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一品代嫁 >> 行动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www.bxwxorg.com)”查找最新章节!

连氏夫人的嫁妆自香姨娘手中转到新进门的大少奶奶手中, 可算得是一件大事了。

府里不少下人都忍不住私下里议论, 都说大少奶奶一进门,大少爷的病就眼见着好转,可见大少奶奶真是个有福气的。这也就难怪大少爷如此爱重, 连生母的嫁妆都交给她打理, 毕竟是福星, 又是将来的主母,如此也是顺理成章的。

不过因为沈云殊刚刚整顿过府里, 下人们虽则私下里免不了说两句, 却是半句话也不敢往外传的。这段日子, 就连不当差的人也不敢随意出府, 杭州城再繁华,也没人有心思去逛了。就连从前托门上的小子去买点胭脂花线零嘴儿这样的事,也没人敢做,生怕再出了什么事情自己说不清。

不过这事儿外头的人虽不知道,却并不妨碍沈大将军知道。

“殊儿将他生母的嫁妆都给了许氏打理?”沈大将军抬了抬眉毛,看着眼前送信的人。这次他来江浙, 虽然只带了五百余人, 却都是心腹亲军, 尤其来回送信的更是心腹中的心腹, 都是沈卓一手带出来的, 便是府里后宅的事儿, 也能通过他们传信。

“是。”前来送信的是沈六——沈卓训练出来的人, 都是西北那边捡来的孤儿, 有些甚至是出生不久就被遗弃的,连自己的名姓都不知晓,便统一姓沈,以数字排名,“听说,大少奶奶十分聪明,学得很快。”

这个是香姨娘说的,这几日她夸过大少奶奶好几次呢。

“十分聪明……”沈大将军喃喃重复了一遍。可能确实是十分聪明吧,听说她居然还懂些东瀛话,真是想不到。许良圃背信弃义送过来的这个庶女,竟是大出他意料之外,也难怪长子同意将她娶进门来。

“袁家那边情形如何?”

沈六迅速回报:“上巳那日,袁府来了几个亲戚,说是姓桑。”袁家确实有一门姻亲姓桑,且还时常走动,但这次来的这几个,却并不是什么亲戚。

“倭人?”沈大将军冷笑了一声,“他们可看到城门上悬的头颅了?”

“应是看到了。”沈六也咧嘴笑了笑,“少将军说不可打草惊蛇,所以属下等就没动手。”

其实他们真想当场就把这些乔装而来的倭人全部干掉,可惜还要放长线钓大鱼,只能暂时忍了。既然如此,叫他们先看看自己人的脑袋也不错。他们可是把那三颗脑袋挂在了最显眼的地方,只要出入城门一定能看见。

“你们的东瀛话学得怎样?”

一说到这个,沈六就有点沮丧了:“还是听不懂……”

沈大将军叹了口气:“也不必太过着急……”学东瀛话哪里有那么容易呢?想当年他们在西北学北狄话,也要花上好几年的工夫,现在才不过几十天,哪里就能学会呢?只是这样一来,他们不免就有些被动,恐怕目前当真只能跟着袁翦走,任他与倭人一起,先剿灭海老鲨了。

剿灭海老鲨自然是当务之急。毕竟此人盘踞江浙已久,对地形极其熟悉,倘若没有袁翦,恐怕极难诱其入彀。但袁翦若是联合了倭寇,那倭人必能得到不少好处,令其愈加壮大。沈大将军只要这么一想,就觉得十分不快。

“还是要寻几个通译来……”

“可朝廷那边——”沈六是知情人,自然知道朝廷拖拖拉拉,到现在也没有给他们派通译的意思,“少将军说,还不如抓几个倭人来……”只可惜那几个假装桑家的倭人动不得,否则抓起来多方便。

“这也是后头的事了。”沈大将军摆摆手,“王御医如何了?”

王御医如今在袁家是好吃好喝地供着,给袁老夫人治风湿之症。他有意无意地透了一丝口风出去,说是出京之前太医院就有人暗示他不要尽力救治沈云殊,无奈沈家人像疯了一般,恨不得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救人,他为保自己小命,只得拿出十二分本事。

“王御医说,也是少将军命大,大约少奶奶真是八字旺夫,这冲喜竟管用了……”沈六说着都有几分好笑,只是在沈大将军面前不敢随意说笑,“他说如今他要回京,还不知如何交待;可若是不回京城,少将军的伤外头虽好,底子却是损了,将来只怕还要寻他,又不知如何推托。”

冲喜之事,本朝多有相信,王御医索性就将沈云殊痊愈的功劳推到了许碧身上,袁家也不能质疑。加以王御医说的话本就是七分真三分假,沈云殊又做出一副伤势未曾全愈却硬撑着的模样,倒叫袁家人对王御医信了八分,一心想从他口中打听出沈云殊如今的情况。

沈大将军微微摇了摇头:“这也不能长久……”袁老夫人那风湿之症亦不是什么重症,王御医如今还留在袁家,也不过是因为袁家人想打听沈云殊的情形。然而此事毕竟并不算重要,王御医究竟能以此为借口在袁家呆多久,他身边那药童又能探查到袁家多少内情,都未可知。

沈六低声道:“这也不过是无奈之举……”皇上也不过抱了万一的希望罢了,毕竟要往袁家内部安插人,实在是难上加难。

沈大将军自然知道这个道理,遂不再问,只道:“这几日袁翦那边调兵遣将,已是准备动手了,只是袁胜玄至今未曾归营,只怕也是在防着殊儿。你回去告诉殊儿,此事务必小心,否则若被袁胜玄发现,袁家必定借机将这通匪的罪名扣在我沈家头上,绝不会客气!”

沈六一凛:“是!”袁翦果然够精明,即便胜券在握也仍旧小心谨慎,若是他们沈家军大意,只怕打蛇不成还要被反咬一口呢。

沈卓手下十二人,均是伪装至江浙,根本不在五百沈家军及沈家下人名录之中。沈六便装成一名货郎,每日担着些针头线脑从沈家后门那条街上过,九炼自会出来与他传递消息。

这一次自然也是如此,九炼一得着消息,立刻直奔沈云殊的院子。

沈云殊正在书房里与许碧一起看账本,听了九炼的话,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终于要动手了!”

许碧扔下那写满了壹贰叁肆的账本——话说阿拉伯数字真是伟大的贡献,现在这些数字简直看得她头痛死了——问沈云殊:“你怎么知道他们现在要动手?”这几天沈云殊就在念叨这件事了。

九炼低着头没吭声。他没想到少奶奶也在书房里——虽说这不是前院那种谈军事要务的书房,只是沈云殊院子里单辟出来的一间屋子,但平素紫电青霜这两个都是根本进不来的——更没想到少奶奶居然听了还要问。这个,这个不是外头爷们儿的事吗?内宅女眷,哪有对这些打打杀杀之事感兴趣的?

就比方说从前在西北的时候吧,凡有战事都是大将军和大少爷在前头守关,夫人带着儿女们在关内,只要她们不撤退,在城中稳定人心也就够了,最多招来各家女眷募捐些银钱粮米。他可从没听说,夫人会这么直截了当地问大将军战事的。

沈云殊自是不知道九炼心里的讶异,这些日子他与许碧说的事已然不少了,因此顺口便道:“你知道宫中要选秀罢?”

“自然知道。”要不是有这条出路,或许嫁过来的就是许瑶了。哦,当然也不一定,许夫人肯定舍不得亲生女儿来冲喜,多半还是要另给许瑶找一条出路的。不过如果不是许瑶已经报名,她恐怕还诈不到这几千两银子呢。

“袁家要送袁胜兰入宫。”

“袁胜兰?”许碧回忆了一下袁胜兰的容貌,再想想许瑶,不禁摇了摇头。以貌取人当然是不好的,可后宫里若是没有美貌那就更要不好了。偏偏袁胜兰不但相貌不够出众,看起来也不像是有什么才德的模样。而袁家送女入宫又肯定不是只想做个低位的小嫔妃,难不成仅靠着袁太后就真能一步登天吗?

沈云殊嗤笑了一声:“太后自也不能做得太过分。须知此次参选的可不只有袁家女,还有梅氏女呢。”太后家有人入宫,皇后家里也有人要入宫,谁能压倒谁,这可得有个比较了。

“袁家出武将,梅家却出大儒。”沈云殊叹道,“梅皇后的一位族叔父梅汝清,是北地有名的大儒,据说曾在衍圣公孔家求过学,颇得本代衍圣公赞赏。他在家乡设立白鹿书院,北地学子俱以能考入此书院为荣。另梅家女子亦设有族学,梅皇后的亲妹妹,也就是这次预备入宫的那位姑娘,就在族学中颇有才名。”

虽则总有些人觉得女子无才便是德,但大多数人还是觉得知书达礼的女子更好。袁胜兰出身武将之家,梅姑娘却有个大儒叔父,若是提起才德来,世人会觉得谁更好些?更不必说梅姑娘确实有才名,而袁胜兰倒是听说她会射箭会骑马,但这些在宫里有用吗?

许碧眨巴着眼睛听了一会儿,沉吟着说:“所以袁家想立个大功,然后袁胜兰趁势入宫……”挟袁家建功之势,封个高位也就顺理成章了?

沈云殊微微一笑:“少奶奶英明。”

许碧白了他一眼:“不敢当。少将军才英明呢。”所以他弄出海匪行刺的事来,这是给袁家抛了个大诱饵呢——沈家才被行刺,袁家就剿灭了行刺的海匪,如此一来不但立下大功,还让人看看,袁家就是比沈家强。

“只是这么一来,我们岂不是太吃亏了?”沈家一点好处都没得着啊……

沈云殊笑了一笑:“不然。如此一来,让袁家随着我们的意思走,我们才好浑水摸鱼。”

“你想摸什么鱼?”许碧睁大眼睛,“就是大将军说的行动吗?”什么行动被发现了会被扣上通匪的罪名,难道是打算跟海匪联系吗?

沈云殊轻咳一声,没有立即说话。虽说许碧令他刮目相看,但此事已涉及军中机密,按说后宅女眷是不该过问的。

许碧可不知道他这咳嗽一声是这个意思,还当他故意卖关子,要让她自己想,便再次沉吟起来:“袁翦与海老鲨勾结多年,此事海老鲨匪帮之内定然不止海老鲨一人知晓,所以袁翦才不惜与东瀛人联手,必要将其一网打尽,这样一来,就再无人能指证他与海匪勾结了。想来他更不可能留下什么书信,那我们若想得到证据——”

她忽然间灵光一闪:“莫非是要把知情之人保下来吗?”若是沈云殊救下一名海匪,那被袁翦发现,的确可以被扣个通匪的罪名!

九炼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许碧,又忍不住有点怀疑地看了看沈云殊——大少爷真的不曾跟少奶奶说过此事吗?怎么她会猜得这般准!

沈云殊瞪了九炼一眼——这小子,竟然敢怀疑他,他是这般会徇私的人吗?不过,许氏竟真的猜得如此准确,这可叫他怎么办?若是承认,难免有些坏了规矩,若是不承认——睁着眼睛说瞎话也就罢了,可他难道还有更好的解释吗?

许碧一看九炼这样子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不由得兴致勃勃地道:“果真如此?若是海老鲨等人知道袁翦要杀人灭口,他们必定愿意出来指证袁翦了!只是你究竟要如何做?大将军不是说那袁胜玄只怕正盯着你吗?”

沈云殊干咳一声,有些无奈了:“我亦在想,该用什么法子离开……”其实他已经想好了,就乔装打扮混出城去,留下五炼九炼在家中妆样子。

许碧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接口道:“去看茶山怎么样?”香姨娘不是刚刚买了一处茶园吗?那她接了账册要去实地考察一下也是顺理成章的吧?她一个新妇,怎好自己出去乱跑,让夫君陪同也是应当的吧?

沈云殊沉吟一下:“这法子倒也好,就说我心里憋闷出去走走。只是——”他当然不可能陪着许碧真去茶园,只要出了城就会悄悄潜往沿海,许碧必得自己去茶园。那个地方到底偏远些,许碧自己前去,难道不怕?

“怎么是我自己去?”许碧惊讶地道,“难道五炼九炼不跟着我?还有好些丫鬟婆子呢。总不会到了那里还有人想要挟持我吧?”总不会再那么巧像宣城驿一样倒霉吧?

“这倒不会……”之前那几个倭人是自福建绕过去的,还是劫持了苏阮才有机会走得如此之远,这样的事在杭州附近应是不可能的,除非袁翦现在就丧心病狂,纵容倭人上岸行凶。不过若真是杭州附近便有如此之事,那从袁翦到杭州知府,都该被罢官了。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怕的?”许碧睁着一双眼尾微微上挑的眼睛,满脸疑惑。这不就是出去郊游一趟么,又不用她去非洲,她要怕什么?

沈云殊再次咳嗽了一声,无话可说。

她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确没什么可怕的。但是——独自一人住去陌生的茶园里——好吧不是独自一人,还有很多下人跟着——但在不少女儿家眼中,这不就是独自一人出去么?

沈云殊觉得自己脑袋里仿佛打了个结,只得把这一团乱麻般的念头抛开:“既是如此,咱们只怕要早些走。”

“明日就走。”许碧干脆地道,“留下几个人守院子就好。”说着就叫外屋的知雨:“去收拾东西。”

青霜这几日都是心神不定,把自己关在房中不怎么出门,直到紫电推门进来,她才听见外头仿佛有些乱糟糟的:“这是怎么了?”

“明日少爷和少奶奶要去看新买的茶园。”紫电略略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少奶奶要留人守院子。那边正房里留的是知晴,这边——留的是你。”

“去茶园?”青霜原本歪在床上拿了个络子打发时间,闻言顿时坐了起来,“去茶园做什么?”去茶园好啊!这些日子她也想过就如红罗所说那般……可这院子里头多少眼睛看着呢,又正是刚被整顿之后,守院门的婆子都不好打发,又让她如何能悄悄去书房寻沈云殊呢?

可到了外头就不一样了!青霜两眼都发起亮来。茶山那种地方,自然不如沈府这般门禁森严,到时候她不就能……

紫电低头收拾东西,并没看见青霜的神色,只道:“刚买的茶园,交到少奶奶手上,自是要去看看的。大概总得去个三五日,你看好了院子,莫要出什么事——”

青霜这会儿才听见看院子的话,失声道:“让我看院子?”

“是啊。”紫电莫名其妙地抬头看她一眼,“方才我就说了,那边留了知晴,这边留你。少奶奶说了,这院子里不能没人守着——”

“可你——”青霜一句话已经到了嘴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不错,她和紫电两人总有一个要留下看院子的,她不愿留下,难道紫电就愿留下吗?

青霜咬紧嘴唇低下了头。紫电虽然从未提过这些话,可是当初她们两个是一起被沈夫人挑出来的,青霜不相信她就不曾想过要留在沈云殊身边。既然如此,紫电又怎会愿意放弃与沈云殊亲近的机会?说不定让她留下来守院子,根本就是……

“我,我去找鹦哥借个花样子。”青霜说了一句,就起身往外走。紫电喊了她一声,却见她头也不会,只得叹了口气,自己收拾起东西来。

青霜紧握双手,一路走到了芥子居。香姨娘在歇午,百灵和鹦哥在这春日午后也有些眼皮打架,见她来了倒都欢喜起来,拉着她进屋说话解闷。

“你要怎样的花样,用在哪里?”鹦哥说着就翻出好几个花样子来,“是做鞋还是做帕子荷包?”青霜针线平平,也就做做这些小物件了。

青霜随便指了两个,便摸着两颊道:“我这脸上这几日又做痒,只怕又犯了藓,可惜那日把一瓶子蔷薇硝给打了,再要叫人去买,这几日又不好出门。只怕去了茶山犯起来,就要受罪了。”

百灵素来心热,立时便道:“我这里还有呢,给你倒些先用着便是。这些日子门禁森严,倒是别叫人走动的好。”一边起身去拿,一边顺口又道,“你说去茶山?怎么你们要出门吗?”

“是啊。”青霜便笑道,“少奶奶说,新接手了这些账,西北那边的铺子看不得,这边的茶山离得近,该去瞧瞧到底怎样。”

百灵不由就怔了一怔:“是少奶奶要去?”

“可不是。”青霜轻笑,“如今我们那院子,都是少奶奶做主呢。”

百灵还想说什么,鹦哥已经咳嗽一声道:“后宅的事,可不就该少奶奶做主。莫不然还要大少爷忙着外头顾家里不成?”说着便笑道,“其实少奶奶进了门,你和紫电也就轻松了。”

她这般一说,青霜也就不好再往下说什么,只接了百灵给的蔷薇硝笑道:“这味儿当真好闻得紧,跟从前夫人得的那两瓶玫瑰露似的。”

百灵笑道:“那可差得远了。玫瑰露能冲水喝,这个可不能。这里头加了银硝,若误喝了可是要泻肚的。”

青霜便笑着道过谢,起身走了。百灵望着她的背影,不禁轻啧了一声:“她惯常要强,怎的今儿竟露了怯,这蔷薇硝哪里能跟玫瑰露一样呢?”说出这般没见识的话来,岂不让人听了笑话?

鹦哥摆手道:“不过随口说笑罢了,你听了就听了,难道还要笑她?这会儿姨娘怕是要醒了,你还不去瞧瞧呢。”

百灵便起身道:“我也不过说说罢了,笑她做什么。我只怕她心眼儿小,回头再想起来,倒记恨上咱们。”

她说着去了香姨娘房里,只见香姨娘竟起来了,见了她便道:“方才听见青霜那丫头说话了,怎的大少奶奶要去看茶山?”

百灵忙上前伺候,笑道:“是。说是少奶奶想去瞧瞧那茶山是什么样子。”

她一边说一边转身去倒茶,便听香姨娘缓缓地道:“大少奶奶这是要去查账……”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org.com/book/15699.html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org.com/read/15699/

一品代嫁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org.com/down/15699.html

一品代嫁手机阅读:https://m.bxwxorg.com/read/1569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行动)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一品代嫁》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org.com)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 - 一品代嫁txt下载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陛下他总是假正经污名[重生]宠妾女配不掺和(快穿)和离我是专业的(快穿)夫人的娘家实在过于强大表妹万福穿而复始[综]九师妹诱妻为宠我家竹马是太孙老祖又在轮回(快穿)纨绔狂妃:腹黑魔帝,来硬的!侯门假千金不想争了(重生)兽世种田记之大陆篇越来越奇怪的男主们[快穿]仙风药令当朕有了读心术发现所有人都在骗朕!神隐当年万里觅封侯泾渭情殇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传说中的主神大人[快穿]飞升要藏好尾巴公子强娶独宠媚后
完本推荐:市井人家全文阅读且听无常说全文阅读穿成菟丝花女主的姐姐全文阅读反派亲妈的佛系日常全文阅读七十年代白富美全文阅读反派大佬破产后全文阅读咬定卿卿不放松全文阅读穿成男配他前妻[穿书]全文阅读嘉宁长公主全文阅读再撩就死了[快穿]全文阅读拯救白月光[穿书]全文阅读泾渭情殇全文阅读霸总替身妻的玄学日常全文阅读前任遍仙界全文阅读一键修炼系统瞬间百万级全文阅读都市之不死天尊全文阅读为了养老婆我成了开国皇帝[星际]全文阅读嗨,你的锅铲全文阅读表妹万福全文阅读愿者上钩(GL)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游戏开发救世主仙尊他人设在崩塌元灵法则我靠演戏成为满级大佬末世全能大佬在星际养包子烽火九州录农门神医小辣妻洪荒调查员三世独尊大秦:我长公子的身份被识破了少夫人今天又败家了从一条鱼开始进化重启激荡年代精灵宝可梦之创世狂想曲让敌人来得更多些吧神医农妇:萌宝乖乖让我抱在赫少怀里躺赢画斜红王爷今天和离吗给我哥5t5表演一个原地复活[清穿]七皇子的团宠日常山村小神医狂妃来袭:腹黑王爷诱入怀80年代:锦鲤福妻好水嫩我在末世蒙宠田园锦绣:异能小娘子八零团宠福气包逆袭豪门:反派男神是女生我的火种战舰吃货仙妃萌萌哒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品代嫁txt下载手机版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