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一品代嫁 >> 计划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www.bxwxorg.com)”查找最新章节!

连玉翘住的院子离许碧的院子并不远, 芸草年纪虽不大,却有点子力气,提着个食盒也脚下生风, 没几步就到了。

这院子里也配有粗使的小丫鬟,一见她来就知道是许碧那边送东西来, 忙上来给她比划一下, 小声道:“先别进去,表姑娘在里头哭呢。”

“是想舅老爷和舅太太了?”芸草看正房门窗都闭着, 虽然听不到哭声, 也知道小丫鬟们说得不假, “还是谁惹表姑娘生气了?”

大家年纪差不多,都是同一批进府的,有个小丫鬟就吐吐舌头,小声笑道:“可是你如今在少奶奶面前得用了,瞧着都比以前威风。”

这是句酸话, 芸草只当没听出来。旁边另一个小丫鬟便扯了同伴一下, 正色道:“大少爷和少奶奶都吩咐过的,又是表姑娘, 咱们谁敢惹她生气?今儿香姨娘过来了, 不知说了什么,表姑娘就把门关起来了。大约——是想起舅老爷和舅太太了罢。”

既是这样, 芸草自然不好马上进去, 只能道:“我先等等罢。”幸好点心是刚出锅的, 再等片刻也不要紧。

屋里, 连玉翘倒在床上,两行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并没有什么哭声,只是那泪水不断。青螺在旁边,又是着急又是伤心:“姑娘,这都是那些下人嚼舌头,你何必放在心上呢!”

连玉翘这才有些呜咽:“若真只是下人说的,姨娘不会透给我听。我原是不该来的,来了倒让表哥表嫂为难,让姑父为难。”

青螺的眼泪也要下来,强忍了道:“您这样,姨娘知道了怕要自责的……”香姨娘说漏了嘴,当时就一脸后悔,若是再知道姑娘哭成这样,更要心里难过了。

连玉翘想擦干眼泪,可那眼泪却是怎么擦也擦不完:“别叫姨娘知道,我知道她对我好。是我自己命不好,现在事都传了出去,叫姑父怎么给我找亲事……”叫人说沈大将军仗着自己的身份,硬把个克夫的侄女塞给人家吗?

“定然有人是不信这个的。”青螺绞尽脑汁,也只能想出这一句来。

连玉翘摇摇头,觉得自己都要哭不出来了:“我不该为难姑父的,我不嫁了,我出家,去庵堂里,青灯古佛过一辈子,倒也干净。”

青螺吓得要叫起来:“那怎么成!”

“怎么不成?”连玉翘哭道,“姑父说会给我备嫁妆,就当我把嫁妆做了香油钱,在庵堂里过一辈子罢。”

青螺想跟她抱头痛哭一场,却听到门外有轻轻的脚步声,只得强忍了眼泪开门道:“什么事?”

“青螺姐姐,大少奶奶叫人给表姑娘送点心来。”在门外逡巡的小丫鬟只当看不见青螺红红的眼圈,陪着笑道,“芸草姐姐过来有一会儿了呢。”再不来叫门,点心都冷了。

青螺刚想说话,连玉翘几步从屋里出来:“我,我去见表嫂。”

“姑娘——”青螺吓了一跳,“这是做什么?”

连玉翘却是难得地固执了一回:“我这就去见表嫂,跟表嫂说清楚!”

许碧没想到送个玫瑰糕居然把连玉翘引过来了,更没想到她进门就跪下,轰一下就给她扔出一炸弹来:“出家?”

“是。”连玉翘这会儿倒没眼泪了,“我呆在家里,只让姑父和表哥表嫂为难,倒不如就让我出家,清清净净过一辈子。”

知晴在旁边脸就有点黑了。这表姑娘说的是什么话?正好这会儿老爷和大少爷都不在,真要叫她出了家,外头人知道了,怕不要说是许碧把她逼的?

许碧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往后靠了靠,示意知雨知晴把连玉翘扶起来:“表妹这千里迢迢的跑来,就为了在这儿出家?”还是以退为进,有什么想法?

连玉翘立刻就噎了一下,半晌才道:“以前都是我不懂事……”以为远远离开西北,找了姑父做主,就没事了。没想到克夫这种事,一旦沾到身上,就要跟她一辈子。

“我,我在府里一天,就为难姑父一天,若是将来有什么不好,人家要嫌姑父给他说了个克夫的……倒不如我去庵里,每天念念经,也给自己积些福德,修个来世好命……”

许碧再次往后靠靠,仔细观察着连玉翘的神色——她说的是真心话,虽然怯懦、胆小又迷信,没有青螺拉扯着就什么都做不成,但她是真心不想连累沈家的。连老爷和连太太没教出好儿子,这女儿倒还是个实心实意的。

“要出家也不是不行。”许碧心思转动,嘴上却说,“只是也不是现在。表妹想想,如今大将军和大少爷都不在家,表妹这会儿出家,叫外头人怎么议论我呢?”

连玉翘顿时有点慌了:“我,我没想到。对不住表嫂,我,我等姑父回来!”

青螺抬头瞪着许碧,紧咬着嘴唇才没说出反驳的话来。她是真没想到,表少奶奶竟然就一口答应了!难道她也嫌姑娘是个累赘?

许碧早看见青螺的眼神了,只笑了笑,继续对连玉翘说:“不过庵堂里清苦,若是身子不好,只怕日子过不下来。表妹说念经,我可听说那尼姑都有早晚课,一念就要念几个时辰。且庵里什么都要自己做,不单要做饭,还要种菜拾柴,表妹这身子可吃得住?”

连玉翘在西北的时候也曾避到庵堂里一段时间,知道许碧说得没错,咬了咬嘴唇道:“我不怕吃苦。”

“我知道表妹不怕,但表妹现在身子这么弱,到时候生了病可就不由得你了。”许碧沉思了一下,“依我看,横竖表妹也要等大将军回来才能去庵里,这段日子何不把身子练得强健些,到时候大将军也放心不是?否则表妹一进庵堂就病了——这外头盯着大将军的人多了,就跟那苍蝇似的,恨不得好好的鸡蛋都要叮出个缝来,到时候那闲言闲语的,不知要传得多难听。”

连玉翘被她说得一点主意都没有了,不知不觉点头道:“我听表嫂的。”

“表妹听我的,那我就安排了。”许碧笑起来,“表妹先回去,一会儿我送一张行事历去,表妹就照着那上头做,可好?”

连玉翘不知不觉地就被打发回了自己院子里,进了屋她才后知后觉地拉着青螺道:“我若去了庵堂里,会不会也有人说姑父的闲话?”刚才表嫂只说她若是病在庵堂里外人要指摘沈大将军,可她现在想想,就算她不病,会不会也有人胡说八道呢?若是这样,她岂不是又给姑父寻了麻烦?

青螺心里也有点惊疑不定。她原疑心许碧是想趁机把连玉翘这个麻烦甩开,但现在想起来,好像又不是……

许碧把连玉翘送走,回头就皱了眉:“去问问,表姑娘这是怎么回事?”谁刺激她了?

芸草去送个点心,结果把连玉翘给招了来,心里正忐忑,听见许碧问,连忙往前站了站,小声道:“听说是香姨娘去过之后,表姑娘就哭了。见奴婢去送点心,立刻就说要来见少奶奶……”

许碧眉毛皱得更紧。香姨娘对连玉翘一向照顾,想来不会说什么怂恿她进庵堂的话,那,难道是沈夫人搞的鬼?

“不会又是夫人吧?”知晴脱口就道,“她定然是不喜欢表姑娘的。下人们传闲话,夫人也不管……”

“可夫人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呢?”许碧反问。

沈夫人不喜欢连玉翘是必然的,纵容着下人传句闲话也算寻常,可对她来说,把连玉翘逼到出家,跟给她找个人家嫁出去,哪个对她的名声更好,不是明摆着的吗?

嫁进沈家也有好几个月了,许碧觉得沈夫人私心很重,但胆子却并不太大,也并没有很多手段。比如说她早就看香姨娘不顺眼,可香姨娘到现在还好端端地管着沈大将军书房里的来往账目。再比如说她肯定特别想沈云殊倒霉,可最后也不过是在他娶妻之事上耍了点手段,而且这机会还是沈云殊给她的。若不然,她就连这点手段也使不出来。

并且,她要名声!

这一点,无论从家内还是家外都能看得出来。

沈夫人跟谁最交好?是董夫人。而这位董夫人,许碧早听九炼说了,乃是杭州里第一位可做“闺范”之人:少年时有德名——是德名哦!不是说她有才华,而是说她品行好,特别符合这里对未出阁女孩儿们的要求。就是非礼勿言非礼勿视,笑不露齿行不动裙的那种。

然后等她嫁了人,她就非常贤惠了。上孝公婆,下抚儿女,中间还要伺候丈夫以及管理他的妾室。自己没生出儿子来,就把庶出二子记在名下。总之不管谁说起她,都挑不出毛病来。

沈夫人能跟董夫人交好,至少她自己也要是个名声好的,不然董夫人绝不会跟个妒妇或刻薄原配之子的继室交往,这样人早被她鄙视死啦。

所以在沈家,香姨娘只要恭顺,沈夫人就不去动她。许碧嫁进来之后,沈夫人也从来不拿什么婆婆的款儿要她站规矩之类,除了把着中馈不放以及在沈云殊身边早早放个不安份的丫鬟,看起来简直是中国好婆婆,而且就算放丫鬟这种事,在这年头也是理所当然的。

所以这就来问题了,既然沈夫人要名声,那么对她来说,最好的安排当然就是把连玉翘嫁出去,给她找一门看起来很光鲜的亲事,这样才显得她贤惠。而把连玉翘逼去做尼姑,对她简直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她为什么要做呢?

沉吟一下,许碧先叫芸草去打听一下此事,接着就摆开纸笔,她要给连玉翘拟一份计划表。

没错,她就从来没想过要叫连玉翘去出家。连玉翘可能懦弱没本事,但这不是她就要被扣上“克夫”的名声而一生悲苦的理由!就冲她是真心实意地不想给沈家再添麻烦,许碧就想给她扭一扭,看究竟能不能把她的思想给扭转过来。

沈云殊说连玉翘自己立不起来,这是事实。但他想的也只是给她找个厚道的人家,却没有想过要教她自己立起来,这是不对的。人不自立,谁也扶不住你!

“每日卯中即起,习五禽戏两刻钟。早饭后,读书习字作画一个时辰……”知雨看着许碧在纸上写,越看越是诧异,“午后小睡三刻钟,刺绣三刻钟,踢毽子三刻钟……”

“怎么了?”许碧斟酌着写完,看知雨一脸惊讶,笑问道,“哪儿不对?”

知雨心里已经猜到了一些,小声道:“姑娘,您不打算让表姑娘出家吧?”

“谁说的?”许碧眨眨眼睛,指着纸页最后道,“这里不是写了吗?戌时读经半个时辰,学做晚课。”

知雨怎么看都觉得不对。真要是去做尼姑,一天就读半个时辰的经就行了?而且前头这写的是什么?为什么早上不读经,而是读书呢?

许碧笑了起来:“把大少爷给我的那本游记拿来,一起送给表姑娘,就说我给她安排的,就先读这本。不过这书是大少爷给我的,她得自己抄一本,正好权做练字了。上面还有几页画儿,也请她照原样画上。”

知雨咋舌道:“还要画画儿?”那本游记是个举人游历蜀中时的趣事,此人书画俱佳,配的几副图或遥山近水,或野草闲花,虽只淡淡点染,却生趣盎然。就是临摹也要自己有些底子才行。

许碧微微一笑,把纸卷起来:“给表姑娘送过去,就说是我说的,她既是要去庵堂里,就都得听我的,这上头怎么写的就要怎么做,一丝儿也不许差。否则到了庵里,经书也不会抄,挑水拾柴也做不了,还叫什么清修呢?难道进了庵堂还要丫鬟小厮地伺候不成?哦对了,若没毽子,就自己做一个,府里要鸡毛还是有的,自己动手罢。”

知雨应了。许碧看看屋子内外再没人,便压低声音道:“你先问问青螺,今儿表姑娘究竟怎么就突然想起要出家?然后捉空儿去芥子居,跟百灵多说说话。”

知雨刚刚点着头,忽然听到许碧提芥子居,顿时一怔,试探着道:“姑娘,该不会是……”是疑心香姨娘吗?

“既然芸草说是香姨娘来过之后表姑娘就在屋里哭,那问问也无妨。”许碧淡淡地道,“或许香姨娘只是无心触动了表姑娘的伤心之处呢,那我也该给姨娘提个醒儿,免得她一片好心,最后倒落了不是。”

知雨觉得这个话里似乎还有别的东西,但她一时品不出来,便应了一声,把那本游记寻出来,往连玉翘的院子里去了。

连玉翘正坐在屋里发呆,看了这张纸,又把那游记拿过来翻了翻,不由得就有些慌。她父亲是秀才,可并没怎么教女儿读书识字,她也不过就读过几本女四书什么的,这游记里的字怕也还有不识得的,更别说抄了还要画。

知雨便笑吟吟地道:“奴婢只是来传话的,表姑娘若觉得不妥当,不如自己去跟我们少奶奶说?”

连玉翘正处在“是不是又给姑父一家添了麻烦”的惶恐之中,哪敢自己去许碧面前拒绝,只得接了书道:“我抄就是……”

青螺却拿着那“计划表”仔细看了又看。她识的字更少,但许碧这表格上都是常用的字,她勉强也读下来了,心里就更觉惊疑,小声道:“那,那经书……”说是晚上读经,可没经书啊。

“哦——”知雨眼睛一眨,“家里没这东西,少奶奶说这就安排人去买。表姑娘也知道,如今家里老爷少爷们都不在,就只有女眷,本该关起门来过日子,也不好总支使着人往外跑。表姑娘先看着这一本,等回头经书买来了……”

“我就先看这个。”连玉翘连声答应,只觉得自己又给许碧添了一重麻烦。青螺却隐隐地觉察了什么,也忙道:“这毽子我会做,劳烦姐姐回去跟少奶奶说,我们姑娘一定好生照着这个,这个‘计划表’来,都听少奶奶的安排。”

知雨笑了笑,把青螺拉到一边:“说到底,少奶奶都不知道表姑娘究竟是怎么就生出这个心思了。你总要跟我说说,等大少爷回来,少奶奶才好交待啊。”

连玉翘这一场虽然只是在许碧院子里闹的,但有好几个下人看见她红着眼圈在两个院子之间来回,消息自然立刻就报到了沈夫人处。

沈夫人刚从董家回来,听见这个不免有些烦躁:“这是闹什么呢?”外头风波不平,家里就不能给她省省心?跟连家沾了边的,果然都是麻烦。

沈云娇凑过来抱着她手臂道:“娘别管她了。她就是那样的人,一日按三顿地哭,少哭一顿都不自在。”这个表姐刚来的时候,她看在父亲的面子上也勉强对她表示了一点亲近,然而没说过几句话就不耐烦了。

沈夫人叹口气:“娘知道。她的事你也别管,少往她那儿去。”这克夫的名声可是沾不得。沈云娇年纪也不小了,若是被连累了,那可如何是好?

想到这里,她就不免有些怨怪前头的连氏,人都死了,还要弄出这么个娘家侄女来惹麻烦。她倒是没有女儿,不怕被连累名声呢。

等沈云娇走了,红罗才上前一步,小声道:“如今少奶奶正在查呢,问是谁怠慢了表姑娘。”

沈夫人本来就锁在一起的眉头就更解不开了。连玉翘一来,香姨娘就跟看了亲闺女似的往上贴,这会儿说怠慢,除了说她还有谁?

“家里下人,确实是有说表姑娘命不大好的……”红罗委婉地道,“其实就连大少奶奶,奴婢瞧着也不是很亲近表姑娘,只是日日往那边送东西……”

沈夫人冷笑了一声:“她倒会作态。一边假亲近,一边往我头上扣帽子。”话是这么说,她自己却也有点心虚。因她确实也觉得连玉翘不吉利,家里这些下人敢这般传话,也是因她这个主母先有了态度的缘故。

红罗心里明白,嘴上却道:“大少奶奶惯会讨大少爷欢心的,大少爷又总对夫人有些偏见,若是这样传下去,老爷只会信大少奶奶的话,毕竟是大少奶奶和大少爷一起把表姑娘接回来的。”

“这可怎么办?”沈夫人按着太阳穴,“这外头钦差的事我还没打听明白呢,哪里顾得上她!”杭州城里传得沸沸扬扬的,说这钦差来了对沈家很不利,甚至还有说钦差现在病倒是沈家下药了,这不是要逼着钦差跟他们沈家作对吗?

“夫人若是给表姑娘找个人家……”

“不成!”沈夫人断然道,“她有克夫的名声,这亲事可怎么找?何况找一门亲事哪是那么容易的,若是将来有个什么不好,不是都要怪在我身上?你给我去查,谁说表姑娘克夫的,统统抓起来打板子,不许再给我传半句谣言!否则有个克夫的表姐,连累了我的娇姐儿可怎么好!”

红罗就有些为难。这克夫的话,沈云娇身边的丫鬟就说过,这可怎么抓?而且,就连她也私下里跟人说过呀,难道还要自己去领板子不成?

沈夫人这几天烦躁得嘴里生了一排燎泡,火气上头时不免就想要迁怒,黑着脸道:“你们也是!我忙得顾不上,也不知道得了消息早来与我说一声儿!如今闹到这样,如何收场?”

红罗不由得心里一颤。她后头的人生还指望着沈夫人的好心情,连忙跪下请罪,一面心思电转,小声道:“夫人,其实奴婢倒有个念头,只不知使得使不得……”

“什么话还要藏着掖着!”沈夫人余怒未休。

“奴婢想,若是让表姑娘给大少爷做妾,这后头的事儿不就与夫人无关了吗?”

“做妾?”沈夫人倒是从未想到过还能这样,第一个念头就是,“老爷怕是不会答应。”

红罗却觉得自己这个主意不错:“夫人方才也说了,表姑娘有克夫的名头,到外头不好找亲事。可大少爷当初不是说,这都是定亲的那家运气不好,与表姑娘无关?那大少爷自然是不在乎的,纳了表姑娘不是正好?横竖是自己表妹,不比叫表姑娘嫁出去伺候外头的公婆小姑强?不是奴婢说句僭越的话,表姑娘那性情,哪里是能当家的呢?”

“再说了。这人留在府里,克夫的名声自然也就不会传到外头去,也就连累不到咱们姑娘了不是?”红罗越说越顺,“而且表姑娘有自己表哥和姑父护着,日子自然过得好,这嫁到谁家去,能有这些好处呢?”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org.com/book/15699.html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org.com/read/15699/

一品代嫁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org.com/down/15699.html

一品代嫁手机阅读:https://m.bxwxorg.com/read/1569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计划)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一品代嫁》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org.com)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 - 一品代嫁txt下载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嗜宠记炮灰女配重修仙快穿男配之我变成了万人迷嫁病娇后我咸鱼了贵妾之女公子强娶快穿综影视之随心姑娘请自重王府小妾陛下略怂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老祖又在轮回(快穿)帝王的宠妃是个O快穿渣男洗白论女配娇媚撩人兽世强宠:种种田撩撩夫逆天狐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快穿之打脸狂魔天生教师命小妖妻清穿娇宠玄学妃(红包群+穿书)套路敌国皇帝后我怀崽了诱妻为宠晚庭春病娇嫁纨绔神隐
完本推荐:独宠娇妻(重生)全文阅读快穿:男神,有点燃!全文阅读芙蓉帐暖全文阅读重生后又被富二代缠上了全文阅读狼皇全文阅读C语言修仙全文阅读全球高武全文阅读少汪几句ABO全文阅读此人非君子全文阅读祸害大清全文阅读小地主的科举之路全文阅读娇妻为后全文阅读静候三餐全文阅读画堂春深全文阅读且听无常说全文阅读再撩就死了[快穿]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他很撩很宠全文阅读病态掠夺全文阅读太子宠妃日常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综武侠之多情种重生之信仰封神系统武神至尊无限权能世界洪荒:阐教首徒恐怖复苏:从当城隍开始签到海贼之至尊掌控重生之我的1992都市之全民科技狂潮替婚错嫁:总裁老公难招架大佬穿成白眼狼[快穿]重生八零初心如顾偏执墨少的掌中娇特种兵王在山村玄幻之阅读封神剑道狂神二次元至尊法师荒岛赘婿无上邪尊夫人,你是什么神秘大佬赘婿出山大梦仙觉玄幻之九州天帝我和傲娇美女空姐的荒岛求生我的超神系统湛少的替婚新妻不死冥皇直播之摸金校尉奋斗在大明当满级大佬穿成圣父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品代嫁txt下载手机版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