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一品代嫁 >> 争功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www.bxwxorg.com)”查找最新章节!

袁家军于海上伏击海老鲨匪帮, 一举将其全部剿灭的消息, 像风一般吹到了杭州城。

沿海一带的渔民海商,谁家没吃过海匪的亏?这海老鲨帮臭名昭著, 偏偏又极难对付,前后两任帮主,盘踞海上足有十来年, 这会儿一朝覆灭, 便是杭州城里不曾下过海的百姓,也都额手称庆,更把袁家军的威名在嘴边挂了又挂。

袁府之中亦是喜气洋洋。袁夫人拿着京城来的信, 笑得满面春风:“太后来了信, 说是思念家人, 叫把兰儿送去京城见一见。”选秀已经定在五月底,恰好是袁胜兰及笄之后, 说是送去见见亲人, 到了那边还不正好就参选了?

“若能先进宫见了太后,那可更好了。”袁大少奶奶也是一脸喜气, “到时候若安排与皇上一见,只怕皇上先就中了意……”

“大嫂!”袁胜兰跺了跺脚, 脸上飞红。虽说她早知道自己要入宫,但这么被人当面说出来,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袁胜莲也在一旁。这种场合, 她素来就像个影子一般并不引人注意, 这会儿却也细声笑着道:“皇上必然是中意的, 只在会给妹妹封个什么妃号罢了……”

袁夫人原是不爱听她说话的,但这句话实在说到了她心里去,不由得也笑了:“雷霆雨露俱是君恩,难道还挑剔不成?”若是能一举封妃,就仅在皇后之下,再有太后撑腰,在后宫里也能横着走了。

袁胜莲见袁夫人高兴,便又细声道:“长房的蕊姐姐想必是要与妹妹一同去的,路上倒好有个照应。”

袁胜兰眉头一皱:“她去做什么?”她与长房的袁胜蕊素来就不和,不过是个空头的承恩公罢了,袁胜蕊却仗着会画几笔画,会下几手棋,整日里到处去充才女,还话里话外地暗指她不读书,不过就是嫉妒她的父亲位高权重,想压她一头罢了。

袁胜莲小声道:“毕竟长房那边是太后的至亲……”既然太后想见亲人,哪有不接亲侄女,反只接堂侄女去的?这也太落人口实了。

袁夫人顿时拧起了眉毛:“你知道什么!”长房身上只一个承恩公的名头,并无官职,但若是有心送女入宫,也挨得上。毕竟选秀的规矩里并不曾说必得是实职官员之家。

但袁胜蕊……袁夫人不由得把眉毛又皱紧了一点儿。论相貌,袁胜蕊也并不多出色,只是颇有才名。太后虽然倚重袁翦,但毕竟那边是她亲侄女儿,万一临时起意……

“去长房打听打听。”袁夫人吩咐儿媳妇。若长房真的也要借此机会把袁胜蕊送过去,那她平日里还真是小瞧长房了。还以为他们安分守己,没想到竟也是野心勃勃呢。

袁太后的信引发的欢喜气氛一落千丈,袁胜兰不悦地瞪了袁胜莲一眼:“真是扫兴!”

“你回房去罢。”袁夫人也看庶女又格外地不顺眼起来,“前日针线娘子说你有些疏懒。这手艺的事儿,三日不练手便生了,你回去多做些。女儿家,针线若是做得不好,将来到了婆家也难做。不必多的,先做五十个荷包罢,要精致些。”

袁胜莲柔顺地低头应了,退出袁夫人的上房。她的丫鬟红衣忍不住道:“姑娘何苦说这些……”倒讨得袁夫人不喜欢,又被罚了。

荷包是小物件,可要做得精致却也不易。袁夫人张口就是五十个,便是红衣翠钱两个丫鬟一起上阵,也要做好几日呢。这些荷包,想必是预备着袁胜兰参选时打赏用的,原该是针线房的活计,就因袁夫人这一句话,便全压到自家姑娘身上了。

袁胜莲却笑了笑:“你不懂。若是筹划得好,我说不定也能去京城。”

袁胜蕊若是也去京城,袁夫人是不会放心让袁胜兰一个人的。盖因袁胜兰这个人,除了家世之外,实在也没有什么特别能拿得出手的,甚至连心计都没有多少。所以,她需要一个帮手,而能给她做帮手的,除了她袁胜莲,又还有谁呢?袁家族里的女孩儿们,可都差不多被袁胜兰得罪光了。

“去京城?”红衣有些不解,“可姑娘也不能……”姑娘是庶出,是不能参选的呀。

“先帝那会儿,也并不是没有庶出女子入宫的。”其实历来后宫都有不少庶女出身的妃嫔,只不过这是今上第一次选秀,为的是开枝散叶,故而对秀女的出身颇为重视罢了。不过,她要去京城,也不是为了入宫,那委实不太可能。但若能走这一趟,却未必不能寻到别的机会。

红衣想了一想,低声道:“姑娘是,不想去福建……”

袁胜莲冷笑了一声:“难道你想去么?”给人做妾也就罢了,可那人家中本有悍妻,她过去岂不是羊入虎口?说是亲父兄,可却没人顾得她也是一家子骨肉,既然如此,有得拼她为什么不自己拼一下?

红衣头摇得像拨郎鼓一般:“奴婢当然不愿!老爷也实在太狠心了。”袁胜青与袁胜玄还可说是隔母的,袁翦可是亲生父亲啊!

袁胜莲便笑了笑,轻声道:“你不是与蕊姐姐身边的夭桃交好?去与她说说话。既然太后姑母想见侄女,蕊姐姐可是她的亲侄女……”长房如今是个空壳子,素日就嫉妒袁太后倚重四房,若是他们觉得有机会自己谋些富贵,如何会不上心呢?

正房里,袁夫人打发了儿媳和女儿各自回房,自己也坐在那里思索起来。袁胜蕊那丫头也是个心高的,不过长房不成器,素日里被袁太后死死压着,不许他们生事,故而也不敢想入宫之事。可若是他们真起了这个念头,其实袁太后也不好拦着。

若真是如此,她可不放心袁胜兰自己去京城。可是她一个外命妇,也不方便跟着进宫什么的……

袁夫人正想得有些发愁,就听外头脚步声响。她一听就知道是谁:“玄儿?”

果然是袁胜玄,阴着一张脸进来,倒让袁夫人吃了一惊:“这是怎的了?”

袁胜玄随手扯过一把椅子来,倒着坐了,顺手就在椅背上捶了一拳:“还不是因着沈家!”

“沈家又怎的了?”袁夫人眉头也拧紧了。前日袁胜玄从外头回来就黑着脸,她将跟着他的人唤来问,才知道是在沈云殊手里吃了亏,怎的这大胜的消息才传来,沈家又闹妖蛾子了不成?

袁胜玄恨恨地道:“沈文那老匹夫,竟然与父亲抢功——”

“啊?”袁夫人连忙问,“他怎的与你父亲抢功了?这次剿灭海匪,难道不是你父亲和兄长领兵?”她是听说没有沈文什么事呀!

袁胜玄噎了一下,便有些支支吾吾起来。他实是不该一时冲动之下走到母亲这里来的,盖因有些事,袁翦从未告知过袁夫人,如今又叫他怎么说呢?

说起来,还是父亲和兄长有些心急了。原本剿灭海老鲨匪帮是极好的立功机会,稳扎稳打,自然是稳操胜券。偏偏兄长有些心急,提议将海老鲨匪帮分出一部分,去埋伏沈文。

本来这法子也未为不可。若是他们将海老鲨匪帮留下一半,再加上那些东瀛人帮忙,叫沈文吃个大亏也不错。可谁知沈文鬼精,竟提前发现了设伏之地,反过来打了那些海匪一个措手不及。

再有那些东瀛人也是可恶。原本答应了先打沈文,再剿海匪,到时候那些海船及船上的东西就都归他们,将来他们从海老鲨老巢缴获的财宝还可再分他们两成。

谁知这些东瀛人出尔反尔,竟想着叫沈文与海老鲨的匪帮先拼个两败俱伤,自己好坐收渔利。结果反被沈文抓住机会,将海老鲨那些人杀了个干净,反过来先向东瀛人发起了冲击。搞得东瀛人也未占到便宜,只得退走了。

如此一来,剿灭海老鲨匪帮的功劳,沈文硬是抢走了一半!虽说父亲那里拿住了海老鲨全家,功劳更大些,可毕竟不是全功了。而且沈文如今把击退倭寇之事到处宣扬,还把之前宣城驿的事儿拿出来说。若是再被他这般宣扬下去,朝廷那边觉得倭寇当真成了大患,他的功劳可就要再提一提了。

这些话袁胜玄统统无法与袁夫人说。袁翦素来不相信后宅的妇人能守住什么秘密,因此那些机密之事从不告知袁夫人。袁胜玄也只能含糊地道:“那沈文截住了几个逃窜的海匪,又击退了几条倭船,便四处宣扬起来,这是要与父亲争功呢。”

袁夫人不明所以,听了便道:“不过是几个逃窜的海匪罢了,这次的头功总是你父亲和兄长的,凭他怎么,难道还能抢了去不成?倒是你来帮我参详参详,你妹妹进京的事儿。”

袁胜玄皱皱眉头:“此事不是已经定了?有太后姑母在,兰儿只管听太后的便是。倒是父亲来了一封信,提到我的亲事。”

袁夫人三个子女之中,如今只有小儿子的亲事还没个头绪,闻言忙道:“你父亲怎么说?可是给你看好了哪家姑娘?”

袁胜玄失笑道:“父亲哪里有机会去看别人家姑娘。”袁翦只是说,他的亲事应该往京中去寻。

“去京城结亲?”袁夫人想了想,略有些担忧,“咱们家在京中可不大熟……”为防外戚干政的嫌疑,袁家只在江浙一带经营,从未进京去谋划。

袁胜玄摆手笑道:“不必母亲去寻。父亲说,让我送妹妹进京,请太后姑母为我择一门亲事。”

“啊?”袁夫人固然知道太后做媒是好事,但仍忍不住有些不太情愿。袁翦这般做,袁胜玄的亲事怕就只看门第了,至于姑娘究竟怎样,是否能与他情投意合,太后那里大概是不会太过关心的。

“母亲不必担心,太后姑母总不会给我寻个不成样子的妻子。”袁胜玄自己倒不很在乎,“父亲想要与清流结一门亲事。”若是能结个御史亲家就更好了,在朝堂之上就有了说话的人。太后固然是最大的靠山,但太后终究是后宫之人,不好直接在朝堂上发声。

“娶妻娶贤,只要能孝敬父母亲,管理好后宅,贤良淑德就够了。”若是不合心意,再纳几个通房就是了。

袁夫人还是有点怅然。但儿子自己都这么说了,且袁翦做的决定,她也不能干涉,只得点了点头:“原想着等给你妹妹举行及笄礼后再送她去京城,如今既是太后有旨,那只好早些走了。只是去了京城,怕就不好再行礼……”

女孩儿的及笄之礼甚为重要,袁夫人早就给袁胜兰准备起来了。可若是去了京城,可就不能像在家中这般自在,举行盛大的及笄礼了。

袁胜玄不在意地道:“这都是虚礼,还是妹妹的前程要紧。何况早些进京也好,妹妹也该学学宫里的规矩。”

袁夫人叹了口气:“这就要进京了……入了宫,想再见一面都难。既然如此,这回借着你父亲打了胜仗的机会,在家里摆一回宴,让兰儿把她那些手帕交们也都请来,让她也松快松快。”

袁胜玄不禁皱起眉头:“母亲也莫要这般宠坏了兰儿。她平日里可有什么事不松快?”

袁夫人讪讪道:“这不是也学了半年规矩了……”

袁胜玄不耐烦道:“她那规矩学得也是半瓶子醋。母亲这会子宠着她,等将来她进了宫,有什么失了规矩的地方被人拿住把柄,只怕母亲就要后悔了。母亲莫忘了,宫里不只有太后,还有皇后呢!”

袁夫人不言语了。皇后无子,袁胜兰又是这般身份,入宫便是皇后的劲敌。纵然有太后压着,可皇后若是自己后位都要不保,难道还会听太后的不成?

“你父亲打了胜仗,总要庆贺一二的……”袁夫人终究还是没忍得住,“毕竟等进了宫,便也不得再如此自由……”

袁胜玄无奈地摇了摇头:“母亲自己拿主意罢。只是此次被沈文老匹夫抢了功,父亲甚是不悦。”仔细弄巧成拙,反惹得袁翦不喜。

说到沈家,袁夫人又是忌惮又是鄙夷:“这沈家人怕不是想功劳想疯了……”前头儿子吃了败仗,险些受伤死了,后头老子就拼了命地抢功,难道还指望着皇帝再容他们回西北去不成?

“哪里还有那样的好事。”袁胜玄嗤了一声。功高震主,自来有之。听说西北那地方的百姓有些竟只知沈家不知朝廷,皇帝岂能容他?

说起来沈家也是一群傻子。就比如他们袁家,若是将这江浙沿海一带海匪倭寇统统剿净,名声和功劳倒是会比现在更高,可到时候谁还需要他们呢?说不定也像如今的沈家一样,不知被调到什么陌生的地方,借着别人的手来打压他们了。

不过这些话袁胜玄也懒得与袁夫人说。母亲也不过是个后宅妇人,多少知道些外头的事,应酬之中不致乱说话也就罢了,再仔细分说也是无用。女人家么,头发长见识短,知道那许多做什么?女人么,就是开在那后院里的花,娇艳些也就够了。

说到娇艳,袁胜玄眼前不禁又浮现出许氏楚楚可怜的模样来,当下便有些无心再与袁夫人说话,起身回了自己院子。才进门,他的小厮长庚已经凑上来,笑嘻嘻唤了一声少爷。

袁胜玄抬脚轻轻踢了他一下:“有什么话说便是,还与我卖起关子来了?”

长庚忙笑道:“小的怎么敢。只是方才朝霞晚霞两位两位姐姐问了我半天的话,我怕在外头说了她们听见,回头又打翻了醋坛子……”

袁胜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她们两个心也是大了,再打听,就送到庄子上去。”

长庚不过是想说个笑话,哪知袁胜玄似乎心情不佳,并不耐烦听他玩笑,于是连忙收起笑容道:“小的已经把话都放出去了,说沈家大少爷□□母亲给的丫鬟未遂,把人打得头破血流。因那日沈家回去,不少人都看到从马车上抬下个丫头来,所以这话一传出去,信的人不少。不过——沈家也放出风来,说是沈云殊喝醉了,把伺候的丫鬟踢到地下,才伤了人……”

其实这就是委婉地在说丫头爬床了。这种事虽然也不免有些后宅不宁的嫌疑,可比□□婢女要好听多了。

袁胜玄哼笑了一声:“尽管传,看看那些闲人愿意信哪一样。”

长庚忙笑道:“自然是都爱听□□母婢的话……”人都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自然是什么耸人听闻就传什么。只不过,这样做似乎也没什么大用啊?就算沈云殊真的□□丫头,那又怎么样呢?

“不怎么样。”袁胜玄懒懒地道,“就是恶心恶心沈云殊。”不然难道白白被他摔了三跤吗?如今闲着也是闲着,泼他一盆脏水再说。

“那丫头呢?”

长庚忙答道:“听说是伤好了就要送回西北,说是在那边早定下亲事了,要回去嫁人。”

“掩耳盗铃。”袁胜玄又冷笑了一声,忽然想起一事,“叫人去跟母亲说,若要请宴,别忘了把沈家大少奶奶也请过来。”说起来,他也算替许氏解决了一个爬床的丫头,到时候若有机会当面跟她讨声谢,那便有趣了。

被袁胜玄认为已经解决了的青霜,这会儿正被关在沈云殊院子后头的一间小屋里。隔着窗子,还能听见她的哭闹声,只是含含糊糊的,像是嘴里被塞了什么东西似的。

紫电挽了个小篮子走过来,对守在门口的五炼勉强笑笑:“到底姐妹一场,我来送些吃食。”

她原是心里怨恨青霜的,可青霜去了一趟茶山,回来竟是落了这么个下场,不免又让她生了兔死狐悲之心,听说过几日就要送她回西北嫁人,到底忍不住过来了。

五炼却摇了摇头,伸手将她的篮子接过去:“东西我替你拿进去,人就不必见了。”看青霜那样子,根本不像是肯认命的,若是让紫电进去,再听了什么不该听的话,到时候是连紫电一起处置呢还是不处置?

紫电这下真有点吃惊了:“这,青霜她是,她是做了什么错事?”按说自荐枕席固然是没规矩,可是人都要送走了,竟连面都不让见么?

“这是少爷的吩咐。”五炼沉着脸道,没有丝毫通融的意思,“紫电姑娘已尽了姐妹情份,也就够了。”尽过了姐妹的情份,也该守着自己的身份了。

仿佛听见了紫电的声音,屋子里头传来一阵拖动桌椅的声音。紫电骇然地往窗户里看了看,虽然是什么也看不到,但她脑海中仍是勾勒出了青霜被绑在椅子上,嘴里塞着布团的模样。

后退几步,她在五炼严厉的目光下有些踉跄地走了。青霜到底做了什么?可是她能做什么呢?一个毫无城府的人,心里想的不过就是能得个姨娘的身份,怎的就,就到了这步田地?

是少爷不容青霜吗?可,可从前他对她们两个虽然不亲近,却也是和颜悦色的,从不苛求。如何去了一趟茶山就变了这副模样?还是说,其实不容她们的,是大少奶奶?

五炼看着紫电走远,才转身进了屋子。

青霜果然是被捆在椅子上的,椅子被一条绳索又捆在房柱上,她便是再用力挪动也到不了门窗边上;听见五炼进来,就用怨恨的目光看着他。

五炼不为所动地看了她一眼,径自进里屋去了。其实青霜不过是掩人耳目的,那天进府的时候从车上抬下来的人不是她,而是如今这个躺在里屋床上发热,一只手被锁在床头,身上还层层包着白布,弥漫开金创药气味的人——海鹰。

至今把青霜还留在府里,没有立刻灌了哑药送去西北,不过就是为了给海鹰打个掩护,让他在这里养伤罢了。青霜,其实远远没有她自己想的那么重要。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org.com/book/15699.html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org.com/read/15699/

一品代嫁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org.com/down/15699.html

一品代嫁手机阅读:https://m.bxwxorg.com/read/1569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争功)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一品代嫁》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org.com)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 - 一品代嫁txt下载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我家少年郎上古污名[重生]穿成受文男主怎么办公子病姑娘请自重就算是作者也不能ooc诱妻为宠攻略极品兽世强宠:种种田撩撩夫末世之重生纨绔狂妃:腹黑魔帝,来硬的!传说中的主神大人[快穿]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七爷飞升要藏好尾巴王爷今天弯了吗?[重生]我在乱世做权臣小妖妻泾渭情殇越来越奇怪的男主们[快穿]攻略青楼乐师的那些年穿成师徒恋的圣母女配首辅宠妻录(重生)一杆进洞他的小皇后
完本推荐:首席新闻官全文阅读暗黑系暖婚全文阅读男主他功德无量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仙全文阅读农门科举全文阅读咬定卿卿不放松全文阅读小妖妻全文阅读为了养老婆我成了开国皇帝[星际]全文阅读她太甜全文阅读七界武神全文阅读青珂浮屠全文阅读甜妻全文阅读唐砖全文阅读重生八零致富记全文阅读画堂春深全文阅读这个快穿有点甜全文阅读漂亮的他不说话全文阅读玄女经全文阅读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全文阅读影帝的小富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爆笑穿越:王妃是朵白莲花开局获得必杀技第一兵王九天不灭诀刁民张大彪全能大佬被前夫狂拆马甲全球游戏化:神级内测玩家天琴涅槃大领主[全息]如火如荼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风流债混元修真录[重生]横推山河九万里抗日之军武系统豪门生活观察日志神捕大人又打脸了退圈后我成了顶流们的金主爸爸[金粉世家]鹔鹴衔珠玉碰瓷剑尊后我成了修界第一战虞召唤神话之万古一帝金革之声太情切最强傻婿武侠之佛家恶僧神农女帝斗破之元素封神第一神医绝色御灵师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品代嫁txt下载手机版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