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一品代嫁 >> 回门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www.bxwxorg.com)”查找最新章节!

沈家这宅子略偏些, 地方却大。想是因一家子在西北都住惯了宽敞的庭院,特意捡大的买。只是因久不住人,房屋虽干净,园子却略有些荒。

不过沈云殊和许碧暂时也顾不上什么园子。沈云殊还要往兵部衙门里去,递折子进宫, 等待皇帝召见询问;许碧则整理明日回门要带的礼物,连整座宅子是什么样都还顾不得看。

沈云殊的折子递上去, 按规矩也得两三天才能得着答复, 且这会儿袁家尚未进京,沈云殊估计着宫里不会先召见他,是以第二日一早也不在家里等回复, 陪着许碧就往许府去了。

马车才到许府门口, 就见还有一辆车停在那里,许夫人正从车上下来。许碧一见就笑了:“母亲怎的从庙里回来了?”

许夫人憋了一肚子的气。原以为自己躲去庙里, 许碧自会乖乖听话, 没想到全贵跑去庙里告诉她,许碧根本就不打算听她的。许夫人这才想起来当初许碧是怎么从她手里挤银子的, 恍然明白许碧如今可不是那个能任她搓圆揉扁的庶女, 又怕自己不在府中反闹出事来, 只得一大早就下山,急急地赶了回来。

这路有些远,许夫人连早饭都不及吃, 空着肚子颠簸了一路, 刚到家门前就碰上了许碧, 这股子火简直就要从头顶上拱出来,可抬眼一瞧,到了嘴边的话又咽回去了。

只见那马车上下来两个人,一个身材修长面容英俊,一个袅娜多姿如花似玉,站在那里竟仿佛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瞧着说不出的相配。尤其是许碧,如今衣裳首饰都与从前不可同日而语,竟是面貌一新,几乎教她认不出来了。

许夫人这么一怔,许碧已经先开口了:“全贵说母亲身子不适才去庙中休养,既是不适,又何必这样奔波。”

那还不都是因为你!许夫人心里大骂,但到底有些失了气势,只沉着脸道:“你既是定要今日回门,我也只能回来了。不过是来回跑一趟罢了。你嫁得远,难得回来一趟,自是要依着你了。”

许碧只当没听懂她话里指责的意思,笑吟吟地道:“母亲素来慈爱的,我也是听说母亲不适,才要紧着来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全贵糊里糊涂的,也说不清楚,我实在是担心。”

许夫人这口气真是上不来也下不去,冷笑道:“你如今可是会说话了。果然嫁了人就与在家时不一样。”

沈云殊应声笑道:“碧儿老实,不大会说话,都是岳母大人教导得好。”

他一开口,许夫人就更噎得慌了。沈云殊年纪虽轻,却隐隐自带着一股威势,尤其是站在许夫人面前,颇有些居高临下的意思。且这门亲事里头的猫腻双方都是心照不宣,许夫人也有些心虚,只得强把这口气咽了,和颜悦色地道:“这就是沈姑爷吧?果然是一表人材。二月里林妈妈来的时候说你伤得重,我和老爷都担忧得不行。如今看着是大好了,真是幸事。”

沈云殊笑眯眯地道:“都是碧儿带进门的福气。她才嫁进来,我就好了。”

许夫人顿时又是一气,却又没话可回,只得敷衍一句,便转过头去骂门子:“也不知道请姑爷和姑奶奶进去!老爷呢?快去传话,说姑爷来了。”

许碧笑吟吟地跟着往里走,一面道:“还有大姐姐和三妹妹,几个月不见,真是好生想念。”怕她和沈家连累了许瑶选秀是吗?那她还非见不可了呢。

许瑶在自己房间里,正提笔抄写一篇经文。她平日里是不抄经的,但自打过了初选回来,就时时觉得心神有些不宁,只得借着抄经文来平静。

“姐姐!”门忽然被推开,许珠一头撞了进来,惊得许瑶手一颤,一笔长长划了出去,将要抄好的一页经文又废了。

“大呼小叫的做什么!”许瑶强行按捺住心中的不悦,脸却还是沉了下来。

许珠却并不在意姐姐的冷脸,急促地道:“许碧回来了!她竟然真的回来了!就在前头!”

许瑶顿时皱起了眉:“她竟真的回来了?” 原想着以许碧的性情,许夫人发了话,她便会老老实实等到许夫人回来再来行礼,没想到竟今日就来了。可见杭州传回来的消息不假,她在沈家怕是颇为受宠,性子竟也变得强硬了些。

“可不是!”许珠一脸的不高兴,“娘也回来了,就在门口撞见了她。真是厚面皮,娘都说不叫她回来,她怎么还是上门了!”

许瑶默然。如今许碧可是沈家人,许夫人管不到她了。

“姑娘——”大丫鬟知香从外头进来,“二姑娘回来了,老爷和夫人请两位姑娘都过去见见呢。”

许珠听许夫人说过许碧回来会引得宫里厌了许家,不由得噘了嘴道:“怎么还叫姐姐去见她?若是带累坏了姐姐的名声可怎么办?”

许瑶叹道:“人都进门了,便是这会儿不见,难道还说得清楚?”

许珠嘴噘得更高了,很不情愿地跟着许瑶往外走。两人走到前院,便见许良圃和许夫人坐在厅中,面前有两人正在行礼。许珠一眼看过去,就张大了嘴巴:“那,那是二姐姐?”

许珠知道三姐妹中,自己的容貌最为逊色,而庶姐许碧肖似其母,甚是美貌。也正因此,她总看许碧不顺眼。可她却未曾想到,许碧盛装打扮起来,竟会是如此出色,甚至胜过了大姐姐许瑶!以至于她竟是下意识地唤了二姐,而不是如刚才一般直呼其名。

许瑶的眼睛却盯在另一个人身上。那便是她素未谋面的未婚夫婿!母亲自沈家那姓林的婆子口中打听来的,乃是个只爱舞刀弄枪的粗人,又身受重伤性命垂危。可如今看来,却分明是个英气勃勃的男子,虽说肤色有些黑,五官却甚为英俊。

许碧竟是嫁了这般一个夫君,可这个男子,原本是她的……

许瑶微有些恍然,但随即清醒了过来。便是再年轻英俊又如何?沈家得罪了太后的母家,又被皇上忌惮,迟早是要落魄的。而她,若是能入宫,便是得了天下最最尊贵的夫婿,区区一个沈云殊又算得什么呢?

虽然这般安慰着自己,但踏入厅中,许瑶的目光还是忍不住要去看沈云殊。许珠却只管打量许碧,心里暗暗后悔没有穿上最好的衣裳,戴上自己最贵重的首饰。倒是今日特地未去学里的许瑾,正正经经给许碧和沈云殊行了个礼。

算起来许碧这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个弟弟。她启程前往杭州那天许瑾去学里念书了,根本没见着人。

在许二姑娘的记忆里,许瑾是个极好的弟弟,每次见了她都会客客气气叫一声“二姐姐”,有时在外头得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也会送她一份。虽然不过是小面人草蝈蝈什么的,好歹也是一份心意。

因着这个,许碧给许瑾准备的礼物倒还是蛮上心的,除了笔墨之外,还给他准备了一块小巧些的砚台——许瑾这几年就要下场考童生,这块砚台小巧,半大孩子正好使用。

其实这一群人说是一家子,许碧对他们却是半点感情都没有,自然也没有多少话可说,与其说是送礼,倒不如说是为了避免没话说尴尬。

她给许夫人和两个女儿的都是几匹料子和杭绣的扇子、屏风或云肩等物,给许良圃的则是文房四宝和茶叶。搬上来倒也是琳琅满目,瞧着很像样子。

许良圃恰是今日休沐。昨日全贵回来报了信,他就一晚上都不曾睡好。这些年仕途不顺,把他当年的豪气雄心都磨没了,倒弄了个事事都首鼠两端。一时想着还是该不见的好,一时又想着拒之门外并不合道理,若是被朝中清流们得知,只怕名声又不好。

如此辗转一夜也没拿定个主意,直到人登了门,也就只能来见了。

老实说,方才一见之下,他险些没认出许碧来。那一瞬间他不由得想起了早已故去的杨氏,心中不由得五味杂陈——十几年了,杨氏在他记忆中已然淡去,就连她留下的女儿仿佛也只是个淡淡的影子,今日一见,倒仿佛是见了个陌生人一般。

再看看这些礼物,女儿还记得他爱喝龙井春茶,他却不知丝毫不知女儿爱些什么,不由得有些惭愧起来。不过没等他抒发一下难得泛起的父爱,许碧已经含笑道:“自离了家里,倒时常想念翠庐居,这会儿父亲若是无事,我想回去瞧瞧。”

这说是去翠庐居,其实就是去看路姨娘。许夫人脸色微沉,正想开口,沈云殊已随着起身笑道:“我也想看看你从前住的地方是什么样子。”

他口中与许碧说话,眼睛却看着许良圃。许良圃竟说不出反对的话来,只得道:“去瞧瞧也好。别耽搁得太久,中午总要在家里用饭。虽说只你们小夫妻在京里,也不好回去太晚了,这是礼数。”

沈云殊无可不可地笑了一下:“多谢岳父大人。”

两人并肩出去了,许夫人的脸就黑了下来,冷笑道:“瞧瞧,如今可气派了,连我都不放在眼睛里。”

许良圃心里还想着早逝的杨姨娘,略觉有些愧疚,没精打采地道:“回门总是礼,人都来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许夫人空着肚子窝了一包气跑回来,此刻一听许良圃的话,顿时恼了:“老爷这会儿倒说这话了。是谁之前说沈家得罪了太后,怕影响了瑶儿参选,也不想让他们回门的?”

许良圃被当着儿女们的面戳穿,不由得有些下不来台,又没得可驳许夫人,拉了脸道:“这些话也好当着孩子们的面说的?”转头对许瑾道,“虽说今日不去学里,也不能断了功课,回书房去先写几篇字,晚些我要考你的书。”说罢甩袖子走了。

他这么一提,许夫人的火气又转到了许瑾头上,沉了脸道:“谁叫你今日不去学里的?”

许瑾连忙起身,小心地道:“到底是二姐姐回门……她出门时我未曾相送,如今远嫁江浙,偶尔回来一次,总要见一见的……”

许夫人素知自己这个儿子读书读得有些愚了,总是将一家子骨肉的话放在心里,虽与许碧并不很亲近,却也总记着这个是他姐姐。这还幸得他并不知道姊妹易嫁的事儿,否则只怕心里还有愧疚,更不知要做些什么了。

待要责备,话却也说不出口,总不能说圣贤书都是狗屁,姨娘所出的根本不该视作骨肉罢。这样话自己心里想想就罢,要说出来那是万万不行。只能怪自己生了这么个没心眼儿的,不晓得一母所出才是真骨肉。竟真看不出她根本不想让许碧回门,居然还特地往学里请了假,在家里等着见这个庶姐!

且她也只生得这一个儿子,又哪里真的舍得斥责,只得道:“那也不能耽搁了读书。眼看你就十四了,明年就要应童试,县考是二月,瞧着好像远得很,其实眨眼就到了,万不可懈怠……”

她絮絮地数说了一会儿,还是许瑶打了个圆场道:“弟弟一向用功,母亲不必担心。母亲一路上赶回来,还未曾用早饭,不如叫厨房上些点心先垫一垫。”才让许瑾得了机会退出去。

许夫人便叹了口气:“这孩子,也是老实得过头了。”就这个性子,日后便是做了官,怕是也艰难。

许瑶劝道:“弟弟读圣贤书,守礼也是应当的。”她心里明白,许夫人自己能责备许瑾,却是不容别人说许瑾不是的,便是亲女儿也不成。

许珠却没姐姐这么明白,撇了撇嘴道:“我看他是读书读傻了,亲疏远近也分不清。这般呆头呆脑的,也不知能不能进学。”说着又忍不住伸手翻一翻自己眼前那些东西,带着几分妒意道:“她如今倒大方了……也不知给翠庐居送些什么。”

她的丫鬟知翠忙小声笑答道:“奴婢瞧着,二姑奶奶还叫人往厨房送了些鲍鱼干贝之类,那车上剩下的也就没什么好东西了。除了两匹素面绸,就是些本色布,颜色都不曾染,便是多也不值几个钱。另有几包茶叶,也只是拿油纸包了包,怕不是哪里弄来的次等货罢……”

知翠尚未说完,许夫人已经寒了脸。许瑶知晓这是许珠说许瑾不能进学惹来的火气,连忙先训斥许珠道:“这些东西你打听什么,没得叫人觉得你小家子气,连这点子东西也要计较。”

许珠不服气道:“我便是说说。”

许瑶冷冷瞥了知翠一眼,道:“你一个姑娘家,身边的人这般鸡零狗碎地嚼舌头,传出去教人笑话。”

知翠唬了一跳,忙低头不敢说话了。许珠平白地挨了几句数落,气道:“好好好,以后我什么都不问了。”气哼哼起身就走。

许夫人犹在生气:“这丫头越大越不懂事!”

许瑶简直身心俱疲,却还要劝道:“妹妹还小,说话有口无心,母亲好生教导也就是了。”许珠没规矩,不也是许夫人疏于教导的原因么。

许夫人便长长叹了口气,拉了许瑶的手道:“家里就只你一个懂事的。将来你进了宫,可还有谁帮着我。”

许瑶低了头道:“母亲且别这么说,也未必就能选中的……”初选有数千人之多,十里挑一,也还剩下两三百人呢。她原在家中自觉才貌出众,可到了秀女群里,才发现人外更有人。

许夫人却会错了意,咬牙道:“都是那丫头不晓事,偏这时候回什么门!”

许瑶觉得一阵无力。这时候说这些话又有什么用呢?若是她能做主,当初何不就退了亲事,两家断得干干净净?偏父亲要顾及他清流的名声,不肯被人说见风转舵、食言毁诺,才弄得今日瓜葛不清。母亲平日在家中说一不二,可事涉外头,也做不得父亲的主。后宅妇人,大抵如此罢了。

她不想再听下去,便起身道:“母亲歇一歇,我去瞧瞧珠儿。”

许夫人这会儿气消了,又想起许珠也是宠爱的女儿,便道:“你去瞧瞧也好,好生与她讲讲道理。”

许珠这会儿正在院里听小丫鬟们说话呢。

她刚才气呼呼一路走回自己院子,才到门口就听见几个小丫鬟聚在一起说话:“知晴姐姐头上戴的簪子也是新打的,足有二两重呢。那簪子头上的玉簪花跟真的似的,花心用的是金子,亮闪闪的好看极了。”

另一个忍不住道:“二两重?知晴姐姐一个月的月钱才八百钱呢。”

说话的那个小丫鬟就嗤笑:“那是在咱们家的时候。如今可不一样了,人家去大将军家了呢。这回给她干娘带回来的东西,有布料有茶叶,还有一盒杭粉,值好几两银子呢。”

听话的几个小丫鬟全都一脸羡慕:“知晴姐姐这回可走运了,跟着二姑娘嫁到那么好的人家去,可享福了……”

却有个年纪大一点的丫鬟撇嘴道:“哪有那么容易?那样的人家,少不了淘气的事。你们没听说吗?沈家姑爷看上个丫头,二姑娘不肯,逼得那丫头就自己撞了墙。”

另一个丫鬟驳道:“多半是假的罢。二姑娘那性情,可敢说个‘不’字儿吗?”

几个丫鬟便都笑起来。她们年纪虽小,进府伺候也有两三年了,谁不知道二姑娘那性子?说她逼得丫鬟撞墙,倒不如说她自己撞墙来得可信呢。

那大点儿的丫鬟就急了:“你们可不知道,二姑娘如今了不得!别说逼丫鬟了,她还杀过人呢!”

顿时又是一阵哄笑。这话更没人放在心上了。杀人?别说人了,二姑娘敢杀鸡吗?不要她自己杀,她敢看人杀鸡吗?

许珠倒听进去了,一脚跨进院门道:“谁说二姑娘杀人了?”

小丫鬟们冷不防许珠回来,晓得这位姑娘心气不顺就好拿丫鬟们撒气,吓得连忙都跪下了。许珠不耐烦,指着那年纪最大的丫鬟道:“你叫小红的是不是?刚才你说的逼丫头撞墙和杀人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仔细了,我就不告诉母亲去。”

这会儿小红哪还敢隐瞒,只得战战兢兢道:“是二姑娘身边的知晴姐姐跟着回来,往她干娘那里送了好些东西,说二姑娘在沈家如何过得好。知韵姐姐正好回去,听见了就说,二姑娘才嫁过去,沈家姑爷就看上了丫头,不知道二姑娘这日子好在哪里。”

小红一边说,一边心里叫苦。这看上丫头的话,万不该跟许珠说的,若是被许夫人听见,一顿板子是挨定了。说起来也都怪那知韵,她在大姑娘身边伺候,从前是最看不上二姑娘身边人的。可如今大姑娘若是能选进宫,只能带一个丫鬟进去,那必定是知香,知韵就没了下梢,还不知是个什么结果

偏这会儿知晴回来了,还一副衣锦还乡的模样,知韵见了自是刺眼刺心,这就闹起来了。

“知晴姐姐说,沈姑爷根本没看上丫头,是那丫头自己没规矩,被姑爷罚了没脸,才撞了墙。也不知道怎么说的,知韵姐姐就说二姑娘没能耐,也就是陪嫁的丫头里没个出色的,若不然沈姑爷看上了谁,二姑娘怕不得立即两手捧着送上去。”

吵架便是如此,若开始吵的是茶水烫,或许到后头就变成了上一杯冷茶,成心要害人拉肚子。知晴知韵原是在说沈姑爷看不上丫头,到后头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争论二姑娘有没有能耐了。

“知晴姐姐说二姑娘如今可不比在家里。知韵姐姐就说她再有能耐还敢逼着丫头去撞墙吗?知晴姐姐就说撞墙算什么,二姑娘连人都杀过呢。”

许珠眼睛不禁瞪得溜圆:“她真杀过人?”

小红战战兢兢点头:“知晴姐姐是这般说的。她说二姑娘在驿站里被倭人劫持的时候,杀了一个倭人。不过,不过后来大家再问,知晴姐姐却不肯说了,给她干娘送过礼,就走了。”

宣城驿的事儿许家自然后来也知道了,却没人知道许碧竟然手刃倭人。知翠不由道:“是胡说罢?那还是二姑娘吗?知晴别是说顺了嘴胡诌的,吵架的事儿当不得真的。”

许珠也怔了半晌,才喃喃地道:“她倒瞧着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知翠不觉有些好笑,道:“姑娘别信这个。再是变了个人,二姑娘也不敢杀人的。若真是那般,只怕是鬼上身了。”

小红也是个嘴快的,小声嘀咕了一句:“二姑娘可是死过一回的,别是被换了个魂儿罢。”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org.com/book/15699.html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org.com/read/15699/

一品代嫁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org.com/down/15699.html

一品代嫁手机阅读:https://m.bxwxorg.com/read/1569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回门)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一品代嫁》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org.com)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 - 一品代嫁txt下载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穿越星际:妻荣夫贵陛下他总是假正经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与宿敌成亲了嫁病娇后我咸鱼了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首辅娇妻有空间余污姑娘请自重我在仙界种田科举逆袭:最强女首辅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七爷兽世种田记之大陆篇为夫人折腰公子强娶棺材铺的老板娘王府小妾就算是作者也不能ooc干掉万人迷的一百种方法污名[重生]炮灰女配重修仙攻略极品快穿综影视之随心谁是我亲爹我靠嘴炮刷副本[快穿]
完本推荐:桃运小村医全文阅读他们都说我老公一穷二白[穿书]全文阅读暗黑系暖婚全文阅读娇花养成记全文阅读迷途全文阅读我给男配送糖吃(快穿)全文阅读她唇角微甜全文阅读穿成男配他前妻[穿书]全文阅读重生女夺我气运全文阅读芙蓉帐暖全文阅读重生八零女相师全文阅读黄庭道主全文阅读调香师之宠男友[重生]全文阅读姝女有仙泉全文阅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常全文阅读(快穿)肆意人生全文阅读我家少年郎全文阅读重生大富翁全文阅读小妖妻全文阅读愤怒值爆表[快穿]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隐龙神医离婚后的我开始转运了影视世界的神豪天生绿茶[快穿]幻墨尘世医妃她真没想惊艳朝堂大明之锦衣为王世子妃你又被挖墙脚了变成一只毛绒绒薄爷,夫人她又大杀四方了!全能千金成了团宠小娇娇全球进化后我站在食物链顶层重生后我成了敌国少年暴君医圣归来三国第一狂兵上门女婿画斜红丑千金变身简单游戏直播间不当舔狗:在婚礼现场对女神说滚最佳赘婿炮灰重生后撩到了魔尊神医娘亲A爆了消除你的执念[快穿]契约婚情她在豪门当赘婿叮当,推文时间到!重生玄门狂妻黑科技研发系统快穿之超级求生模式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品代嫁txt下载手机版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