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一品代嫁 >> 镇压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www.bxwxorg.com)”查找最新章节!

二姑娘果然是变了。流苏在心里暗暗地说。以前这位二姑娘不管什么时候都低头含胸的,就是对陈氏身边这几个大丫鬟,那也是畏畏缩缩,除了叫声姐姐,是多一个字都不会说的,像这样打听消息,简直是从所未有。难道真像有人说的那样,二姑娘打鬼门关上走了一转,是得菩萨点化了不成?

心里嘀咕着,流苏脸上却是笑盈盈的:“奴婢怎么当得起姑娘这样说。姑娘有什么尽管问,奴婢知无不言。”

只说知无不言,可不说言无不尽?许碧笑了一声:“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沈家那边的情况。姐姐也知道,我对沈家一无所知,这眼看就要去江浙了,心里实在有点慌。”

眼看流苏笑盈盈的就要开口,许碧先又笑了一声:“姐姐可得给我讲详细了些,毕竟沈家的规矩可能跟咱们家里不一样,我若是不知深浅,过去闯出什么祸来,自己吃亏也就罢了,就怕有那不懂事的人,以为咱们家里没家教,再连累了姐姐妹妹们,那可就是我的罪过了。”

流苏心里咯噔一跳。这姐姐妹妹们,其实说的是还是姐姐,流苏听得出来,看来这回话,不尽心是不行了。

心念一转,流苏连忙敛了笑容:“姑娘说的是。姑娘只管问,奴婢知道什么,必定细细地与姑娘分说。”

许碧这才满意地笑了一下:“我听说,沈夫人是继室?”

流苏细细说了小半个时辰才离开,许碧伸了伸腰:“大厨房那边的粥汤也熬好了吧?知雨,你陪我去看看姨娘。”

知雨连忙应声,跑去大厨房提了熬好的粥并四样素点心,就陪着许碧往姨娘们住的院子走去。只留下知晴一个人在屋子里继续收拾东西,生了半肚子的闷气。

许良圃只有两个妾,说是妾,其实都是丫鬟提上来的,且都没个儿女,还不抵当年许二姑娘的生母身份高。其中路姨娘是伺候了十多年的,另一个素姨娘则是两年前许良圃升了侍读学士之后陈氏从外头买来的,二十出头,还算有几分宠爱。

许府的宅子地脚颇好,只是面积不算很大,陈氏嫡出的两个女儿还住一个院子呢,姨娘们就更不必说了。这个“香园”也就比许碧住的“翠庐”大一点儿,两个姨娘自是住得紧巴巴的。

这住得太近,就容易生出矛盾,许碧才进香园的门,就听见素姨娘的丫鬟鹅黄在廊子底下叉着腰骂:“自己连个架子都支不牢,还要诬赖别人!衣裳脏了就再洗一回,还怕累死了谁不成?一个做丫鬟的,还真当自己是太太了?”

许碧抬眼一瞧,小得可怜的院子里撑着长长的竹架子,上头晾着素姨娘的衣裳——不是桃红就是藕合,一看就知道是素姨娘的。院子一角,路姨娘的丫鬟竹青正在用清水漂几件非青即绿的衣裳,一个竹架子靠在院墙边上,一只撑脚歪了。

“一定是鹅黄又欺负竹青了!”知雨忿忿地说。当然,与其说是鹅黄欺人,倒不如说是素姨娘欺人。狗若不仗人势,其实也没那么凶。

许碧抬头看看天空,这几日时常有雨,难得今天晴空万里,各房都忙着洗衣裳。香园这院子小,但两房的竹架子也勉强摆得开,其实根本不必如此欺人。

“走,去看看姨娘。”许碧穿过院子,脚下轻轻一勾,竹架子晃了两晃,啪叽一声拍在了湿乎乎的泥地上。

“哎呀!”鹅黄叉着腰的手还没放下来,就僵成了一只茶壶,“二姑娘!”

“什么事?”许碧脚步不停,走上台阶。

鹅黄气得一跺脚:“二姑娘,你怎么把衣架子都踢倒了!姨娘的衣裳,这下全都弄脏了!”

“衣架子?”许碧抬起一边眉毛瞥她一眼,“这架子不是你支的吗?连个架子都支不牢,怎么反而诬赖别人?衣裳脏了就再洗一回,还怕累死了谁不成?”

鹅黄一张鸡心脸都青了。这明明是她刚才说竹青的话,这会儿却是被许碧一个字不改,全盘拍回了她脸上。

“二姑娘,你怎么能睁眼说瞎话——”鹅黄气急,就有些口不择言起来。素姨娘衣裳多,又爱换,这几日阴雨就积下不少件,她就是怕晾不干,才把竹青支起的架子给推到了一边去。这会儿又全沾了泥,她再一件件地清出来,可就真的要晾不干了!

许碧看了知雨一眼。知雨立时就上前一步:“你嘴里说的都是什么?你就是这般跟姑娘说话的?谁给你的胆子!”

许碧稍微有点儿遗憾——知雨这口气还是不够硬。看来,原身这位许二姑娘确实懦弱,以至于身边的丫鬟也底气不足。倘若换了许瑶身边那两个丫鬟知香和知韵,恐怕这会儿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上去了。

当然,许碧也不是就那么想打人,但鹅黄这个丫头仗着素姨娘有点宠爱,欺负路姨娘已不是一天两天了,今日若不能把她打痛了打怕了,日后路姨娘少不得还要受委屈。

鹅黄也发觉自己是失言了。一个丫头说姑娘眼瞎,少说是挨一顿手板子。只是二姑娘一向懦弱,身边的丫鬟也是如此,就说这个知雨吧,说是姑娘的贴身丫鬟,其实不过是拿来凑数的,居然也敢这样喝斥她,被别人听了去,以后她的脸面往哪儿放呢?

鹅黄正在又气又急,素姨娘打帘子出来了。身上就穿一件玫瑰红的小袄,往门边上一倚,娇声娇气地开了口:“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二姑娘。这是谁惹二姑娘生气了,在我这院子里打鸡骂狗的……我说二姑娘,这打狗还看主人面呢,姑娘是读过书的人,想必明白这个道理。”

许碧都快被气笑了。这么明白道理的人,却整天欺负路姨娘,看来道理都是用在别人身上的,要用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就被狗吃了。

若素姨娘只是争宠,许碧也没什么可说的。这万恶的旧社会,一群女人抢一个男人,不争怎么办?但路姨娘明明已经无宠,根本碍不着素姨娘的事,她还要趁机再踩一脚,这可就叫人忍无可忍了。

“我自然明白这道理,所以这不是也没动手打姨娘吗?”许碧索性也站住了,笑吟吟地回答。

素姨娘愣了一下,一张俏脸顿时就胀红了:“姑娘说什么?”许碧这是把她比成狗吗?

“姨娘要是听不懂呢,就去多读几本书。”许碧漫不经心地道,“别整天只会倚门——咳,不成个体统。我这就要嫁到沈家去了,姨娘这样儿若是让人知道,只怕还要连累我呢。”

素姨娘没读过书,但也知道倚门卖笑的说法。她当初在人牙子家里,还真是要被卖到那种地方去的,只不过运气不错,被陈氏先买了而已。就是这副雨后娇花的模样,也是那时候学来的。

这事并不怎么光彩,素姨娘自己也知道,但偏偏她自己平日里又不自觉地就用这副模样来奉承许良圃,所以就特别的忌讳。这会儿许碧一句话就捅了她心窝子,比说她是狗更让她无法忍受,一时红头胀脸,什么也顾不得了,只想着说句最厉害的话反击:“我连累姑娘?只怕用不着我呢!一个不知还能活多久的病秧子,到时候嫁进门就做寡妇,可不是别人连累的!”

知雨气得眼睛都瞪圆了,许碧却在暗暗叫好——就等你这话呢,只要说到沈家,这把柄就是妥妥的了。她正要开口,就听院门外一声大喝:“住口!”回头一瞧,却是个还穿着官服的中年人,正是许良圃。

素姨娘只顾着跟许碧争吵,没注意许良圃竟过来了,先是一惊,随即便镇定下来,拿着帕子往脸上一抹,眼圈就红了:“老爷——二姑娘骂了妾的丫头,还说妾是——”

“住口!我叫你住口!”许良圃脸都有些青了,刚才素姨娘尖尖的声音,他在院子外头都听见了,说什么沈云殊活不了多久,这幸好是在内院,否则若是被沈家下人听见,传回沈文耳朵里去……

素姨娘吓愣住了。许良圃黑着脸道:“还不赶紧回你房里去!”

许碧可不打算让她就这么轻易地躲了:“父亲,沈大少爷当真快要死了?”

“胡说!”许良圃哪能承认,“这都是讹传!你不要信人胡说!沈家大郎不过是受了伤,宫里已经指了御医去江浙,自然能治好的。”

“原来如此。”许碧点了点头,忽然又问,“可既然这样,姨娘是怎么知道的?还这么言之凿凿,倒好似比父亲知道得还清楚似的。”

怎么知道的?当然是这些下人乱传的了!许良圃瞪着鹅黄:“把这个丫头拖下去!既然她这么爱传话,明日就打发到庄子上去,让她好好地说!”

鹅黄扑通跪了下去:“老爷,老爷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不敢了!”庄子上那干的都是粗活,她不要去呀!

“老爷——”素姨娘脸上阵青阵红,“鹅黄也只是听了一耳朵——妾也只是一时气急失言,老爷就饶过鹅黄这一回,她下次再不会了。”

“听了一耳朵就听得沈家大少爷命不久矣——”许碧悠悠地道,“若是再听一耳朵,说不定下回姨娘一时情急,就要说到大姐姐了……”

“大姑娘?”素姨娘一脸茫然。大姑娘怎么了?不是马上就要去应选了么?别说大姑娘可能选进宫里做贵人,就单凭她是夫人的心头肉,她也不敢随便说许瑶什么闲话呀……

许良圃心里却是咯噔一下。他最怕的就是许瑶这事儿出纰漏。目前来看,陈氏对沈家的亲事封口甚严,至少素姨娘显然现在还不知,跟沈家定亲的原是许瑶。可是就看素姨娘这口无遮拦的模样,若是有一日知晓了,只怕一时情急就会不知死活地喊出来,到那时万一传出去……

“把鹅黄拖下去!”许良圃沉着脸,“没听见我的话么?”他不敢想这事儿倘若就这么被些碎嘴的人喊出去会是个什么后果,但鹅黄这样爱传话的丫头是不能留了,就连素姨娘也……

“叫夫人另选个老实懂事的来这园里伺候!”不单是香园,这府里所有的下人都该筛一筛,凡是那嘴碎的嘴快的,都换了才放心。至于素姨娘——虽说不能换,但也不能让她再乱嚷嚷了。

“回你屋里去,没事不许出来!”许良圃黑着脸,几乎都想把素姨娘这屋子封了,又不免有些怨怪陈氏——此事实在做得太过操切,惹出了后头多少麻烦来……

这么一想,许良圃的目光不由得又转到了许碧身上来。素姨娘在香园里爱欺人他是知道的,但路姨娘素来能忍,若不是许碧,定然是不会吵起来的。这个二丫头从前唯唯喏喏,这会儿说要嫁到沈家去,倒胆大起来了……

“老爷——”路姨娘这几日一直被陈氏罚在房里跪经,陈氏还派了个婆子来看着她,刚才虽听到许碧来了,却是被那婆子盯着不让她起来,直到听见许良圃的声音,这才挣扎着起身挪了出来,只招呼了许良圃一声,就担忧地看着许碧,“二姑娘怎么过来了……”

“我来看看姨娘。”许碧一看路姨娘扶着门框,脸就直往下沉,“夫人都说姨娘不用跪经了,姨娘这腿——”就知道陈氏不会那么容易罢休。

“是我自己要跪的……”那婆子还躲在屋里不敢出来,路姨娘却只想息事宁人,别让许碧再遭许良圃厌弃。如今这亲事已经是无法改变了,万一沈家大郎真有个三长两短,许碧只怕日后还要有指望娘家的地方,若是为了她真触怒了许良圃和陈氏,到求人的时候可怎么办?

许碧却直接转向了许良圃:“父亲,姨娘这样子,我可真是不放心。”

“什么?”许良圃脸色发沉。他可是在官场上打滚的人,自然听得出许碧话里的意思。

“我想让姨娘送我去江浙。”许碧瞥了一眼路姨娘,见路姨娘眼里爆出惊喜之色,又加了一句,“那边人生地不熟的,若是姨娘能陪陪我,我心里也安定许多。”要是有可能,她真想把路姨娘带离许家算了。

“胡闹!”许良圃却断然拒绝了,“带着个姨娘去沈家成何体统!”

不过许碧眼下可是今非昔比,许良圃拒绝之后,又将声音放缓,道:“你不必担心,只要你在沈家过得好,你姨娘自然也就好了。”

许碧心里冷笑,许良圃这是反过来用路姨娘威胁她呢?

“那就让姨娘搬到我院子里吧。香园太小,又难得个安静。”许碧扫了一眼素姨娘的屋子,不容置疑地道,“横竖我嫁得远,那屋子也用不着了,不如让姨娘住进去。姨娘身子也不大好,又许了吃长斋的愿,自己住一处,诸事也方便些。姨娘好了,一家子都好,我也就放心了。”

父女两个对视了片刻。许碧忽然觉得一阵好笑。今天一早,她就是这么跟陈氏面对面坐着相互威胁,这会儿又跟许良圃对峙,这许家可真有意思。

“碧儿——”许良圃脸色更阴沉了,“别忘了,你毕竟是姓许。”

“这我自然不会忘记,十几年都记着呢。”许碧讥讽地笑了一下,平常好像也没人记得她姓许,等到冲喜的时候可就记得了。

不过,这个时代也就是如此,许碧可以跟许良圃和陈氏谈条件,却也不能太过分:“父亲放心,我只是想让姨娘养好身子。毕竟以后大姐姐有了好前程,姨娘能跟着享享福,长长久久地看着我在沈家过日子呢。”

许良圃目光略有些复杂地打量了许碧一会儿,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这个女儿果然是有些变了,可心里却只想着路氏,半点也没有把自己这个父亲放在眼里。不过她既说了这话,可见还是知道利害,如此,也就罢了。

“既如此,明日就叫你母亲安排,让路氏搬到你那院子里去住。”许良圃迅速地衡量了一下,觉得满足了许碧的心愿也没什么。其实就是陈氏也不曾怎么苛待两个姨娘,只不过素姨娘总是爱挑事……

“老爷,二姑娘——”路姨娘有些懵了。她还以为这次在陈氏面前那么一闹,必要被重罚了,怎么反倒能自己独居,摆脱了爱生事的素姨娘?

“说几句话就回去罢。”许良圃又看了看这个有些陌生的女儿,“也该收拾一下东西准备起程,莫耽误了。你的嫁妆——”

“夫人已经折了银票给我。”许碧微微一笑,“父亲放心,夫人都安排好了。只要父亲身体安康,一家子平安和顺,女儿就放心了。”原身的许二姑娘对许良圃还有孺慕之思,这句话就当是替许二姑娘说的吧。

不过这话倒是让许良圃怔了一下,过了片刻才应了一声,抬脚走出了香园。他一走,路姨娘就抓住了许碧的手:“二姑娘,你怎么,怎么那样跟老爷说话……我不要紧的,可你若是惹老爷生了气……”

“父亲不会生气的。”许碧拍了拍路姨娘的手,“等我出了门,姨娘就安生过日子,自然没事的。”

一说出嫁,路姨娘眼圈就又红了:“姑娘,苦了你——”

许碧在她手上捏了一下:“姨娘,这是父亲早就为我定下的亲事,何况沈家这样门第已是极好的了,哪里就苦了。姨娘就在家里好生过日子,我会写信回来的。”

路姨娘怔了一下,明白了许碧的意思——姊妹易嫁之事是绝对不能说出去的,路姨娘因是早就伺候许良圃才知道此事,若是不能守口如瓶,别说陈氏,就是许良圃说不定都会来个“以防万一”,只有这件事只成为少数人的秘密,才能相互制衡,对大家都好。

“姨娘,姨娘明白了……”路姨娘把眼泪硬吞了回去。她的二姑娘为了她能做到如此地步,她自然也要好好地过,不能让二姑娘嫁去了沈家,还要为她担心……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org.com/book/15699.html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org.com/read/15699/

一品代嫁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org.com/down/15699.html

一品代嫁手机阅读:https://m.bxwxorg.com/read/15699/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镇压)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一品代嫁》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org.com)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 - 一品代嫁txt下载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晚庭春传说中的主神大人[快穿]带着系统回原始论抽卡,我从来没输过攻略极品夫人的娘家实在过于强大小妖妻谁是我亲爹公子强娶宠妾公子病上古可怜为师死得早女配娇媚撩人我家少年郎独宠媚后病娇嫁纨绔纨绔狂妃:腹黑魔帝,来硬的!表妹万福飞升要藏好尾巴他的小皇后乌金坠污名[重生]带着道侣一块穿[快穿]末世之重生帝王的宠妃是个O
完本推荐:小尾巴很甜全文阅读末日蟑螂全文阅读医妃倾城:残王不服来战全文阅读拈花一笑不负卿全文阅读我见贵妃多妩媚全文阅读顾医生,你闭嘴全文阅读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全文阅读叶教授的小黏糖全文阅读七界武神全文阅读攻略青楼乐师的那些年全文阅读暗黑系暖婚全文阅读国色天香全文阅读请你不要放弃我全文阅读娇宠八零全文阅读庶女闺中记事全文阅读都市之开局一万亿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朝露全文阅读霸总替身妻的玄学日常全文阅读重生八零致富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嫡女归先婚后爱:神秘大叔太撩人穿进年代文:媳妇点外卖吗穿书后我把病弱反派拉下神坛一见钟情:跟着总裁去扯证在座的各位都要喊我祖宗海贼之天空龙修罗神帝重生1998:从收废品开始当大佬永恒圣王绑嫁之我相公超猛二婚必须嫁太子开局拥有七个姐姐让我躺平成神我是掌门墨晚流年醉倾城极品医圣在都市天价娇妻:偏执老公强势宠满级邪神空降灵异直播[无限]破产后,我捧红无数娱乐圈顶流!棋魂:随身阿尔法狗神话之无敌熊孩子哪吒契约成婚:总裁的冲喜新娘仙察全球灾难:我能升级奖励再修仙我就死定了保护我方族长逢场作戏五宝找爸比,妈咪超厉害医妃火辣辣:邪王权宠掌心娇!风云乱——乱世桃花逆水流

一品代嫁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一品代嫁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一品代嫁txt下载手机版 - 朱砂的全部小说 - 一品代嫁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