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一品代嫁 >> 选中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www.bxwxorg.com)”查找最新章节!

梅皇后正在出神, 忽听身边的顾充媛道:“皇上来了!”抬头一瞧,果然是皇帝穿着一身明黄色常服,从园外走了进来。

这下满园的秀女都拜了下去,娇脆的请安之声不绝于耳, 如莺啼燕语一般。梅皇后嘴角又微微弯了弯,这才从容起身,向皇帝行礼。

皇帝先向太后行了礼,起身就扶了皇后:“从文华殿出来, 听说母后和皇后都在这里赏花,朕也过来瞧瞧。”

太后便笑道:“正是花开得好呢。皇帝虽勤政,也不要太劳累了, 得闲也该出来散散, 看看花儿,心情也好些。”

这话说得一语双关, 梅皇后便笑了笑道:“今日天气晴好, 臣妾和母后邀了这些秀女们来赏花。正好她们在写诗作画,皇上也给她们指点指点?”

皇帝笑了笑道:“此事有母后和皇后足矣, 朕还真是不长于这个, 不过是看看罢了。”

他这么一说,底下的秀女们更是恨不得拿出十二分的本事来。片刻后梅若婉那里已经写完了一首古风咏荷, 率先呈了上来。她平日里惯写簪花小楷,但因这是古风诗, 便特地换了赵体行书。

皇帝接了这幅纸在手, 看了一眼便笑道:“这字写得有功夫。且赵体轻盈秀美, 这诗也清新精致,正相配。”他说着,转头向梅皇后笑了笑,“朕记得皇后的行书是学的王羲之?功夫比你妹妹更深了。”

梅皇后嫣然一笑:“臣妾徒长几岁,不过效颦罢了。”

皇帝摇头笑道:“皇后太谦了。梅家出才女,你这妹妹也像你。”

梅若婉得了皇帝的夸奖满心喜悦,脸上也微微晕红,正待说几句谦让的话,就听皇帝转头又夸起了梅皇后,那一点笑容刚露出来就有些僵了,直到皇帝又转向她,才端起温婉的笑容行了一礼道:“皇上不嫌臣女诗书拙劣,便是臣女的福气了。”说着便往皇后身边站了站,小声撒娇道:“一会儿见了更好的诗画,姐姐可别怪我给姐姐丢脸了。”

梅皇后笑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里许多世家的姑娘,有比你强的也是自然。”

梅若婉这话自然是意有所指,但梅皇后没接这话,她若是这会儿硬要提起袁胜兰,未免也就太露痕迹,只得把后头的话咽回去了。

倒是皇帝笑向太后道:“听说母后接了个表妹进宫来,可是舅舅家的表妹?朕记得仿佛听母后说过,名字里有个蕊字的?”

袁太后听他提到袁胜蕊,不太自然地笑了一下:“那丫头水土不服,今儿没进来。这回来的是你四舅舅家的女儿,叫胜兰。”

她说着,袁胜兰便走了上来,向着皇帝万福行礼,唤了一声:“皇上表哥。”

在场的秀女脸色顿时千奇百怪,就连皇后都忍不住唇角抽了一下。袁胜兰这也未免太实在了!皇帝说一声表妹,那是给太后的脸面,如今太后都没发话,袁胜兰自己就叫上表哥了?

太后没说话,皇帝便轻咳了一声,含笑道:“表妹不必多礼,起来罢。既进了宫,就好生陪陪母后。”

袁胜兰连忙应了一声,太后才笑了一笑道:“人老喽,从前只嫌人多嘈杂得不堪,如今倒是觉得寂寞,总想着身边多留几个人了。”

这话说得意有所指,皇后自然听得出来,便点头笑道:“皇上也常与妾说起此事,言是朝事繁忙,总不能时时在母后身边尽孝。如今母后接了家人来,皇上心里也高兴。袁姑娘性情活泼,能让母后多添笑颜,那不如就留在宫中,也是替皇上尽孝呢。”

袁胜兰听了皇后这话,真是心花怒放。有这一句话,她入宫的事便是定下来了,差别只在究竟能封个什么位份而已。但既然太后姑母如此中意她,这位份定是不会低的。

太后脸上便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点头道:“难得你们一片孝心。我瞧着皇后这妹妹也是极好的,都留下,也免得你总惦记家里人。”

这就是投桃报李了。皇后便挽了梅若婉的手笑道:“日后你们两个倒好一处作伴了。”

梅若婉心里憋了口气,眨眨眼睛笑道:“姐姐说的是,我瞧着袁姑娘就投契呢。说起来,方才不知袁姑娘选的是什么花?是写了诗还是作了画?必定比我的强。”

梅皇后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她素知这个妹妹自矜才貌,目无下尘。可这宫里是什么地方,袁胜兰又是太后的侄女儿,哪里是让她逞着才华的地方呢?方才梅若婉提起这个话头,她就不曾接,原以为也就够了,谁知这会儿梅若婉竟又自己提起来了,还直问到袁胜兰脸上。

这会儿梅皇后倒是盼着袁胜兰有些才华了,否则若是她下不来台,太后那里也没脸面,到时她和皇帝又该如何下台呢?

袁太后的脸色果然就有些沉,看了袁胜兰一眼。袁胜兰却笑了一下,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梅姑娘才学是极好的,我家是武将出身,比不得梅姑娘有大儒叔父教导,不过是跟一位姐妹合作,她画画儿,我题了诗。”

“哦?”皇帝露出一脸很有兴趣的样子,吩咐身边内侍,“取上来。”

内侍应喏,刚一转身,便见一个秀女捧了一卷纸向前走了几步,微垂着头,恭恭敬敬将画儿交给了内侍。

顿时众人目光都落在这秀女身上,只见她穿的衣裳与梅若婉略有些相似,身量却更高挑些。在一众秀女之中,她年纪算是大的,该有十六七岁的模样;身材也已长开,比之一些刚刚开始发育的年轻秀女,自然更显得曲线玲珑,多了几分成熟的韵致。

皇帝瞧了一眼,并没说话,低头先看起内侍呈上的画。只见画上是一笔没骨牡丹,花叶只用墨色,倒是花朵上欲栖而未栖的一只蝴蝶工笔设色,五彩斑斓,犹如点睛一般。

皇帝微微点头,道:“这用心颇为巧妙。”若是单画水墨牡丹略显单调,也太素了些,与宫中不大合宜;但若画工笔,却是没得这许多工夫让人细细描绘。如今这般,既能画出一幅完整的画,又不显寡淡。

再看画面于左侧留白,上头题了一首五律,词句亦是清新的。皇后便笑道:“五律素来难做,这一首即景生情又能格律严谨,极难得了。”

皇帝笑了一笑,也点头道:“皇后说得是。”这首诗看着虽然浅白,并不曾用许多典故,格律却是极严的,若真是即景生情,那倒确实是难得的了。只是皇帝瞧着这诗怎么都不像是袁胜兰能做出来的,这位表妹如她自己所说,出身武将之家,据闻也并不爱读书,只怕这里头的格律她都未必能弄得清楚呢。

袁胜兰却是半点都不曾意识到格律的问题,只笑道:“也是看了许家姑娘的画,才得了灵感,皇上别嫌简陋。”她只觉得这诗读起来十分明白,比从前上学时读的那什么唐诗宋诗容易多了,简直是明白如话,自己也能写出来似的,意思却又不错。将这诗呈上来,她也没那么心虚。

袁太后便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呈画的秀女:“许家姑娘?哪个许家?”

许瑶心头一直呯呯乱跳,方才将画交给内侍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手都在抖了。这会儿听了太后问话,一颗心更是几乎要从喉咙口冲出来,镇定一下才盈盈下拜道:“回太后的话,臣女许瑶,家父是翰林院侍读学士。”

皇帝脸上便有些微妙的变化:“原来是许翰林家的女儿。”翰林之女,诗画上有如此心思倒不为怪了,许良圃此人,原在诗词文章上也是有些功夫的。不过此诗究竟真是现场所做,还是早就备下的“应试”之作,就不好说了。

袁太后沉吟了一下,忽然似笑非笑地道:“许翰林家——可是跟镇边大将军沈家做了亲家的?”

许瑶心里咯噔一跳,硬着头皮道:“是。臣女的二妹自幼与沈家有婚事之约,今年二月里刚刚成亲。”

太后便转向了皇帝,笑道:“二月里,那阵子不是沈家长子重伤,还来宫里求了御医的?”

“正是。”皇帝温和地笑道,“母后真好记性。”

太后又想了想,才道:“怎么我似乎听人说沈家在江浙闹了些事出来,皇上召沈家长子入京了?”

许瑶一颗心已经又提到喉咙口了。不过这会儿不是激动,而是害怕了。果然皇帝微微皱眉:“是为着剿匪的事,朕叫了人来问问,说是东瀛的倭人又有些不老实。”

太后却摇了摇手道:“那是朝廷上的政事,我是不听的,后宫的人也不敢乱传。说的仿佛是另一件事,仿佛是与家里的丫头——”

许瑶听得眼前一黑。太后必然要说的是沈云殊逼奸母婢的传言了。她有妹妹嫁给这样的人,果然是要连她的名声也带累了。

谁知太后说到这里,却停了下来,倒是袁胜兰接口道:“是说那沈大郎与家里的丫头有些不清白,不过那是沈家事,倒与许家姑娘无干的。”

太后便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袁胜兰被她看得有些心虚,便拉了她的手撒娇道:“姑母,不是看诗画么,许家姑娘的画儿画得极好的……”这次她能蒙混过关,但那梅若婉也入了宫,日后只怕是要盯住了她的,说不准什么时候又会提出比诗赛画。若是有许瑶在身边,岂不是个极大的助力?

太后果然点头笑道:“许姑娘的画的确极好。生得也好,瞧着就是个有福气的。”

皇帝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但到底没有说话。

许瑶心中顿时一阵狂喜。太后说一个待选的秀女有福气,岂不就是说她定能入选了?论福气,哪还有比入宫侍奉皇帝更有福气呢?只是这时候她绝不能露出轻狂样子来,便羞涩地低了低头:“太后谬赞了,臣女不敢当。若论福气,这天下没有比太后娘娘更有福气的人了。臣女今日能得在太后身边站一站,沾得一丝太后的福气,便是心满意足了。”

太后便笑了起来:“这般会说话,果然叫人喜欢。皇后说是不是?”

皇后一直打量着许瑶,这时才慢慢点了点头:“母后的眼光自然是最好的。”

这就等于板上钉钉了。顿时一众秀女看着许瑶的目光便带了无数的妒羡之意。袁胜兰更是得意,趁着皇帝等人品评其他人的诗画之时便溜了下来,小声向许瑶道:“怎么样?我说过会帮你说话的。”

许瑶一脸感激:“多谢袁姑娘了。”心里却在大骂。明明刚才太后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显然是不欲在宫里说出那等丑闻。可袁胜兰这蠢货却不管不顾,张嘴就说了。如今所有的秀女都知道了此事,她虽然已入选,可闹出这种事,却也是被狠狠剥了脸面,更不必说这些秀女回家之后,会如何传扬此事了。亏得这蠢货还一脸得意,跑到自己面前来表功!

不过,蠢货也有蠢货的好处。许瑶掐了一下自己掌心,将火气按下去,自我安慰。至少袁胜兰确实是帮了她,否则看皇后的意思,怕是要以此为借口将自己黜落的,毕竟自己今日穿的这身衣裳实在是个错误。

何况,搭上袁胜兰,也就等于搭上了太后。在这宫里,皇后定然是不会喜她的,那找到太后这样一座靠山,便极为重要了。

当然,最要紧的还是抓住皇帝的心。许瑶站在秀女队中,远远望着皇帝,只觉心头火热。皇帝赞了她的画呢,还赞了她的诗——虽说这诗今日是顶了袁胜兰的名,但日后在这宫里,她还怕没有做诗的机会吗?

两百多秀女,写诗作画,还有人弹琴吹笛,一时半晌根本轮不完。皇帝坐了一个时辰左右,就以政事繁忙为借口先走了,后头尚未得机会展示的秀女顿时大失所望。

太后将众人神色都尽收眼中,便笑向皇后道:“时辰不早,今儿就到这里罢。横竖这些花儿一时也开不完,不如明日再来,也能让皇帝多轻松两回。”

皇后自然是从善如流,底下的秀女们也是大喜。没得展示自己的自然是想着明日,就是有些今日自觉表现不够出色的,也在想着明日如何弥补。

一众秀女边说话边往回走,忽听有人惊叫一声,却是凌玉珠的裙子被人一脚踩住,扯得她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回头一瞧,只见背后却有五六个人,中间的是梅若婉,四周簇拥着数人,也不知道究竟是谁踩了她的裙子。

凌玉珠张张嘴,却没敢说出质问的话来。梅若婉也不看她,昂然而过,跟着她的几个秀女小声嗤笑,也走过去了。凌玉珠站在后头看着她们,敢怒不敢言地站了片刻,刚要往回走,忽然觉得不对,回头一瞧,才发现裙子刚才那一下已经被扯破了长长一条,裙边上并有一块污迹,正是被鞋底踏出来的。

凌玉珠今日这身衣裳乃是家里给她备的最好的一身,专等被宫中贵人召见时穿的,这下扯破了,却是再没衣裳能替代。她站了片刻,隐约意识到自己怕是今日跟许瑶亲近,惹了别人的眼。许瑶已是有了前程,那些人不敢动她,便冲她下手了。

也不过就是个才十五岁的女孩子,凌玉珠又是委屈又是着急,忍不住那眼泪就滚下来了。忽听有人温声道:“凌姑娘怎么了?”正是苏阮和裴妍方才落在一众秀女后头,这会儿才走过来,恰好看见了她的狼狈模样。

苏阮这么一问,凌玉珠的眼泪更是止不住了,呜呜咽咽说了。裴妍看看她的裙子,忍不住惊呼道:“这可怎么好?且这块污迹也重,你这裙子颜色娇嫩,怕是洗不干净了。”

凌玉珠这裙子是娇嫩的粉红色,质地轻薄,有一点儿污渍便十分显眼,的确是洗不净的。凌玉珠急得眼泪汪汪,苏阮却沉吟道:“我记得凌姑娘还有一条月白色的裙子,质地似乎与这条也差不太多?”

凌玉珠抹着眼泪道:“那条是不一样的,虽瞧着也轻薄,可是素面的,料子不如这个。且,且那条裙腰上昨儿也染了污渍的……”用饭时不小心将菜落下来,将裙腰上沾了一块儿,同样是遮不住的。

裴妍不冷不热地道:“不然向许姑娘借一条?我瞧她的衣裳颇多,且件件都精致。”

凌玉珠低头不语。一点热水也就罢了,她自知和许瑶没那等交情,能得借件衣裳来穿的。

苏阮却道:“若是凌姑娘愿意舍了那条裙子,不如将两条裁开来,做一条间色裙。”

间色裙,便是用不同颜色的衣料裁成条,颜色相间,拼成一条裙子。此裙在唐时最盛,有用色到七破八破之多,只是既费裙料,又费工夫。

凌玉珠含泪道:“我,我针线上不大行……”两条裙子合做一条也就罢了,可她却没有这个手艺。

苏阮轻叹了口气:“只是二色相间,若我们三人合力,一夜也能赶出来。”

裴妍微微撇了撇嘴,但还是道:“若只是缝缀,我倒还来得,只是不大会裁。”

苏阮道:“我倒见过如何裁制,凌姑娘若是愿意,不妨试试。”

凌玉珠这会儿自然愿意。横竖这两条裙子明日都是无法穿的,还不如死马当作活马医。何况苏裴二人平白地肯帮她的忙,她还不感激涕零么。

三人一边商议着一边走开,却不知不远处的假山后头正有两人站在那里,将三人言语尽数收入耳中。其中一人穿着宝蓝常服,正是皇帝,见三人走开了,便向身边人问道:“这苏家姑娘,便是你夫人的结拜姊妹?”

皇帝身边那人穿着一身侍卫服色,头却压得低低的,仿佛是在皇帝面前不敢抬头似的。这会儿听了皇帝问话,才抬头看了一眼,笑道:“看来正是了。臣看见她戴的那镯子,臣妻也有一个,说就是这位姐姐给的。”

这人肤色微黑,一笑就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却正是沈云殊。只是一说完,他立刻又把头低了下去。皇帝不禁微微一笑:“你也不必这般仔细,这里外头看不见。”

这假山坐落得甚巧,将三面都遮住了,唯有一面却是玉液池,若站在池子那边看过来,却是看不到沈云殊的脸。

沈云殊却笑道:“小心些再没过余的。臣可不能给皇上添麻烦。”

皇帝便笑了笑:“你素来精细。”沉吟了一下又道,“朕瞧着许氏女心机颇多,你这门亲事……”

沈云殊忙道:“托皇上的福,臣娶的这一位,可与她姐妹们不同。”

“哦?”皇帝脸上露出一丝有点捉狭的笑意,这会儿,他看起来倒是像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了,“朕还以为你这亲事结得不情愿,正打算着给你想法子,找个更好的呢。”

沈云殊连忙摇手:“多谢皇上,可不必了。”

皇帝的笑容不禁更深:“难得见你这般急。朕看那许氏容貌倒是不错,你该不会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吧?”

沈云殊嘿嘿笑道:“臣算什么英雄呢。不是臣爱皮相,皇上方才也看过那位苏秀女了,觉得如何?”

皇帝微微一笑:“瞧着不出挑,倒是个仁善的。至于针线好不好,要到明日才能看得出来。”

沈云殊便笑道:“针线是其次,心善倒是最要紧的。”

“如今还未必看得出来。”皇帝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已经点头了。这可是选秀女,谁不想着踩着别人出头?苏阮帮了凌玉珠,却是没见得有什么好处。

沈云殊又是嘿嘿一笑:“俗话说得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拙荆能与这位苏秀女结拜姐妹,固然是有当初同生共死的缘分,可也是因着都是一样的人……”

皇帝便笑了起来:“说来说去,原来还是替你家那位许氏说话呢。说起来,太后已经作主把许氏留下了,看来日后,朕要与你做连襟了。”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org.com/book/15699.html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org.com/read/15699/

一品代嫁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org.com/down/15699.html

一品代嫁手机阅读:https://m.bxwxorg.com/read/1569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选中)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一品代嫁》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org.com)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 - 一品代嫁txt下载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清穿娇宠玄学妃(红包群+穿书)九师妹宦难江山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末世之重生快穿之打脸狂魔我在仙界种田女配不掺和(快穿)穿成受文男主怎么办夫人的娘家实在过于强大贵妾之女表妹万福可怜为师死得早攻略青楼乐师的那些年七爷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快穿综影视之随心飞升要藏好尾巴快穿男配之我变成了万人迷神隐拯救虐文龙傲天王爷今天弯了吗?[重生]传说中的主神大人[快穿]套路敌国皇帝后我怀崽了女配娇媚撩人魔女霓裳(gl)
完本推荐:永不从良[快穿]全文阅读公主嫁到:腹黑将军喜当爹全文阅读小地主的科举之路全文阅读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全文阅读太子宠妃日常全文阅读重生大富翁全文阅读被炮灰的天命之女[快穿]全文阅读霸总替身妻的玄学日常全文阅读快穿:男神,有点燃!全文阅读给六扇门大佬递烟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他如风掠夺全文阅读娇花养成记全文阅读桃运小村医全文阅读偏执宠爱全文阅读穿成反派他妹全文阅读妩媚天成全文阅读玄女经全文阅读公主饶命GL全文阅读武侠BOSS之路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英雄无敌之骑士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道墟快穿之逆袭打脸啪啪啪我有一座山马林之诗逆天双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逍遥小地主夫人,总裁发了百亿搜寻令超级名医在都市开局人间体刁民张大彪洪荒:我为红云,天命成圣一胞三胎,总裁爹爹超凶猛洪荒之法宝批发商玉宸金章全职之职业欧皇挖坟人海王送渣攻们进火葬场绝代天医团宠老婆得宠着影帝决定放飞自我闺门医香:悍妃养夫守则我靠沙雕主角说台词暴富女主的千层马甲[综英美]我在木叶,生活变成了游戏鬼王新娘婚书砸脸,请三清显圣神级仙医在都市慕林网游:这个剑士有亿点猛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品代嫁txt下载手机版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