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一品代嫁 >> 上当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www.bxwxorg.com)”查找最新章节!

知晴是从头到尾什么都不知道的, 这时候忍不住也探出头去道:“我们姑娘带几个人出门, 也不劳袁二少爷操心!”

袁胜玄哈哈笑了一声。这似乎是个信号,已经凑到车边的两个家丁同时出手, 一人一个将知晴知雨都拽了下去。在两个丫鬟的惊呼声中,袁胜玄驱马向前,伸手一挥, 马鞭卷住车帘往下一扯, 整片车帘都被撕了下来,车厢里头顿时一览无余……

许碧应景地发出了一声尖叫,然后就看见袁胜玄的脸色一下变了。

当然, 绝不是因为被她的尖叫声吓到了, 而是因为马车里现在除了许碧, 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自然更没有他想找的人了。

袁胜玄原是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

虽然当初在茶山时他不但没找到什么, 还被沈云殊摔了三跤, 当时也觉得沈云殊确实并不曾插手海鹰之事,可等回去再想想, 却复又疑心起来——何以那个叫青霜的丫鬟就那么巧,偏在那时去爬沈云殊的床?

他天性多疑, 念头不生倒也罢了,若是疑心一起,便是越想越觉不对。后头打听到青霜被送回西北嫁人, 他也想着把人弄到手里来, 半路上派人去劫, 却是落了个空——那青霜根本不在队伍之中。

如此一来,他越发起了疑心。恰好朝廷那边下旨,他就死皮赖脸,硬是贴着沈家人一起上了路。

没想到才走到宣城驿,果然被他发现了不对之处——沈云殊这边对那宣城县令爱搭不理,那边许氏竟悄悄地自驿站后门出去,径往文家去了。

这若不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又是什么?袁胜玄认定了那海鹰定然是藏在许氏马车之中,颇觉自己竟是小看了这许氏,还真当她是只娇怯可怜的白兔,却想不到竟是只伪做白羊的小狼!

谁知他成竹在胸地将马车帘子扯开,那车里却当真只有许氏一人!马车里又没有多少空处,更没有什么遮挡,根本再找不到能藏人之处,他所想的海鹰更是根本不见踪影!

“这——”饶是袁胜玄能说会道,这会儿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

只不过他才怔得片刻,就听见马蹄声响,一行人从后头追了上来,为首的正是沈云殊。

“袁胜玄!”还没等袁胜玄反应过来,沈云殊已经双腿一夹马腹,马儿疾冲过来,“你想做什么!”

“我——误会,都是一场——”还没等袁胜玄说完,沈云殊已经纵着马儿一脚踏倒了袁家一个下人,随即纵身而起,在马背上借力一跃,向他扑了过来。袁胜玄连忙一斜身,沈云殊的拳头击中他的肩膀,接着就将他从马上扑了下去。

一时间袁家跟来的下人都怔住了。谁也没想到沈云殊上来就真的动起了手,而且不是像上次在茶山一般点到即止,而是拳拳到肉,毫不客气了。

袁胜玄肩膀挨了一拳,只觉得整条右臂都要提不起来,当即就落了下风。好在他素习水战,在水中是近身搏斗惯的,当即便飞起双腿还击。只听呯呯连声闷响,两人在地上滚成了一团。

袁家剩下三个下人这才反应过来,甩了知晴知雨就要上前帮忙,却听五炼和九炼大声吆喝,一起上前。这两人不知从哪里抽了两根棍子来,舞动开来声势惊人,虽然是以二敌三,却还占了上风。一时之间袁家下人自顾尚且不暇,哪有余力上前帮助袁胜玄?

袁沈二人在地上来回翻滚了几趟,到底是沈云殊占了上风,将袁胜玄按在地上,一拳拳打下去,厉声喝道:“姓袁的,你几次三番要轻薄我妻子,真当我沈家怕你不成?”

袁胜玄左躲右闪,脸上到底是挨了一拳。虽说不是正中,但也鼻血长流,两眼不由自主直冒泪花。他原还想解释这是误会,到了这会儿也知道沈云殊绝不会信——他将马车车帘都撕了下来,再说什么也搪塞不过去了。

就这一愣神的工夫,沈云殊又是一拳打在他胃部。袁胜玄只觉得一阵抽搐,整个人都弯成了大虾一般,情不自禁发出一声痛叫。

许碧抓着帕子正掩面装哭,就见袁胜玄这一叫,街角墙头处便有人影微晃,似乎是忍不住想出来的样子。只是再想看时,知晴知雨已经爬上马车,用身子挡住了她,而那些人影一闪之后也就消失,仿佛刚才只是树影摇动,她看花了眼一般。

这一阵混战好不热闹,连这条街道两边的住户都被惊动。有几户人家亮起了灯,但因天色已黑,并不敢就开门出来看。

袁胜玄挨了两下狠的,原本因为理亏而生出的一点忌惮之心也扔到九霄云外去了,伸手就要去靴子里拔匕首。只是这时沈云殊又狠狠一拳砸在他左眼处,砸得他头昏眼花,脑袋里都嗡了一下,待回过神来时便听有人在喊:“哎,两位,两位大人莫动手,莫动手啊……”却是那宣城县令终于巴巴地赶了过来,一脸惊慌地上来拉架。

沈云殊顺势站了起来,居高临下仿佛看死狗似的盯着还躺在地上的袁胜玄,冷冷道:“姓袁的,你再敢往我妻身边靠,看我下回打得你满地找牙!”说罢也不理文县令,转头对许碧没好气道:“不是叫你呆在驿站里,又跑出来做什么!”

许碧躲在知晴知雨身后,小声道:“我,我,妾身只是想亲自来向文老太太和文太太道谢……”

她这般战战兢兢的,沈云殊声音不由得就放软了些:“不知好歹。我这里千方百计替你瞒着,你倒好——”说到一半,似乎是看许碧要吓哭了,便没好气道,“罢了,你备的礼呢?”

知雨连忙递上,沈云殊接过来就往文县令怀里一塞,跳上车辕,对还有些发呆的车夫道:“回去!”

车夫连忙挥鞭驱马,五炼九炼两个将棍子一丢,跳上马背跟着走了。文县令怀里抱了一堆东西,尴尬地冲袁胜玄笑:“袁大人——快来人,把袁大人扶起来,去请个郎中——”

“不必了!”袁胜玄倒也没吃什么大亏。那两拳挨得虽然痛,他却能感觉得到,沈云殊的力量并不足以将他打成什么重伤,要么就是他毕竟忌惮他的身份未敢下狠手,要么就是身上的伤始终未曾痊愈,力量大不如前了。

袁胜玄觉得应该是后者,毕竟沈云殊听说在西北也是个不知道怕字如何写的人,来了江浙之后,他头一次在军中演武,就将袁翦一个亲信百户打断了肋骨。今日自己这般冒犯了许碧,却又不曾找到什么证据,沈云殊好容易抓住把柄,哪里还会留手呢?

不过即便未曾真受什么伤,疼痛却也是有的,尤其脸上着了两拳,只怕还要挂上数日,着实是丢脸。袁胜玄阴着脸在家丁搀扶下站起来,看看四名下人,脸上也都挂了彩——沈云殊的下人,与他一样的混蛋,专往看得见的地方下手!

“袁大人,这,下官——”文县令一脸不知该说什么好的模样。

袁胜玄看看他,竟然笑了笑:“文大人,令堂和尊夫人与沈少奶奶颇为亲近?”

他左眼顶着块青紫,脸上还有没擦干净的鼻血,这一笑实在诡异。文同看着他咽了口唾沫,有些结巴地道:“当初驿站被烧,下官曾接了沈少奶奶到县衙住了几日,家母和拙荆——与沈少奶奶确是相识……”

“这么说,你对沈少奶奶有恩才是。”袁胜玄笑得阴沉沉的,“怎么我瞧着,沈大人似乎并不怎么……嗯?”

文同明白他没说出口的意思,面露苦色:“下官也不知啊……沈大人甚是冷淡,下官略提到驿站之事,他便很是不喜……袁大人,可是下官做错了什么?”

袁胜玄捂了捂还在冒金星的眼睛:“定然是你说了不该说的话吧?”

“没有啊!”文同一脸苦恼,“就连此事,下官都再不曾与人提起啊!不但下官不说,还不许家中女眷透露一字半句。可,可下官才送上薄礼,沈大人就……”

袁胜玄看着他苦恼的脸,微微皱起了眉头。

文同此人是两年前被调到宣城驿的。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根本也入不了袁家人的眼,,直到宣城驿被焚,他上报说倭人潜入宣城,袁家才注意到了他。打探之下,知晓此人原曾在大同做个佐官。

大同亦属西北沈家辖下,故而袁胜玄早已疑心了他,待见他前来,许碧却悄悄往县衙跑,便认定这是一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好戏,因此方才才会出手,且做得那般不留情面。

可最终海鹰却根本不在马车之中,难道说,真是他搞错了?这文同当真只是想借当初救人的恩情攀附沈云殊?

可是,若真是如此,沈云殊为何要对他一副冷脸,且许氏还要偷偷摸摸前来呢?难道真是因为怕此事宣扬开去,有损许氏名声,所以不愿文同多提?

文同一脸希望地看着袁胜玄,仿佛指望他给出个主意似的:“袁大人?若不然,袁大人先进县衙坐坐,容下官叫人去请个郎中……”

袁胜玄仍旧打量着他,想从他脸上看出点破绽来。可是文同此人从前实在太不起眼了,他并不了解他,也就根本无法辨认出有什么不对劲来。

“少爷——”扶着他的一名家丁看他鼻下又挂出一线红来,不由得担心地道,“还是先回去罢……”这血糊一脸的,实在是……

袁胜玄阴沉地又看了一眼文同,在家丁搀扶下翻身上了马,却向墙角看了一眼,低声吩咐身边人:“叫他们盯着县衙。”

他这次出来,除了明面上带的家丁,暗中还有一支二十人的暗卫,为的就是一旦发现海鹰,就可以连沈云殊一起拿下。

这一支二十人都是他们袁家养的死士,平日在军营之中做些杂使,并不在袁府之中。如此,外人找不到袁府有什么多余的人手,更不会注意军营之中那些杂役,谁也想不到,在各处军营之中,竟混有袁家多达数百的死士。

家丁会意,冲着墙角做了个手势,便见沿着县衙的墙头有黑影微微起伏,乍看像是树影被风吹动,毫不引人注意。

袁胜玄看着死士们将县衙团团包围,莫说送个人进去,就算飞进一只鸟儿也逃不过这些人的眼睛,这才放了心——不管沈云殊打着什么主意,他守定了文同,就不信抓不到他的把柄!

心思一松,袁胜玄便觉得脸上腹部一起疼起来,尤其是鼻子,简直动都不敢动,马跑快了也会牵扯得酸痛难忍,涕泪齐流。他一边心中暗骂沈云殊,一边只得慢慢踱回了驿站。谁知才进驿站大门,小厮长庚就飞奔上来:“少爷可回来了!沈大少带着少奶奶已经启程了。”

“什么?”袁胜玄顾不得鼻子痛,“怎么回事!”

“沈大少回来就怒气冲冲,说不与我们同行,带着沈少奶奶轻车先走了。只剩下些笨重物件——”长庚指了指院子里停的几辆装载行李的马车,“说是叫他们后头慢慢走就行。”

“糟了!”袁胜玄倒吸一口气,只觉得瞬间心思清明无比,“这是声东击西!”沈云殊拿文同骗了他,让他将眼睛盯在文同身上,自己却趁机带着海鹰跑了!

“走了多久?”

“有一会儿了。”长庚哭丧着脸,“小的原想阻拦,拖延到少爷回来也好,可——”

他身上衣裳沾满了土,头发也乱了:“沈大少爷不问青红皂白,就叫人把小的打了一顿。”

“混蛋!”袁胜玄一拳打在马鞍上,“放信号,把人都召回来,给我追!”该死的文同,耽搁了他太长时间。幸好他还没答应进县衙去呢,否则等他回来,沈云殊早不知跑得多远了。

这会儿也顾不得露了痕迹,立时便有人取出一支烟花,嗖地一声在半空中炸开。驿站里头便有了些动静,片刻之后,袁胜兰推开窗子,满脸不悦:“二哥,这是怎么了?”先是沈家闹腾着要走,刚刚安静一会儿,自己家又折腾起来,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袁胜玄这时候可没心思哄妹妹,不耐烦地一摆手:“回去睡你的!”

袁胜兰借着月光看见他脸上有血,吓了一跳:“你,你脸怎么了?”不光有血,怎么左眼好像也黑了一块。

袁胜玄脸更黑了:“你少管!”

袁胜兰一片好心,却是热脸贴了个冷屁股,也不由得恼起来,呯一声将窗户关上,转头去睡了。

这会儿袁家死士已经从县衙撤了回来,袁胜玄不及多说,带着人就追了出去。驿站里又恢复了平静。

夜色渐浓,月光将墙影移动,覆盖住了停在院角的那些马车。忽然间一片云飘过来,遮住了月光,院里顿时更加黑暗。有人从沈家人休息的小院里溜了出来,摸到一辆装着布料茶叶的马车旁边,蹲下身在车厢底部捣鼓起来。

片刻之后,马车下部发出一声轻响,一个人影从里头爬了出来,长长吐了口气。等到明月重新从云层中露出脸来,马车旁边已经干干净净,再也不见什么人影了。

此刻,许碧正坐在马车车辕上,仰头看天上的月亮:“这会儿,人应该送出去了吧?”

袁胜玄的嗅觉还是很灵的,海鹰的确是跟他们一起出来的,而且也确实是打算放在宣城驿。他一直藏在装回门礼的那辆马车底下,那里有个夹层。当然,人在那里头憋上一天是挺难受的,但对海鹰来说,他现在什么苦都能吃,只要能替家人报仇。

“应该已经进了宣城大牢了。”沈云殊倚在车辕另一边,嘴里叼了根草,一脸的悠闲。袁胜玄只注意了宣城县衙,可没注意过宣城的牢房。尤其是死牢,那里头才是藏人的好地方,因为里头的人没有机会出来乱说话。

许碧有点好笑:“不知道袁胜玄回来发现我们已经走了,会是什么表情……”

沈云殊嗤地笑了一声,言简意赅:“急了。”

“他好像,还带了人……”许碧沉吟一下,“你们动手那会儿,我总觉得周围好像还有似的……”

沈云殊咧嘴一笑:“少奶奶英明。”他指了指天空,“刚才不是有道烟花么。”

“果然是烟花?”许碧还疑心自己看错了呢。

沈云殊点点头:“袁家一直有另外的人手。只是我们在袁家周围布了眼线,却一直没发现几个人。这次是个机会,等这些人回去的时候,看能不能顺藤摸瓜,找到他们究竟聚于何处。”

“谁去摸瓜?”许碧忽然觉得不对劲儿,沈家没带多少人出来啊。

沈云殊嘿嘿一笑,神色狡黠:“有两个人在文同那儿呢。”既然要在宣城做文章,当然预先就要安排了。

“沈家也有……”秘密人手?

“卓叔带出来的人。”沈云殊没有细讲,“平常也是不在咱们家露脸的。”沈家有这样的人,袁家一定也有,而且只会更多。

许碧并不追问。有些事情显然也不是她应该知道的。不过她有点好奇:“你怎么知道袁胜玄会上当?”

沈云殊轻笑了一声:“此人素来多疑。他私下里自比曹操,别的不说,这一点多疑倒是十分相似。茶山那一回,毕竟我是不在,没能打消他的疑心。他——半路上使人去劫青霜了。”

许碧吓了一跳:“那劫到了吗?”

“当然是没有。”沈云殊迟疑了一下,“我安排青霜从别的路走了。”

其实不是。他原是吩咐人给青霜灌了哑药送回西北的,但不知是不是灌得有点多,青霜原本头上又还有些伤,竟发起了高热。路途之中哪有什么好郎中,烧了一夜人就没了。

不过这事他不打算说出来。许碧虽然有股子狠劲儿,可他总觉得她心里其实甚为柔软,只看她当时并没安排青霜“自尽身亡”就知道了。既然如此,此事还是不必告诉她了。

“没有就好。”许碧松了口气,恨恨地握了握拳头,“你应该把他揍得再狠一点!”说实在的,对着袁胜玄,她都快要维持不住柔弱可怜小白兔的人设了,真想上去给他两耳光啊。

沈云殊伸手握住她的拳头,有些歉然:“委屈你了……”说起来,许碧已是几次以身犯险了。

当初在宣城驿那回乃是意外,许碧且还未曾行过大礼,还可说算不得他的责任。可成亲之后,许碧在袁胜玄面前已然做过几回诱饵了,尤其是这一回——也是他这个做夫君的无能,竟要自己妻子亲力亲为。

被个外男趾高气扬扯下马车门帘,换了别的女子,便是不觉惊吓,也要觉得耻辱的。更何况那袁胜玄,对许碧的确是有觊觎之心……

沈云殊想到这里,就觉得心里难受,恨不得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回头就去把袁胜玄打死。然而他又知道不能如此,若他当真这般冲动了,便是皇帝都保不住他,更不必说还要留在江浙,将袁家连根拔起了。

他心里正在交战,忽然觉得脸颊一片温热,却是许碧伸过手来摸了摸他腮上:“疼吗?”袁胜玄也不是省油的灯,沈云殊把他打了个满脸开花,自己脸上也被他手肘擦过,虽未击中,却被擦掉了一块皮,有些渗血。

“不疼……”沈云殊下意识地回应了一句,抬手把许碧的手按在自己脸上,只觉她的掌心微热,贴着脸颊又软又暖。

许碧也是下意识的举动,这会儿才惊觉自己在伸手摸人家脸了,顿时自己脸上也一阵发烧,轻咳一声正准备把头转开,沈云殊却伸过手来捧住了她的脸,小声又说了一句“委屈你了。”

什么?委屈谁了?哪里委屈?许碧还没问出口,沈云殊已经双臂一展将她搂进怀里,低头亲了下来……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org.com/book/15699.html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org.com/read/15699/

一品代嫁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org.com/down/15699.html

一品代嫁手机阅读:https://m.bxwxorg.com/read/1569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上当)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一品代嫁》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org.com)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 - 一品代嫁txt下载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宦难江山末世之重生传说中的主神大人[快穿]飞升要藏好尾巴套路敌国皇帝后我怀崽了他从夜色深处来魔女霓裳(gl)嗜宠记首辅宠妻录(重生)七爷污名[重生]与宿敌成亲了病娇嫁纨绔穿成受文男主怎么办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替身的我跟正主在一起了快穿综影视之随心将打脸进行到底首辅娇妻有空间帝王的宠妃是个O带着道侣一块穿[快穿]余污姑娘请自重宠妾九师妹陛下略怂
完本推荐:和离我是专业的(快穿)全文阅读女主醒来后[反穿书]全文阅读寻寻善诱全文阅读我家竹马是太孙全文阅读快穿之种田老太太全文阅读回到七零年代全文阅读传说中的主神大人[快穿]全文阅读祸害大清全文阅读首席新闻官全文阅读泾渭情殇全文阅读他不好撩[校园]全文阅读权臣养成攻略(重生)全文阅读王牌狙击之霸宠狂妻全文阅读玄学大师的悠闲生活[古穿今]全文阅读妻控全文阅读女配(快穿)全文阅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全文阅读我给前夫当继母全文阅读快穿之锦绣人生全文阅读她太甜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上门女婿脑回路清奇的主角们阴阳杂货铺诱妻入室打铁的神正是在下阴阳镇鬼师穿成女装大佬男配叮当,推文时间到!重生后大佬总想独占我郡主是孤心上朱砂一个刀匠的无限幻墨尘世黑科技研发系统浩荡孤行『综影视』翻糖覆男神大明之锦衣为王绝世名医:女总裁的贴身神医黄河捞尸人无限先知飞升要藏好尾巴在娱乐圈过退休生活山狼最强投资在神话世界当小说家娇妻归来:总裁轻点宠医妃她真没想惊艳朝堂穿成邪修后我祸害了主角团野人奔小康和病娇大佬协议订婚后重生医婿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品代嫁txt下载手机版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