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一品代嫁 >> 过年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www.bxwxorg.com)”查找最新章节!

腊月二十三祭灶, 祭完灶,这年就要到了, 故而这段时间, 家家在外头的人都往回奔,就等着除夕团圆。偏到了沈家就反着来了, 沈云殊在家里悠悠闲闲地歇了一个月,这会儿要往军营去了。

当然,理由是很合适的——来帮忙的梅大儒还在营里呢, 你把人家请去的, 总不能大过年的还把人扔在那儿,孤家寡人地独个儿守岁吧?

沈夫人并不在意沈云殊出门,反正她也管不了, 只要这天寒地冻的出去奔波的不是她的儿子就行了。有这操心的工夫, 她不如再理一理给董家的聘礼单子呢。说起来这两年, 也就这么两件舒心的事了, 必要办得好看才行呢。

当娘的这样, 沈云安和沈云娇自然也是一样, 随口说声大哥辛苦罢了。就算是沈云婷甚至香姨娘等人,也只道沈云殊是去接人的。这样的天气还要出门自然是辛苦, 不过南边的天气比西北要温和些,这几天也没见下雪,想来几天就回来了。故而, 也都高高兴兴等着除夕了。

这府里知道实情的, 也无非就是沈大将军与许碧等寥寥数人。沈大将军驻守西北二十年, 这样的事经得多了。再者一家之主,儿子出门若是依依不舍倒是反常,反而容易露了痕迹。只有许碧占了新婚娇妻的身份,能把人送到二门。

“天气冷,出门要小心。”许碧心里有无数的话,只是不能说出来。南边的冬天是要往骨头缝里冷的,若是要到海上去,那海水的温度就更不用提了;更别说这还不仅仅是跑船,而是要动刀动枪。

这会儿许碧真是要谢天谢地,幸好沈云殊当初是假伤,若是真中了那么一箭,这种天气再去海上,她是想都不敢想。

沈云殊披着一件玄色缎面内衬毛皮的披风站在那里。他身量高挑,系上披风尤其英武,闻言就是一笑:“我小心着呢,你放心,不过几日就回来了。”

这怎么可能放心呢?许碧忍不住伸手捏捏他的衣裳,纵然知道绝不会有偷工减料的事儿发生,还是担心他穿得不够暖。

沈云殊反手握住了她的手,眨眨眼睛:“在家等着,回来有好些事要商量呢。我这回去,就先跟梅老先生那儿探探口风。再有,正月十五,咱们还出去看灯呢。”

许碧用两只手捧住他温暖的手,用力握了一下:“好。我等你带我去看灯。”

眼看着沈云殊走出垂花门,玄色披风在身后如一团云般翻卷,许碧不禁往前走了两步。知雨不知所以,扶了她劝道:“起风了,少奶奶还是回去罢。宁波县离得近,总共不过两三日就回来了呢。”

许碧叹了口气,还站着不动。真要是两三天就回来了倒好呢。

眼瞅着那袭玄色披风消失在花树后头,许碧只觉心情很有些低落。也不知道怎么的,这次沈云殊出击,她情绪特别的糟糕,昨天给他检查行李的时候还烦躁得直摔了一个杯子。

虽然自认为绝不迷信,可到这会儿许碧也觉得不安,总疑心自己这么干是不是什么不祥之兆之类的,很想弄本儿佛经来抄抄,却又怕这样太反常,反而叫人看出端倪来。毕竟这家里还留着几个眼线呢。

“走吧。”估摸着这会儿人都该骑马出大门了,许碧才有些垂头丧气地发了话,“回去还要吃药呢。”都吃了一个多月了,就没点动静!

“哎——”垂花门这里小风嗖嗖的,知雨生恐许碧再着了凉,一听这话连忙就要扶着人向后转,却见许碧猛然又站住了,脸上神情古怪,“少奶奶?”

一股熟悉的热流——许碧嘴角抽了抽:“赶紧回去,我可能——来月事了。”幸好冬□□裳穿得厚啊。

初潮来得十分凶猛,许碧回到房里的时候已经是血染中衣,仿佛凶杀现场一般。丫鬟们却是欢天喜地,忙着给她换了衣裳上床躺着,又是汤婆子又是红糖鸡蛋水,倒好像是坐月子一般。

难怪这几天心情烦躁,原来是生理期。许碧抱了汤婆子在床上歪着,长长出了口气。要按她的生理知识,这么早就圆房生育并不合适,可是今天看着沈云殊离开,她居然也生出一个念头——若是能早点给他生个孩子就好了……

染血的中衣不好往浆洗上送,知雨高高兴兴端了木盆去打水,却迎头遇上了紫电。

紫电已经做了几个月的针线了。

若是给沈云殊做贴身衣裳,她巴不得。若是给大少奶奶做,好歹也是点孝心。可如今她做的都是什么?

帐子、鞋袜,衣裳,她都做了,可是这些东西是给谁的呢?花园子里住的两位梅公子的。

大少奶奶倒是狠夸了一番她的手艺,还赏了银子,然后就又给了她些布,让她给院子里的丫鬟们做几套衣裳,正好顺便教小丫鬟们学针线。

当然,少奶奶说了,并不限她什么时候做出来,只不过是为了叫这些小丫头们学学,一套衣裳从裁剪到缝纫究竟是怎么做的。还叮嘱她别太累了,等教完了做衣裳,后面还有鞋袜、帷帐之类的活儿,都要让她教呢。她是这院子里的大丫鬟,伺候的日子最久,叫她来教这些小丫鬟们,最能服众。

说得很好听,可实际上,不过是拿她当个绣娘使罢了。

紫电真是有口难言。

若说大少奶奶苛待她,那也没有。再怎么是沈夫人挑来的丫鬟,纵然是要挑给沈云殊做通房的,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奴婢,让她做做针线,实在不是什么出格的事儿。更不用说连大少奶奶的两个陪嫁丫鬟见了她都一口一个姐姐,客气得根本挑不出毛病来。

可若说她过得舒心,那又怎么可能?之前沈云殊虽说一年也难得回家几日,但回来了她总可以近身伺候。可如今,沈云殊在家里留的日子长了,她反倒连正房的门都进不得了。沈云殊更是连问都不问,仿佛院子里就没有她这个人。

唯一的希望就是大少奶奶至今尚未圆房。紫电只盼着沈夫人那里能闹一闹。

依她看,大少奶奶是不会让表姑娘进门的。二房虽说也是妾,可到底比一般的妾室身份高些,且表姑娘又占着个亲戚的名儿,真进了门颇难弹压。大少奶奶那脾气,瞧着软懦,其实是个善妒的,绝不会弄这么个二房进来给自己添堵。

但说到底,大少爷身在行伍,香火才是最要紧的。二房不成,先纳个通房却还说得过去,那时候她的机会不就来了吗?虽说开头只是通房,但她若能生下个一儿半女的,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最要紧的是,若是这样被大少爷收房,她就是过了明路的,大少奶奶就不能像处置青霜那样处置她!

青霜就是沉不住气。大少奶奶一进门她就硬往前凑,扎了大少奶奶的眼,才害得她们两个一起都被防贼似的从正房撵了出去。之后她不肯韬光养晦,反而想得空儿去爬大少爷的床。被大少奶奶抓住这样的把柄,她还有什么好儿?

紫电知道自己有耐心,没耐心的人,也磨不出一手好针线。她已经等了三年,难道还怕再多等几年吗?说到底,她今年也不过才十八岁,还等得起呢。

抱着这种念头,她又往大厨房去了一趟,拿几十个钱出来,要了两碟点心。大少奶奶不是让她教这些小丫鬟吗?那她就好好地教,得让她们都知她的情才好。别看都是小丫鬟,将来未必就没有前程,没准什么时候就能在哪个主子面前说她几句好话呢。

才提了食盒回来,就见知雨满面笑容地拿了个木盆出来,里头那白色中衣上染的血渍让紫电心里猛地一跳,忙堆起笑容:“妹妹这是做什么呢?这天寒地冻的,难道还要妹妹自己洗衣裳?”

各房主子的中衣多半都不往浆洗上送的,皆是贴身丫鬟来洗。知雨年纪还小,这衣裳上染的血,只能是……

紫电心里绷得紧紧的:“这,这是少奶奶的衣裳?难道少奶奶伤着了?”

知雨笑了一声:“少奶奶哪里会伤着呢,是喜事儿。”紫电这些日子老实得门都不怎么出,知雨对她也就不再如防贼一般。且这样的好事,知雨真恨不得嚷得满府都知道呢,也叫有些心怀叵测的人瞧瞧,少奶奶身子究竟好不好!

这话一落进紫电耳朵里,她那颗心就崩地一声直往下落,脸上却还要维持着笑容:“哎,少奶奶这是——可真是喜事了,可见那药是有用的。”

知雨不大爱听见药不药的,闻言便笑了笑道:“姐姐说的是。姐姐忙,我去洗衣裳了。”绕过紫电就要走,却见小丫鬟芸草一路小跑地进来,便又站住了脚笑道:“不是去找你姐姐,这又是怎么了?”这小丫头机灵,就是走路总好小跑,瞧着有点儿不稳当。

芸草是从外头买进来的,进了沈府之后少不得也学着别的小丫鬟认个干娘干姐姐的,多少能得些庇护。她这个干姐姐也不打眼儿,不过在厨房里的二等丫鬟,捞不着多大好处,倒是总能落些吃食,便时常分芸草一些。

厨房那地方,各房的人都要过去,人多嘴杂,能听到不少消息。芸草在许碧这里渐渐被重用,她那干姐姐也就想着借机向大少爷这里投效,故而有听见的消息总私下里告诉芸草一声儿。

这么着,芸草若是没事就往她干姐姐那里去。许碧也是默许了的,横竖有用没用,耳目灵通些总是好的。芸草也还不错,在外头听消息,还能把自己的嘴管住,并不往外漏许碧这里的事,这点让许碧十分满意,已经打算着过了年就提她做二等了。

有光明前景在,芸草自然更有动力,今日不当值,一早的就跑去了厨房,说是帮干姐姐打杂儿,其实就是听消息去了。

许碧正无聊,抱了个汤婆子听芸草说话:“香姨娘在大姑娘院里哭了。我姐姐去领炭的时候,听往大姑娘院里送炭的婆子说的——香姨娘也不知跟大姑娘说了什么,最后是哭着出去的。”

这倒真是新鲜事了。香姨娘竟然会从沈云婷院里哭着出去,还叫下人撞见了?

这确实是件新鲜事儿,新鲜到连百灵都有些慌了。香姨娘跟沈云婷说话的时候把人都打发了出来,回到芥子居又把自己关在屋里,搞得百灵不知所措。

“姨娘跟大姑娘说什么了?”鹦哥打了热水来,里屋的门却不开,只得把水放在小风炉上免得凉了,忍不住也要问百灵一句。

“就听见说梅什么的……”百灵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也没听见大姑娘跟姨娘顶嘴,怎么就……”怎么就伤心成这样了呢?

香姨娘伏在床上,眼泪顺着脸颊缓缓下流,像两条细线,连绵不绝。

她是去跟沈云婷提梅家的亲事的。

沈云殊弄了两位梅家公子住到花园里,香姨娘初时没想什么,及至后头撞见了许碧夜里往花园里去那一次,她才注意上了梅家兄弟两个。不过后来许碧因为跟沈云殊吵过,有好久没再去上夜课。香姨娘盯了十几个晚上再没见人,也就以为许碧只是去传个消息什么的,把这事儿放下了,因此,她也就不知道沈云婷居然也被许碧拉去上课了。

及至沈大将军回来,香姨娘是常在书房里伺候笔墨的。且沈夫人装病躲羞去了,后宅她来代管,又是年下,少不了有事与沈大将军商量。一来二去的,沈大将军也就透了个意思,说是想与梅家攀个亲。

这下香姨娘真是大喜。长幼有序,姐姐未嫁,妹妹自不能定,这说亲当然是说沈云婷了。梅家二公子年纪正相当,听说学问又是极好的,后年春闱必中。虽说梅家在朝中没什么族人做官,可到底是皇后母家呢,梅若坚若是头一个入仕,皇帝看在皇后的份上,也会对他青眼一二吧?

谁知她没高兴多久呢,就又从沈大将军那儿听了消息——沈大将军打算替沈云婷向梅家大公子说亲。

梅大公子!不是梅二公子!

香姨娘简直是晴天霹雳了。

自从听说要攀亲,她就细细打听了梅家的事儿——梅大公子二十八了,梅大公子娶过妻,梅大公子家里还有个儿子已经四岁了!

尤其要命的是,梅大公子不打算下春闱,他无意入仕,倒是打算将来回岭南去开书院!

开书院有什么前途?还是在岭南那样的地方!

香姨娘也没打算着沈云婷能嫁什么高官显宦,进门就是三品二品的诰命夫人什么的,只要夫君上进,有前程,便是前头清苦些,有嫁妆呢,后头自然能熬出头儿的。

可梅大公子这样的,简直是前程无亮,就是熬一辈子,也熬不出什么的。

香姨娘原先盘算得喜气洋洋,突然来这么一个消息,险些被这兜头一棍子打晕了,拐弯抹角地问了半天,才知道沈云婷跟着许碧,把两人都见了,据许碧说,沈云婷更中意梅大公子。

大少奶奶说的!

香姨娘根本不相信,偏偏沈大将军相信,还说这次沈云殊去营里接梅汝清回来过年,就要先探口风了。故而她这一大早的,就直奔沈云婷院子里,去问这事儿了。

结果沈云婷告诉她,是真的。香姨娘简直是恨铁不成钢,只觉得女儿简直是眼瞎了,怎么能弃了珍珠选了鱼目?絮絮叨叨跟女儿念叨了半日,很是疑心女儿是不是被许碧误导了。

沈云婷没有那么多弯弯绕,不过也听出来生母是有些疑心到嫂子身上,不由得再三声明是自己选中的人。香姨娘犹不死心,拉了女儿道:“你怎么这样糊涂?梅二公子是什么前程,如今好容易把人请回来在咱们家住着,哪里再寻这样的机会去?”

沈云婷当着生母的面,到底不好意思说自己看中梅若明性情温和,更不好意思说她是被梅若明讲课时挥洒自如、各种典故知识信手拈来的模样所吸引,又想着给哥哥嫂子开脱,于是脱口便道:“姨娘也不想想,嫡庶有别,我如何配得上梅二公子?若是我选了梅二公子,大哥便是再为难也要去向梅家提的,届时若得罪了梅家,岂不给父亲和哥哥添麻烦?”

香姨娘平日里口口声声都是嫡庶有别,处处压着自己女儿,其实并非是真的就觉得沈云婷不如人,不过是以退为进,一则叫沈夫人挑不出她们母女的错处来,二则也博沈大将军和沈云殊的怜惜,就为了在女儿的终身大事上让这两人出面,给沈云婷寻一门称心如意的好亲事。

谁知她这一片苦心,倒是在沈云婷心中砸实了“嫡庶有别”的念头,硬生生把放在眼前的一门好亲事给推了,就为了她时时教导过的“嫡庶有别”,“不可让父亲兄长为难”。

香姨娘险些没厥过去,自己都不知道后头又说了些什么,反正女儿是没听进去,还跟她说梅大公子才学如何如何出众云云。

才学出众?真才学出众怎不去考进士呢?都说“学得文武世,卖与帝王家”,这没买主儿的才学,到底有甚用!

香姨娘说破了嘴皮,也不过是翻来覆去地说梅二公子年纪相当前程无量,却都被女儿一句“嫡庶有别”堵了回来。她既不能说那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又不能说难为了沈云殊不要紧,最终也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回了芥子居,一头栽倒在床上,眼泪长流。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香姨娘算是知道了。不过只哭了一会儿,她便爬起来,叫百灵打水来洗了脸,就往许碧房里去了。听沈大将军的意思,似乎对梅若明也十分欣赏,觉得沈云婷选了他也并无不妥。既如此,那只能往沈云殊处想法子了。

许碧刚在奇怪香姨娘与沈云婷究竟闹了什么别扭,便见香姨娘来了,自然是忙叫请进来,一听香姨娘提起与梅家的亲事,便笑道:“大少爷是有心与梅家结亲。梅大公子才学出众,性情温良,是个好人。”单看梅若明肯给妻子守三年孝,这人品性就不错。何况梅汝清就没妾,那他的儿子应该也不会随意纳妾,沈云婷只要能跟梅若明找到共同语言,以后的日子应该不会难过。

香姨娘心里一阵失望,表面上却佯做不知:“梅大公子?他可比婷儿大十几岁!倒是梅二公子与婷儿年纪相仿……”

许碧真不敢跟香姨娘说,梅若明是沈云婷自己看中的。

这话她现在可以跟沈云殊说,却不敢去跟沈大将军说,更别说香姨娘时时处处的以规矩约束自己和女儿,若是听说女儿自择夫婿,还不知要怎么样呢。

故而,许碧只能含糊地道:“梅大公子年纪是略长了些,但年长一点更知道心疼人。姨娘不要担心,梅家虽清寒些,但云婷的嫁妆绝不会少的,足够他们过日子。再者,梅大公子也不是那等没出息的人……”

后头的话香姨娘是统统听不进去了,直到听许碧说:“梅大公子的情况大少爷都知晓的,姨娘就等好消息吧。”这才回过神来。

“听少奶奶的意思,也都是知道的?”香姨娘在袖子里攥紧了双手,试探着问,“少奶奶知晓梅大公子——”

许碧也没细想,就笑答道:“是。梅大公子也是我亲眼见过的。”不但她见过,沈云婷也见过哟。梅大公子把她们当成了小厮,说话还怪和气的呢。

看着许碧脸上的笑容,香姨娘突然有种冲动想狠狠在她脸上抓一把,把那笑容抓碎掉!果然是她!这门亲事一定是她看中的!

香姨娘也知道,沈云婷若配梅若坚,是有些为难。可若是沈云殊肯拉下脸去想法子,应该还是能成的。可现在——必定是许氏,必定是她怕沈云殊为难,才叫沈云婷择了梅若明。否则,这件事又何必要问沈云婷,直接由沈大将军那里定下不就成了?

可沈云婷知道什么好坏?她怕是连梅家兄弟的面儿都没见过一两回,若不是有人教着她,她怎会知道该选谁?这个女人太狡猾了!她怕自己夫君为难,就去教唆沈云婷,教她知难而退。只要沈云婷自己咬死了要嫁梅若明,沈云殊那里自然顺水推舟,谁又会再为她费心?

香姨娘再次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出去,带着一脸僵硬的笑容,指甲却掐进了手心里去。这个年,是没法过了……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org.com/book/15699.html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org.com/read/15699/

一品代嫁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org.com/down/15699.html

一品代嫁手机阅读:https://m.bxwxorg.com/read/1569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过年)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一品代嫁》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org.com)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 - 一品代嫁txt下载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棺材铺的老板娘我在乱世做权臣神隐嫁病娇后我咸鱼了清穿娇宠玄学妃(红包群+穿书)小妖妻首辅娇妻有空间套路敌国皇帝后我怀崽了穿而复始[综]女配娇媚撩人我在仙界种田我家少年郎与宿敌成亲了皇子妃奋斗史宠妾诱妻为宠我给男配送糖吃(快穿)穿越星际:妻荣夫贵当朕有了读心术发现所有人都在骗朕!当年万里觅封侯快穿男配之我变成了万人迷王爷今天弯了吗?[重生]异世惊华:逆天纨绔妻就算是作者也不能ooc嗜宠记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
完本推荐:权臣养成攻略(重生)全文阅读影帝的隐婚妻子全文阅读顾医生,你闭嘴全文阅读重生之将门毒后免费阅读全文全文阅读笼中雀全文阅读嗨,你的锅铲全文阅读七界武神全文阅读女配(快穿)全文阅读霸总替身妻的玄学日常全文阅读遮天全文阅读成为首富女儿之后[娱乐圈]全文阅读娇花养成记全文阅读黄庭道主全文阅读穿越之细水长流全文阅读怎敌她千娇百媚全文阅读七十年代白富美全文阅读娇宠八零全文阅读重生之拯救大佬计划全文阅读他的小初恋全文阅读老身聊发少年狂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我成为无限流boss之后圣界奇缘当团宠大佬掉马时都市神医:手握八份婚书都市之龙王赘婿婚华正茂飞升要藏好尾巴都市豪门战神身患重症后我有了五具身体镇国神医如火如荼全能千金成了团宠小娇娇叩问仙道替嫁甜妻:您的夫人A爆了一睡成婚病娇帝师怀里来都市之绝世赘婿江湖枭雄星球建造师无敌小神医病娇相爷以权谋妻重生之创立商业帝国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南明大唐王万劫至尊神医农妇:萌宝乖乖让我抱重生医婿无限穿越之主神崛起神秘老公惹不起逍遥战神:将婿无双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品代嫁txt下载手机版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