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司南 >> 九玄灵焰(2)

九玄灵焰(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司南 笔下文学(www.bxwxorg.com)”查找最新章节!

被水冲击后的机关已经丧失了大部分灵敏度,青砖被卷走后,下面的机括运转显露无遗。

朱聿恒踩着水中虚浮的托座,在晃荡之中奔向阿南,紧握住她伸过来的手,翻出窗台。

外面的玉醴泉依旧奔流,但下方引水的管筒早已被阿南给拆了。她扳倒支架,利用泉中引水的弯曲管筒倒吸起所有泉水,一瞬间疾冲进屋内,将里面的一切彻底摧毁。

看着面前这一片狼藉,朱聿恒眼前忽然闪现出行宫那突然暴涨的瀑布,这一刻就如那日情景重现。

他不由看向阿南,阿南朝他点了一下头,仓促拉起他的手往前飞奔:“快跑,等他爬起来就完了!”

他们毫不怜惜地踩踏过蓬勃灿烂的□□,穿过密林,顺着输水的巨大管筒冲入芦苇荡,向前直奔。

芦苇茂盛无比,高过人头,他们一只手紧握着对方,另一只手肘挡在脸前奔跑,免得苇叶割伤他们的面容。

将逼近的危机抛在身后,朱聿恒紧握着阿南的手,任由她在绿色的苇海中带着自己冲向前方。

即使不知道她选择的路对还是不对,可他还是执着地与她相牵相伴,不能也不愿放开她的手。

因为他不知道放开她后,自己会迷失在哪条路上。

因为他真的很想看看,她会将自己带到哪个绚烂的方向。

阿南对拙巧阁很熟悉,方向感又极强,当然不会带错路。

冲出芦苇荡,他们已经在沙洲之上,前方便是码头。

阿南脱下拙巧阁弟子的衣服,丢在芦苇丛中。两人尽量恢复平常,然后踏着台阶上了码头。

他们的船停靠在码头,隐约听到有人大声问:“那个董浪的酒还没醒吗?咱什么时候回去啊?”

“这就回去!”阿南快步走过去跳上船,招呼他们立即走,“卓少爷来了吗?人齐了就出发!”

律风阁那边事起仓促,周围的弟子都尚未知道那边出事,见他们要走,还纷纷挥手送别。

焦急忐忑的韦杭之一眼看见安然无恙归来的朱聿恒,略松了一口气,赶紧迎上去。还没等他开口慰问,便听到殿下低声急促道:“全速,快走!”

韦杭之虽有诧异,但立即便奔到船工们身边,示意立即出发。

江白涟一声唿哨,船工们扯开风帆,将它高高扬起。

船老大打满舵,驶出码头港湾。水手们齐力划桨,船身如箭,向东疾驶而去。

直到离开了这片繁花沙洲,阿南才感觉到这一路夺命狂奔的疲惫。

她靠在船舱上,看着后方律风阁上高高升起的响箭,以及烟柳道上率人急奔而来的薛滢光,唇角扬起一丝笑意。

码头的弟子们看到讯息,个个都是大吃一惊,立即上船企图追赶前方船只。

可前方的船早已驶出好一段距离,何况这是龙江船厂所制最为快捷的船只,哪是码头这些弟子们的小船可比,别说追赶了,未到半刻,便被远远甩掉,连踪影也看不见了。

“想追上姑奶奶,下辈子吧!”阿南心花怒放,朝着后方扮了个鬼脸,开开心心地到船舱坐下。

一番折腾,她现在又饿又累,蜷在椅中先塞了两个点心,然后靠在椅背上,沉沉睡去。

朱聿恒进来时,见她趴在椅背上瞌睡的姿势,唇角不由得扬了一扬——

这姿势,可真像那只孤山行宫的小黑猫。

若是天气晴好的午后,它吃完他给的金钩后,往往也会这样蜷缩在他的身侧,安安静静打一个盹。

以至于,他的手不自觉地向她伸出,想去摸一摸她的发丝,看看是不是和梦中一般柔软。

但就在即将触碰到她发丝的时候,他又下意识收紧了自己的手指。最终,他紧抿双唇偏开了头,只从怀中掏出被自己拆解的臂环和弹簧棘轮,轻轻放在了她面前的桌上。

虽然动作很轻,但阿南立即便睁开了眼,清炯的目光盯在他身上,声音有些微哑:“阿言……”

朱聿恒闷声不响地坐下,将桌上的东西朝她推了推。

阿南睡眼惺忪,懒懒地将它们抓过来,重新装置好后“咔”一声戴回自己的腕上,转了转手腕,满意地一笑。

窗外已是落霞满天,赤红的火烧云横亘于前方江面,长江如一条鲜艳夺目的红绸,蜿蜒游动于万里肥沃平原之上。

船向着西面划去,霞光落在阿南眼中。她撑着头,望着他的目光亮得灼灼如火:“阿言,你胆儿挺肥啊,仗着自己有进步,居然连傅准的机关都敢硬扛?”

朱聿恒斟着茶淡淡道:“他是人,我也是人,怎么就不能扛了?”

“咦,莽撞还有理了?刚刚要不是我拼了,你现在怕是已经粉身碎骨了。”阿南顺手将他倒的茶拿过来,灌了两口,“对了,我之前问你还没回答我呢,干嘛偷偷跟着我啊?”

朱聿恒别开头去看晚霞:“怕你给官府惹麻烦。”

阿南才不相信呢,笑嘻嘻地凑近他:“说实话。”

她凑得太近,气息微喷在朱聿恒脸颊上,让他不由自主收紧了自己握茶壶的手。

那手指上,似乎还残留着阿南与他牵手狂奔时的温热。

许久,他压低了声音,生硬道:“一码归一码。虽然你触犯朝廷律条,罪责难逃,但你毕竟对朝廷有功,而且……更不需要你为了我而舍生冒死。”

阿南转着手中茶杯,笑嘻嘻地看着他,没脸没皮道:“原来不是担心我啊,真让我有点失望呢。”

朱聿恒偏开头,懒得理她。

“不过阿言,以后可别这么冲动了,你看你刚刚那样,一点都不把自己的命放在心上,你什么身份的人,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狠?”

他淡淡道:“也没什么,反正是将死之人。”

“不许你再说这种丧气话了,我们现在不是有进展了吗?”阿南给他一个白眼,然后又欢欢喜喜道,“虽然我被困在里面了,但那组数字啊,我可能有线索了。”

朱聿恒诧异地看着她,毕竟阿南为了救他将阁内所有一切都摧毁殆尽了,那组数字怕也已荡然无存。

阿南颇有点得意地朝他一笑:“我说有就有。你那边有关先生的资料吗?”

朱聿恒点头:“回应天后给你。”

“行,我的罪名终于要洗脱了。”阿南重新滑倒在椅中,一股懒洋洋的模样,“我得躺会儿,刚刚那水管让我脱力了,当时太拼了。”

朱聿恒回想她操控水流冲垮楼阁的那一刻,将自己当时心头转过的疑惑问了出来:“行宫内的瀑布,也是如此操控吗?”

“没错,用的是‘渴乌’、或者说‘过水龙’手法。”阿南说着,拎过桌上茶壶,将盖子揭掉后用手掌紧紧捂住壶口,然后将壶身倾倒,那壶中还有大半的茶水,却半滴都未曾从壶嘴中流出。

她将这个倒倾在空中却滴水不漏的茶壶在朱聿恒面前晃了晃,朝他眨眨眼:“看,这就是酿成行宫那场大灾祸的原因。”

朱聿恒一点就透,略一思忖,道:“杜佑《通典》曾提及渴乌,李贤亦在注《后汉书》时写过,渴乌为曲筒,以气引水上也。”

“对,傅灵焰在行宫和拙巧阁用的就是这法子。箍大竹筒相连套接,外面用麻漆密裹无漏,然后将一端入水,在另一端放入干草点燃。筒内之气被焚烧殆尽后,即可吸水而上,形成源源不断的流水,甚至可以借助此法将水牵引到很高、很远的地方。”

“所以……气可提水,亦可抑水,全看如何使用。”朱聿恒点头赞成,“当时你潜下行宫水池,发现青苔上的弧形刮痕,自然是有人用与你相同的手法,调转管筒形成的。”

“对,刺客就是利用瀑布水势的两度暴涨,实现了他无影无踪的出现与消失。而袁才人就很不幸,出现在了那个高台之上……”说到这里,阿南若有所思地托腮,望着朱聿恒,问:“说到袁才人,你会去向……确定此事吗?”

朱聿恒知道她没有说出口的人是谁,他没有回答,抿唇沉默。

窗外的落霞已经被黑暗吞噬,阿南也没有等待他的回答。她将灯点起,在晕红的灯光下朝他一笑:“不论如何,我相信你会有最正确的决定。”

顺长江而下往瀛洲很快,但逆流而上回应天,则要慢了许多。

朱聿恒事务忙碌,第二日便弃船登岸,骑马赶回应天,吩咐去玄武湖将所有与关先生有关的资料取来。

玄武湖的黄册库藏着天下所有户籍,亦有前朝秘密档案,即使在圣上迁都之时,也不曾变动分毫。

关先生,生年不详,籍贯不详,亲朋不详,生平不详……

他就像是一个突然出现在韩宋朝的绝世杀神,从龙凤三年开始,率领中路军北上伐元,从元大都一直打到上都,凭着九玄阵法纵横山海,所向披靡。直到六年后他在军中被杀,就此陨落,尸骨无寻,人生近乎传说。

在浩如烟海的卷帙中,最终他们寻到了一本《韩宋北伐实录》,是当时中路军随军佥书所录,其间记录关先生与破头潘这路北伐的行军进程,关先生作为中军统领,自然有多处出现。

朱聿恒将所有内容翻了一遍,从龙凤三年关先生忽然被委以重任出征,到最后骤然去世,六年间所有辉煌绽放殆尽,最终消散不见。

他合上书,在脑中将关先生的人生重演了一遍,眼前似乎又出现被围困于傅灵焰画像之前时,瞥到过的那管竹笛与那行小字。

虽在极度危急之中,但朱聿恒记性极好,过了眼便不会忘掉。

看来……阿南的猜测是对的,隐藏在竹笛中的密码,已呼之欲出。

阿南坐船到达应天时,正值中午。

入秋的第一场雨,绵延下在秦淮河上。船停靠于桃叶渡,阿南撑伞踏上码头台阶,一眼便看见了映在水中的一条人影。

那是从二楼下望她的一个人,虽然雨点溅起涟漪,时时将他的影子打得散碎,但那端严矜贵的模样却一眼可知。

她抬起头,冲着楼上正在等待自己的朱聿恒一笑,招了招手。

她依然顶着小胡子“董浪”的猥琐模样,可那灿烂的笑容与晶灿的眸子,在这个阴雨天气中格外明亮。

蹬蹬蹬跑上楼,朱聿恒正站在雨幕窗前,摆好了酒菜等她。

韦杭之带上了门,阿南便坐下抓起筷子就吃,问:“你看起来心情不错呀,是不是在关先生那里有所发现?”

朱聿恒微微颔首,将身旁誊抄好的册子拿给她,说:“这是关先生历年来加官进爵受赏赐的记录,按照年月日,我整理了出来。”

阿南将手肘压在书上边吃边看,模样有点别扭。朱聿恒便伸手帮她按住书页,示意她看重点标出来的那几行:“关先生北伐的六年里,每年七月初,都会发生有趣的事情。”

“七月初?”阿南眼睛亮了,迫不及待看下去,“初六吗?”

不过并不是。第一年是龙凤三年七月初九,韩凌儿亲自出城送别三路大军,与关先生执手依依惜别。

“三路大军北伐,其他二路大概都是按规行事,唯独对待关先生,似乎不一般呢。”阿南点评着,又翻到第二年的七月。

龙凤四年七月初五,关先生转战晋宁,皇帝赏赐驰送至军营。

“七月初五,第二天就是七月初六了。”阿南抬眼看向朱聿恒,“拙巧阁内傅灵焰那副画像……你看到了吗?”

朱聿恒点头:“七月初六,傅灵焰的生辰。”

她满意地冲他一笑,又继续看下去:“龙凤五年,关先生攻克辽阳,任辽阳行省平章事。七月初,因元军围攻汴京,他抛下辽阳潜行回军,救护龙凤帝退守安庆。”

“这也使得龙凤六年关先生疯狂反击元军,横扫北漠,攻克大宁,又再取上都。而那年七月初,朝廷的赏赐又千里迢迢送到了上都,和之前一样,无人知晓韩凌儿特意给关先生送来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至龙凤七年六月,罕察帖木儿(注1)反扑义军,围攻益都,关先生将其军引于渤海,设阵将其一举击杀。

“渤海。”阿南若有所思地点着这个地方,又道,“听说当时北元岌岌可危,罕察帖木儿是南拒义军的唯一希望?”

朱聿恒于此自然比她更为了解:“是,蒙元当时全靠他一力支撑。我曾听老臣回忆,本朝太.祖闻听他的死讯后,对左右喜极而道,‘天下无人矣!’”

至此元廷再无人可力挽狂澜,败势已成。那年七月初,龙凤皇帝亲赴山东,为关先生庆功。

直至九月,二人分别后,关先生二渡鸭绿江,连克朔、抚、安三州。谁知就在这势如破竹之时,关先生却在年底一病不起,他派人知照龙凤帝,并于正月被袭杀于王京,尸骨无存。

“三个月,一个横空出世的战神,就此消失了。”阿南将书册合上,托腮若有所思地望着他,“真是令人措手不及。”

朱聿恒望着面前化妆成“董浪”的她,遥想着当年那个纵横天下的“关先生”,缓缓道:“可是,她别无选择。”

阿南叹了口气,“是啊,毕竟三月显怀,在军中要如何遮掩得住呢?”

※※※※※※※※※※※※※※※※※※※※

注1:请别问我罕察帖木儿和察罕帖木儿是什么关系,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还有韩凌儿、七宝太监、青莲宗什么的,大家都不要追究,略过就好了。毕竟上一卷出版时我改历史人名改得很崩溃呜呜呜……

再度声明:本文是虚构小说,借了一个明朝中前期的大致背景,一切都是小说家言,所有人物与历史无关。

司南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org.com/book/177498.html

司南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org.com/read/177498/

司南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org.com/down/177498.html

司南手机阅读:https://m.bxwxorg.com/read/177498/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九玄灵焰(2))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司南》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org.com)

司南最新章节 - 司南全文阅读 - 司南txt下载 - 侧侧轻寒的全部小说 - 司南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盗妃天下:侧妃不承欢我全家都带金手指魅姬惑天下替嫁以后太子妃她绑定了地府APP老祖宗她是真的狂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寒门娇娇女在暴君身边努力营业盛世医香之嫡女不下嫁神医种田:傻妻驭夫记平阳公主我就是这般女子棺中凰妃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福晋在上:四爷,狠会宠!登雀枝清穿之四爷宠妾日常兄长在上秦皇一胎二宝:弃妃小神医妩媚天成东宫侍妾(重生)嫡女如此多娇农门娇医:带着萌宝去种田女配翻身:摄政王的心尖宠
完本推荐:五零的平凡生活全文阅读带着男神穿六零全文阅读唐砖全文阅读重生之民国元帅全文阅读七十年代穿书女配全文阅读论圣父的垮掉[快穿]全文阅读女配(快穿)全文阅读姝女有仙泉全文阅读大哥全文阅读将打脸进行到底全文阅读农门科举全文阅读再敢拒绝我试试全文阅读宇宙最强矿工全文阅读调香师之宠男友[重生]全文阅读首席新闻官全文阅读嫡妻在上全文阅读俗人回档全文阅读带着道侣一块穿[快穿]全文阅读无根攻略全文阅读他很撩很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隋末之群英逐鹿天庭破产:我帮神仙找工作抗战之最强枪王最强小神医开局签到大宗师夫人又在吊打白莲花了玄幻:开局拥有百亿黄金重生1994武侠:我成了婠婠师弟,开局融合叶孤城怪谈盛行之后玄坤异史记女世子娱乐:演员的自我修养尊后她又被迫虐渣了魅羽活佛洪荒:开局被圣人抽出系统盖世战神在山村我真不是嘴炮巨星啊富贵山庄重生成反派富二代他爹女总裁的逍遥高手东京文艺时代西游:混沌魔猿身份被猴子曝光了[剧版忘羡]我不想做仙督僵尸先生从白僵开始崛起龙门囤积狂的异世生活[系统]娘娘每天都盼着失宠仙武之巫法无天三胎萌宝:霸气爹地吻上瘾

司南最新章节手机版 - 司南全文阅读手机版 - 司南txt下载手机版 - 侧侧轻寒的全部小说 - 司南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