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 >> 神魂之判官 >> 改变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org.com(笔下文学首字母+org点com,bxwxorg.com)找到回家的路!

傍晚时分, 小区里有不少出来散步或遛狗的人。

江风在附近的凉亭里坐了一会儿, 碰到一个过来的老太太, 便主动与她寒暄。

他指着一处道:“那边那栋楼, 有一户姓柳的人, 你认识吗?”

“我当然知道啊。我们经常一起坐这里喝茶聊天的。”那老太太说, “你是他们家亲戚啊?”

江风说:“我是他儿子的……朋友。”

老太太:“这么年轻?”

“是。”江风说, “在店里认识的。刚来这里吃了晚饭,准备回去。”

“哦哦,”老太太, “那怎么还坐这儿呢?再晚天黑了呢。”

江风笑道:“随便聊聊而已。我有一个女性朋友,她让我帮忙打听打听柳先生。他不已经三十来岁了,还没结婚吗?”

老太太一脸过来人的表情道:“对, 是没结婚呢, 我们这边人都会说这个的,你想打听什么呀?”

江风:“他怎么会一直不结婚?我看他脾气好, 学历高, 家境也不错, 应该有很多女生喜欢, 难道是因为眼光太高了?”

“不是他眼光太高, 是他父母要求太高。”老太太嫌弃说,“好孩子的确是好孩子, 可太听他爸妈话了,有些事情是不能听的呀, 他总得要主见你说是吧?毕竟他是年轻人, 我们都老了,这个时代还是他们的呀。科技发展,社会发展,又不是为了年轻人像老一辈一样的生活方式活着是吧?”

江风由衷惊讶道:“您的观点真开明。”

老太太挥着手里的小扇子说:“看开了看开了,就算看不开,遇到老柳他们也看开了。我这思想觉悟多亏了他们呐,我女儿儿子都说我顿悟了。”

江风笑了一下,继续问道:“柳叔叔跟柳阿姨很喜欢控制别人?”

“老柳啊……其实也是个好人。平时不会做坏事的,看见要帮忙的人嘛方便的也会去帮把手。就是普通的好人嘛。可是怎么说呢?”老太太纠结道,“他们说起自己对儿子的掌控,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我就觉得有点可怕。一方面肯定是因为小柳太纵容了,一方面是他们真的太古板了。”

江风:“您是说他们对孩子管得太严格了?”

“都不用管,说一句就好了的,我看小柳从来不反驳。”老太太说,“哎哟,我跟你说啊,我这辈子没见过这样的孩子,好像一点意见都没有,什么都要靠父母的。那不就是个废物吗?可不是啊,他离开父母,什么事都能办得了,跟他说话,也很有主意的样子,还知道什么是对错,脾气特别好。就面对他父母,什么无原则的错事都可以做的。这怎么回事哦?真是太奇怪了。”

老太太百思不得其解:“小伙子我跟你说句实话啊,你要是真对你朋友好,就别让她跟小柳谈恋爱。小柳这魔怔了,嫁进来肯定是伺候二老的命。他们两个老说自己儿子多孝顺多孝顺,以为我很嫉妒,其实我一点都不羡慕。这不害人吗?这要是我儿子啊,我得心疼死了!”

“您也觉得不对劲?”江风说,“我刚才吃饭的时候,也觉得哪里很奇怪。他们家一直这样吗?”

老太太说:“这我怎么知道啊?”

江风靠近了她道:“麻烦您仔细想想,他们就没有出过跟柳先生相关的,比较大的事情吗?柳先生是真的一直没有反抗,还是反抗过,但是最后又被压下去了?”

“嗯……”老太太想了很久,说道:“不说有没有,两年前啊,还是三年前来着,我这日子也过糊涂了。就有一次吧,小柳不知道做什么,叫来了小区的救护车。我看他被送上车的时候,身上都是血。我听隔壁的人说,他是割腕自杀了。”

“啧啧啧。”老太太眼角的皱纹深深挤出,一副极为同情后怕的表情:“我当时还以为他是终于受不了然后自杀了,我们小区的人都这么认为。结果没几天,他又回来了。没怎么休息,直接去工作,家里的活还是他干。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看着实在太让人心酸了,我说这孩子过得真苦。”

江风:“哪家医院?”

老太太:“直接喊的120,我也不知道哪家医院。”

江风:“好的。谢谢。”

老太太终于转回来了,困惑道:“你到底想问什么呀?”

“就随便问问。”江风说。

·

叶警官那边把柳玉一家人的档案信息发过来。

档案上的记录一般都比较简单,诸如柳先生——柳方平的就读记录,工作记录。

江风让他帮忙补了一份就诊记录,叶警官翻出来后,给他传了一张图片。

柳方平平时不怎么去医院,零星的几条记录就显得非常明显。

当时负责治疗的医院离小区很近,江风打开医院的官网,查找今日值班医生,发现赶巧,今天正好是那位医生。于是干脆领着小山神过去。

“我有印象,太有印象了。”那个医生说着,顿了下,再次确定道:“你们真的是警察吧?”

江风摸着一张□□说:“当然。不然你以为我的信息是从哪里来的?而且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并不过问病人的隐私。”

医生将信将疑地“哦”了一声。不过江风问的问题确实不算什么,所以就没在意。

“他当时送过来的时候,手腕上有一道割伤,是水果刀割的,看上去下手非常利索,不是一心求死的人,绝对下不了这狠手。”医生说,“他送过来的时候还有神智,但是表情狰狞恐怖,一双眼睛死死瞪着我,想说话但是又出不了声。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伤口太疼才让他有这种反应,反正当时他情绪不对,还不停地躲避,身体僵硬。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是真的想死的。”

“我安慰了他一下,可是他身体一直抖,后来就晕过去了。我说啊,一般儿女自杀,送到医院来以后,父母都要哭的吧?多少也要悔恨或者唾骂一下。他妈妈就趴在他身上,光说两句话,‘你不能死!’,‘我不准你死!’。”医生说,“我觉得这场面不大对,但是我的护士说很正常。”

江风:“那柳方平的表现正常吗?”

医生:“……我觉得不正常。第二天,就第二天,柳先生已经可以起床了,可是身体还比较虚弱。我去查房的时候,他躺在床上……给他妈削苹果。泡奶粉、换热水一类的,都是他自己做的。跟我在病床上看见的状态完全不一样。我这辈子没见过哪个病人精神状态调整得这么快的。他对他爸妈非常孝顺,说让他们担心了。还跟我说自己是被碎片划伤的,不是自杀。我就说哦。”

医生一脸他在怀疑我智商的神情:

“划伤要是能划出那种口子,碎片物肯定还嵌在伤口里。呵呵。而且什么玻璃制品,能摔出刀的形状?”

江风:“诡异。”

医生:“可不?”

江风:“他当时有跟你说过什么奇怪的吗?”

“……我觉得他说得每一句话都很奇怪。”医生无语说,“……很刻意。对父母礼貌疏离到让人觉得刻意。不像是孝顺父母,而是在伺候主子。明白吗?亲子之间难免也会有矛盾啊,柳先生没有。”

江风:“明白。”

医生迟疑问道:“我不是精神科的……他是不是被洗脑了?”

江风说:“没有。没事。”

江风从医院出来,过去带了坐在大厅里等候的小山神。

他晃着腿从椅子上滑下来,主动去牵了江风的手。

外面的天已经是墨黑的了,两人叫了出租车,转道去宾馆。

小山神问:“爸爸。柳叔叔奇怪是因为他太听话吗?”

江风:“你可以这样想。”

小山神:“可是听话不好吗?我也听你的话啊。大家不是都说,要听大人的话吗?”

“有些事情,你要自己知道对错。”江风说,“如果我让你去做坏事,你就不能听。”

小山神:“可是爸爸不会让我去做坏事。”

江风:“可每个人都会有一些不同的意见。谁也不能叫别人完全的顺从自己,毕竟,你不会是第二个我。允许每个人的不一样。”

小山神乐呵呵道:“爸爸说的对!”

·

两人睡了一觉起来,第二天早上,江风再次带着小山神出门。

他还记得柳玉柳梦红说柳方平初中时期有些叛逆,说明那个时间段,柳方平还是正常的。他就顺着这一点继续问一遍。

柳方平初中时期的班主任已经不任教了,转去了教务处。时间比较好抽。在听江风说柳方平已经失踪,又顺藤摸瓜调查到初中履历里来的时候,明显有些惊讶。

他几次想要打探消息,可惜都被江风推诿了过去。

江风问:“他当时是个怎样的人?”

“这么多年了吧,我还真记得不是非常清楚。”班主任迟疑说,“不过,对这名字是有一点印象。我们做老师的,有时候记得最清楚的,就是那几个捣蛋的学生?”

江风:“您的意思是,他以前很叛逆?”

“应该是吧。叛逆期嘛,又是男孩子,管不好就容易出事。尤其是成绩不好的,长得又帅,很容易被身边不成熟的价值观影响,觉得读书没用,四处浪迹才是真帅。”班主任笑道,“哦,他们读书的那个年代,班上武侠小说跟玄幻小说还是很流行的。现在的学生志向又不一样了。”

江风:“他后来应该学乖了吧?是怎么学乖的?”

班主任困惑道:“你到底说哪个学生?”

他从底下的柜子里抽出几本硬壳的文件夹,在里面翻了翻,最后停在柳方平的班级照片上面。又把照片拿起来,下面留着他自己当初写的笔记。

班主任拍了下脑袋,想起来道:“对嘛,就是他,我对这个学生记得非常清楚的,只是对不上那张脸。原来是柳方平啊!”

他说:“他以前的确是很调皮的,还经常逃课去网吧。不好好上课,要么看课外书要么就是睡觉。我请过好几次他的家长,到后面他家长都不来了,只说让我狠狠打,把他教乖。哎哟我哪敢呀?体罚可是要吃处分的。”

班主任说:“是后来有一天,他在食堂排队的时候,因为有人在前面插他的队,他很生气,然后一拳把别人鼻子给打骨折了。那学生家里有点背景,事情闹得挺大。叫了双方父母,好好商谈赔钱,最后柳方平被暂时留校察看。我们学校,那个年代的处分,是没那么快记入档案的,只要初三的时候表现好,能消。他那时候回家呆了一个多月。改变就是那一个月里发生的,回来之后,整个人都有点不一样了。”

班主任:“神态、语气、眼神,跟以前比起来有点陌生,但变化还不算很明显。慢慢的继续改进。以前我们老师根本不敢骂他,可是在那之后,怎么教训他都没有反应。他开始非常努力的学习,每天晚自习都在看书写字,能安安静静坐上好几个小时。作业什么的都在写,成绩提升飞速。”

江风:“这种转变,您不觉得奇怪吗?”

“觉得啊。但我们老师都是相信学生会顿悟。”班主任说,“然后有一次,他忽然跟我说,他说他被他爸妈控制了。哭得特别厉害,还抓住我的手让我救他,说自己快受不了了。”

班主任抿了下唇,回忆当时的情况,逐渐清晰起来:“我当时以为是家暴,马上给他报警。结果警察来了,家长也请过来了,录口供的时候,他很平静地说是我记错了。这怎么可能?就忽然变了一个人,大变样的那一种。我说这孩子有前途啊,演技贼棒贼棒的,可也很生气,他这不是唬我吗?警察走了之后,我问他为什么要骗我,他说想试试老师是不是真的会关心学生,还说我是个好老师。你说这孩子……他真是。”

江风:“这样的事情,之后还有发生过吗?”

“有的。”班主任犹豫了一下,补充道:“可是时间太久了,我记不清楚,可能跟我做得梦串起来了。”

江风:“我明白。您只管按照您记忆里的来描述就可以了。具体情况我可以自己判断,不用担心。”

“好。”班主任于是放心地说下去。

“第二次,是某天晚自习结束之后。班里学生都走了,就他还在。我过去催他关灯回宿舍,就看见他呆愣愣地坐在位置上。我拍了下他,他整个人都差点跳起来。又是那样,看见我就开始哭,眼泪哗哗得流。他说自己想死,可是没勇气死,但真的太痛苦。还说知道自己错了,希望我能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

班主任有些遗憾地低下了头。

江风没有打断他。

“我们聊了有一个多小时,他跟我说了很多。他说父母对他控制欲极强,连他玩的玩具,看的书和玩的游戏,都要严格管制。家里还整天吵架。两人都不是个合格的父母,从来不关心他,有时候连他吃没吃饭都不管,但又什么都想来指手画脚。”

“说那次他被罚回家之后,开始变得身不由己,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只能照着他爸妈的话做事。唉,学生的压力也是很大的,家长不理解,他们认为是小事,可对学生来说,就是那么痛苦啊。我当时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他的痛苦,我第一次看见那要强的孩子哭得那么伤心。特别难受。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学校的心理医生,然后还联系了柳方平的父母。”

江风:“之后他又否认了?”

“是的。”老师说,“他还是说我记错了。他父母也不在意。很快他就临近毕业,我想管也管不着。他初二的时候,成绩还是倒数,基础打得特别差。初三毕业的时候,成绩是全市前茅,拿着奖学金去了我们市最好的高中,可见他一年里有多努力。一般人都没那种毅力。有时候我看他的黑眼圈跟暴瘦的身材,都觉得心疼。”

“之后有第三次吗?”

“坐下来好好聊的第三次倒是没有。可他有时候会变得很奇怪。好好一个人,本来在跟你笑,忽然脸抽搐起来,然后又很快恢复原状。感觉在做鬼脸一样。这样的情况我倒是看到过几次。”

江风点头说:“我知道了。谢谢您的配合。”

“他真的失踪了吗?”班主任问,“我当时就怀疑他是不是因为压力过大产生了人格分裂,然后……可惜他毕业得太早,我想帮都帮不上。”

他低下头怅然道:“太可惜了。早知道我当时应该再多管闲事一点。毕竟他身边都没一个可以谈心的人。你看他都向我求救了,我却没能救他。”

喜欢神魂之判官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com)神魂之判官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神魂之判官最新章节 - 神魂之判官全文阅读 - 神魂之判官txt下载 - 退戈的全部小说 - 神魂之判官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恐怖片场诸天万界典当系统黑夜天书诡秘小说诡行天下鬼咒魔临老子是阴差道家祖师极品天师捉鬼系统都市之捞阴门扎纸匠从文抄公到全大陆巨星无限僵尸道士我当泥菩萨的那些年杀神永生盗墓:从老九门开始抽奖盗墓:邪龙图腾吃鬼的男孩骨架氤氲我的师傅是林正英我当羊倌那些年十日诡谈漫威之电影大破坏茅山鬼王守阴人鲁班秘术
完本推荐: 刺青全文阅读可怜为师死得早全文阅读他笑时风华正茂全文阅读重生异能商女:军少,别乱撩全文阅读穿成男主的出轨原配全文阅读我不是大师[重生]全文阅读娇宠八零全文阅读民国名流渣受全文阅读将打脸进行到底全文阅读农门科举全文阅读干掉万人迷的一百种方法全文阅读穿成七零娇娇女全文阅读娇花养成记全文阅读我把被窝分给你全文阅读美女修成诀全文阅读世界清洁工的日常[综]全文阅读墨总的硬核小娇妻全文阅读美食直播间[星际]全文阅读快穿之种田老太太全文阅读媚色可餐(穿书)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玉宸金章魔尊他超凶巅峰战神好莱坞从动画开始听闻娘娘她近视峡谷正能量原来我是召唤师神医嫡女有空间万古第一婿女扮男装:邪魅世子成校草大唐如意郎全能王妃上线了夫人今天又破案了我家天后又酷又撩姜校花她又暖又苏亿万科技结晶系统开局一个大魔头魔尊如此多骄星舰厨师战神狼婿穿越之部落巫女极品透视狂婿阳寿已欠费请和傲娇的我谈恋爱最强赘婿归来无双战神在都市无敌从拔刀开始诸天辟邪师兄有毒,赶紧清除第一氏族

神魂之判官最新章节手机版 - 神魂之判官全文阅读手机版 - 神魂之判官txt下载手机版 - 退戈的全部小说 - 神魂之判官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