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一品代嫁 >> 除夕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www.bxwxorg.com)”查找最新章节!

厨房里的笑闹声直传进了屋里, 沈云殊也很想笑一下,无奈正在被检查。

匕首插入小腹, 伤口可能看着并不长, 但深度惊人。许碧说是想检查一下,其实根本不敢打开裹在沈云殊腰腹处的纱布——万一伤口崩了怎么办!只能用语言拷问了:“九炼说不曾伤到脏腑, 是不是真的?”

沈云殊笑笑:“这个他倒没说谎。当时虽然避之不及,但我也往后缩了缩,且身上还穿了皮甲, 捅得并不很深, 确实不曾伤到脏腑。”说起来,也幸好是冬天,衣裳里头穿件牛皮甲并不显眼。若不是出手的那海匪手上力量实在不小, 也极锋利, 怕是还捅不大进去呢。

“那把匕首倒真不错, 说实在的, 西北的刀剑都不大比得上。”沈云殊说到这个还挺高兴, “我已经着人打听制剑的匠人去了, 若是军中刀剑都能如此,战力必然大增。”

许碧无奈地替他整好衣裳:“这么说, 你还大有收获了?”

沈云殊嘿嘿一笑,拉着许碧坐下:“叫九炼送回去的东西你可看着了?可喜欢?”

“嗯。”许碧往他背后仔细掖了个枕头,“坐着怎么也不靠个东西, 不累得慌?”

然后才认真回答他的问题:“喜欢得很, 我都没见过那么通透的宝石。还有那几颗猫儿眼, 难得是大小颜色都差不多,着实难得。”

沈云殊就笑了:“这些海盗多年抢掠,好东西着实不少呢,这些都是我在里头挑出来的。还有些虽然大,只是颜色不如这个好,看起来乌涂涂的,我想着镶在首饰上也不大好看,就扔在那儿了。还有些象牙珊瑚之类,听说许多都是从两广那边贩过来的。”

他说着就叹了口气:“这些东西皆自南洋而来,在两广那边儿就比到这边便宜至少三四成,想来若在南洋那边自然更便宜了。如此看来,海运委实有厚利。”

知道这宅子里什么都不齐全,许碧来的时候就带了一大堆东西。这会儿桌上已经摆上了沈府里做好的各式糖果。许碧拿了一块元宝形的松子糖塞沈云殊嘴里,随口道:“那是肯定的了。”本来就受了伤,这宅子里又啥都没有,她要是不过来,这个年还怎么过?

“你怎么知道?”沈云殊嚼着又香又甜的糖,笑问,“你连海运也知道?”

“看你说的,好像这些东西不往京城里卖似的。”许碧轻咳一声,“我纵然没得过那些东西,总也听人说起过的。”许二姑娘确实得不着什么象牙珊瑚红蓝宝石的,有个镶珍珠的首饰就不错了。当然她本人,也根本没听过这种话,更不知道这些珠宝在京城究竟卖到什么价钱。

“单看那玻璃镜子就知道了。”这个,许府还真有的,“我大姐姐就有一面,不过巴掌大小,却要十几两银子。这东西一碰就碎,用船运过来怕不也要碎掉许多,若是不卖得贵些,岂不赔了本儿?且书上都说‘物以稀为贵’,咱们这里没有的东西,自然就贵了。”

“是啊。”沈云殊其实也就是随口一问,并不知道许碧其实是说漏了嘴,“此等厚利,若是如茶叶丝绸一般收税,得有多少银子进项?”

许碧顿时来了兴趣:“怎么,皇上有意海运?”

“其实前朝就曾有过市舶司。”沈云殊点点头,“只是后来世道乱得不行,谁还顾得上。但市舶司在时,那税银可是流水一般。如今虽说天下看着太平了,可国库里银子可不多。”

这件事,作为镇守西北的将军,沈家父子颇为清楚。

西北要养十万大军,单是兵士的粮饷就不是小数目,且还要配备马匹、兵器、甲胄、弓矢,尤其是打起仗来,银钱更是流水般花出去。几十年边关战事连绵,这得要多少银子?

前年,沈家父子一是数年积累,二也是逮着了北狄人一个冒进的机会。沈云殊亲自率精兵出战,踩住痛脚就往死里打,才得了那么一场大胜仗。饶是这样,也折损许多兵马,若北狄不冒进,怕是西北如今也没有那么清静。

可北狄之患是无法根治的,除非能把整个北狄灭了族。否则再过三五年,这些草原游牧之人就像春风吹起来的野草一般,又会卷土重来。

“北狄王庭北迁,虽则是大败了,可也给了他们休养生息的机会。”沈云殊随手在桌子上划了个简易地图,“草原辽阔,这些人熟悉地形,散进草原之中便难以寻找。且草原之上地势平坦广阔,易攻难守,我朝也无法在那里久驻军队——除非是建造城池,却又谈何容易。因此北狄王庭虽是北迁三百余里,我朝防线却只能到大黑山,据山势筑起关隘,至于再外头,也只能扔给北狄人了。”

“北狄人甚是强悍。别看老汗王亡故,十几个王子死了一多半儿,可剩下的也都不是易与之辈。这几年的安静,一则是把他们打得痛了,二则也是这些人自己顾着争夺王位,暂时顾不上来犯。”沈云殊以手撑头,侃侃而谈,“但最多五年,王位尘埃落定,北狄喘过气来,必然还要来犯的。”

许碧听得出神,顺口道:“他们来犯,也是因为草原上不能种植只能放牧,许多东西都缺乏,因此才要来抢。倘若两国彼此贸易,那谁还愿意打仗呢?”

沈云殊眉毛一扬:“你这话已然是极有见地了,可是却于北狄人的脾性不大明白。这些人,便如那草原上的狼一般,生性凶悍,欺软怕硬。前朝也曾跟他们开过边贸,可前朝略一式微,这些人便撕毁协定,照样来犯。想与他们贸易,先得打服了他们,狼变不成狗,只能给他们戴上锁链才行。”

许碧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到底不是她那个时代,贸易往来固然是好的,也肯定有用,但也不能生搬硬套。

“其实开边贸这事儿,当初皇上跟我们也谈论过。”沈云殊却很高兴妻子居然能说得出这样的话来,“必是要开了边贸,和平日久,才能慢慢磨掉北狄人的野性,只是这事儿急不来,至少要北狄开口求和,才能重提边贸之事。”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可以说,就没哪个男人不想自己妻子美貌的。然而若空有美貌,也就只是个花瓶儿,初时觉得好看,渐渐看惯了也就无趣了。更悲剧的是人还不是花瓶儿,因为花瓶只要不打碎,可以千年万载地好看下去,而人却是会老的。

这个“空有美貌”,并不是说不读书不识字儿什么的,而是说有没有共同语言。假使丈夫是个杀猪的,而妻子对猪颇有研究,那么即使她没读过书,夫妻两个说不定也能聊得不错。但假使丈夫杀猪而妻子只会诗词歌赋,俩人就只能大眼对小眼了。

沈云殊自然也是认真读过书的。然而他是武将,读书并不细抠子曰诗云,也不学做诗作画写文章,有那时间他还不如多读几卷兵书,多练练武哩。就是一笔字写得不错,还是为了能写奏折军报什么的。

所以当初他知道自己与翰林家的女儿定了亲时,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不必说,忧就是忧妻子若是只知诗文不知疾苦该如何是好,毕竟西北那地方可比不得京城,还时时要打仗,文官家里出来的姑娘,可别被吓坏了。

谁知道老天爷给了他一个大大惊喜。许碧不但生得漂亮,还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文官家的女儿”,有胆气不说,许多事情还能与他谈得来,这可就稀罕了。美貌与否能看得见,可共同语言这事儿,就是可遇不可求的了。

“上回你们打得北狄迁了王庭,他们也没有求和吗?”

“没有。”沈云殊叹了口气,“其实上次那一战,也有些侥幸与运气,被我冲到了王帐。若说真把他们打服了,那却没有。当时王庭北迁,我很想追击的,可是兵马不够,地形又不熟,实在不敢轻进。若是早有准备,跟进痛击,说不定如今北狄已然求和了。如今——只怕三五年后,还有一战。”

“可是国库之中,实在并不怎么丰盈。且不说河工之类,单说养兵,也不止西北一处。”沈云殊有些讥讽地笑了笑,“就是江浙这一带,虽说只是五万兵马,可因是水战,单是造船就所费不赀,还不算被人贪进去的呢。总之花钱的地方太多,皇上自登基起,就一直为这头疼呢。”

“所以皇上要开海运?这倒是个好法子呢。”开源节流,没法节流,那就要努力开源。

“法子是挺好,可施行起来却难着呢。第一要事就是靖平海匪,不然这海运怎么开?”偏江浙这里袁家还在养寇,只要有袁家在,这海匪就休想靖平!更不必说,还有人反对海运呢。

“还有人反对?”许碧不由奇怪,“为什么反对?增加税收,这不是好事儿?”

沈云殊哼了一声:“有些人是鼠目寸光。若开了海运,少不得花大力气靖匪,还要扩建水军,这一笔一笔的都是银钱。且海匪确实难剿,有人生怕花了银钱还不能靖海,便建议干脆禁海了事。坚壁清野,倒也不用费力去靖什么海了。”

“这怎么成!”这种策略,历史早就证明是不成的了,“因噎废食,这是怎么想的?”

“海运到底也不是食。”沈云殊轻嗤,“还有一等人,自己大概就在做着走私的勾当,自然也不愿朝廷开海运了。这等人,比那鼠目寸光的更可恨!夹杂在其中,装出一副忠心的嘴脸来,干的却是损国肥己的勾当!”

许碧不得不叹一声:“皇上也真不容易……”

“可不是——”沈云殊还想再说,却闻到了一股子香味儿,“什么东西这么香?”

“他们在烤肉吧。”许碧来的头一天,就弄了些羊肉猪肉鸡翅鱼虾之类,先叫厨房腌渍好了,拿过来只消焖一焖烤一烤便能吃。别说沈府的厨子手艺不错,她就是口述了一下要求,现在闻着这味儿,与她要求的所差无几,“一会儿就能吃饭了。”

“幸好你来了。他们这几天做的饭都难吃死了。”沈云殊一脸痛苦。

“少来了。”许碧毫不留情地戳穿他,“他们不会做,不能到外头去买?”

“贵啊……”沈云殊继续一脸苦相,“我的月例银子现在都拿不到手了……”以前月例银子都是五炼九炼去领,自然由他自己支配,现在许碧管着他的院子,月例都进了许碧手里,这笔钱确实不归他了。

许碧忍不住笑了:“也是。这么说,以后我该给大少爷发银子日常花销啰?”

沈云殊顿时眼睛就是一亮:“少奶奶说得是!能给多少?”

许碧故做沉吟:“依我看,其实以前府里的月例已经太多了,大少爷衣裳鞋袜都是府里出,每个月五两银子也就足够了。”

“少奶奶也太狠了……”沈云殊摆出一脸欲哭无泪的模样,双手抱拳,“求少奶奶开恩,多给点儿吧,也不能一下子就扣去了九成……”

两人笑成一团,许碧也不知自己怎么就坐到沈云殊腿上去了,吓一跳:“你的伤!”

“无妨。”沈云殊圈着她,下巴靠在她肩上,“累你过年也不得安生……”想想从她嫁进来,还真是没个消停的时候。

“这有什么。”许碧摸摸他有些消瘦的脸颊,上面的胡茬有点扎手,“我不过是坐着马车走几步路罢了,你才是辛苦。”不但辛苦,还危险。

沈云殊也摸了摸她身上的衣裳,又摸摸她的头发:“原先聘礼里给的宝石,你也没去打些新首饰。这回等回去了,别留着,多打几件首饰——大过年的也这么简单……”沈夫人就不说了,那些官员家的太太奶奶们,哪个不是时时都有新首饰新衣裳,公中份例哪里够用呢?偏许碧,就是公中的那些东西穿戴,也是他粗心了,虽有宝石,也还要花些金银的,许碧自己空着手从娘家过来,怎么好意思再从他这里拿金银去用。

许碧倒有点不好意思。其实她有银子,但之前预备跑路,所以这笔陪嫁现在还没让人知道呢:“我这赶路呢,哪能戴得一头一身,倒像个珠宝架子了。再说,我又不大出门,要那么多首饰衣裳也穿戴不过来。”

沈家富贵,每季都有公中的衣裳首饰,质量也都不差。许碧出门应酬的时候又少,足够用了。至于在府里,她还真不大喜欢插得满头满身,实在累赘。

沈云殊脸颊贴着她的头发,叹道:“委屈你了。江浙这地方,到底情况还是不好,所以父亲也不大让家里人出去走动。”若是在西北,相熟的人家多,许碧有的是要赴的宴会,也不必像现在总憋在家里了。

“这有什么委屈的。”许碧不宅,可也不是坐不住的性格,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而且她现在过得也很充实呢。

沈云殊在她头发上蹭了蹭。许碧不爱用什么桂花油之类的东西,蹭起来就很舒服:“过几年,再过几年一定会好。”

许碧觉得好像身边多了只大狗,忍不住就想笑:“我真的不觉得委屈。出门赴宴要跟那么多心口不一的人打嘴上官司,累得很呢。我宁愿在家里看看书射射箭,不比那些有趣多了?我看,谁家的太太奶奶们也没我过得逍遥呢。”

“真的?”沈云殊一脸怀疑。

“自然是真的。”许碧笑着推了推他,“你不饿吗?我去厨房瞧瞧,他们究竟折腾到什么样子了,什么时候才能开席。”

“让他们去折腾好了。”沈云殊不在意地说,不肯放手,“外头冷,你不要出去。郎中不是说了,你得暖着些儿,不可着凉。”

“郎中不是那么说的……”人家说的是不可贪凉,不可多食些寒物,当然,也有注意保暖的叮嘱,但也没说冬天就不能出门了啊。

沈云殊才不管郎中说了什么,抱着许碧不放:“你身子还不好呢。”

许碧轻咳了一声,一句话刚到了嘴边,九炼忽然从门口伸进头来,一只手里还抓着根烤排骨:“少爷,肉烤好了,可以开席——嗷!”脑袋上已经挨了一块松子糖的重击,狼狈地缩了回去。

知雨在后头,眼看他捂着脑门转回来,不由得嗤地笑了出来:“再叫你蹦达!”在厨房里就上蹿下跳,还把烤好的排骨都抢了过去,现在好了吧?冒冒失失地往房里闯,肯定是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了。

九炼苦巴巴地咧了咧嘴。原以为大少爷身上带着伤,顶多就是跟少奶奶对坐说说话儿,谁知道一伸头居然看见两人亲亲热热抱在一块儿,好像两把勺子似的套在一块儿,大少爷手又快,他紧着往后缩头都没躲过那块糖去。幸好这松子糖做得酥脆,否则大过年的脑门上一块儿青,这得丢人到明年去呢。

被九炼这么一打扰,许碧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起身道:“该把梅先生请过来一起。对了,云婷的事儿,你可探过梅先生的口风了没有?”

沈云殊很遗憾地放了手,心里琢磨着如何找借口把九炼再打一顿,顺口道:“已经透过话了,梅先生倒是开明。他虽自己无妾室无庶出子女,却并不是只盯着嫡庶做文章的人。说是只要性情心地好便是好的,只是因梅大公子无意出仕,却又是家中长子,娶的妻子不但要能耐得住清贫,还要心胸宽阔方好。”

这虑得是极要紧的。一家之中,以长为尊,长媳是宗妇,在诸妯娌中自然也是为首的。可梅若明不出仕,将来梅若坚入仕,其身份自然要高过兄长。自来妻凭夫贵,梅若坚的妻子将来必有诰命,梅若明的妻子却只能是个白身。如此一来,妯娌之间不免有些高低,若是个在意这些的人,怕是做不了梅家长媳。

“我看云婷不是那样的人。”若沈云婷真计较这些个,早就跟沈云娇攀比起来了。沈云婷的性子是被生母磨出来的坚韧淡泊,既是她自己选了梅若明,自然对以后的事也考虑过了。

沈云殊伸了伸腰,因为牵扯到伤口又忍不住咧了咧嘴:“我也这么觉得。婷儿是个心正的,我也不愁她过不好日子。既这样,等回去就可以议起亲事来了。”

许碧想了想,还是道:“我来之前,香姨娘在云婷院子里哭了,我着人打听了一下,像是姨娘不大满意这门亲事。姨娘倒是来问过我,我并不敢说是云婷自己挑中的,怕姨娘觉得她不守规矩,所以只说是我们挑中的。”

沈云殊点头道:“你做得对。姨娘太讲规矩,若说了,婷儿必要挨骂的。”他一口气说了这许多,眉头才微微皱了起来,“姨娘不满意这门亲事?”

“是。”香姨娘虽是关起门来跟沈云婷说这话的,但她都跑到许碧面前来提到梅若坚了,许碧又哪里听不出她的意思来,“姨娘大约是看中了梅二公子。”

“这也是常情。”沈云殊摸摸下巴,“毕竟梅二公子跟婷儿年纪相仿。只是——罢了,等回去我与姨娘说一说。其实梅大公子性情学问都好,将来的名气怕是不在梅大儒之下呢。姨娘没见过人,大约只听说了年纪大些,所以着急。等让她多见梅大公子几次,她就知道了。”

这事儿,当然是沈云殊出面去说最好,许碧毫无意见,只道:“你可小心些,千万别说漏了婷儿的事。”

一时间厨房那里菜蔬便流水般搬上来。梅汝清并无什么架子,人又不多,沈云殊索性把下头人也都叫了过来,大堂里摆了两桌,一张小桌他们夫妻两个并梅汝清,其余人就围一张大桌,倒也显得很有些过年的热闹气氛了。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org.com/book/15699.html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org.com/read/15699/

一品代嫁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org.com/down/15699.html

一品代嫁手机阅读:https://m.bxwxorg.com/read/1569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除夕)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一品代嫁》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org.com)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 - 一品代嫁txt下载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带着道侣一块穿[快穿]魔女霓裳(gl)纨绔狂妃:腹黑魔帝,来硬的!当朕有了读心术发现所有人都在骗朕!套路敌国皇帝后我怀崽了天生教师命快穿综影视之随心王府小妾兽世强宠:种种田撩撩夫嗜宠记末世之重生异世惊华:逆天纨绔妻我靠嘴炮刷副本[快穿]明神逐仙途侯门假千金不想争了(重生)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替身的我跟正主在一起了万人嫌阴郁受重生了科举逆袭:最强女首辅宠妾泾渭情殇且听无常说攻略极品诱妻为宠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拯救虐文龙傲天
完本推荐:地狱app全文阅读七十年代穿书女配全文阅读和离我是专业的(快穿)全文阅读宝福公主全文阅读七十年代白富美全文阅读炽野全文阅读太子宠妃日常全文阅读顾医生,你闭嘴全文阅读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全文阅读当朕有了读心术发现所有人都在骗朕!全文阅读重生女夺我气运全文阅读细腰全文阅读玉貌绮年全文阅读他的小仙女全文阅读不及你甜全文阅读心肝宝贝全文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恐怖谷漫游指南全文阅读少汪几句ABO全文阅读娘娘腔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综英美]言灵师又在背刺穿成女神像怎么破没有金手指的修仙日子不死冥皇纯爱暴君重生校园:国民女神拽翻天!二次元之无上帝君荒野之最强王者神级金瞳穿成恶毒女配后她成了团宠赘婿出山男主以为我是女扮男装家有萌妻:闪婚神秘老公综武侠之多情种逆命相师染指王权:太子妃蓄谋造反武道焚天这反派怕是没救了大佬穿成白眼狼[快穿]都市绝品医神洪荒之玉皇大帝权臣的掌心宠足球之超级巨星网游末日之神战天下头文字D之最强赛车手满级医修回到气运被夺时清穿之四福晋看戏日常洪荒:从缁衣氏开始选择洪荒万界之逆鳞邪帝网游之最强鬼剑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品代嫁txt下载手机版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