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 >> 司礼监 >> 第594章 来人啊,给陈公公听个响

第594章 来人啊,给陈公公听个响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www.bxwxorg.com(笔下文学首字母+org点com,bxwxorg.com)找到回家的路!

有根,自清净。

自有大智慧。

无根,便无智慧,皆因那智慧都是有根之人在传。

山东矿监陈增,这次在劫难逃。

也是他命中当有同室操戈这劫。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

陈公公是老矿监了,第一批奉旨办矿的老员工,资历很足,地位也很高。

他和辽东的高淮、天津的马堂、湖北的陈奉被宫中的好事人统称为“四大天王”。

如今,四大天王已经黯然落幕两位,高淮因军变失势、陈奉因民变被杀,独马堂与他陈增尚老当毅壮,且越战越强。

马堂,升了。

如愿以偿入京为秉笔大珰,陈增没升,但地盘却大了,油水也多了。

这还是得益于东林李大相公呢,要不是李大相公敲了他一笔,陈增如何会知道手下那帮人竟然对他老人家也坑蒙拐骗呢。

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陈增狠狠整肃了队伍,将各地矿业牢牢掌握在手中,并且将手伸到了徐州,还派人到淮安、海州、扬州一带“考察”盐业情况。

据说,他老人家准备上奏请于淮扬开盐监呢。

盐铁专卖,古来天下最肥。

不得不说,陈公公眼光独到。

若是能顺利派出一批盐监,他老人家那就生发很了。

当手下急匆匆的前来禀报,说北京来了个提督海事太监指名道姓要陈公公去见他时,陈公公正忙着听取手下对海州(连云港)、淮安(盐城)的考察结果。

当时,陈公公就气得火冒三丈,他是什么人,那海事太监是什么人,竟敢要他去见!

一过路的小太监,不主动来拜访陈公公,还要陈公公去见他,真是活腻了,嫌差事太快活了么。

惹得陈公公不高兴,往京里打个招呼就能立马把你身上那套官服剥了,纵是把你打死又能如何。

这二十年来,外派的内监死亡率可是半数,届时上报说这小子耀武扬威,强占民产、杀人放火激起沿途百姓民变以致身亡,任谁也说不出个不是。

可很快,陈公公的火气就消了,因为手下人说那提督海事太监带着大军呢。

运河上几十条船,浩浩荡荡的,打的旗号好像是御马监的天子亲军。

别的监外派下来的,陈公公不放在眼里,御马监那边却要慎重了。

毕竟,人家可是手里有兵,能和司礼监抗衡的大衙门。

御马监的刘吉祥又是个护短的,要得罪了他,指不定哪天给他陈公公小鞋穿呢。

但即便如此,陈公公也不可能去见那海事太监。

双方身份摆在这,资历和地位也差的太大。

眼下,随着皇爷对矿监税使的看重,各地的矿税监们不亚于镇守太监般存在。

这放在外朝,至少也是侍郎级别的。

而那过路的家伙,莫说海事太监这玩意听都没听过,真个就是御马监的监军太监下来,也是不及陈公公位高权重的。

所以,陈公公不可能去。

然而,他最终还是沉着脸来了。

因为,对方竟然拿住了他的小辫子。

……

魏公公不喜欢抢同事的东西,只是这同事太肥,太肥了。

所谓钱财壮人胆,凭空来的机会不把握,忒是对不住天地良心。

手里有枪,身后有人,心不慌。

打听明白这位山东大佬手下虽然养了几千打手凶棍,可散在各处,只是帮乌合之众,不像高淮那样弄出支飞虎军,魏公公盘算了双方的实力差距,短时间可以快速动员的力量,自要欺他山东大佬一下。

白欺白不欺,也算练兵了。

陈增要不识相,操起家伙干他娘的,先打了再说。

至于事后皇爷有什么说法,就看谁的孝敬多了。

魏公公相信,当今万岁是个讲效率的天子,凡事只看结果,不看过程。

所以,他很有底气。

真的很感谢田大都督,是他在百忙之中给魏公公送来了这个发财的机会。

当然,魏公公最要感谢的那个人,其实是那屠夫程守训。

此人也是他的前辈,首倡矿监税使,皇帝特旨中书舍人、值武英殿。这位也是陈增的急先锋,山东开矿的一把好手。

只是,原本很愉快的合作却因为李三才的介入,导致双方的小船说翻就翻了。

守训同志这一生很苦,小时候替人放羊,长大了替人杀猪,于一次偶然机会中看到了通往人生大道的捷径,于是,他勇敢的站出来,既为自己,也为和他同样为钱苦恼的天子指明了希望所在。

陛下,您不是没钱吗!

没钱不要紧,开矿啊!

您不开,您的臣子们,您的子民们都在开,所以,您不开就亏了啊!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凭什么那帮当官的和有钱人能占住矿,陛下您就不能呢。

一语惊醒梦中人。

程守训成功了,陛下获得了丰厚的回报,他同样也得了想到的。

程屠夫不仅当了官,还靠着自己的努力奋斗积攒了万贯家财。

当然,内中这位屠夫舍人可能手段也糙了些,有涉黑涉恶的可能。

但不管怎么说,这个从前谁也不放在眼中的杀猪的,发家致富了。

如果没有李三才,程屠夫的日子过的一定是很快活的。

尔今,天降横祸,辛苦二十年,一夜回到打拼前,任谁也不甘心的。

活活吐出去的那几十万两银子,得要杀多少猪宰多少牛才能挣回来啊。

程守训还是很聪明的,他没敢和陈增闹翻,但回去之后,他的身份迅速发生了转变。

为了给自己一个公道,程守训选择走司法途径,于是,他成了一个秘密的上访户——幕后指使人替他告状。

程守训走了两条司法路子,一条是正道,一条是偏道。

所谓正道,自是抚按、科道、都察言官。

而偏道,则是厂卫。

如他所料,李三才势力太盛,正道走不通。

山东的巡按和巡抚一听有人告状,告的是东林李大相公和矿监陈增,哪个理他?

这两个人,任谁也不是山东抚、按可以拿下的。

真要能拿下,陈增也不会在山东嚣张这么多年了。

而李三才,山东抚、按就是打死他们也不可能上书的,原因是,他们若上书弹劾李三才,不是奸党也是奸党。

文人爱名,当官的同样也爱。

世间风评,独在东林党手中。

山东抚、按不敢接这状子,这状自然告到京师,同样也无人理会。便是理的,愿意上书的,这奏疏也叫东林党给压了下来。

当初邹元标去通州劝告李三才激流勇退,就拿这事出来说。他又是如何知道的,答案自是不用说了。

正道完全被堵死,程守训内心沮丧,只能将希望完全放在偏道上了。

结果,偏道走成了!

程守训的运气很好,告状的状子不是落在别人手里,而是落在了靠倒李有功调任锦衣卫北镇的田尔耕手中。

倘若换了个人,恐怕也会石沉大海。

毕竟,谁也不想惹麻烦。

李大相公和陈公公能量太大,就是锦衣卫的骆大都督看了状子,也得思量思量能不能报。

山东矿监陈增向东林大相公李三才行贿数十万两,这张状纸的份量可把田尔耕吓着了。

要知道,李三才和陈增这两人根本不沾边,甚至是生死仇敌才是。

年前,李三才可是连上三疏痛骂矿监税使,请皇帝陛下停罢矿监的。

这怎么,倒收了矿监陈增的钱呢?

田尔耕想不通,也理解不能。

他是锦衣卫中的异类不假,正儿八经的官二代,风度翩翩的俏公子哥,可他不傻。他知道,这张状纸所说不是他这个签事能够调查的,而是必须上报。但报上去,肯定没有下文。

李三才是倒了,被陛下贬为平民,可陈增却没倒。这位陈公公于大内可是根基深厚着,谁个敢查他?

田尔耕反复思量,一边将这状纸递了上去,一边则将这件事悄悄透露给了李永贞。

因倒李之事,魏良臣将李永贞介绍给了田尔耕,双方关系十分不错。

李永贞知道这件事后,也是惊讶,想到魏良臣南下要经过山东,便往左安门走了一趟,此后,这消息便被快马送到了正在运河上看风景的魏公公手里。

魏公公一看还有这事,乐了,吩咐郑铎去调查此事。也不费事,告状人虽不是程守训,但顺藤摸瓜总能知道谁是真正的幕后指使者。

当夜,一帮凶汉冲进程守训家,把个通红的烙铁往吊起来的程守训屁股下面一放,不用放绳子,饶是屠夫出身的程舍人也吓得屁滚尿流,把知道的事情竹筒倒豆子般给说了个干净。

弄明事情原委,魏公公这便请客了。

陈增来,大家相互给面子,钱能解决的事情犯不着撕破脸,动刀动枪。

不来,那就不要怪魏公公不念同僚一场的情份了。

在指定地点,魏公公终是见到了名闻天下的山东大佬陈公公。

双方在乐队的吹拉弹唱中见了面。

气氛还是塑造的很亲切的。

可能这是魏公公一厢情愿,陈公公那头肯定不觉得亲切,耳畔传来的吹打声音让他老人家格外烦燥。

尤其是当发现所谓的提督海事太监不过是个毛没长全的小崽子,陈公公心情之恶劣更是可想而知了。

他老人家伺奉皇爷三十多年,可还是头一次被个小崽子这般戏耍的。

“小王八蛋,休得血口喷人,咱家何时向李三才行过贿了!”陈增面目铁青,周围嘈杂的乐器声让他老人家烦的彻底失去风度了。

“陈公何必动气?”魏公公扬了扬手,乐器声顿止。

“陈公能来此地,已是表明心迹,故而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魏公公笑的很爽朗,可在陈公公眼里却是极度憎恶,越看越像是一小人得志之辈。

“坐,坐,坐下说话。陈公年纪大了,腿脚怕是不好,如何能站着说呢。”魏公公热情的示意手下搬了一只凳子给陈公公。

这凳子是从船上搬来的,一条长凳子,宽度刚够放个屁股。

而他魏公公坐的却是上等红木打造的太师椅,上面还铺了个虎皮。

也不知这大热天的,他魏公公坐着是不是生痱子。

没办法,与山东大佬见面商谈,魏公公逼格不能少。

人小,年纪轻,不能以自身之气度服人,便只能靠外面硬件装饰了。

陈增如何会坐,又如何肯坐?

你个小崽子坐太师椅,叫咱家坐长板凳!

这真要坐了,看着跟个受审的犯人又何区别?

气的真是肺火都要冒了,幸得几十年宦海生涯,练了心气,硬是忍住。

可身后一众随从却是忍不住了,他们随陈公公在山东作威作福惯了,向来只有他们欺人的,没有人欺他们的。

见着自家公公被一个小崽子如此不放在眼里,如此藐视,顿时纷纷鼓噪,喝骂不已。

魏公公眉头一挑,摇了摇头:“陈公似乎御下不严啊。”

“哼!”

陈增怒视一眼,微一摆手,众随从见了立时噤言。

“小王八蛋莫要跟咱家装神弄鬼,说吧,把咱家叫来到底什么目的!”陈公公说完,抬脚便将那长凳子踢翻在地。

魏公公也不恼,呵呵一笑,尔后正色道:“陈公是前辈,咱家是晚辈,也是后进之人,自是不好和前辈动刀动棍的,传了出去徒叫那做官的笑话,叫那外朝骂咱们内讧,给宫里诸位祖宗丢人,也给皇爷丢人…所以着,咱家就想和陈公好说,这件事嘛,咱家也不多要陈公,五十万两,咱家就当这事没发生,拍拍屁股就走,怎么样?…这钱也不多,权当陈公给晚辈的见面礼,如何?”

魏公公眯眯带笑,但气焰真的很嚣张。

“你个小兔崽子!咱家替皇爷当了一辈子差,宫里宫外哪个不晓得咱家,就是司礼监中那几位也都给咱家面子,你个小王八蛋倒想骑到咱家头上来了!”

陈增也毛了,来之前倒是想着对方可能是御马监的人,真晓得他送李三才银子的事,就花钱买平安。毕竟,他不糊涂,皇爷把李三才给贬为平民,可以看出皇爷对李三才已是恨之入骨。若要叫皇爷知道他陈增还给李三才送去几十万两,能有他陈增的好。

可这小王八蛋张嘴就要五十万两,他娘的真敢要啊,真当他陈公公是泥人不成!

陈增气得直哆嗦,也是没胡子,要不就翘了。

现在想来,也是恨啊,早知道李三才完蛋的这么快,说什么也不会把银子给他。这下好了,银子叫骗走了,还给自己埋了一坑屎,叫个小兔崽子给敲竹杠来了。

“陈公,你看这银子几时送到?”魏公公那头则是殷切的看着陈公公。

“小王八蛋,你吃了豹子胆,敢这么跟咱家要钱,你凭什么!”陈公公怒发冲天,谈判已然破裂,他不可能给这么多。

见状,魏公公也不多说,只道:“陈公公,咱家凭实力说话。”说完,把手一挥,“来人啊,给陈公公听个响。”

喜欢司礼监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com)司礼监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司礼监最新章节 - 司礼监全文阅读 - 司礼监txt下载 - 傲骨铁心的全部小说 - 司礼监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抗日之无敌战兵抗战:少年大军阀开挂在大唐极品小太监红楼之庶子风流曹贼抗战之钢铁咆哮抗战之太行战神重生之民国元帅全职法师全文免费阅读扛着AK闯大明抗日之铁血使命超级武器交换系统从士兵突击开始的人生大明开荒团佣兵的战争大唐之咸鱼太子爷抗日之特战兵王官居一品我要谋国鼎明抗日之黄沙百战步步生莲神话版三国抗日之万界武器系统恶汉
完本推荐: 待你心里不挪窝全文阅读捡宝生涯全文阅读玉貌绮年全文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芙蓉帐暖全文阅读穿成反派总裁小情人[娱乐圈]全文阅读魔君带球跑了[重生]全文阅读督主,好巧全文阅读职业替身全文阅读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全文阅读不做皇后嫁阁老全文阅读明明很心动[娱乐圈]全文阅读经久全文阅读表妹万福全文阅读他笑时风华正茂全文阅读细腰全文阅读欢迎来到噩梦游戏全文阅读冷王心尖宠:呆萌小兔妃全文阅读我家后门通洪荒全文阅读娘子锦鲤运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漫威里的德鲁伊开局摆地摊日赚八千万同桌修仙,中二无边大博学者的二次元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女学霸在古代生死游乐场寻唐地球人禁猎守则为了地球去修仙我是一位魔戒骑士大佬今天又被夫人反杀了傅少的掌心宠三国重生马孟起和死对头上辈子是修真界模范夫夫缚心甜妻,傅少请犯规开局一条小渔船超级医生在都市怪异管理公司锦绣农门:惹火美娇娘抗日之绝地枪王黎明之剑免费阅读山村桃花源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娱乐圈最强替补国产GGG大隋第三世快穿之带着刀剑穿越农门悍妻忙种田万神图鉴

司礼监最新章节手机版 - 司礼监全文阅读手机版 - 司礼监txt下载手机版 - 傲骨铁心的全部小说 - 司礼监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