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全球高武 >> 第915章 委羽山之会

第915章 委羽山之会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全球高武 笔下文学(www.bxwxorg.com)”查找最新章节!

就在华国召开大会的同时。

委羽山。

高耸入天的山峰,云雾弥漫,如同仙境。

一座座宫殿,围绕着山峰飘浮,最终组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建筑群。

最中央,一座仿佛通天的山峰,格外惹人侧目。

山巅,一座仙宫伫立。

……

仙宫中。

此刻极为安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仙宫中忽然有声音传出:

“北海,怎有空闲来我这?”

话落,高空之上,无形界壁洞开。

下一刻,一道仙气缥缈的身影呈现,缓缓落下。

公涓子此刻仙风道骨,肌如玉石,仙气十足。

看了一眼界壁,公涓子淡笑道:“看来这些年,你伤势早就痊愈了!”

括苍山的界壁,因为他受伤无人维持,一直自我运转,到后期已经频临崩溃。

可委羽山的界壁,青童帝君却是操控自如,显然,这里的禁制一直都是有人在维持的。

“进来吧。”

仙宫之中,青童帝君并未解释。

下一刻,仙宫大门洞开,两侧,仙女仙童列队,高声大喝:

“恭迎北海帝尊!”

两侧童子,使出道法,公涓子脚下,一条金色大路呈现,直通仙宫。

公涓子笑了笑,也不在意,踏步而行,感慨道:“你这活下来的人不少,括苍山那边……哎!”

一声轻叹,偌大的括苍山,唯有他存活了下来。

先前还有只猫,现在猫跑了,真成了孤家寡人了。

他说话间,道路尽头,一位青年男子身影呈现,丰神如玉,头戴帝冠,和姜馗有几分相似,却是更加卓越。

青年背负双手,闻言淡笑道:“一切皆有天命。”

“天命?”

公涓子嗤笑一声,踏步前行,四处看了看,笑道:“之前,我原以为你也重伤在身,还让人来委羽山寻你……没想到你伤势早已痊愈……”

之前,在括苍山,他放吕振离开之时,就让吕振来委羽山。

结果吕振进入地面,张涛就没让他乱跑,委羽山自然也没能前来。

青童帝君笑而不语。

公涓子也停下了脚步,看向他,之前的笑容收敛,有些冷漠道:“既然已恢复,为何不曾出山?”

“恢复了,为何要出山?”

公涓子看了他一会,有些自嘲道:“南北之争!十大洞天,恐怕也就只有我们几人当真了,成了傻子,棋子,弃子……青童,是这样吗?”

青童帝君不语。

“你……当年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公涓子灼灼地看着他。

昔年,南北之争,青童帝君乃是南派领袖。

委羽山,第二洞天,青童帝君也是上古帝尊,资格极老,实力极强。

那一战,青童帝君也参与了,当日战斗太惨烈,公涓子明明看他受伤惨重至极,比自己还要重的多。

可委羽山的情况,显示的是青童帝君起码恢复有千年了!

那么惨重的伤势,青童帝君早就恢复了吗?

不止如此!

公涓子看向他的身体,如同美玉,轻笑道:“你已经放弃了灵识之道,早就补足了肉身的缺陷?”

青童帝君开口道:“极道……不是那么容易走的!昔年,极道天帝全部失踪,恐怕早就遭遇不测,无详细修炼功法传下,极道存在缺陷……”

公涓子缓缓道:“我只问一句,你修肉身,从何时开始?”

青童帝君轻笑道:“重要吗?”

公涓子有些明白了,喃喃道:“是啊,重要吗?当年南派最坚定的帝尊,问我重要吗?南北之争……一场闹剧,一场笑话罢了!一战覆灭了洞天福地,一战灭杀了数十帝尊,数百真神,而今看来,不过是一场笑话罢了!”

公涓子自嘲一笑,又道:“青童,你为何又没死呢?”

这仿佛诅咒的话语,问的却是真诚。

你为什么没死?

青童帝君笑道:“为什么会是我死?难道不能是别人?”

“难道……你们是一伙的?”

公涓子陡然凝眉,“昔年,你和那人,一人主导南派,一人主导北派!之前,我曾前去王屋山探查片刻,那里禁制完好,可当年阵眼被破,却是那里首先开始!

王屋山,才是核心!

而今,王屋依旧在,108洞天福地,却是凋零无数……

越来越多的事实告诉我……昔年,你们在演戏!”

公涓子越发的自嘲了,面露嘲讽之色,“好一个南北之争!好一个南派北派!我说,那一次为何战争爆发的如此之快,都杀红了眼!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可怜我括苍三千门徒,最终全部陨落,原来只是一场大戏……

可笑!”

青童帝君再次沉默。

“谁能指使你们?”

公涓子这次是真的不解,“告诉我,谁在指使你们?连王屋那位都可指使!此次出山,我听闻那位封山千年,再也不曾出山,门人弟子,一人都不曾出山,又是为何?”

青童帝尊轻笑道:“我若是说不知,你相信吗?”

“不知?”

公涓子嗤笑道:“你青童帝君,会如此莽撞?一无所知,便受人指使,覆灭了诸子百家?”

“有些事,你不懂。”

青童帝尊没再伫立,缓缓迈步,面前,龙凤呈祥,匍匐脚下,任由他踩踏,渐渐走向高空。

公涓子也缓缓跟上,没再开口。

青童帝尊边走边道:“我原以为,合作之人,唯有我!南北之争,我为南派之首,已经足够骇人!直到最后,我才知,南北二派,皆在此人掌控之中。

王屋那位,与之合作,也是出乎本帝预料之事。

那一战,我原本差点身死道消,最终却是有人出手,救下了本帝……”

“谁?”

“王屋那位。”

青童帝尊笑道:“也是如此,本帝才知……我和那位是一方的,你说可笑不可笑?”

一人为南派领袖,一人为北派领袖。

南北之战爆发,大帝陨落,真神如草芥,杀的血流成河……

最终两派之首,为一家?

公涓子听到这,也是面色惨然道:“是可笑!可笑到老夫数千年来,依旧耿耿于怀,还在想着南北之战,是不是更可笑?”

轻叹一声,公涓子再次道:“幕后之人,到底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

青童帝君轻笑道:“谁知道呢!杀人为乐?想一统三界?可这几千年来,并无人一统三界,幕后之人一直未曾出现,那统一三界大概不是目的。”

青童想了想又道:“那一战,也许幕后之人是想呈现皇者之道?这些年,我也曾猜测过一番,最终却是无结论,但是我知道一点……地皇遗物,可能是故意被丢进了空间战场。”

公涓子皱眉,“故意?”

“是,当年我等重伤,可后来的那群人,有能力去拿回地皇遗物,却是没有拿走!不出意外,他们是想以诸帝之血,诸神之道,去蕴养此物!”

此话一出,公涓子脸色剧变!

“难道当年那一战,就是为了蕴养此物?好大的手笔,数十帝尊之血,数百真神之道,就是为了此事?”

“也许是顺带的吧。”

青童看向天际的太阳,轻声道:“顺带着去蕴养一番,人都死了,废物利用,有何不可?”

“地皇遗物……到底是何物!”

公涓子这话一出,青童略显诧异,笑道:“你不知?”

公涓子冷哼一声,眼神冷厉道:“当年,有人暗中坏我法诀!此人必在吾等之中,当日我一身精力,全在此人身上,地皇遗物为何,还真没在意!”

“北海,你有些让我意外了!看来跟着苍猫,你也糊涂了。”

青童帝尊失笑,你不知道地皇遗物是何物,当日你还死战到了最后?

他还以为北海知道!

或者说,当日在空间战场的那些人,几乎都知道。

北海居然不知?

公涓子再次轻哼一声,当日有人破了他的《括苍宝典》,他哪有精力管别的。

青童也不再刺激他,笑道:“具体是何物,其实我也不清楚。可当日死了那么多人,最后关头,我们看到了门!”

“门?”

公涓子脸色微变道:“堵路的门?”

“不错!”

青童笑道:“堵路的门!”

“到底是不是三焦之门?”

“不清楚。”

青童摇头道:“只看到了一扇隐隐约约的古朴门户,一闪而逝,也正因为如此,其他人才会一直战斗到了最后!你知道,我们被困在这个境界太久太久了!几千年没有丝毫寸进……

那一日,看到了这扇门,谁还能忍住?

可当日,那扇门太虚幻了,一闪而逝,这也是我猜测幕后之人没有拿走遗物,而是留在了原地的原因。

也许,当日地皇遗物不足以呈现出那道门!

如今,两千多年过去了,这一次也许可以呢?”

公涓子深吸一口气,有些骇然道:“你们竟然看到了门!难怪!”

难怪当初这些人疯了一样,厮杀到底,死不后退。

至于他……他真没看到。

就是有些奇怪,其他人居然死战到了那地步,他是没办法,他的宝典被破,为了找出这个大敌,他才会死战不休,暗中那个家伙一直在引导他。

青童再次失笑道:“你居然没看到门,还一直在战斗……北海,你着实让我意外。难怪当日离开之时,唯有你头也不回,走的最快。”

公涓子再次冷哼,被人嘲笑了!

当日战到最后,他的确跑的最快。

可不少人还有些迟疑,恋恋不舍,那时候公涓子还意外,这些家伙贪欲这么重?

地皇遗物罢了,都没看清楚是什么,用得着一个个的守着不走吗?

现在看来,倒是他命大了。

当日他要是知道,遗物可以看到门,也许他也会一直待到最后,看看有没有机会。

“那这些年,你们为何不再出手?”

“进不去。”

青童摇头道:“里面的大道已经彻底混乱,我们无法进入。近些年才有些松动,当年应该是后来的那批人,布置了一些东西,防止我们进去。

当初,镇天王来此,让人出山,不单单是因为他战力强大,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我们派人出山,也是为了此地,后来镇星城一直探索此地,也是镇天王答应我们的条件。”

“镇天王……”

公羽子再次皱眉道:“听说过此人,却是未曾谋面!当年他并未来括苍山。”

“括苍山就你一人存活,他去作甚?何况苍猫在括苍山,镇天王应该也不愿意和它接触。”

“镇天王到底是谁?你和龙变几人同时代,上古便存在,难道也不认识此人?”

“认识。”

青童轻轻点头,笑道:“不过认识不代表什么,我曾在天界见过他。可你不知,昔年天界神秘,我们只是普通帝尊罢了,在天界也不会逢人便深交……

此人……此人应该去过括苍山附近才是,当年括苍山建山,我曾去括苍山,好像在海边见过他一次。

那一日,他和莫问剑还有苍猫准备去海钓,你未曾见过?”

“和苍猫还有莫问剑海钓过?”

公涓子喃喃道:“当年苍猫接触的人不多,莫问剑、蒋天明、公羽子少数几人,至于其他人……苍猫好像未曾说过。”

“北海,你啊!”

青童忽然叹道:“不知你是幸运还是不幸!你成道于天界坠毁之后,于地皇神朝年间成道,若是说莫问剑是百家时期的第一天才,你公羽子,也算得上地皇神朝时期的天才……不说第一,前三必然有你。

苍猫当年找到你……你以为只是巧合?”

天界覆灭之后,过了不少年地皇神朝才建立了起来。

这个时期,北海公涓子才崭露头角,到了2000多年前,地皇神朝末期,公涓子成为帝尊,而且还是强大的那种,这才有资格建立了括苍山。

十大洞天之主,和四梵天之主,实力都相差无几,除了王屋那位。

括苍山虽是十大洞天最后一位,公涓子也是这些人当中实力最弱的那位。

可能进入这个行列,便代表他的实力。

他是后起之秀,称得上地皇神朝时期的绝世天骄。

公涓子微微蹙眉道:“何意?”

“说你幸运,是你还活着,活到了现在。”

“说你不幸,是你错过了很多机会。”

青童笑道:“当年若是没有莫问剑,那后来的魔帝也许就不是莫问剑,而是你!莫问剑强大如此,和苍猫关系极大,苍猫……这才是真正的古老,与三界同存!

它知道太多太多的秘密,知晓太多太多的东西,稍微点拨几句,也许你就会走的更远。

可最终,苍猫将这一切交给了莫问剑,而不是你……”

公涓子淡淡道:“这不算什么,起码我过的比莫问剑要好!”

交流到了这,公涓子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转回正题道:“今日我来此地,一为见你一面,如今已经见到,一些疑惑迎刃而解。

二是想问,莫问剑如今何在?

苍猫毕竟与我相交数千年,当年老夫和莫问剑也有多年交情,原本出山,老夫还想一叙旧情。

可帝坟一事,老夫隐约觉得有些不妥,苍猫无故进入其中,苍猫并非多事的性格……

若不是传闻诛天剑在帝坟之内,莫问剑遗骸在内,苍猫不会无故去帝坟!

他是不是故意引诱苍猫前往紫盖山?

之后,三界风云榜出现,苍猫为帝榜第一……”

说到这,公涓子脸色冷厉道:“是否一切皆是他的算计?莫问剑算计其他诸强无碍,苍猫有恩与他……”

青童笑道:“有恩?”

“嗯?”

“你觉得有恩……莫问剑真的如此觉得吗?”

青童嗟叹道:“若不是苍猫,也许他可以过着他想过的生活!他可以和他的妻子携手到老,他可以继续做他的紫盖山首席,他可以不被诸方关注,他妻子不会死……

北海,你的眼中,苍猫是无辜的,是福气……

在莫问剑眼中,他真的这么看吗?

苍猫自己也许都没意识到这一切,可自古以来,苍猫追随的人,有几人善终?

你算是意外,因为你并非苍猫追随之人,或者说,半道上苍猫放弃了你,于是才有了现在的公涓子!

我说的这一切,你可明白?”

公涓子浑身一颤,莫问剑……如此想的?

“真的是他?他故意的!”

公涓子脸色冰寒,“三界风云榜也是他放出去的?”

“那就不知了。”

青童笑道:“你来问我,其实我也不知莫问剑究竟在何处!公羽子去了苦海深处,若不然,也许你可以问问他,公羽子可能知道一些。

另外就是神算真君,他当年一直和莫问剑还有苍猫在一起,也许也知道一些情况。

不过听闻他记忆泯灭……也许就是莫问剑做的,故意遮掩了一些东西。”

说到这,青童缓缓道:“纵然找到了他,又能如何?你能奈何他?”

“我提醒你一句……”

青童沉默片刻,轻声道:“当年后来的那批人,也许和莫问剑有关!他消失许久,据说是去了天界遗址,一身实力迈入帝级,昙花一现,很快消失!

后来的那批人,实力极强,帝级也不在少数,从何而来?

我看他们行事和莫问剑一般,都是神出鬼没,也许双方有一些关联。”

公涓子脸色一阵变换。

“他若真和那群人有关,千年前也不至于被人围杀……”

“你又岂能知晓,这是否是他自己的算计?”

青童笑道:“北海,你太天真了!也是,你一路顺风顺水,年纪轻轻,成就帝级,得了上古极道天帝传承,苍猫在侧,又非苍猫追随之人……能避开的祸患,你都避开了。

你太顺利了,岂能明白他人之心?”

“极道天帝……”

公涓子蹙眉道:“你们知道我的功法传承自何处?”

“你虽未曾展露,可你的《括苍宝典》种种表现,都和一位极道天帝的功法相似……”

公涓子是真不知道自己的功法传承谁人。

这东西,还是苍猫给他的。

这种绝密,也不会轻易告诉其他人,其他人也未曾表现出异样。

如今想来,恐怕不少人都知道。

难怪他的功法最后被人所破!

也许破的并非他的《括苍宝典》,而是他在小黑屋中得到的《灵识道典》。

活了数千年,公涓子仿佛今日才认识这些帝尊,才认识青童,看着青童,喃喃道:“原来……我在你们眼中,一直都只是个幸运之人罢了!”

青童笑了笑,看向天际,轻声道:“无知是福,未必不是好事。知道的越多,死的也越早。今日你来委羽山找我,那我便告知你一些,这也是缘。”

公涓子心中思绪万千,许久才道:“那诸神墓地那边,这一次你们都会去争夺?”

“莫问剑会去吗?”

青童背对着他,淡淡道:“也许会,也许不会!另外……苍猫既然走了,那就不要再去找它了!”

“为何?”

青童不语,过了一会才道:“昔年南北之争,你与我交好多年,你视我为兄长,而今虽已成为镜花水月,我也并非真心诚意……可老朋友不多了,莫要自寻死路。”

公涓子看着他的背影,这位昔年待他如手足的兄长,变了!

和印象中的青童帝君,截然不同。

“也许……我能猜到一些了……”

公涓子有些颓然,自嘲道:“你们这些人……是,也许我根本不了解你们!寿元在即的你们,现在恐怕都疯狂了,不过你还能提醒我一句,倒是出乎我的预料。”

青童帝君这些人,都快死了。

他却没这方面的烦恼。

万年大限,他还早得很。

这大概也是他和这些人有些格格不入的原因。

括苍山也一直和妖族打交道居多,和其他洞天福地打交道少,有些事,他知道的未必有一些真神多。

忽然想到了什么,公涓子微微凝眉道:“这次前来,我听闻你山中有人出山,前往人间界……”

说着,公涓子环顾一圈,扫过整个委羽山,缓缓道:“你门中实力几乎无损,本源门人和妖族上百,为何不独自前往诸神墓地?”

“北海,你该离开了。”

青童忽然说了一句,送客了。

公涓子神色微变,再度看了他一眼,也不再说,身影一动,转瞬离开。

直到他离去,青童才轻叹一声,抬头看天。

全球高武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org.com/book/6641.html

全球高武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org.com/read/6641/

全球高武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org.com/down/6641.html

全球高武手机阅读:https://m.bxwxorg.com/read/6641/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915章 委羽山之会)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全球高武》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org.com)

全球高武最新章节 - 全球高武全文阅读 - 全球高武txt下载 - 老鹰吃小鸡的全部小说 - 全球高武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最强学霸系统舵爷奶爸:人在大学,被校花女神堵门校花的贴身高手第一序列我有个神豪系统官道天骄都市之我死后超凶哒大时代之巅手术直播间序列玩家日常系美剧都市极品医神人在监狱:为了出狱研发机甲全职艺术家巅峰高手混花都军王龙首(九五之尊)娱乐圈:从功夫巨星开始重生98之灿烂人生神棍小村医重写科技格局我的投资时代随身带着一口泉女神的超级赘婿乡村妖孽小村医神仙给我发微信
完本推荐:少汪几句ABO全文阅读拯救虐文龙傲天全文阅读请你改邪归我全文阅读都市之最强纨绔全文阅读王爷今天弯了吗?[重生]全文阅读我真的是渣受[快穿]全文阅读他的偏执欲全文阅读且听无常说全文阅读影帝的隐婚妻子全文阅读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全文阅读民间诡闻实录全文阅读唯独对你野全文阅读重生八零女相师全文阅读公主饶命GL全文阅读嫡妻在上全文阅读初恋几分甜全文阅读我给前夫当继母全文阅读给六扇门大佬递烟全文阅读画堂春深全文阅读武炼巅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战神狼婿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美人沟的村医情事火影之DNF最强魔法师系统修罗狂婿剑仙归来玄幻:神级大店长封少娇妻看书赚钱顶级弃少我的绝美特工老婆大秦:开局融合十倍吕布战力开局退婚十个未婚妻狂犬之城卧底卧成魔道至尊我成了诸天反派扛把子邪帝的团宠小祖宗又萌又凶绿茵大魔王反派肆意妄为[快穿]剑逆苍穹我是男/女主的贵人(快穿)末世神魔录霍格沃茨的风与鹰翼我在末世做逍遥救世主贫僧不是和尚仙道方程式绝世双宝:鬼医娘亲又美又飒面点大师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玄幻:无双皇子,征战诸天!

全球高武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全球高武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全球高武txt下载手机版 - 老鹰吃小鸡的全部小说 - 全球高武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