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一品代嫁 >> 爬床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www.bxwxorg.com)”查找最新章节!

青霜来了茶山三天, 硬是没能逮着机会见上沈云殊一面。

头一日, 大少爷带着少奶奶天未亮就走了,她起得晚了没赶上。等人回来天都黑了, 她巴巴地做了点心送过去,结果点心进了屋,她却被打发出来了。

第二日, 青霜早早就起来了, 却听见知雨在与庄院上的厨娘说,大少爷想吃西北那边的牛肉拉面和羊肉烧饼。

沈府也还算不得巨富之家,府中也不过就一处大厨房做正经饭菜, 余下各院纵然有小厨房, 也不过就是做些点心汤粥之类, 并没个正经厨娘。故而这次来茶山,用的便是这庄子上挑来的厨娘, 本是个江南人, 又如何会做西北口味呢?

青霜听着知雨与那厨娘絮絮叨叨讲不清楚,不由得心中暗喜。就是知雨也是京城之人, 自己都不知那西北口味究竟是何风味,自然更与厨娘讲不清楚。这庄子上, 除了她之外,哪还有人能做地道的牛肉拉面呢?

这般好的机会,青霜如何会放过, 当即一声不吭, 悄悄就往厨房去了, 又是腌肉又是和面,忙了个满头大汗。谁知等她将面煮出来,烧饼也烙得半熟之时,却听说大少爷和少奶奶又出去了。至于那西北口味的拉面和烧饼,既是厨娘不会做,大少爷也未强求,随意用了早饭就走了。

青霜在厨房忙得不亦乐乎,却落了这么个结果,险些气个倒仰。无奈原本便无人叫她来做饭,如今她白忙一通,自然也无处埋怨,只得自己生一通闷气罢了。

今日是第三日,沈云殊和许碧倒是不曾出门了,只是那边关起门来说要盘账,除了知雨在房里伺候,门边上守着九炼,竟是把其余下人都打发得远远的,连她都靠不得前。

青霜远远看着,手里一张帕子已经快被绞碎了。到现在她算是明白了,大少奶奶这根本就是要防她到底,丝毫也不许她再靠近沈云殊了!说是跟着来了一趟茶山,其实什么用都没有!

这得看大少爷的意思……

你得让大少爷知道你的好处……

红罗的话似乎又在耳边响了起来。嘶啦一声,一张帕子已经被青霜拧破了——红罗说得对,她得自己到大少爷跟前去,若是等着少奶奶开口,那怕是这辈子都等不来了。这少奶奶许氏,根本就是个不容人的!

主意打定,青霜反而平静了下来,转身就回房去了。

沈云殊和许碧在盘账,跟来的人倒是自在了。且这庄院上的人见了她们这些富贵人家的丫鬟,也跟见了什么宝贝似的捧着,要茶要水都方便。青霜便以床铺不适为由另要了一间空房单住,又要了热水细细沐浴过,只等天黑了。

人心里有事,便觉得时间过得越发地慢。青霜等得望眼欲穿,天色才慢悠悠地暗了下来,庄院里的人用过晚饭,都熄灯歇下。

青霜这次跟来茶山,只带了一个包袱,里头装了几套衣裳,剩下便是脂粉了。这会儿屋里没了别人,便点起灯来细细地梳了个堕马髻,又换上一身轻薄衣裳,匀脂抹粉。

好容易听见许碧那房里似乎有动静,青霜忙一口吹熄了灯,扒到窗口一看,便见一个人影从许碧房中出来。九炼一直等在门口,这时便提了盏灯上去接着,从几棵杏树下头穿过,进了另一边的房中。

青霜心头登时呯呯乱跳起来——沈云殊总算是出来了!不过,不知是不是她眼花,那人仿佛身形略矮了些似的。

不过她随即就将这念头抛开了。虽然九炼提的那灯并不明亮,又是自树影下穿过,并看不清那人面目,但既然有九炼接着,又是自许碧房中出来,不是沈云殊又是谁呢?难不成九炼还敢帮着许氏在这庄子上偷人不成?

青霜扒着窗口看着,只见沈云殊进入房中不久便熄了灯,九炼则是提着灯又复出来,往旁边耳房自去歇下了。可许碧房里却还亮着灯。

两处房子相距并不太远,许碧那里不曾歇下,青霜也不敢就跑去沈云殊房里,只能眼巴巴等着。偏偏许碧也不知在做什么,那点灯火竟就是不熄,恨得青霜在心里翻来覆去不知骂了多少遍,终于看见那窗内灯光一晃,随即熄灭,整个庄院都陷入了宁静之中。

其实山中到了夜间还是有几分凉意的,可青霜此时却是浑身发热,虽然只穿着身轻薄的纱衣,却丝毫也不觉得冷,悄悄开了自己的房门,一口气踮着足尖跑到了沈云殊的房门口。

茶山庄院的房子自然不会有多好,不过庄头已经尽力准备,连门轴都新上了油,故而推开时并不会发出吱吱响声,倒是方便了青霜。她轻轻推开门,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还摸索着将门栓闩上了。

万籁俱寂,青霜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之声。一双绣花鞋踏在青砖地面上,凉意自脚心沁上来,等传到心里却成了一团火。她穿过堂屋,再次推开了面前的门,走进了卧房之中。

这里的窗纸实在并不透亮,青霜过了半晌才能适应眼前的黑暗,模糊地看见床上被子隆起,显然有人躺在上头。

心头如同擂鼓一般,青霜拉下身上轻薄的纱衣,就向床上偎了过去:“少爷——”双手摸到床上人的脸庞,手指触到温热的肌肤,让青霜整个人都像火烧着了一般,掀开被子就钻了进去。

不过下一瞬间,她就被人一脚踹下了床,扑通一声摔在冰凉的地面上。床上人嗖地跳了起来:“什么人!”

“少爷——”青霜才叫了一声就觉得不对,这声音仿佛,仿佛不是沈云殊的声音啊!

啪一声轻响,床上人不知从哪里摸出了火折子,迅速晃燃。火光照亮了他的脸,也照亮了青霜的脸,于是两人同时失声:“怎么是你!”

青霜怔怔地仰着头,连身上的疼都忘记了。床上跳起来的人哪里是沈云殊,分明是五炼!

“青霜?”五炼只扫了一眼就立刻将目光移开,“你这是——你这是什么样子!”

青霜这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如今身上只穿了一件肚兜,不由得尖叫一声双臂环抱:“你,你怎么在这里?大少爷呢?”

五炼瞥了一眼地上那件被青霜脱下的衣裳,眉头皱得更紧了。那衣裳乃是银条纱所制,乃是夏日里穿在外头的衣裳,若是如青霜这般里头只着肚兜,简直便是一览无余了。青霜穿着这么件衣裳摸到房里来,竟然还给脱了,其用心——便是五炼用脚趾去想,也能明白。

此刻外头已经有人拍了拍门,九炼在耳房被这一声尖叫惊动,赶了过来:“少爷,出什么事了?”他不知晓里头是怎么回事,自是不敢叫出五炼的名字来。但这门怎么闩上了?

“少爷?”青霜双臂抱在胸前,惊疑不定,“大少爷呢?大少爷怎么不在?”她糊涂了,九炼这么叫,分明是说沈云殊该在屋里,可怎么是五炼呢?

不,不对!青霜猛然记了起来,刚才她来这里之前,扒在窗户上看见的“沈云殊”。当时她就觉得身形似乎有点不对,但那会儿她一心都只想着自荐枕席,这念头才冒起来就被她置诸脑后了。但现在想起来,当时从许碧房里出来的,根本就是五炼!

“你,五炼你——”青霜几乎从地上弹了起来,“你冒充大少爷!你跟少奶奶!你们有,有——”有奸情!

这一瞬间青霜的心都要从喉咙口跳了出来。大少爷根本不在这里!五炼他竟然冒名顶替,与那许氏私通!

许氏!私通!青霜只觉得全身都激动得发起抖来。许氏好大的胆子!那,那如今被她抓住了,她该怎么做?告诉大少爷,甚至告诉夫人,告诉大将军,让他们休了许氏?

不不不。大少爷总要娶妻的。休了许氏,还有李氏、赵氏或者别的什么人来做大少奶奶,而她仍旧是个丫鬟,若是仍旧遇上个不容人的主母,便仍是没有名份……

青霜心念电转,瞬间就打定了主意。若是将此事揭破与她未必有什么好处,倒不如留着许氏呢。她拿住了许氏的把柄,若是让许氏给她个名份,还有什么难的?

“你,你叫少奶奶过来!”青霜一把抓住了五炼的裤角,两眼闪闪发亮,“你叫少奶奶过来,咱们好好商量,我就不说穿你们的事,若不然——”

五炼刚从床上拎起被子来,听了青霜这话,整张脸都扭曲了一下,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你可是疯了?”

青霜这会儿连自己身上只穿着个肚兜都忘记了,双颊都泛起了兴奋的红晕:“我没疯!你才是疯了,竟然敢跟少奶奶私——”

五炼兜头把被子摔在她脸上,将她后半句话摔了回去。他大步过去下了门栓,只冲着外头的九炼说了一句:“请少奶奶过来。”

许碧躺在床上,也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倒不择床,也不嫌地方简陋,只是担忧沈云殊而已。

这两天她满茶山乱跑,虽然打着实地考察的名义,其实是为了遮掩沈云殊根本不在的事实。白天有事可做倒也罢了,一到夜里也没个娱乐,就不禁要担心起沈云殊来。好歹今日得了前头军中的消息,说袁翦率兵大破海老鲨,将其团伙一举剿灭,五炼和九炼就估摸着沈云殊也快该回来了。

他们这么一说,许碧倒更担心了。她是见过打仗的,从前在非洲采访医疗队时,就见过当地武装交火的战斗现场。冷兵器或许杀伤力没有热兵器那么大,但其危险程度却未必就逊色。更何况那是海上交战,沈云殊想要混进去捞个人出来谈何容易?万一他没成功呢?或者虽然成功,却被困在海上了呢?

总之她就这么止不住地胡思乱想了半夜,结果就又梦到了樱木那张死人脸。不过这次他不是来掐她的脖子了,而是掐着沈云殊的脖子。许碧挣扎着想上去把他那已经断了一半的脖子彻底切开,就被知雨摇醒了。

“姑娘又魇着了?”知雨也是才醒过来,“九炼在外头,说,说有事要见姑娘。”大半夜的,姑娘翻腾了好一阵子才睡着,这家伙就来叫门。若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她非要骂他一顿不可。

九炼当然也是很不愿意来打扰许碧的,尤其是为了——那种事。虽然屋子里头的人不是大少爷而是五炼,可青霜这半夜三更的跑过去,还从里头把门给闩上了,要做什么简直昭然若揭。这样的事拿来半夜打扰少奶奶,可不是添堵讨嫌么?

偏偏他还不能不来。虽说是被关在门外,可他素来眼尖耳朵尖,何况这庄院上夜间又十分安静,因此里头青霜的话他也隐约听见了几句。不必多,只要听见最关键的几个词儿就行了——青霜以为少奶奶与五炼私通!

这可不是疯了么?不说五炼是少爷的心腹,就说真要私通——呸呸呸,他可不是说少奶奶,只是这么打个比方——真要私通,谁会带了一群下人来,还要叫他九炼在一边跟着?这是唯恐知道的人不够多吗?

但不管青霜这脑袋是怎么拧歪了想到这一点的,既然她这么说了,这事就非要回报少奶奶不可了。尤其这会儿少爷还没回来,若是叫青霜疯疯癫癫地再往外说出什么去……

“青霜跑去那边了?”许碧头有点疼,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就见九炼低头缩肩地说出这么一句来,顿时不知说什么好了。丫鬟爬床!好嘛,小说里最常见的狗血桥段,她终于见到啦!

仿佛还挺高兴?许碧自我检讨了一下,觉得自己这态度不大对劲,必定是跟沈云殊在一起呆久了,多了从前没有的属性。

“走吧,过去看看。”许碧起身,“没惊动别人吧?”

“小的是在耳房里听见动静的,其他人隔得远,未必听得到……”九炼有些犹豫,“不过,这会儿亮了灯……”那是必定会惊动一些人的,就算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会猜到必定是有事的。

“知道便知道了,只别让人近前。”只要不是知道沈云殊不在就行。若是有人猜到是青霜爬床,那反而更证实了沈云殊确实在庄院里,倒算是件好事呢。

许碧进屋的时候,青霜已经穿上了衣裳。但那衣裳只不过是一层纱,被烛光一照,里头的水红色绣鸳鸯肚兜衬着肌肤,简直看得一清二楚,倒弄得守在一边的五炼十分别扭,不得不把头转开去尽量不看她。

青霜这会儿那点兴奋劲也消退不少。从窗户和门边钻进来的山风吹得她通身发凉,头脑倒是清醒了。看见许碧进来,第一反应居然是瑟缩了一下,有些心虚。

许碧看她这打扮就不禁摇了摇头:“叫她穿好了衣裳再说话。”这场面委实有点伤眼,也难怪各家主母抓到丫鬟爬床都是怒火冲天,是挺刺激的。

五炼刚才倒是扔了一床被子给青霜,然而那东西毕竟不好当衣服,便冷着脸拿了自己一件外衣扔给了青霜,沉声向许碧道:“少奶奶,青霜有些——有些失心疯,若是说了什么不敬的话……”

因着知道沈夫人的用心,五炼对紫电青霜二人素有隔阂。紫电瞧着还是个稳重的,又长于针线,一年四时衣裳鞋脚不断,是个正经伺候人的模样;青霜却没见做过什么,偶尔他们跟着沈云殊回府里住几日,便见她掐尖要强,不是个省油的灯。

如此一来,五炼便甚是不喜青霜。偏她今日不但半夜三更来爬床,居然还说他和少奶奶——那什么……简直是失心疯了!

青霜正哆哆嗦嗦穿衣裳,闻言倒恼怒起来,尖声道:“我失心疯?你胆大包天,竟敢私——”话犹未了,九炼一闪身给了她一耳光,把她后头的话打回去了。

九炼这一巴掌并未用力。他本来也不想打青霜一个女子,可这“私”字后头要说什么他已经猜到了,若是让她说出来岂不是捅了马蜂窝?到时候少奶奶恼怒不说,五炼以后还如何在少奶奶面前露脸?

青霜自被挑中伺候沈云殊,还没挨过巴掌呢,一怔之下就要尖叫:“你敢打我!”

“闭嘴!”许碧不耐烦地一指她,“再叫就掌嘴!”她也是刚刚才反应过来,那个私字后面是什么。难怪九炼去敲门的时候表情纠结得好像欠了她钱,五炼的脸又臭得如同踩了一脚狗屎,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事儿可真是……许碧想想都觉得有点腻歪。有些事就叫做:黄泥抹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本来五炼伪装沈云殊这是早就定下的事,不但沈云殊知道,就连五炼在她面前的时候也是恭恭敬敬,连话都不怎么说的。可被青霜这么一想,平白的就好像被泼了一头粪水一般,虽说不会受伤,可是即便洗干净了,也总觉得不舒服。

知雨还没反应过来,但许碧这么一说,她就立刻上前两步举起手,只等青霜再叫一声就掴下去。

“少奶奶——”五炼低着头,连眼睛都不知该往哪里看了,“是小的与九炼失职……”他们确实是有些不够警惕,竟然让青霜摸进了房里。只要不进房,她就不会发现沈云殊竟然不在!如今不但是给少奶奶平白地添了堵,还泄露了沈云殊不在茶山的事……

“罢了,等大少爷回来,你们自去领罪吧。”这两个都是沈云殊的心腹,许碧可不好越俎代庖地惩罚。再说这怎么罚啊?要说也不算他们什么大错,谁能料到青霜居然有这么大胆子,竟然跑来爬床呢?她还以为,头一天拿牛肉拉面忽悠了她一次,她就该知难而退了呢,没想到竟是如此的锲而不舍。

青霜听许碧这么一说,顿时心里就是一凉。到这会儿她倒猜到了,沈云殊不来茶山定然是有原因的,而五炼假扮他,自然也是有沈云殊的授意。

“可你们——五炼你深夜与少奶奶共处一室,你——”青霜有些语无伦次起来。现在她是真的希望五炼与许碧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否则她今晚这一番折腾,岂不是给了少奶奶收拾自己的借口吗?

“胡说八道!”知雨到这会儿才反应过来。毕竟是年纪还小了点儿,开初都没往这上头想。这会儿明白了,不由得怒火上冲,不等许碧说话就一耳光打在青霜脸上:“你敢诋毁少奶奶!打死都是应该的!”造这种谣,若是真传出去了,许碧还要活吗?

青霜这会儿才觉得怕起来,捂着脸颤声道:“少奶奶,我,我不会说出去……”这会儿大少爷不在,许碧若是以此为借口将她发卖甚至打杀了,即便沈云殊回来,那也晚了呀!

“你还想说什么?”许碧嗤地笑了一声,“本来就是子虚乌有之事,你不出去造谣,我还要谢你是吗?”

青霜噎了一下,但还是强辩道:“毕竟五炼确是深夜之中仍与少奶奶——”

“我看你也是疯了。”许碧懒得跟她再说,“捆起来,堵了嘴,找间空房关牢了,等大少爷回来处置。”

青霜听说要等沈云殊回来处置她,倒放下了心,并不挣扎,由着五炼九炼将她捆了带出去。倒是知雨急了:“少奶奶,不能就这么放过了她!”竟诬陷少奶奶与人私通,简直居心恶毒!

许碧笑了笑:“她诬蔑之事不能宣扬,可单凭要爬大少爷的床,我也不能就将她打死了。”她和紫电是沈夫人挑出来的人,其实目的就是要给沈云殊做通房,如果她就这么把人弄死了,一个善妒恶毒的名声是跑不了的。

而且,许碧默默地想了一下,觉得自己现在还没法做到就这么把人给打死。小三很可恶,应该被全社会谴责,可小三不是死罪,她也不能说就打死算了。

当然,最要紧的是,青霜根本成功不了啊。别说沈云殊没在这儿,就算今天床上躺的真是沈云殊,她也得被一脚踹下来。青霜只以为自己是沈夫人挑来的,伺候沈云殊名正言顺,却不想正因为她是沈夫人挑的,才永远不可能被沈云殊接受。

许碧这么琢磨着,无端地觉得开心起来,笑着一拍知雨:“毕竟是大少爷的丫鬟,就等他回来处置吧。走走走,睡觉去。”半夜三更的被青霜吵起来,很困呀……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org.com/book/15699.html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org.com/read/15699/

一品代嫁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org.com/down/15699.html

一品代嫁手机阅读:https://m.bxwxorg.com/read/1569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爬床)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一品代嫁》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org.com)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 - 一品代嫁txt下载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就算是作者也不能ooc谁是我亲爹明神逐仙途七爷快穿渣男洗白论穿书后我嫁给了残疾暴君九师妹为了攻略病娇在死亡边缘反复横跳(穿书)快穿综影视之随心将打脸进行到底可怜为师死得早快穿男配之我变成了万人迷老祖又在轮回(快穿)兽世强宠:种种田撩撩夫泾渭情殇弄死那朵白莲花棺材铺的老板娘怎敌她千娇百媚我在仙界种田女配娇媚撩人夫人的娘家实在过于强大他从夜色深处来贵妾之女清穿娇宠玄学妃(红包群+穿书)兽世种田记之大陆篇仙风药令
完本推荐:我哭起来超凶!全文阅读她是小仙女全文阅读遮天全文阅读重生之拯救大佬计划全文阅读她和年级第一我都要全文阅读他们都说我老公一穷二白[穿书]全文阅读女配娇媚撩人全文阅读公主饶命GL全文阅读重生八零女相师全文阅读七界武神全文阅读娇宠八零全文阅读黄庭道主全文阅读第一战场指挥官!全文阅读媚色可餐(穿书)全文阅读民国谍影全文阅读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全文阅读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姐姐冒充我成了大佬的白月光全文阅读嫡妻在上全文阅读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最佳赘婿从奶爸开始当大佬星球建造师穿越我是小锦鲤镇国神医锦绣田园:糙汉相公是醋精当沙雕穿成炮灰女配替嫁宠婚,楼少太撩人当团宠大佬掉马时南明大唐王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世主大宝鉴萱轩不离影帝有病,我没药都市医武狂仙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泛音泣血王座炮灰重生后撩到了魔尊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惹不起人间大火天降三宝,爹地宠妻甜如蜜峤爷夫人被你惯坏了女巫醒在狼人之夜求求你们别再喊我高人了阴阳杂货铺天生绿茶[快穿]一睡成婚她在豪门当赘婿万蛊虫皇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品代嫁txt下载手机版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