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一品代嫁 >> 圆房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www.bxwxorg.com)”查找最新章节!

其实各家女眷交际的手段也无非就是那么几样, 不过袁家的花宴在杭州是最有名气的。

这个名气,倒未必是说他家的花木就世所罕见了,只是因为袁家父子在江浙一带的权势,每年杭州城中袁家不开第一回花宴,别家都不敢有动静呢。

袁夫人也颇以此为自豪,府中还特地修建了暖房,去年在二月初五就开了兰花宴。许碧没有赶上, 但据沈云婷说,数百盆兰花都摆出来,哪怕没有多少珍稀的品种,也是香得很。且凡去兰宴上的女眷们, 最后都可自折一枝兰花,或簪发上或佩胸前, 染香而归, 甚是别致。

不过今年情况似乎不太一样,首先是未出正月, 整个江浙就掀起了剿匪的高-潮。其次就是袁家大少奶奶诊出了喜脉, 要静卧养胎,故而这花宴始终没动静,倒是弄得整个杭州城都比往年安静了许多, 倒把一些喜爱交际应酬的太太奶奶们憋得够呛。

不过袁家当然不必管别人的眼色, 因为袁氏父子又风光了一回——他们连拿下了两批海匪, 杀死俘虏的人数也将近千人, 半点都不逊色于沈云殊在年前立的功劳呢。

朝廷的封赏也来得很快——没什么好磨蹭的, 当初沈云殊是什么例,这会儿袁家就是什么例——袁胜青升了一级,官至都司,再次与沈云殊齐平。

沈夫人正在家里忙着准备给董藏月的及笄礼,听到这消息忍不住想呸一口:“大郎是一个人剿杀了这么些海匪,他们是父子三个,怎的倒是一样的封赏?”虽说沈云殊升官儿她心里也不大痛快,但要跟袁家比起来,自然就亲疏分明了。

许碧在旁边帮她挑礼物——说是帮忙挑,其实就是来替沈夫人写礼单的。既然决定要跟沈云殊白首同心,那么他的继母也就是她的继母,礼数是要做周全的,不能叫人在背后说沈云殊娶的妻子不敬继母,夫妻一体,那也会连累沈云殊的名声。

不过她是不会轻易发表意见的,反正沈夫人挑中什么她就写什么,每天在这里呆够了时间,剩下的时间就随她自己了。横竖沈夫人一天大半工夫都要管家理事,并不想让她插一手,到时候就会发话让她回自己院子的。

不过一句话不说也是不行的,比如说这个问题她知道,倒不妨回沈夫人一句:“听说是袁家把这功劳都归给了袁大公子。”三个人的功劳给一个人,朝廷也只好就照着一个人来封赏了。

沈夫人心中犹是有气:“袁家在这江浙几十年,也没见剿了多少匪,如今朝廷有了旨意,大郎立了功劳,他们也立刻就几百上千人地剿起匪来,不知前头都做什么去了!”

虽是气愤之语,却是恰好说中了真相。许碧笑了一笑:“可不就是,这是成心想跟咱们家抢功劳来的。”

沈夫人知道的事情其实并不多。打从她嫁给沈大将军不久,沈大将军就发现她并不是能扛得起事的性情,因此外头的战事也罢,朝廷上的政事也罢,都并不与她多说,故而沈夫人也只晓得袁家是为了博个脸面,才这般大力剿匪罢了。

这般被硬生生压下去的感觉实在难受,沈夫人忍不住道:“大郎的伤究竟好了没有?老爷独个儿在军中,自是敌不得袁家三个人。大郎若好些了,就该早些去营里帮老爷的忙。才升了都司,也该拿出点样子来给朝廷看看。”

她说到最后,忍不住又多补了一句:“晓得你们小夫妻情笃,可也莫误了正事。”大过年的,这两人倒在外头逍遥了半个多月,说是养伤,还不知在做什么呢,倒叫她在府里忙得不亦乐乎。

“说起来,老爷还说,你也该学学管家理事。我原还想着,这年节下事多,你正好替我分担些,哪怕琐碎小事,一点点学起来……”沈夫人见许碧不说话,愈发说得起劲了,“哪家媳妇除夕不在家里守岁的,倒跑到外头去——”好歹及时把一个“野”字咽了下去,却还有些不甘心。

许氏来了癸水之事,她已经知晓了,想来两人在宁波拖着不回来,怕就是圆了房了,若不然,怎么两人那眼波交错之间,总跟抹了蜜似的?

沈夫人自己是从未有过这等经验的。沈大将军对她不算差,让她管着后宅诸事,连孩子都生了两个,可沈大将军却是从未用沈云殊看许氏的那等目光看过她。

当然,沈夫人是绝不承认自己这点子妒意的,她在意的是沈云安。打许碧走了,沈云安在除夕家宴上就有些神不守舍,看得沈夫人几乎气死。

把自己儿子勾得神魂颠倒,许氏倒是跟沈云殊你侬我侬去了!沈夫人只要一想起这个,就觉得一股子火气直冲天灵盖,无论如何都压不下去,顺着嘴便道:“大郎也是,老爷在前头忙着,他也不晓得快些去帮忙。你也该劝着些,不说什么忠君为国的大话,单说孝顺,他也该勤勉些才是——”

许碧本来是不想跟沈夫人对嘴的。这年头孝字大过天,沈夫人虽然只是继母,但沾了个母字儿,也是该孝顺的。所以许碧这些日子过来,已经打定了主意,即使沈夫人言语之中带点刺儿,给她点脸色看,她也忍了,就当伺候一个讨嫌的上司就是了。

谁知沈夫人跟抽风似的,前头还在说袁家不好,许碧还当这回是同仇敌忾了,谁知她转过来就把矛头指向人民内部,逮着沈云殊说个没完了!

沈云殊这伤口甚深,每次换药的时候都要用浸满药液的纱布填进伤口之中,就怕外头先愈合而里头却长不好。这年头也没个麻醉药,换药就是遭罪,许碧每回看着都觉得心疼得不行。

其实前几天袁家报捷,沈云殊就想去军营,但被许碧死按住了。海上打仗,打到最后全身都是湿淋淋的,若是伤口里进了泥水污物发炎感染,这年头可没抗生素!尤其伤在腹部,真搞到腹腔感染,难道还能开刀吗?

最后还是沈大将军叫沈卓亲自送信回来,勒令沈云殊养好伤才准过去,沈云殊才算安分了,可这几天他的脑子就没一刻闲着,得了外头送回来的消息就要跟沈卓仔细研究。

就这样,沈夫人却还在这里说风凉话。许碧能忍她说自己,却忍不了她说沈云殊,见沈夫人喋喋不休似乎还想继续,便把手中的礼单一放,淡淡道:“夫人怕是不知道大少爷究竟伤得如何吧?”

沈夫人确实不知道,她也不甚关心——反正沈云殊回来的时候看起来气色也不错,并不像伤重的模样,她也就是嘴上关心一下罢了。不过被许碧这一样一问,她脸上便有些下不来:“我晓得大郎腹上被人刺了一刀。可老爷当年打北狄人,背后被人连砍三刀,衣裳都被血粘着脱不下来,还要带人追击。老爷素来都说大郎像他,这会儿正是用人的时候,这上阵父子兵,大郎便是伤还没好,也该过去,看能帮上一点是一点呢。”

许碧冲她冷笑了一下:“夫人说的是,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病,可惜二弟不肯习武,否则这会儿定然也能帮上父亲的忙了。”

沈夫人脸色顿时就是一变,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谁叫安哥儿身子弱,只会读书呢。不比大郎,自小就是老爷教导的。”

哦,说得好像沈云安不从军,是因为被沈云殊挤兑了,不得不去科举似的。许碧把一边嘴角往上一提,摆出一个标准的十点一刻表情来:“是啊,真可惜,二弟半点都不像父亲。”

沈夫人的脸色这下是真不好看了。这个时代,“此子肖父”是个十分高的评价,那么相反的,“子不肖父”可就不是什么好话了。但沈夫人自己刚刚用事实表明了,身子弱、只会读书的沈云安,与背后被砍三刀还要领兵追击的沈大将军,显然是并没有什么“肖似”的地方。

原是要抽人的,不小心一巴掌反抽在自己脸上,沈夫人脸皮都有点火辣辣的。许碧心里也很不痛快,冷淡地道:“既这样,我先告退了。大少爷又该换药了,我去瞧瞧,若是伤得好些,也好早催着他往营里去。”

维持了几天的和平轰然倒塌,许碧一路大步流星地回了自己院子,深觉跟沈夫人这种人相处比跟当初的混蛋主编相处还困难,毕竟那会儿她能辞职,这会儿她却还舍不得沈大少奶奶的位置。

沈云殊果然正由九炼伺候着在换药,一见许碧进来,连忙摆手叫她出去。

“我不怕。”许碧一步走过去,见九炼这次只往伤口里塞了两下就停了手,不觉叹了口气,拧了手帕来给沈云殊擦汗,“可算是要长好了。”用的纱布越来越少,表示肌体组织正在从内向外生长。这样虽然会多受罪,可是等伤口结痂就能确定完全愈合,而不必担心里面是不是还有感染溃烂什么的。

沈云殊额上已经渗出细汗,脸色却丝毫未变,由着许碧给他擦脸,笑道:“里头已经长好了,看来是不碍事了。”

许碧的手不由得停了下来:“你要回营里了?”

九炼很有眼色地退了出去,顺手还带上了门。沈云殊握着许碧的手将她拉过来坐在自己腿上,熟练地把下巴垫在她肩膀上,低声道:“袁家急得很,父亲那里压力不小。且他们此次清剿范围扩大,沿海一带常出没的小股海匪都清得差不多了,我和父亲如果还想再立功,就只能往浙闽交界之处去了。”

但是那一带,海鹰也不是很熟悉。

“袁家的埋伏就在那边?”这显然是要把沈家逼到福建那边去。

沈云殊点了点头:“只是有些奇怪,毕竟此时冬天刚过,倭人应该还来不了这么快……”冬天海上有大风,并不宜航行。倭寇若是缩回东瀛,待风季过后再来,此时应该还到不了。正因如此,沈家才会放心大胆地只把眼睛盯在海匪身上,不会防备倭人……

“但那个女人去海边,一定是跟倭人联系的吧?”

“她好像是叫晚霞。”沈云殊随口道。虽然有司敬文的发现,但沈家的探子追上去时却没能撵得上,等到他们发现晚霞在靠近福建边境的一座渔村里出现时,已经过去了三天,晚霞已经准备回返了。

派去的人是沈十二,他没急着跟晚霞回去,倒是扮成收鱼的小贩,在那渔村里混了好几天,确实了晚霞在那里的身份是“康老三家嫁出去的闺女”,在城里给大户人家做姨奶奶,时常派人往回送点银钱衣料之类,但本人回来探亲还是头一回,因为康老三的娘,也就是这闺女的祖母死了。

至于康老三一家子,则是本地出色的渔民,驾船的技艺高超,凭着一条小船就敢往深海里去,运气好的时候,还曾捞回过珍珠珊瑚来,在渔村里算是富裕人家了。嫁了闺女之后,他也曾去城里住过几天,但不久就又回到了渔村,说是在城里过不惯,还是隔三差五要出出海,吹吹海风才舒服。

“如今袁家把我们往那里逼,这事儿也就差不多了。康老三所谓的出海,只怕就是去与倭人联系。只是他们究竟怎么能来得这么快,我还不曾想明白。”

许碧心里忽然闪了一下:“岛?”她记得当时在监狱里装死尸的时候,平田和俊二曾经说过找到了一个岛。

怎么早没想起来呢?许碧都想敲自己头一下了。当时光顾着震惊袁家勾结倭人去了!话说,那个总不会就是那个岛吧?

这时候也顾不得别的了,许碧脱口而出:“我倒听说过,福建那边儿海上好像有个什么岛,叫什么钓鱼什么的……”

“钓鱼台?”沈云殊眉毛一皱,“前朝的文献中倒有记载,归属澎湖列岛管辖,还曾有过驻军,只是离澎湖远了些,岛又极小,往来运送不便,后来便裁撤了。可那里,离东瀛甚远……”

他沉吟着:“远虽远了,可若是真将船队藏在那里,倒是足以过冬。且那里原归属澎湖,不在浙闽管辖之下,偏澎湖那里多山民,原不驯顺,当地巡抚颇为头痛,只怕也未必有精力再关注别处……”

他猛地把许碧抱紧了点儿,笑了起来:“少奶奶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哪!”

许碧被他抱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可这会儿——”她怕是已经说得晚了吧?袁家逼得这么紧,想必那些倭寇已经准备好了。纵然知道了他们的藏匿之处,可沈家毕竟有许多劣势……

“来得及。”沈云殊沉声道,“你放心,既然知道袁家要在何时何地动手,我就一定有法子!不过,时间很紧,明日我就得启程了。”

许碧反过手。沈云殊腰上缠着白布,却还没穿上衣。许碧反过手去,就摸到了他略有些粗糙的肌肤,上头深深浅浅的许多伤疤,有些已经淡去,有些却仅用手摸就能摸得出来。

“我——”许碧脸上滚热。她得庆幸她现在是背靠着沈云殊的胸膛,倘若是面对面,她怀疑自己究竟能不能把话说得出口,“我已经来癸水了。”

“哦——嗯?”沈云殊心不在焉的声音刚出口,调门就一下提了起来,“什么?”

许碧忍不住在他腰上掐了一下:“我说,我已经……”

沈云殊耳聪目明,脑袋转得更快,并不需要许碧说第二次,就掐着她的腰把她整个儿举起来转了半圈。两人四目相对,许碧觉得他的眼睛亮得跟两团火似的:“这会儿……”

许碧下意识地往窗外看了一眼。这会儿才中午呢。按这个时代的说法,叫做白昼那什么什么。

但沈云殊明天就要走了,他今天晚上应该好好休息,所以就算白昼那什么什么了,又能怎么样呢?反正门外守的是她的心腹丫鬟,而人人都知道沈云殊受伤卧床,她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在房里陪他的……

绣着瓜瓞绵绵图案的帷帐落了下来,把外头明亮的光线遮去了大半。

这帐子是新换上的,但事实上,从许碧嫁进来,她床上的帷帐就一直用的是类似的图案,什么葡萄、葫芦,总之都是这种“多子”的吉祥图案,看得许碧都有些眼晕。

不过这会儿,她却忽然觉得这图案真挺不错的,那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瓜,在叶片下面探头探脑,而瓜蔓缠绕着,居然被她看出一种缠缠绵绵的意思来。

绵绵。许碧已经有点烧起来的脑袋昏昏然地想,这个词儿真好啊——如果前面加上瓜瓞二字,就是多子多孙,如果不加,就是缠缠绵绵。夫妻就应该是这样啊,缠缠绵绵,多子多孙……

许碧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将暮,帷帐有一条缝隙,从那里看出去,可见看见窗外的天空一片绯红。

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合适出门。

许碧轻轻地叹了口气,头顶上立刻传来沈云殊的声音:“怎么叹气了?”

许碧仰起头,才发现他倚着床头坐着,正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身上只搭了件中衣,衣襟敞开,露出浅棕色的胸膛,跟腹部缠着的白布形成鲜明的颜色对比。

“是不是伤口扯到了?” 许碧立刻就发现那白布换过了

“没有。”沈云殊满不在意地说,俯下身来,“觉得怎么样?”

“骗人!”刚才那么折腾,不可能不扯到这些白布,但现在白布仍旧裹得特别整齐,这明显是换过了。

沈云殊笑了起来:“你怎么——”圆房之后女子不都是应该害羞的吗?以前在西北,有同僚成亲,当天他没赶上,等人家回门之后才去道贺。那会儿新妇在同僚眼前都一脸羞答答的模样呢,怎么他的小妻子才一睁眼就凶巴巴的,丝毫不见娇羞呢?

许碧这会儿才想起来的确应该害个羞的,不管来不来得及吧,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嘛,于是把被子往上一拉,随即就忍不住抽了口气——浑身上下骨头都像要散了,不动的时候还好,这一动就觉得好辛苦啊……

“起来沐浴吧。”沈云殊看许碧勉强也只把被子拉到了下巴,不由得笑出声来,“饿不饿?”

很饿啊!中午她还没吃饭就先滚了床单,能不饿吗?

“你出去。”虽然这害羞有点后知后觉,但有总比没有好吧?

“我不。”沈云殊反而耍起赖来,“我抱你去沐浴。”

“你省省!”许碧顿时就不想害羞了,“你还想把伤口再扯开吗?到底怎么样?”

“又凶起来了……”沈云殊露出一脸的无奈,“其实里头已经长好了,不过是稍稍有些渗血,并无大碍。”

许碧这才放了心:“你就不该——”做一次就算了,还要做两次!现在好了,她仿佛一个被拆了的布娃娃,沈云殊也扯裂了伤口,真是两败俱伤啊。

虽然她没把话说完,沈云殊也知道她在说什么,嘿嘿一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许碧脸色一下就变了,呼地坐了起来,既没注意身上疼,也没注意胸前一凉:“胡说!什么死不死的!”难道这是最后的晚餐——午餐吗?

许碧这一坐起来,真是春光泄露,沈云殊正准备再饱饱眼福呢,就见妻子粉扑扑的脸一下子就发白了,顿时半点绮思都没了,连忙抱住她:“我胡说的,我胡说的。”

许碧狠狠在他腰上掐了一下:“不准胡说八道!都没个忌讳吗?”她现在真是越来越迷信了。

沈云殊咧了咧嘴,顺手把手伸进被子,抚摸着妻子光洁的背部:“好好好,我再也不说了,以后一定注意。”

许碧把脸贴在他坚实的胸膛上,双手围着他的腰,低声说:“你一定能好好回来,我等着你。”

※※※※※※※※※※※※※※※※※※※※

推荐下基友的新文,质量和更新都绝对有保证的哦:《重生之温婉宜人》

上一世她被逼为皇子侍妾,倾城祸国,素手掀起无数波澜,最终倾覆了这郡王府。

重来一世,终于可以避开前世的人和事,方婉决定,她要端庄稳重,做一个温婉宜人的女子!

APP的小天使可以直接搜索文名《重生之温婉宜人》or笔名:七和香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org.com/book/15699.html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org.com/read/15699/

一品代嫁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org.com/down/15699.html

一品代嫁手机阅读:https://m.bxwxorg.com/read/1569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圆房)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一品代嫁》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org.com)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 - 一品代嫁txt下载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宠妾穿越星际:妻荣夫贵诱妻为宠乌金坠神隐带着系统回原始我家竹马是太孙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晚庭春女配不掺和(快穿)异世惊华:逆天纨绔妻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将打脸进行到底他从夜色深处来独宠媚后快穿之打脸狂魔兽世种田记之大陆篇末世之重生重生之王妃温凉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逆天狐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当朕有了读心术发现所有人都在骗朕!女配娇媚撩人套路敌国皇帝后我怀崽了快穿男配之我变成了万人迷陛下他总是假正经
完本推荐:黄金瞳全文阅读重生之民国元帅全文阅读国色天香全文阅读小尾巴很甜全文阅读攻略青楼乐师的那些年全文阅读恐怖谷漫游指南全文阅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全文阅读尖叫女王全文阅读快穿:男神,有点燃!全文阅读嫡妻在上全文阅读小妖妻全文阅读成为首富女儿之后[娱乐圈]全文阅读娇妻为后全文阅读快穿之锦绣人生全文阅读首辅夫人重生日常全文阅读都市之开局一万亿全文阅读重生之盾御苍穹全文阅读小说炼气练了三千年完本全文阅读带着道侣一块穿[快穿]全文阅读女主都和男二HE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神医:离谱,未婚妻将我包围了锦鲤系统超旺夫无敌小神医正常明星谁当偶像派啊弃婿归来:豪门战神-不败神婿不败战皇农门诰命妻特种兵之国帅军威婚华正茂罪妻求放过黄泉指路人清穿之四福晋看戏日常医圣归来长风几万里职业王牌:我有一双神之手阴阳杂货铺超神:我被三王上身了末世灵植师之我有药田空间女巫醒在狼人之夜画斜红萌宝来袭:总裁娇妻很神秘全球进化后我站在食物链顶层龙凤双宝:妈咪太受宠最佳赘婿药王神婿怀了渣男他叔的孩子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仙翱九天求标记是会怀孕的!将军夫人甜又软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品代嫁txt下载手机版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