天龙十二窟

最牛锦衣卫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最牛锦衣卫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最牛锦衣卫txt下载手机版 - 少穿的内裤的全部小说 - 最牛锦衣卫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