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一品代嫁 >> 良配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www.bxwxorg.com)”查找最新章节!

沈云殊才走了两天, 许碧就觉得自己想他了。

九炼照例是留了下来,然后每天都被许碧拎来问一问有没有沈云殊的消息,真是苦不堪言。

主要是因为,前线确实没什么好消息。如今大股的海匪打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缩着脖子不怎么露面。袁家毕竟海战娴熟些, 敢于向外搜索, 偶尔还能找到点散兵游勇, 沈家对海情不熟,即使现在多统了一部分兵, 也还是搜索无果。于是整个二月里都只听见袁家的捷报, 显得沈家后继乏力,渐渐就没了消息。

这种情况下,让九炼怎么回话呢?只能次次都说大少爷平安, 因为暂时没仗可打。

只是这次,许碧听着这样的消息, 心里却一点都松不下来了。

沈家的探子如今紧紧盯着袁府, 可是却再也没见那个晚霞出过门儿。越是这样,就越表明袁家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 就等着沈家往里跳了。真要是如此,那即使沈家已经猜到了袁家的阴谋,也会十分被动。

就这么焦躁着, 到了董家三姑娘的及笄日。

许碧这会儿才知道, 原来及笄礼并不是一定要在生辰当天办, 而是要选个吉日或是有特殊意义的日子。

袁家到现在都没办花宴, 董藏月的及笄礼倒成了女眷们交际的机会,许碧跟着沈夫人到了知府衙门后门的时候,只见车马纷纷,着实热闹。

沈家已是董家板上钉钉的姻亲,董家还邀沈云娇做董藏月的有司,故而来得也早,正跟知府下属的官员太太们撞在了一处。

董家并未另设府邸,就住在知府衙门里。前衙后府,到底是官制,地方略小了些,后门更不够宽大,女眷们都得在此处下了车马进去,故而便有些拥挤,纵然有人有心给沈家让地方,也腾挪不开,只得等着。

这么一等,沈夫人才下马车,就听后头车轮声响,却是袁家女眷也到了。

袁大少奶奶这还是过年之后第一回露面,挺着尚未显形的肚子扶了丫鬟的手下马车,再过去伺候自己的婆婆下车,惹来旁边的丫鬟们一阵小声惊呼:“大少奶奶小心些——”

如今杭州城里谁不知道袁沈两家正在摽着劲儿,这会儿在门口撞上,实在是有些尴尬。在门口迎客的是董家两位奶奶,董大奶奶连忙上前,向沈夫人笑道:“三姑娘一早就念叨着府上二姑娘了,这会儿怕不等急了。”董二奶奶则直奔了袁大少奶奶去,一边自己去扶袁夫人,一边叫丫鬟来搀扶袁大少奶奶:“瞧大少奶奶这气色,必定生个结结实实的小小少爷呢。”

董家两个庶子虽都记在董夫人孟氏名下,但却是那妾室苏氏养大的。那会儿苏氏正得宠,董夫人再板正,丈夫偏袒着妾室,口上说着儿子们过了六岁就挪到前院去读书,其实晚上还时不时地跑回去与苏氏亲热,对嫡母却是敬而远之。

只是后来儿子们都大了,要娶妻之时,传出去说是养在姨娘身边的,这名声难免就要降一等。董大人刚升上杭州知府,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却发现杭州这边儿的读书人穷讲究,对他家的记名嫡子竟并不看好,反是对董夫人教养出来的女儿颇多追捧,这才有些后悔起来。

初时他被苏氏吹了一耳朵的枕头风,只想着往那高门世家里去寻儿媳,碰了几回钉子才晓得此事不易。且此时靖王做了太子,董夫人也就跟太子妃梅氏家里成了姻亲,她那位嫁到梅家的妹妹还特地写了信来。

董大人此人,要说还是颇有几分才干的,不然一个寒门出身的,也不能在四十岁上就做到知府。可是能做到杭州知府,就不全靠才干了——这可是个好缺,不是谁都能捞得着的——他靠的是有眼色,会钻营。

有眼色的董大人迅速地改变了策略,把找儿媳的事儿全交给了董夫人。事实证明他的主意很正确,董夫人挑中的两个儿媳虽出身不是多么显贵,却都是贤淑明理之人。长媳大方能干,次媳伶俐温和,妯娌两个相处十分和谐,各自还把自己院子里的事打理得一清二楚。

不过,苏姨娘是很不满意的。首先她嫌两个儿媳出身不够高贵,长媳的父亲不过是五品官儿,次媳更是某书院山长之女,连个官身都没有呢。

其次,也是最要紧的,就是两个儿媳对她不亲近,见面也不过是叫一声姨娘,反是在董夫人面前口口声声地唤母亲,做足了十分的恭敬。

为这,苏姨娘不光在董大人面前哭诉,还在两个儿子面前挑唆了好几回,的确挑唆得两个儿子跟儿媳都不亲近了。

可惜她的挑唆也只在知府后衙里才有用了。董夫人在杭州呆得越久,贤良淑德的名声就越盛。更何况靖王由太子而皇帝,梅氏一族也跟着水涨船高,愈发地受追捧了。

董大人如此有眼色的人,这会儿还要借着妻子的光呢,哪敢在外头贬低董夫人?且两个儿子跟儿媳不和,连个嫡子都没有,难道是什么好事?

别看男人偏宠妾室,可嫡子的份量是不同的。董大人自己没个嫡子,心中也不无遗憾。若是两个儿子也都没嫡子,一家子全是庶出,外头的名声可好不好听呢?

更有一桩。董大人自己是少年登科,两个儿子却似乎都没继承到他的才学和努力,到现在还只是秀才,连个举人都没考中,要到哪年哪月才能中进士?董夫人挑的次媳,娘家父亲是一院山长,学问是极好的,手下教出了不少举人进士,这是多好的资源啊?

结果次子呢?非但不好好利用,反而跟妻子生疏起来,真是白瞎了董夫人这番苦心。

虽嫌董夫人太过板正又不如苏氏貌美,可董大人只要眼睛不瞎就能看得出来,要掌家理事相夫教子,还得靠董夫人这样的。且两个庶子虽跟她不亲,董夫人挑儿媳的时候却是毫无私心,完全为了董家着想。就是叫他自己去寻,也未必寻得来更好的了。

这么一来,董大人是狠狠教训了两个儿子一顿,连苏姨娘那里都冷落了几天。于是董家两位少爷又憋憋屈屈回去跟妻子和好,而两位董奶奶依旧还跟从前一般敬着嫡母,对生事的姨娘婆婆更没好感了。

这件事儿闹得怪厉害的,董夫人虽然管家甚严,但架不住苏姨娘连着两个儿子都糊涂,自己在外头不收敛着些,倒把后宅的事儿传了出去,弄得杭州城里消息灵通的人都知晓了。这会儿看着两位董奶奶处事得当,不由得都有点儿替她们惋惜——这么好的媳妇儿,偏有人不识货。

虽说暗地里较着劲儿,但无论是沈夫人还是袁夫人,都不会在面儿上露出来什么针锋相对的意思,仍是一团和气地寒喧,且因为袁大少奶奶有孕,话题倒是多了。董家两位奶奶暗暗松了口气,便也就着这话题说下去,一时也并不冷场。

袁大少奶奶是满面春风,嘴里却叫苦:“头一回,也不知道怎的就这么缠磨人,每日里只想吃些古怪东西,倒搅得全家都不安宁。”

这话显然是在炫耀,旁边自有人接话道:“若这样闹腾,八成是个小少爷了。”

沈夫人暗嗤了一声。闹腾那说的是胎动频繁,这口味多变跟是男是女有个屁的关系。现在只管奉承,等生下来是个闺女,那时才叫好看呢。

不过她面上当然不会露出来,只管点头笑道:“口味变了也是常有的事儿,横竖不管想什么,你婆婆总会给你弄来不是?”

袁大少奶奶便笑起来:“可不是。”目光忽然掠向许碧,“沈少奶奶别急,等你有了,沈夫人必也要这般操心的。”

刚才她就发现了,许氏的目光时不时向她这里投过来,想必是羡慕嫉妒恨呢。本来她这是头胎,又是将将才满三个月,该在家里养着才是,可是近来袁家如此一帆风顺,她就是想来扎一扎沈家人的眼。

许碧冲她怯怯地笑了一笑:“借袁少奶奶的吉言……”其实她根本不是在看袁大少奶奶,她看的是她身后的一个丫鬟。那丫鬟身上穿的是细棉布褙子,又站得远,该是个二等丫鬟。可是如果她没看错,那张脸跟司敬文画出来的十分相似——那是晚霞,就是那个曾经乔装奔丧跑去海边的晚霞!

要说司敬文的画技还是不错的,虽然中国画并不懂面部阴影什么的,但司敬文画出来的也有六七分相似,尤其是颧骨和下颌的角度把握准确。且晚霞左眼尾下方有一颗泪痣,瞧上去真是楚楚可怜,有这个标志在,许碧觉得她没认错人。

袁胜玄的通房丫鬟,却穿着二等丫鬟的衣裳出来了。联想到这些天沈家的人死死盯着袁家,许碧心里就冒出个念头来——袁家这是要动!

正如袁家一定有人盯着沈家一样,袁家必定也料到沈家同样会派人盯着他们。一个人从袁府出去不容易隐去行踪,可是今日董府这般热闹,各家女眷都带了丫鬟来,进进出出之间多一个少一个又有谁会注意到呢?

难怪袁家也来得这样早呢。若依着规矩,身份越高的人来得越晚些,沈家是因为与董家有姻亲,袁家却大可来得晚些,还能避开门口的拥挤。可是现在,这拥挤却成了她们的掩护了。

果然才进二门,袁大少奶奶就仿佛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摸身上:“呀,我那个香囊忘在马车上了,快给我取过来。”说着抱歉地向董大奶奶一笑,“这些日子总还觉得胸闷,郎中开了些药,叫带在身上时常闻一闻,果然畅快些。”

许碧用眼角余光看去,果然晚霞和另一个丫鬟已经转身往外走了,她便一把抓住了知雨,压低声音道:“你出去告诉九炼,那是晚霞,他知道。”

袁大少奶奶其实并没有用什么香囊,就连今儿说的这句话,也是小叔子身边的心腹小厮长庚来传的。虽不知怎么回事,袁大少奶奶却是不敢不听这位小叔子的,叫她带他的通房出来她就带出来,叫她说这句话,她就说呗,横竖都是一家子,总归是为了袁家好。

沈袁两家女眷再加带进来的丫鬟不少,退出去个把并不惹眼,丝毫也不影响热闹的气氛,当然也就没有人注意,袁家出去了两个丫鬟,却只回来一个,倒是知雨回来的时候,沈夫人瞧了她一眼:“做什么去了?”

许碧就伸出手来,手心里放了一枚镶猫儿眼的水滴耳坠子:“这个落在马车上了,竟没注意,走了几步才觉得耳朵上空空的……”

沈夫人看一眼那耳坠子,心里就不自在。赤金底子上,那猫儿眼碧绿通透,中心的一道光金黄闪亮,活像真正的猫眼一般。当初给沈家的聘礼她都看过,虽也有几颗猫儿眼,颜色却没这个绿,至于公中打的首饰更没这样东西,显然后头沈云殊得的,又新给许氏打了首饰。

沈夫人当然也从沈大将军那里得过东西,可沈大将军也只是给她这些珠宝,从未管过她究竟打什么样的首饰。许氏在后宅,若是自己拿了这些东西去打首饰,她总会知道的。如今半点儿消息都没听见,那必是沈云殊经手的了。这份儿用心,可就不一样了。

再则,沈夫人其实也很喜欢猫儿眼,但说过两回,沈大将军拿回来的珠宝仍旧多是红蓝宝石,许氏这里却多了猫儿眼的首饰,可见这东西是都被沈云殊拿去了。

只是这些话却不能拿到外头来说,沈夫人憋了一肚子的不痛快,只能教训道:“怎的这般大意,耳坠子落了都不知道?幸而是发现了,若不然叫人看见,少不得说你粗心大意,丫头也伺候得不周到!”

许碧便低下头,连忙把耳坠子挂上,抬起头来的时候,顺便对饶有兴味注视这边的袁大少奶奶露出一个有些羞窘的笑。

之后董三姑娘的及笄礼,许碧就全程都有些心不在焉了。既记挂九炼能不能跟上晚霞,又怕袁家别有安排,九炼等人着了道儿。好容易挨到礼毕,董家又摆了一场小宴,等回到沈家的时候,已然将近黄昏了。

然而九炼是直到天黑之后才回来的,一回来就直奔了许碧的院子:“少奶奶,出了点事……那晚霞她,她……您能过去瞧瞧吗?人在花园子里。”

许碧二话没说就搁下了筷子:“走。”

虽然料想到是事情不顺利,但许碧看见晚霞的尸身时还是惊了一下——她满嘴是血,血液已经干涸,变成了紫黑色,看起来尤其可怖。

“咬舌自尽了。”屋子里是沈卓,许碧还是头一回见到他,“九炼,你给少奶奶说说。”

晚霞的确是借着出去取香囊的工夫,坐上了一辆不知什么时候赶过来的普通骡车,就往杭州城外去,半路上还接上了长庚。在确定没有别人加入之后,沈卓出手,轻轻松松就把人拿下了。

拿下很容易,但后面的事就很麻烦了。

“没搜出书信来。”九炼眉头皱得死紧,“还是长庚那小子说的,并没有书信,要给那些倭人递什么消息,全由这晚霞转述。而且——是用倭语。”

当时他们拿住了人,把两人从头搜到脚,却没搜出一字片纸来,且两人一口咬定是出城往袁家的庄子上去查账,什么通倭之类概不承认。

若不是他们从晚霞身上发现了纹上去的印章,怕还真就要被糊弄过去了。

“就纹在这里。”九炼伸手掀开晚霞的衣袖,只见小臂内侧纹着个朱红图案,正是当初王御医和他的药童合力偷出来的那封信末尾印的铭章,大小笔划丝毫不差。

一个通房丫鬟,没事儿在身上纹这个做甚?若说没原因,那真是鬼也不信了。

当然,长庚和晚霞自是仍旧咬死了不认,长庚说他全不知情,哪有小厮看少爷通房身上有什么印记的?晚霞却说这是进府之前人牙子纹的,防着他们逃跑之用。

这两人如此嘴硬,不过是仗着自己是袁家人,想着无凭无证沈卓也不能将他们怎样。沈卓素来是做这个的,焉能看不出两人的意思,淡淡一笑吩咐道:“既然没什么用,处理了便罢。”

这就是要杀人了。长庚顿时就有些慌了。先还硬挺着,只当沈卓是吓唬他,及至后来两人脖子都套上绳索,要被吊在路边的树上,这才想明白了——沈家如今将他们两个杀了,袁家同样是无凭无证,死也白死。

生死关头,到底还是自己的命更要紧些,长庚便招了。原来袁胜玄早几年就叫晚霞学了倭语,如今跟那边的倭人传递消息,说定了都叫晚霞出面,便以她小臂上纹的印章图案为信。至于消息内容,为防走漏,并不用书信,皆由晚霞口述,且必说倭语,若用盛朝话,则必是假的。

听了这些,连许碧也不能不说一声,袁胜玄此人,真是心思缜密了。当年那会他就预料到日后或许有这样的事,竟就能叫自己的通房先学起倭语来。这份儿远见,若是用在正道上,不知该有多好。

只是没想到,长庚这小子怕死,晚霞倒是对袁胜玄死心塌地,一听长庚招了,不等沈卓对她说什么,当场就咬了自己的舌头,因此他们弄回来的,也只是一具尸身了。

“少奶奶——”沈卓等九炼说完话,才开了口,“此事,长庚知晓消息,却不能代晚霞去说。我们倒是找了女探子,可——这倭语却是来不及学了。”

许碧已经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沈叔有什么想法,就说吧。”

沈卓微微颔首:“那我就大胆了。长庚说,这晚霞去见倭人时,都是以白纱覆面,只露出手臂上的纹章。因此,倭人并未见过晚霞是何容貌。”

袁胜玄再不把两个通房放在心上,也还没有大方到把自己的女人随便示众,因此晚霞每次都只露出小臂上的纹章,却把脸密密遮住,不教人知晓身份。

沈卓说到这里,九炼已经变了脸色:“干爹!这,这不行!”

沈卓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女子而能说倭语的,现在他们还能找到谁?不就是大少奶奶吗?可是,可是这是跟倭人打交道,万一露了破绽,那大少奶奶岂不危险了吗?

沈卓默然片刻,缓缓道:“袁家打算在三日后动手,计以脚程,晚霞三日尚未及回到袁家。可若是再拖过几日……”

许碧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大约是沈大将军和沈云殊已经往浙闽边境去了,袁家恐怕他们发现隐藏在海上的倭寇,才做得如此紧迫。

如今晚霞已死,这已然是唯一的机会,也是最好的机会。袁家不等晚霞回去便会动手,因此到他们出发之时,袁家还不会发现晚霞出事了。可若是错过这机会,袁家发现晚霞死了,便会知道沈家知晓了他们的阴谋,那时他们狗急跳墙起来,占了地头蛇之利,沈家便要大大不利了。

总之晚霞这一死,算是把沈家也逼到了墙角,沈卓正是想明白了这一点,才在无奈之下向许碧提出了这个建议。

“我懂了。”许碧干脆地点了点头,“我去。”

“少奶奶!”九炼顿时急了,“这不行!少爷知道也绝不会同意的!”

“我现在去,你们给少爷送信。”许碧完全没理九炼这句话。时间如此紧迫,沈云殊根本来不及不同意。

九炼急得直跳脚:“这不行!”

“那怎么办呢?”许碧反问他,“若是有办法,沈叔也不会让我去。”

九炼哑口无言,半晌才道:“就算这次不能,以后——”

许碧摇摇头:“不能等以后了。”如果袁家真是狗急跳墙,他们完全有能力把沈家杀个干净,到时候就算朝廷再诛袁家满门,又有什么用呢?

“我还不想死呢。”许碧心里其实也很紧张,面上却露出尽量轻松的笑容来,“所以我可不冒这个险。”

九炼张了张嘴,又跺了跺脚,到底还是没再说出话来。

沈卓注目许碧片刻,忽然长身一揖:“多谢少奶奶。”大少爷一直说这位少奶奶是良配,若说从前他还有几分疑虑,如今,他得说,大少爷是对的,少奶奶的确是良配,可遇而不可求……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org.com/book/15699.html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org.com/read/15699/

一品代嫁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org.com/down/15699.html

一品代嫁手机阅读:https://m.bxwxorg.com/read/1569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良配)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一品代嫁》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org.com)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 - 一品代嫁txt下载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帝王的宠妃是个O余污与宿敌成亲了小师妹修真日常陛下他总是假正经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贵妾之女将打脸进行到底侯门假千金不想争了(重生)穿而复始[综]当朕有了读心术发现所有人都在骗朕!女配不掺和(快穿)首辅宠妻录(重生)神隐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诱妻为宠洞房前还有遗言吗晚庭春炮灰女配重修仙仙风药令宠妾首辅娇妻有空间兽世种田记之大陆篇快穿渣男洗白论公子病皇子妃奋斗史
完本推荐:祸害大清全文阅读风云之最强反派全文阅读余污全文阅读给前任他叔冲喜全文阅读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全文阅读公主饶命GL全文阅读且听无常说全文阅读成为首富女儿之后[娱乐圈]全文阅读回到七零年代全文阅读公主嫁到:腹黑将军喜当爹全文阅读汤家七个O全文阅读嘉宁长公主全文阅读侯门弃女:妖孽丞相赖上门全文阅读请你改邪归我全文阅读重生七零男知青全文阅读反派她声娇体软[快穿]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宝福公主全文阅读炽野全文阅读将夜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路人甲的穿书日常江山为聘,嫡女韶华诸天福运狗住,我能奶到地老天荒大宋不怂战帝之傲视九重天高能玩家(无限流)天字第一當快穿之女主她又美又飒煜翊凌芸武极谪仙重振中医玄幻:开局暴揍天才圣子西游:大圣,求求你放了如来小儿我是楚球王我娘是个狠人全能医仙我成了五个大佬的掌心宠网游之九转轮回我为天帝穿越北宋之我爹是蔡太师王者游戏我真的在打篮球诸天兼职成神从农民工到房地方产开发商的巨变面壁者:谁都想破我的壁顾少霸宠小医妻快穿:偏执大佬全是我裙下之臣郁少的绿茶心尖宠离婚豪门后我上了热搜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品代嫁txt下载手机版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