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一品代嫁 >> 野心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www.bxwxorg.com)”查找最新章节!

袁胜兰小产, 最终的结论还是袁胜兰体弱,未能保住这一胎。这与别人无关,倒是她身边伺候的人都被狠狠责罚了一番, 除了她自己带进宫的鹤翎和春剑之外,就连太后给她的善清也挨了二十板子, 不过好歹伤愈之后还能在景阳宫当差, 至于其余的宫人内侍,因为伺候不周, 统统都被扔去了浣衣局。

不过, 长春宫那天伺候酒席的宫人们也没落着什么好, 也被发落了,理由同样是伺候不周。

“如今我这宫里认识的人都没几个了!”梅贤妃坐在长春宫正殿里,对着承恩侯夫人抱怨,“娘瞧瞧,这有几个像样子的?”

承恩侯夫人叹道:“这也是没办法, 毕竟是没了龙胎, 总要给太后一个交待的。”

“明明是袁氏自己落胎,意图诬陷我, 最后倒要处置我长春宫的宫人!”梅贤妃冷笑了一声。给太后一个交待?只怕是她的好姐姐借机又把长春宫清理了一遍吧?这下子, 她这几年的努力都白费了,长春宫里除了汲月浣霜, 还剩下几个对她忠心的了?

承恩侯夫人看看长春宫里确实都是陌生面孔, 也觉得有些不大舒服:“都是奴婢, 若伺候得不好就打发了, 再挑好的就是。实在不成,家里再给你送几个人过来。”

梅贤妃便高兴起来:“还是娘惦记我。”

承恩侯夫人摸摸她的头发:“都是当娘的人了,还撒娇呢。对了,那许氏的事——我怎么听说你和皇后都赏赐她了?可是皇上……”

梅贤妃的脸顿时沉了下来:“哪里是赏赐,皇上竟是让我赔礼呢。”

承恩侯夫人叹道:“果然,我料着也是这样。听说,朝廷上近来提出的江浙港口什么招商计划,还是许氏先想出来的。皇上一心想着开海贸,许氏这投其所好,皇上自然看重。唉,你那日也是太冒失了,又何必招惹那许氏呢?”

“那招商引资计划是许氏想出来的?”梅贤妃一惊,“怎么会!许氏什么时候懂这些生意上的事了?”

承恩侯夫人叹道:“可也是怪,听说这许氏在娘家时不过一个唯唯喏喏的庶女罢了,怎得懂这许多事?”

梅贤妃却喃喃地道:“难道,竟是真的?”

“什么真的?”承恩侯夫人不解地看着女儿,“不过,也或许只是沈家为了给许氏扬名,把这事儿说成是她的主意罢了。就说许家,若是能养出这样的女儿,许翰林自己何不提这主意呢?倒是在翰林院做个闲散翰林,一做就是好几年……”

梅贤妃重重点头:“可不就是娘说的这样,许翰林自己怕都不懂,如何养得出这样的女儿?可,可若是许氏不是原来的许氏呢?”

“不是原来的许氏?”承恩侯夫人更莫名其妙了,“这是何意?难道被人李代桃僵了不成?可许家难道认不得自己女儿?”

“若是孤魂野鬼上身呢?”梅贤妃压低声音,轻轻说了一句。

“什么?”承恩侯夫人失笑,“子不语怪力乱神,哪里有这样事呢。”

“圣人也说,六合之外,存而不论呢。”梅贤妃反驳,“而且,母亲大概是不知道吧,这许氏出嫁之前曾经悬梁自尽,明明都已经没气了,后来却偏偏又活了过来。母亲说,这不是野鬼上身,又是什么呢?”

殿内本就安静,梅贤妃这么低低说出一句,只听得承恩侯夫人后背有些发寒,皱眉道:“悬梁之人,有时看似气绝,其实还有一口气未曾泄的,若是救得及时,也能活转。”

梅贤妃冷笑道:“那若是没气了有小半个时辰才活过来呢?”

承恩侯夫人悚然一惊:“你这又是从哪里听来的?”许家代嫁事涉欺君,岂会随意外泄,女儿还不知听了谁胡说呢。

梅贤妃道:“这是婳儿从许三姑娘那里打听来的,许三姑娘总不会说谎罢。”

“婳儿?”承恩侯夫人皱起眉头,“你生辰宴上召这许氏进宫,也是婳儿说的罢?这丫头,究竟是什么意思,莫不是要借你的手对付许氏?上回她就在皇后面前提起许氏,这回又在你面前提——这丫头不是个省事的,你可不要上了她的当!”

梅贤妃嗤笑一声:“母亲当我不知道她的意思么?她不过是看中了沈云殊罢了。”

承恩侯夫人原先还真没想到这一点,闻言不由一怔:“这——这是真的?”

“怎么不真?”梅贤妃不屑地道,“那丫头虽说得遮遮掩掩,可我岂能听不出来?听说沈家进京那天,她在城门口惊马,被沈云殊给救了,这不就一见倾心了么?”

“可沈云殊早就娶妻——”承恩侯夫人一句话说到一半,才恍然,“她这是,要取而代之?”

“不然如何?”梅贤妃冷冷道,“难道去沈家做妾不成?别说族叔不会答应,就算族叔肯答应,那丫头心也大着呢。”她这么说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心里也有些发堵,若能做正妻,谁又肯做妾屈居人下呢……

“真是胡闹!”承恩侯夫人沉下了脸,“你族叔最是饱读诗书才华横溢的人,怎的倒生出这么个不知廉耻的丫头来!”她撇了撇嘴,话里不自觉地带上了一点酸意,“听说那丫头都是你族婶教的,果然是没教好。”

梅贤妃没在意母亲说什么:“她好不好不关咱们家的事,只是,若是她真能取许氏而代之,却未尝不是件好事。”

承恩侯夫人皱眉道:“这是何意?”

“母亲既知道那个什么招商引资计划,自然也该知道,沈家如今正得圣心,比从前的袁家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梅贤妃这番话也是在心中思索已久,如今说起来便格外顺畅,“母亲别忘了,许氏,那到底是许婕妤的妹妹。许婕妤可不是个安分的。”

承恩侯夫人不以为然:“那又怎样?她再不安分又能如何?除非她有法子让皇后抚养她生的儿子,否则便是有沈家,她也不能怎样!”

“母亲不要小看了她。”梅贤妃心里另有一番想法,只是不能对母亲说出口,只得道,“母亲可知道,许氏在沈家甚是得宠,若是她能说动沈家支持许婕妤——如今皇子们年纪都小,日子还长着呢,不能不防。”

承恩侯夫人觉得女儿这想法并不对:“沈家忠心于皇上,只要皇上立咱们耀哥儿做太子,沈家又何苦去支持别人?你既知道许氏在沈家得宠,又何必去招惹她呢?婳丫头自己动什么心思,与你何干,何苦为她反恶了许氏?好在你和皇后也都赏了东西下去,听娘的,莫再理婳丫头了,倒是与许氏交好才好。”

梅贤妃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梅若婳如何她又怎会去管,但若是梅若婳真能嫁给沈云殊,有了沈家支持,她未必不能取代梅皇后。纵然不能,至少也能跟梅皇后平起平坐,而不是进宫来专给这位姐姐生儿子的!

只这些话此时还不能说出来。母亲虽宠爱她,可易后这样的大事,那一边也是亲女儿,母亲未必会帮她,反倒是容易打草惊蛇,让姐姐起了戒心。

“娘,这事可不得不防。”梅贤妃倚在承恩侯夫人身上,压低了声音,“沈家说是忠于陛下,可是不是真的忠心,有谁知道?袁家当初还说是东南砥柱呢,结果怎么样?再说了,沈家忠于陛下,可并不等于也会忠于咱们梅家啊……”

“这——”承恩侯夫人皱起眉头,“咱们跟沈家井水不犯河水,又何必……”

梅贤妃有点不耐烦了:“娘,若等到沈家支持许婕妤那一天,可就晚了!”

承恩侯夫人自认琴棋书画俱精,才华过人,可说到朝堂之事,她就知之不多了。许瑶此人,承恩侯夫人也觉得她不是个安分的,又天然便有沈家这样的姻亲……

“娘,这野心都是养出来的。”梅贤妃冷笑,“许婕妤当初待选之时,只盼着能讨好袁氏入选便可。可你看,她一生了皇子,就想着把皇子给姐姐抚养了。”

承恩侯夫人还真不知道这事儿,惊问道:“不是一直都归景阳宫抚养吗?”当然,前阵子景阳宫有孕是把皇长子给送回去了,但当初许瑶就是依附袁昭仪的,那这孩子自然就该袁昭仪养啊。

“娘不知道吧?”梅贤妃轻笑,“许婕妤生下皇长子时,袁昭仪正在守孝,她可是千方百计就想把孩子送去交泰殿呢。”

把孩子送给皇后,所为何事,承恩侯夫人自然清楚,当即沉下了脸:“果然好野心!”

“是啊——”梅贤妃一叹,“人皆得陇望蜀,若许婕妤娘家始终平平,想来她也就只有将孩子送进中宫一个念头,可若是有沈家这样的姻亲,谁知道她还会生出什么念头来呢?”

这番话,梅贤妃说得甚是心情复杂。一句得陇望蜀,也不知是感叹许瑶,还是感叹她自己。

承恩侯夫人也觉得女儿这话有道理,得陇望蜀,本是人心之常,与其将来相争,倒不如先掐断了许家的野心。只是,这么一说,她又想起一件事来:“你还是早些把耀哥儿送去交泰殿罢。”

“娘上次还说要跟姐姐商议,把耀哥儿记在她名下的,这事如何了?”梅贤妃避而不谈,反而另起了话题。

只是这个话题可绕不开刚才那个。承恩侯夫人皱眉道:“我问过了,你姐姐说,从来没有不抚于中宫而记名于中宫之事,不但陛下不会答应,朝中大臣们也不会答应的。”

“朝中——哼!”梅贤妃愤愤,却也无计可施。承恩侯梅汝志其人与名字相差十万八千里,从来不是什么胸有大志之人,身上不过一个空爵位,连个正经官职都没有,于朝堂根本就是可有可无,半点也帮不上她的忙。倒是梅皇后,当初做靖王妃的时候就与一些朝臣们有交情,如今又有贤德之名,皇帝在潜邸时用出来的那些官员,倒有大半都是支持她的。

承恩侯夫人道:“你姐姐说的有道理。你们是亲姐妹,你生的儿子就是她的,何必再生出些事来,招那些外官们议论呢?”

在她看来,两个女儿天然就是一体,利益相关,当初送幼女进宫,不就是为了生下儿子,姐妹两人将来都能登上太后之位吗?既然如此,有什么事姐妹两人协商就是,何必叫那些外臣有机会说话呢。

梅贤妃含糊应了两声,便说起别的事来:“今儿佑王府的袁氏也进宫了,只不知又在景阳宫里说些什么。”景阳宫人大换血,她之前好容易安插进去的人也被换掉了,再加上长春宫更换宫人,如今她竟像个睁眼瞎一样,有些消息竟是要承恩侯夫人和梅若婳从外头给她带进来了。

承恩侯夫人没好气道:“还能说什么?定然又说是你和皇后害了她的孩儿。不过,你说她真是自己服了堕胎的药物?”那天她也在场,据平安大监报来的种种细节看来,这事儿还真不大像袁胜兰贼喊捉贼呢。

梅贤妃却不假思索:“不是她是谁?若说是因她体弱没能保住——可娘你看她之后又哭又闹的样子,可像是体弱的?真是体弱,她还不在景阳宫保胎,来赴什么宴呢。我也不过是按规矩请她一请罢了,又不曾逼着她来。依我看,只怕她这一胎本就不大好,所以拼着失了胎,好诬陷于我罢了。”

“这一胎不好?”承恩侯夫人皱起眉头,“可请脉的太医不是一直说胎象平稳?”

梅贤妃冷笑:“那太医是宁寿宫安排的,要说什么不成?娘大约还不知道,袁氏从外头寻了好些求子方来——那些什么方儿有几个可信的?说不定就是因她胡乱吃药,才把这一胎吃得不好了。”

这话倒是极有道理。承恩侯夫人到底读的书多,晓得是药三分毒,故而就算当时许瑶抢先有孕,也未曾想过给女儿弄什么求子药吃。这会儿听了梅贤妃的话,不由得点头:“这话说得是。横竖这一胎不好了,若是能把这谋害龙胎的罪名扣在你和你姐姐头上,这宫里就是袁氏的天下了,等她调养好身子,再生便是。”

说到这里,承恩侯夫人顿觉有些后怕:“幸好你姐姐立时就叫人封存了那些酒菜器物,若是叫她们作了手脚留下证据,岂不糟了!只是,她们既打着这样主意,为何竟没留下证据呢?”要栽赃,不把赃物准备好了怎么行?哪怕就是眼前端上来的一杯茶、一碟点心、一盘菜,随便在哪一样里头下点药,这就是证据啊。可长春宫席上的所有东西都验过,却是毫无异常。

梅贤妃默然片刻,淡淡道:“或许是有的,只是姐姐着人替换过了。”这也是事后让她越想越觉可怕的,那可是在她的长春宫里,梅皇后竟然就能不着痕迹地做手脚——长春宫那些宫人里,有多少是皇后的眼线?就是现在,新换进来的这些宫人里,又有多少是皇后的人呢?

在毁灭证据这一点上,袁胜兰倒是难得地与梅贤妃达成了一致。

“一定是她们做了手脚!”在床上躺了十几天,袁胜兰一说起那天的事,仍旧是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就去咬谁几口的模样,“我在偏殿里的时候,足够他们做十次手脚了!”皇帝来得那么晚,当然什么都查不到。也恨她自己当时没想到,如果把喝茶的杯子带了走,说不定就有证据了!

袁胜莲坐在床边,轻轻替她拢起一绺披散下来的头发:“娘娘还年轻,保重身子,自然还能再孕龙胎。可若是气坏了身子,可就正合了她们的意了。”

“我不会的!”袁胜兰双拳紧握,“我才不会如了她们的意!只是,只是太医说我身子有损,要好生调养几年,我怕——”宫里的太医,有时候说话是要听言外之意的,事涉自己,袁胜兰也是难得地聪明了一回。太医表面是说她要好生调养,可这“几年”究竟是多久?会不会她的身子其实已经受损严重不能生养了,太医不过是在敷衍她?

“怎么会呢。”袁胜莲轻声细语,“我看姐姐精神还好,若真是身子损了,必不会这般的。”

“你想法子给我寻个郎中来。”袁胜兰支起身子,一把攥住了袁胜莲的手,“从宫外寻一个人来,给我诊诊脉。我不信那些太医!他们都不敢说实话!”

袁胜莲一脸为难:“可这后宫禁入外男啊……”

“我不管!”袁胜兰又撒起泼来,“你想法子!总之给我寻个郎中来!”

袁胜莲只得答应了。袁胜兰这才安静了些,沉着脸想了一会儿,又道:“你说,我再把皇长子接回来怎么样?”

袁胜莲眉梢一跳,轻声道:“这,才送回去,又接回来,只怕别人要说娘娘凉薄了。”

“怕什么!”袁胜兰毫不在意,“只要皇上答应,别人谁还敢说什么?”

“就怕陛下也不会欢喜。”袁胜莲压低声音,“陛下或许会想,娘娘才失了自己的孩子,就把皇长子又接回来,是不是已经忘记了丧子之痛……或许还会有人因此诋毁娘娘,说娘娘原就知晓这一胎保不住,所以故意栽赃贤妃,否则,为何娘娘失了孩子,却也没伤心几天呢……”

“胡说!”袁胜兰大怒,伸出手来就给了袁胜莲一耳光,“你胡说!”

袁胜莲脸上顿时红了一片,她伸手扶了扶有些歪掉的步摇,冷静地道:“就怕有人在陛下耳边这样说。”

袁胜兰红着两眼,喘得像个风箱,却说不出话来,半晌才翻身向里:“滚出去!”

袁胜莲起身行了一礼,才退到殿门口就听袁胜兰又厉声道:“别忘了给我寻个郎中!”

袁胜兰虽是病中,这一巴掌却也力气不小,袁胜莲脸上很快就浮起几根指印,一路出宫引来不少宫人内侍侧目而视。

好容易出了宫,跟着她来的红衣实在是忍不住了:“昭仪娘娘也太混横不讲理了!娘子一片好心——就这样,娘子还给她寻什么郎中!”

“不。”袁胜莲却是若无其事,脸上反而浮起了笑容,“要寻的。我卑躬屈膝布下的网,总算可以收了,怎能功亏一篑呢?”

“网?”红衣有些不解。袁胜莲卑躬屈膝地与袁胜兰又搭上了关系,这个她是看见的,可布网是怎么回事?

袁胜莲轻轻笑了:“红衣啊,你说昭仪娘娘连龙胎都没了,为什么还这么嚣张呢?”

“因为有太后撑腰呗。”红衣不假思索地道。

“是啊,那若是太后不再给她撑腰了呢?甚至太后不喜欢她,厌弃她了呢?”

“那——”红衣想了想,“那昭仪娘娘就没什么依仗了。”

“那你说,昭仪娘娘会不会就从此老老实实的,在宫里做个无宠的嫔妃呢?”

红衣想了半天,还是不觉得袁胜兰会老实。主要是,她实在想不出来老老实实的袁胜兰会是个什么样子。可是,如今袁家已经倒了,若是太后也厌弃了袁胜兰,那她还能怎么样呢?就算她想嚣张,谁还买账呢?

“可是,太后会厌弃昭仪娘娘吗?”

“为什么不会呢?”袁胜莲笑吟吟地道,“太后选她入宫,不就是因为父亲和兄长吗?现在父亲和两位兄长都不在了,她又不会邀宠,又生不下皇子,还有什么用呢?你没发现吗?若太后真对她好,这次她失了龙胎,太后又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让梅氏逃脱罪责呢?就算皇后动不得,难道贤妃也动不得吗?”

红衣惊得嘴巴都合不拢来,半晌才道:“可,可昭仪会想到吗?”

“总会想到的。”就算她想不到,也会有人在她耳边说的。再说,给袁胜兰寻个郎中,这可是最好不过的机会了呀。

“娘子——”红衣心里惊疑不定,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可若是昭仪失势,那娘子怎么办?”

袁胜莲舒心地笑了笑。别看袁胜兰好像处处比她强,可就凭她身边有红衣这个忠心的,就比袁胜兰强多了。看袁胜兰那里的鹤翎和春剑吧,有哪个是真正为她着想的?

“红衣,等我将来有了出路,就带你一起走。”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org.com/book/15699.html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org.com/read/15699/

一品代嫁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org.com/down/15699.html

一品代嫁手机阅读:https://m.bxwxorg.com/read/1569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野心)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一品代嫁》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org.com)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 - 一品代嫁txt下载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他的小皇后且听无常说兽世强宠:种种田撩撩夫乌金坠仙风药令老祖又在轮回(快穿)带着道侣一块穿[快穿]一杆进洞我给男配送糖吃(快穿)高危职业二师姐我在乱世做权臣晚庭春弄死那朵白莲花炮灰女配重修仙快穿渣男洗白论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侯门假千金不想争了(重生)嗜宠记就算是作者也不能ooc兽世种田记之大陆篇带着系统回原始飞升要藏好尾巴公子强娶王爷今天弯了吗?[重生]异世惊华:逆天纨绔妻陛下他总是假正经
完本推荐:娘子锦鲤运全文阅读洞房前还有遗言吗全文阅读国色天香全文阅读恭喜您成功逃生全文阅读女配娇媚撩人全文阅读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全文阅读余污全文阅读遮天全文阅读奸妃洗白指南(穿书)全文阅读此人非君子全文阅读且听无常说全文阅读魔僧全文阅读向师祖献上咸鱼全文阅读回到七零发家做军嫂全文阅读世界穿梭全文阅读论圣父的垮掉[快穿]全文阅读地狱app全文阅读重生之盾御苍穹全文阅读黄庭道主全文阅读穿成男配他前妻[穿书]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海贼王之我要回家双胞胎妹妹不好带妖怪茶话会王爷的吃货农家妃带着系统转生成领主年代文女配只想当咸鱼穿书之带着反派爹爹走正道状元请留步,锦鲤娘子有话说西游之西天送葬团我真的只想种田失忆后总有大佬想娶我骑着恐龙在末世小妻她千娇百媚大领主[全息]我的右手世界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影后重生:秦少的腹黑妻在年代文里当极品无敌捡漏王我家师妹太怂了农家锦鲤小娇妻男孩子就是要说叠词!最后的三国2:兴魏少夫人她又穷又抠重生太子妃:鬼王绝宠快穿:她养的黑化大佬是神明盗墓:天道系统封少娇妻,有孕出逃穿成太后的我飘了傅爷的法医娇妻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品代嫁txt下载手机版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