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一品代嫁 >> 谢礼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www.bxwxorg.com)”查找最新章节!

许碧觉得, 他们可能跟惊马特别有缘分。上回惊马救了苏阮,这回惊马又救了梅大儒的女儿, 全是熟人, 这不是缘分是什么呢?

说起来,梅汝清的女儿, 许碧也是闻名久矣。当然,不是闻她本人的名,主要是她有一个双生哥哥, 去年秋闱以十五岁之龄就高中解元, 闻名京城。而梅姑娘与梅解元是龙凤双生,于是搭着她的哥哥,她也就颇有点名气了。

打发走了梅家的仆役, 许碧不禁道:“梅大儒没住在承恩侯府么?”都是姓梅的, 梅大儒既来了京城, 一家子应该住承恩侯梅府才是。可看梅姑娘的马车, 也就是街上车马行租来的那种, 否则那两家人争道的时候, 也不会对梅家的马车那般毫无顾忌,以至于鞭梢居然能打到梅家辕马的眼睛。

九炼这嘴快的, 已经跟梅家仆役聊了好几句了,闻言就在车外道:“梅大儒没住承恩侯府,是皇上赏了一处宅子住着。因梅二公子外放江浙, 梅解元送他出京, 梅姑娘就往庙里去烧个平安香, 谁知道回来就遇了这事呢。大约是因为遇着了五炼吧,每次他一回京城,必有惊马。”

许碧掀起窗帘一角笑道:“我倒觉得是遇着你了呢。每回你说没事,必定有事。”

知雨知晴跟着许碧久了,好几回的事都撞上了,闻言都笑起来。九炼嘴角往下一耷拉,满脸苦色:“少奶奶,小的可冤枉死了。”

许碧笑吟吟地道:“也没见六月飞雪哪。来来,你还知道了什么消息,都说说。”

要不说九炼这小子知道得真不少,一路回了沈家的宅子,他还没讲完呢。许碧不由得叹道:“我知道你能干,可每回你这嘴啊,都出乎我意料之外。”

九炼刚要得意,知雨在旁凉凉道:“一个男人家,这般爱说闲话,可不是出人意料么……”

这比刚才还要冤啊。九炼连耳朵都要耷拉下来了:“少奶奶明鉴,小的可就是干这个的,都是大少爷的吩咐啊……”

许碧笑道:“要不大少爷怎么不吩咐五炼去干这活儿呢,可见就是你有天分。”

九炼刚要笑,想想不对味儿,脸顿时又垮了:“少奶奶——”合着他费半天口舌,人家高高兴兴听完了,回头还要损他一句?这都是什么少奶奶哟!最可恨就是少爷在旁边,不但不帮他说话还跟着笑!九炼只觉得他这个小厮当得实在艰难。

一众人说说笑笑进了宅子。这是第二回来住了,自然熟门熟路。只是此次不比上回,是要长住的,有些不大合心意的地方也必得改过来才好。

“不急。”沈云殊是住惯军营的,什么地方也能住得下,“有的是时间,你慢慢按自己心意收拾就是。倒是这宅子里的人,明儿叫他们都来给你行礼,再把身契交到你手里,以后这里就是你做主了。”

这也是他懒得跟沈夫人计较的原因。沈夫人不愿许碧插手杭州的管家之权又有何妨,他来了京城,许碧自然就能掌着京城宅子的中馈了。

沈大将军是必要在江浙长驻的。像从前袁家那样,由本地世家的人把握兵权的事儿是万不能再有了,所以若无什么变故,沈大将军多半要在江浙告老。而他年纪渐长,是要自己出来独当一面的。既然如此,他何必叫许碧去自家争那点东西,他有本事,自能给妻子开一片天地,由她做主。

许碧环视屋子,还是上回来住时的模样,倒是提前打扫过,干净整洁是足有的。她也不是挑剔的人:“这屋子整理得不错,还是杜鹃在这里伺候?”

知雨往外头一问,就领回两个十六七岁的丫鬟来:“杜鹃姐姐今年春天是嫁出去了,如今在这院里伺候的是她们两个。”

许碧抬眼打量了一下。虽则在京城,这边的规矩跟杭州那边是一样的,两个丫鬟都穿着二等丫鬟的豆青色褙子,瞧着也都清秀干净。其中一个瓜子脸的伶伶俐俐地开口道:“奴婢琉璃,这是琅玕,从前都是跟着杜鹃姐姐学当差的。因杜鹃姐姐走了,管事听说大少爷和少奶奶要来京城,就把奴婢们提上来伺候了。”

上回许碧来京城,在这院子里伺候的大丫鬟就杜鹃一个,却是个仔细又稳当的人,许碧颇是满意,临走的时候还赏了她东西。如今听说这两个是杜鹃带出来的,便点了点头——那会儿只是暂住,如今却是要长住,人手是得配备起来。就是她身边,以前就知雨知晴两个大丫鬟,到了京城就未必够用呢。

看许碧点了头,知雨便把两人带了下去,招手叫芸草:“你没来过这宅子,跟着这两位姐姐去认认地方儿。”

芸草也是嘴甜的,笑嘻嘻过来说话。她这回跟着许碧过来,也提成了二等,一样穿豆青褙子。琅玕不大说话,琉璃倒是有问必答,殷勤地带着她满院子转了一圈儿。

到了晚上,许碧和沈云殊用过饭,沈云殊到前头书房去跟人商量事儿了,芸草就来给许碧回话,说起琉璃:“对宅子里的事儿都清楚,有些事儿奴婢没问她也说了。就是绕着弯儿跟奴婢打听,少奶奶在杭州的时候,身边用几个一等丫鬟。”

知晴在旁边就撇了嘴:“这是急着升一等了?”她和知雨那是跟着少奶奶从娘家陪嫁过来的,这琉璃才到少奶奶身边伺候,就想着当一等丫鬟了?

许碧倒不怕丫鬟想往上爬:“且看她自己当差怎么样了。”有本事,忠心任事,自然是可以提拔的,若是只想着偷懒耍滑,那就别想了。

知晴听见偷懒耍滑几个字儿,脸上红了一回,随口指了件事出去了。许碧不由笑着摇了摇头——知晴从前在许家当差时就没少偷懒过,如今虽好了些,也不是那等勤谨的,不过是因为陪嫁过来的,占着个一等的位置罢了。

不过这丫头就一样好,从没生过做妾做通房的歪心,且一力防着别的丫头走这条路。有她在,许碧且不必担心如紫电青霜之流得了机会呢。

芸草不大知道许碧在笑什么,只管自己回话。其实许碧去年才来过京城,也就是一年的时间,宅子里人事变动并不多,听一回心里有了数也就罢了。

这宅子是沈家前几年才在京城置办的。原是预备着一家子回京城住,故而派来的总管是沈家靠得住的老人,忠心和能干都不缺的。只是其余下人多是自京城本地采买,进府日子也不长。且沈家人后来又去了江浙,这些下人没正经在身边伺候过,一时也看不出个好歹来,只得慢慢瞧了。

这都不急,许碧也觉得自己有大把的时间来整顿内宅,倒是沈云殊上任之后,少不得要请一请同僚,这倒是得先预备起来。

不过还没等许碧着手这事呢,宫里头先来了人。

许碧听到消息的时候正在点验宅子里一干人等的身契,闻说有宫里内侍来了,当真吃了一惊:“宫里人?”沈家这才进京几天呢,沈云殊在京卫指挥使司那里还没拉扯清楚,尚未正式上任,宫里怎么就来人了?

芸草跑得气喘吁吁。沈家在江浙也接过旨,但那会儿是官员,这回却是正经的内侍,小丫头第一回见,丝毫不敢怠慢:“说是交泰殿的。少奶奶,交泰殿是哪位娘娘?”她是听说少奶奶有个娘家姐姐在宫里的,却不知住的是什么宫殿。

许碧顿时又吃一惊:“皇后娘娘派来的人?”芸草不知道,她可是知道的,交泰殿就是梅皇后的居处啊。

芸草眼都睁圆了。皇后娘娘!难怪她看那内侍很有气派的样子,身上穿的袍子也鲜亮。跟她想像中一脸阴柔声音尖细的太监大不相同。

其实宫里的内侍们真不是都像世人想的那么尖声尖气一脸奸佞模样,有的是端正持重的内侍。至少皇后派来的这位于公公就很不错,除了说话声音的确比一般男人要略阴柔些,且三十来岁还面白无须,其实跟普通人也相差不多:“……梅姑娘进宫告知了娘娘,娘娘就令我来送份谢礼。”

许碧万没想到,梅皇后是为了那天他们在城门处救了梅家姑娘来送谢礼的。当然,说是谢礼,由梅皇后送过来,也就是赏赐了。不说别的,许碧连忙先谦虚几句:“当时并不知是梅姑娘在车里,也不过是瞧着马要惊了,连忙拦一下罢了。他们都是在西北跟马打惯交道的,如何敢当娘娘的赏呢。”

于公公笑得甚是和气:“这可见沈大人为人侠义了,要不然陛下就让沈大人在京卫指挥使司当差呢,陛下的眼光再不会错的。且,娘娘叫我来,也还有一桩事。宫里皇长子周岁,少奶奶还没见过呢。娘娘请少奶奶到时也进宫,见见皇长子,也让许婕妤见见家里亲人。”

于公公很和气地来送了东西,很和气地收了许碧递过去的荷包,又很和气地走了,半点没摆架子,还真是很符合“道谢”的态度。不过他再和气,也颇引起了一点儿轰动。

知晴知雨都是没见识的,往年在许家,别说皇后宫里的内侍来颁赏什么的了,就是外头的官宦人家,因许二姑娘不得出门,她们两个丫鬟也都没见识过呢。

到了沈家之后,两个丫头算是开了一回眼。上回来京城,还见过佑王府的小郡主什么的,总算长了些见识。只是这皇后娘娘递话来叫许碧进宫,还是把两个丫头激动得不轻,待于公公一走,就围着皇后赏下的东西舍不得挪眼了。

皇后赏的是四匹蜀锦和一对金镶玉簪。

蜀锦不必说,能送进宫里的贡品哪里有差的,分为正红、藕合、杏红、宝蓝四色,皆是折枝花纹样。那簪子赤金打造,头上则是一枚玉雕如意,颜色白若羊脂,用金一镶越显得宝光润泽,簪尾还有一方小印,正是内造字样。

这玉虽然好,但雕出的如意不过半截手指长短,只是有这一方小印,这簪子顿时就身价倍增了——好玉不算稀罕,宫外人要得内造进上的首饰却是难得,尤其是进交泰殿的东西。

几个丫鬟都围着瞧稀罕,啧啧赞叹。知晴脱口便道:“梅家这几天没动静,原还当道谢什么的只是嘴上说说,不打算跟咱家来往了。没想到竟请动了宫里娘娘,梅姑娘在皇后面前可真是有体面呢。”

其余人心里其实也是这么想的。那天梅家仆役热烘烘地跟上来说了一番话,回去却是不见梅家人登门,都以为梅家是不打算来道谢了呢。

当初香姨娘干的那事儿,自以为不露痕迹,其实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家里这几个丫鬟心里多少都知道一点儿,不见梅家人登门的时候,也都难免在心里嘀咕一回,想着是不是梅家恼了这事儿,所以不来往了。万没想到,梅家不来道谢,倒是宫里皇后赏下东西来了。

而且,不仅赏了东西,还让少奶奶进宫哪。知雨立刻就盘算:“这离着八月中还有些日子,正好拿娘娘赏的料子做身衣裳,好穿着进宫。”

这也是应有之意。皇后赏下来的东西,穿戴起来,也是示好,不然若被误会是不喜皇后的赏赐,可不是麻烦?

知晴忙道:“这正红的好。宫里赏的料子,颜色就是正!”

许碧摇头道:“进宫去,不必穿这等颜色,还是用那块藕合的料子,也配这簪子。”宫里头那些娘娘们,说起来都是妾,哪个都不能穿正红,却是身份又贵重。你穿个正红进宫,可是显摆你是正室?岂不是平白地扎人眼。

其实要许碧说,穿诰命服是最不会出错的。但抓周这事儿不同,皇后叫她去,并不因她是指挥佥事的妻子,而是因她是许瑶的妹妹。既这样,她就得当家事去办,穿个诰命服进宫就显得太生分了。更不用说,沈云殊已经升了正四品,她这诰命却还是五品没动,真要穿诰命服,到底该按何品级穿?

皇宫那地方,纵然许碧两辈子头一回进去,单是各种电视剧和小说就足够教人明白一点:那可是个多事的地方!像诰命等级跟丈夫官阶不大匹配这种事儿,最好是别叫人有拿出来说的理由。多一事,自然不如少一事。

许碧发话,丫鬟们自然都点头称是,便忙着去商议该做什么式样的衣裳了。许碧往罗汉床上一歪,正要思索一下,就听外头脚步声响,沈云殊一掀帘子进来,笑道:“听说交泰殿赏了东西下来?”

许碧忍不住笑:“你消息怎么这么灵通?可别跟我说又是九炼做了耳报神。”

沈云殊笑道:“这还用他做?我这一进门就听见你的丫头们在说,你得了四匹蜀锦和一对簪子,还有内造的印什么什么的。”

许碧冲他撇撇嘴:“我的丫头们没见识过宫里赏下来的东西嘛。”

沈云殊哈哈一笑:“别说你的丫头没见识过,我也没见识过内造的首饰呢,拿出来叫你夫君也开开眼。”

许碧笑着掐他一下:“说真的,我倒觉得没你那回送我的簪子好呢。不过宫里的东西,用料都是上好的罢了,这也不甚稀奇,匠心巧思才是难得的。”

沈云殊笑道:“那我可就飘飘然了。不过琢云轩的手艺,若说进宫也是足够的。”

“天下好手艺的匠人多了,宫里也不能都网罗了去。”许碧随口答了一句,说到正题,“只是梅姑娘这事儿,竟劳皇后娘娘赏赐,这——”

沈云殊也沉吟了一下:“梅大儒一家如今在陛下和娘娘面前确是风光。不过,也确是出人意料……”

许碧道:“那位于公公说,皇后让我进宫参加皇长子的周岁宴。”

“进宫?”这可确实出乎沈云殊意料之外了,神色顿时一肃,“究竟是怎么说的?”

许碧将于公公的话重复了一遍,问道:“你说,皇后这是什么意思?”

沈云殊眉头不由得拧了起来:“陛下并未跟我提过要召你进宫的意思……”

“或许只是让我进宫,好让许婕妤见见家里人?”许碧沉吟着提出一个比较正面的猜测,“许婕妤不是个安分的,皇后或许不想让她见别的人……”她也是娘家亲人,许夫人也是娘家亲人,两相比较,许瑶更想见到谁呢?

沈云殊眉头皱得更紧:“如果是这样,也该先打声招呼……”宫里可还有一个袁太后,一个袁胜兰呢。许碧外命妇,品级不过是五品宜人,若是进了宫,那两人想要难为她,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许碧默然片刻,笑了一下:“这离皇长子周岁还有半个月呢,也算是提前招呼了。”

沈云殊冷声道:“这算什么招呼。”以袁胜兰的性子,抱养了皇长子,必是要防着许瑶的。偏许碧既是许瑶的姐妹,又是沈家的儿媳,对袁胜兰而言是双重的碍眼,又怎会轻轻放过?

许碧轻声道:“或许皇后娘娘已有安排,会在宫里护着我。其实,我到底是命妇,只要我自己不犯什么错,太后和昭仪又怎样,难道还能随便捏个罪名就把我拖出去打死不成?”她又不是那些宫女。

沈云殊脸色阴沉,没有说话。以许碧的身份,最好的法子是根本别让她进宫。可皇后随便一句话,就让她进宫去扎袁胜兰的眼,这种做法,实在让沈云殊心里不自在。

许碧垂下眼睛,低声道:“也或许是咱们想多了,总要等我进宫,看看再说。”

沈云殊双唇紧闭,在唇角拉出一道冷硬的弧线:“偏这几天兵部吏部那里与我缠磨个没完,我也不能进宫见皇上——无论如何,你只不要吃亏。若真有什么事,哪怕当时翻了脸,也要护住自己。便是得罪了人,有我顶着。”

他也是知道上位之人的。或许要用你的时候会摆出一副礼贤下士的模样,可心里未必就真把你当成那么一回事。打声招呼?或许皇后觉得,提前告诉许碧这一声,就算是打招呼了。又或者皇后觉得,只要许碧不伤了性命,在宫里略吃点亏也不算什么的。只不知道,这是不是也是皇帝的意思呢?

不管夫妻两个怎么猜疑,皇后既发了话,许碧就得安排进宫之事。只她这里还没把衣裳做出来,许家那里先来了人。

来的还是许夫人的陪房陈妈妈,一见许碧,顿时脸上笑成一朵菊花:“给二姑奶奶请安。”上回大老远跑一趟杭州,碰了个冷钉子,陈妈妈窝了一口气,回去之后很是在许夫人面前嘀咕了几句。谁知这一转眼的,许碧随夫进京,竟得了皇后的赏,还能进宫去看皇长子抓周,许夫人都没这份儿殊荣,还要来巴结着许碧,这不就又把陈妈妈给派过来了。

陈妈妈白上了一番眼药,还要来奉承许碧,心里憋气,面儿上却半点不敢露出来,陪笑道:“夫人早听说沈姑爷高升,极是替姑奶奶高兴,还准备了些日常用得着的东西,怕姑奶奶回来得急,家里有什么不凑手的。只是不知道姑奶奶几时到京城,没能叫人去迎接。这几日晓得姑奶奶已经回来了,就叫奴婢把东西送过来,也问问姑奶奶,几时有空回去瞧瞧,老爷一直惦记着姑奶奶呢。”

许碧刚刚去庵堂里看过了路姨娘,晓得这一年多许家对路姨娘几乎是不闻不问,就仿佛没这个人似的。这会儿再听陈妈妈这话,只觉得可笑。倒是陈妈妈只说许良圃惦记她,没提许夫人,想来许夫人自己也觉得,若说嫡母惦记她这个庶女,实在太可笑了吧?

“我确是刚进京。陛下的旨意来得突然,这宅子里乱糟糟的不说,行李也没整清楚,从杭州带来的各样礼物都还不知在哪个箱子里呢。”既然许家能说瞎话,许碧当然也能,“待过几日我这里都收拾清爽了,备好了礼,就去给老爷太太问安。”

陈妈妈明知许碧胡说,却也不能戳穿她,只得道:“老爷惦记姑奶奶,原也不在什么礼不礼的,只盼着姑奶奶早些回去呢。”

许碧眼睛都不眨地跟她对说假话:“我也极惦记老爷太太。你替我回复老爷太太,过几日我就回去。”至于究竟过几日,那就呵呵了……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org.com/book/15699.html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org.com/read/15699/

一品代嫁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org.com/down/15699.html

一品代嫁手机阅读:https://m.bxwxorg.com/read/1569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谢礼)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一品代嫁》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org.com)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 - 一品代嫁txt下载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女配娇媚撩人重生之王妃温凉拯救虐文龙傲天逆天狐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宦难江山公子强娶皇子妃奋斗史兽世强宠:种种田撩撩夫我在乱世做权臣天生教师命他从夜色深处来纨绔狂妃:腹黑魔帝,来硬的!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宠妾我靠嘴炮刷副本[快穿]套路敌国皇帝后我怀崽了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将打脸进行到底怎敌她千娇百媚洞房前还有遗言吗和离我是专业的(快穿)替身的我跟正主在一起了且听无常说贵妾之女明神逐仙途攻略青楼乐师的那些年
完本推荐:小泪痣全文阅读八十年代嫁恶霸全文阅读给前任他叔冲喜全文阅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全文阅读嗜宠记全文阅读神仙给我发微信全文阅读侯门风月全文阅读将夜全文阅读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全文阅读重生女夺我气运全文阅读穿成苏培盛了全文阅读一品修仙全文阅读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全文阅读穿成男配他前妻[穿书]全文阅读他的偏执欲全文阅读清穿娇宠玄学妃(红包群+穿书)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暗黑系暖婚全文阅读黄庭道主全文阅读魔君带球跑了[重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我和软萌女友的恋爱日常神医毒妃腹黑宝宝极品透视仙医团宠三宝要熊抱大明之雄霸海外万古最强老祖道门狂婿被偏宠的小可爱她又美又乖爹地宠妻超给力快穿之大佬她又杀疯了冲喜大武侠冒险录赘婿天帝点石成玉修仙语音包,被校花误会是心声?不可思议的山海朕,帝王,问鼎娱乐圈[古穿今]天才神医五岁半都市无极仙医娘娘今天还活着吗反贼套路深[红楼+综武侠]罪妻求放过快穿女神苏炸天穿书之富婆难当:双面情人夜撩人抗战:我楚云飞,开局融合何晨光超神学院之异能者诅咒之龙超级上门女婿漫威军团领主桃源小仙医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品代嫁txt下载手机版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