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一品代嫁 >> 私心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www.bxwxorg.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场桂花宴办下来, 承恩侯夫人也觉得疲惫。贴身丫鬟青雀替她去了头上大首饰,便站到她身后, 一边替她揉着肩膀, 一边小声将今日花宴上女孩儿们的情况逐一说了。

“这婳丫头,倒真是个有能耐的。”承恩侯夫人嗤笑了一声。

青雀笑道:“也是辰少爷自己有出息。奴婢看, 就是佑王府的小郡主,对辰少爷也是倾心的。若是佑王府出面,恐怕也轮不到沈家。”

承恩侯夫人冷笑道:“这倒不用担心。佑王这是糊涂了, 一个庶女,真当成什么宝贝呢。就是她看中了辰哥儿又能怎样?梅家不会愿意,佑王妃都不会张罗的。”

青雀笑道:“佑王爷就这一个女儿, 自然是宠爱的……何况, 一个女孩儿,便是嫁得好些, 也未必就——”

“你说的也是。”别看是亲王府的女儿, 承恩侯夫人其实并不在意小郡主,“一个庶女罢了, 嫁出去又能怎样。只可惜七哥不会同意的。”

青雀是承恩侯夫人乳娘的孙女儿, 可算是心腹之人, 在承恩侯夫人这里最受重用, 说话也不免就随意些:“七老爷家里几个儿女都不曾定亲,这——”七老爷到底是打算找什么样的儿媳和女婿呢?还是真想着让皇后为他们选亲事?

承恩侯夫人叹道:“你若这样想, 可是看错人了。这事儿, 若是七哥来定, 怕是早就定下来了。只怕是七太太不情愿罢。”

青雀有些不大敢相信地道:“夫人的意思是,七老爷真不打算跟那些高官显贵的人家……可,之前,明少爷不是差点就跟沈家……”

“沈家那也是个庶女。”承恩侯夫人轻笑了一声,“有那么个长媳在前头,后头的儿媳又能高到哪里去?七哥这个人,真不是攀慕富贵,争权夺利之人,只可惜——”只可惜娶的妻子却不是这么想的。

青雀不禁犹豫起来:“可,可若是这样,那无论是沈家二姑娘,还是许家三姑娘,恐怕七老爷都不会愿意。”

承恩侯夫人笑了起来:“沈二姑娘娇纵,许三姑娘更不用说,翰林之家却养出个草包来,比她两个姐姐差得多了。就这样的,别说七哥,就是七嫂都不肯的。不过,我们也不是真要促成这两桩亲事,不过是要用一用他们罢了。你不必担心,婳丫头还不至于把她哥哥都卖了,不过是做个鱼饵罢了。”

青雀默然片刻,低声道:“可夫人,这事儿若是被人知晓,七老爷怕不是要怨上咱们府上……再说,侯爷怕也——”

说起承恩侯梅汝志,承恩侯夫人就觉得憋闷。从前还是白身的时候不思进取,如今成了侯爷,倒越发的游手好闲起来。女儿一点得不到他的助力,还要拦着她。当初,竟然还不愿让幼女入宫,难道让长女抱养别人的儿子,扶别人的儿子得位不成?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考虑梅汝志的意思?不过,说到梅汝清,承恩侯夫人倒有些犹豫,只是思忖片刻,到底还是爱女之心占了上风:“婉儿既是要沈家,我这做娘的自然只有帮着她的道理。七哥那里——那也是婳丫头自己情愿的,咱们只知道七哥从前就跟沈家有交情,哪里知道婳丫头起了那样的心思呢。”

说到这里,承恩侯夫人又嗤笑了一声,“到底是我那七嫂教导得不好。”

青雀已经习惯了承恩侯夫人时不时地踩梅太太一脚。再说在这件事上,她的看法是跟承恩侯夫人一样的:“奴婢也真没想到,婳姑娘会把辰少爷拉出来……”拿自己孪生哥哥来钓鱼,这也真想得出来。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承恩侯夫人不在意地道,“那几个丫头,也不是什么好的。”反正这种事儿,传出去对男人顶多不过是点风流名声,吃亏的都是女子罢了。何况,究竟是沈家二姑娘不好,还是许家三姑娘不好,又或者是小郡主不好,又关承恩侯府什么事呢?

青雀默然。承恩侯夫人手指在座椅扶手上轻轻敲了敲,沉吟道:“许家好办,倒是沈家,门户甚严。”

青雀犹豫一下,凑到承恩侯夫人耳边小声道:“苏妈妈说,今儿跟着沈大姑娘来的,有她的姨娘。”

“姨娘?”承恩侯夫人大为惊讶。她怎么没看见?

“就是跟着沈大姑娘身边的那个婆子。”青雀尽职尽责地解释,“……沈大姑娘的亲事,怕是这位姨娘不放心。”

“这倒有意思……”承恩侯夫人沉吟着,“宁愿扮作个婆子跟着来,可见为这个女儿也是能豁得出去。你说,若是我给沈大姑娘说门亲事……”

“那,那位姨娘怕是什么都肯了。”青雀小声道,“毕竟沈大奶奶眼看着要临盆,至少半年多不能出来走动,可沈大姑娘却是拖不起了。”越拖得晚,能寻到的亲事也就越差……

只不过,这位姨娘不怎么出门。

“这有什么。”承恩侯夫人嗤笑,“这回她不放心要跟出来,下回自然还是不放心。”进不了沈家,可以让人出来啊。

“对了,素芯那丫头呢?”

青雀忙道:“送回下房里去了。如今还在那儿闹。”

承恩侯夫人露出一丝笑意:“那丫头演得不错,这事儿若成了,得赏她。”

“可这说撞克着了……”青雀犹豫着道,“会不会外头传,说咱们府里不干净……”毕竟自己家的丫鬟在花园里忽然倒下,接着就又哭又笑地唱起戏来,这事儿传出去,对承恩侯府也不好听吧。

“是撞了花神,又不是撞了什么脏东西。”承恩侯夫人不在意地道,“再说那园子还是从隔壁买回来的。”就算园子里有什么,也是从前那户人家的事儿,这些年还是多亏归了承恩侯府,才压住了没出祸事呢。若传出去,外头人只能说是承恩侯府有福气。

青雀却总觉得这事儿不大可靠:“可是,夫人,纵然那青鹤道长成了活神仙,难道就能凭他一句话,就把沈大奶奶说成是厉鬼附身?再说,就算硬说有厉鬼附身,沈家不买账,又能怎样呢?”难不成还能硬把沈大奶奶拖出来烧死?京城可不是那等穷乡僻壤,沈大奶奶也不是什么无依无靠的民妇呢。

承恩侯夫人淡淡道:“青鹤道长一人不足为信,若是许家——她自己的亲人都出来指证她呢?更有甚者,若是沈家也有人出来指证呢?并没人想烧死她,只要沈家把她休了就行了。”许氏是死是活谁会管呢,只要她让出沈家大奶奶的位置就行了。

“若是沈同知不肯呢?若沈大将军也不肯呢?”说到底,这休不休的,还得看一家之主啊。沈家京城里有沈云殊做主,就是把杭州也算上,也是沈大将军做主,只要这两人不信,谁能奈何许氏?

承恩侯夫人皱眉道:“一个被厉鬼附身之人,沈家为何不休?”这名声若传出去,人人都说沈家娶了个厉鬼,对沈家难道有什么好处不成?

“便是不休,私下里处置了也是一样。”让许氏“病逝”就是了。

“且沈家只要处置了许氏,就能娶到婳儿,梅家难道还比不得许家?”无论怎么看,这事儿都对沈家有利呀,“更何况,当初许氏就是代嫁,若不是她嫁进门沈云殊真的病愈,恐怕许氏早就被沈家休回去了。”

“再说,那许婕妤与袁家还有瓜葛,如今也是想着交好沈家,显然是为了支持自家女儿。沈家弃了许氏,也就甩脱了这个包袱,何乐而不为?”

承恩侯夫人怎么想,都觉得沈家根本没有必要死保许氏,放开一个许氏,结果可算是皆大欢喜。除非沈家傻了,否则何必为这一个许家硬塞来的庶女拒绝宫里的贤妃呢?

青雀犹豫道:“可,可奴婢听说,沈同知与沈大奶奶——夫妻情深,何况沈大奶奶还有孕在身,若是生下长子……”

承恩侯夫人几乎要嗤笑了:“夫妻情深算得什么呢?自古男儿多薄幸,何况若论容貌,婳丫头也并不逊色。”

青雀忧心忡忡地道:“可这事……说不准啊……”若不然,梅若婳为何要请宫里贤妃出马,不就是为了给沈家施压么。

承恩侯夫人这几天被梅若婉说得动心,简直都觉得沈家已是囊中之物了,此刻听青雀反反复复表示忧虑,脑袋才冷静下来几分,默然片刻才道:“但婉儿说的是,沈家,万不能落入别人手中。”她两个女儿都在宫中,若是最后大位却落到了别人手中,岂不把两个女儿都害了?

青雀踌躇良久,还是道:“这话本不该奴婢说,可——只要皇次子由中宫抚养,谁能动摇咱们小殿下的位置呢?”又何必为了梅若婳这么大动干戈的。

承恩侯夫人对着自己的心腹,终还是叹了口气:“婉儿是不愿把耀哥儿送去中宫的。”当初梅若婉对着太后说过了六月就把孩子送去交泰殿,可是她送去没两天,就借口耀哥儿夜啼,把人又接回长春宫,只隔几日带耀哥儿去中宫请安,在交泰殿玩个把时辰罢了。且把迁入交泰殿的时间又拖到了过年之后。

如此种种,就算承恩侯夫人是亲娘,也没法昧着良心再说假话了:“婉儿自幼好强,最不肯居于人下。当初,若不是因为姐姐无子,她又怎会入宫呢?纵然贵为四妃,到底也只是妾室。”如果不是因为长女无子,幼女有这个皇后姐姐,能结一门多好的亲事,自己当家作主啊。

“她受了这般大的委屈,如今——我这个做娘的,还怎么好硬按着她把孩子送去,那可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可,可——”青雀都料不到承恩侯夫人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可贤妃娘娘这样,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心里怕是会不痛快吧?

“就算不送到中宫,那也是她的亲外甥呢。”承恩侯夫人叹道,“总比别人生的强吧。不要耀哥儿,难道她还要许婕妤的儿子不成?”

青雀也觉得这话是对的。虽然说皇上的孩子也都是皇后娘娘的孩子,可到底皇次子有梅家血脉呢。只是既然这样,又何必再折腾沈家呢?难道沈家还真会支持皇长子不成?

“这却不得不防。”承恩侯夫人瞥了青雀一眼。有些话,纵然青雀是她的心腹,也是不能说的。

所谓知女莫若母,梅若婉好强,承恩侯夫人再清楚不过,晓得这个女儿入宫,虽然身居妾位,却是想着与皇后平起平坐的。可她同样也了解长女,以梅若华的性情,若是梅若婉惹恼了她,她未必不会抱养别的皇子。就瞧瞧她对那苏美人百般照顾,幸好苏美人生了个公主,否则这会儿交泰殿说不定已经有个皇子了。

可若是梅若婉能争到沈家的支持,那就不同了。承恩侯夫人垂下眼睛,她一直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这个小女儿,明明才貌双全,琴棋书画皆精,在她看来纵然做皇后都是够格的,可却因为长女无子,家里只能将她送进宫为妃为嫔。就连成婚的大红喜服,都没有穿过一次。

承恩侯夫人倒是无意把长女拉下来,让幼女做皇后,毕竟手心手背也都是肉。可是纵然都是肉,手背上到底是嫩些,戳一下更疼。两个女儿也是这般,幼女在名份上受了委屈,那做娘的多帮她一些,也在情理之中罢。

至于说若沈家因此不悦——有许珠顶在前头,若能在沈家再找出一个做枪头的,沈家先恨那两个再说吧。实在不行,不是还有梅若婳么?至于梅贤妃,到底是宫里的娘娘,沈家又能如何?

再说,沈家又何必为了许氏那般拼命呢?若真是那样,沈家多半就是对许婕妤所生之子有些心思了。到时候,梅若婉把这话在皇帝耳边提一提,皇帝难道就真的还能如以前一般,对沈家深信不疑吗?

承恩侯夫人左思右想,还是觉得这事儿可以一试。许氏一个代嫁庶女,能在沈家立住脚根,靠的也不过是那一张脸而已。可美貌又不是不可替代的,梅若婳不就不差吗?就算到时真的不行,皇帝看在皇后的份上,也不能将贤妃怎样的。

承恩侯夫人正思忖着,就听外头道:“二姑奶奶来了。”

梅若沁?承恩侯夫人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可是有事?”这个二女儿跟儿子一样的不争气,自幼就是个愚笨的,好歹嫁的人还算有些出息,这几年外放到川陕那边,听说还要升了。可这会儿她又带着两个幼年的儿女跑了回来,虽没说什么,可看那样子,只怕是在夫家过得不如意了。

青雀忙低声道:“今日水哥儿的嬷嬷被厨下叫去帮忙,说是给小郡主做芝麻饼……哥儿一人落了单,被二姑奶奶撞见了。”厨下也是够没眼色的,真觉得二姑奶奶不受宠,就能如此随意了?再说,便是把人叫去帮忙,你也再添个人来看着哥儿啊。这是幸好没出事,若真出事了呢?厨房所有的人都加起来怕也抵不过,难道那小郡主还能替你说情不成?

承恩侯夫人果然大怒起来:“小郡主又怎样?谁准厨下把哥儿的嬷嬷叫去的?去,给我查,谁出的主意,谁叫的人,还有管厨房的,统统打十板子,扣三个月月钱!”纵然她不喜这个女儿,那也是家里的主子!

青雀忙去传话了。这里承恩侯夫人眼看梅若沁进来,正准备温言安慰一番,便听梅若沁低声道:“母亲,我,我想跟徐林和离……”

“什么?”承恩侯夫人完全没想到会是这句话,“你说什么?和离?为什么?”

“他——”梅若沁垂着头,半晌才道,“他要纳妾。”

“纳妾?”承恩侯夫人好像听见了笑话一般,“他要纳妾,你就要和离?”

“母亲——”梅若沁抬起头来,双眼微红,“当初成亲之前,他与我说过,此生不染二色。可如今——”

承恩侯夫人一阵头痛:“男人说的那话,哪里信得呢?那妾是什么人?”

“一个平民女子,名叫卢眉。”梅若沁将一条帕子绞成了麻绳,“他,徐林他就像迷了心窍一般,先是将那卢眉置为外室,后来说她有了身孕,就要接回家来做妾。”

想当初,梅若沁原是不很想嫁徐林的。徐林是梅若恒在书院里的同窗,家境平平,梅若恒喜他才华,才有意嫁妹的,否则以他一个举人身份,如何娶得靖王妃亲妹呢?

梅若沁倒并不是十分在意家境,只是梅汝志见过徐林,说是此人有些油滑,只怕不是良配。可承恩侯夫人考较过徐林,却觉得是个有才的,将来必有前程,并不辱没了自己女儿。

梅若沁其实更相信父亲一些,可徐林却托梅若恒传进话来,求见梅若沁,并当面许下不染二色的诺言。由此,梅若沁才遵从母亲的意思,嫁给了徐林。

这几年,徐林表现也不错,两人且有一子一女,家里虽有个守寡的婆母,平日里只管吃斋念佛,家里事都交给梅若沁做主。故而梅若沁虽在姐妹三人中嫁得最差,日子却也过得不错。

如今徐林在任上干得好,就要升官了,可也不知他究竟犯了什么糊涂,忽然之间跑回来与她说,酒后与一平民女子乱性,如今那女子有了身孕,只能接进府里来了。

这消息对梅若沁不啻一声惊雷。原本她伤心过几日,也是打算妥协的——卢眉是个良民,不是贱籍,若徐林始乱而终弃,卢家告他一状,他的前程必然受损——可是她一查才知道,卢眉早就被徐林置为外室将近半年了,什么酒后乱性,都是骗她的!

“他若真是无心之失,我也认了,可这——”这明明就是欺骗!

承恩侯夫人叹道:“这徐林也是着实有些混蛋,你回娘家来也是对的。”

梅若沁刚脸上露了希望之色,便听承恩侯夫人道:“此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至少得他知了教训,来请你回去,你才能回去。”

梅若沁不禁道:“母亲,我不想回去了——”

“这就胡说。”承恩侯夫人板起脸,“你这还有孩子呢,和离,你难道连孩子都不要了?这纳妾的也不止徐林一个——”她说到这里,不免有几分讥讽,“你父亲说是不纳妾,可身边不是还有飞虹飞云吗?”不过是没给妾室的名分罢了。

“可母亲,他是欺骗于我……”

承恩侯夫人已经没什么心思听梅若沁说话了:“所以我才说,必得他知了教训才好。既说是有孕了,没办法才接进府,那生下孩子你就抱来养,不许留在她身边。”

“母亲——”

“好了好了。”承恩侯夫人揉着太阳穴,“你年纪也不小了,别说风就是雨的。如今这时候,你姐姐妹妹在宫里都不容易,你不能帮忙,也不要添乱了。你说说,若是你因为丈夫纳妾就要和离,传出去外人可怎么说?你大姐姐是皇后,若是也如你这般,皇上后宫岂不要空置?”再说,梅若婉自己就是妾呢。妹妹做妾,姐姐却不容妾室,外人会怎么说?

梅若沁见母亲这样,默然低头片刻,站起身来:“我,我想与父亲商量。”

“跟你爹商量什么!”承恩侯夫人有些恼火,“他还在别院呢,你要商量就找他去!”就算知道今日她开桂花宴,梅汝志都没回来给她捧场。这个二女儿却事事都要与父亲商量,把她这个亲娘的话倒都抛到脑后去。

“罢了罢了。”承恩侯夫人见梅若沁低着头只不吭声,就跟小时候一样,不由得火气上涌,“你爱跟谁商量跟谁商量去,只一条,若是带累了你姐姐妹妹的名声,我可不饶你!”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org.com/book/15699.html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org.com/read/15699/

一品代嫁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org.com/down/15699.html

一品代嫁手机阅读:https://m.bxwxorg.com/read/1569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私心)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一品代嫁》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org.com)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 - 一品代嫁txt下载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泾渭情殇纨绔狂妃:腹黑魔帝,来硬的!他从夜色深处来天生教师命我在仙界种田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棺材铺的老板娘我,祸水,打钱[快穿]公子强娶快穿之打脸狂魔兽世种田记之大陆篇上古兽世强宠:种种田撩撩夫夫人的娘家实在过于强大陛下他总是假正经首辅宠妻录(重生)王府小妾穿成受文男主怎么办仙风药令逆天狐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我给男配送糖吃(快穿)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和离我是专业的(快穿)皇子妃奋斗史快穿渣男洗白论
完本推荐:可怜为师死得早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静候三餐全文阅读公主饶命GL全文阅读成为首富女儿之后[娱乐圈]全文阅读仙武帝尊全文阅读神仙给我发微信全文阅读系统让我当大明星全文阅读漂亮的他不说话全文阅读都市奇门相师全文阅读雪遇全文阅读病态掠夺全文阅读职业替身全文阅读大哥全文阅读愤怒值爆表[快穿]全文阅读我的师傅是神仙全文阅读嗜宠记全文阅读我家竹马是太孙全文阅读精灵之黑暗崛起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婚华正茂从奶爸开始当大佬八零农家悍女玄幻:我开局扮演天机神算至尊法神都市之龙王赘婿上门虎婿参加逃生游戏后我爆红了一战成婚:秦少,我有了野人奔小康影帝有病,我没药重生反派只想苟天才三宝:神秘爹地是大佬开局写出来神功易筋经全球密室[无限]不藏好马甲就要继承亿万家产玄幻:无敌暴君,神级召唤厉总夫人她罪不至死农门贵女:山里汉子夜宠妻丞相诈死后[穿书]黄泉指路人都市之绝世赘婿超级厨神系统妖魔复苏:开局满级五雷正法!不会真有人在废土当偶像吧穿成女装大佬男配玄门神婿穿越我是小锦鲤我家师姐太护短龙王神婿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品代嫁txt下载手机版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