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紧急情况:bxwx.org 被强打不开了,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bxwxorg.com

笔下文学 >> 绍宋 >> 第434章 敕约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绍宋 笔下文学(www.bxwxorg.com)”查找最新章节!

赵玖是在五月下旬知道的希尹死讯,同时他还知道了完颜斡本的死亡、完颜合剌的死亡、秦桧夫妇的死亡。

平心而论,他有些措手不及……怎么就都死了呢?都死了,他还在这里计较个啥?

那一瞬间,他是有折身南返之意的,因为南边已经准备妥当。

当然了,这位官家很快就恢复了清明,那就是这些人的死亡,甭管是遭遇‘契丹贼’而死的谁谁谁,又或者是在黄龙府当众自刎的希尹,本质上还是他和大宋杀的。

没必要计较具体形式。

而且事到如今,总要给塞外一个收尾,给整场战事一个结果才行。

一念至此,赵玖立即发布刚刚作为东京特使抵达菊花岛的兵部左侍郎领都水监刘洪道暂署辽东安抚大使,并发旨召集东蒙古、高丽、契丹、奚、渤海诸要员、首领一并往来菊花岛,参与见证金国最后的降服。

当然,免不了要顺应人心,让岳飞去将那三位选王给带来——原本这活应该让此时已经在辽阳处理一些公私兼有事务的刘晏来做更合适一点,岳飞一方元帅未免显得有些大材小用,但赵玖情知女真这么一折腾,塞外已无真正战事可言,岳飞来菊花岛给自己撑腰似乎才是真正用武之处。

闲话少提,就这样,时间流逝,赵官家任由燕京、东京各行其是,自己却始终徘徊等待在榆关以北医巫闾山以南的山海狭道之中。

时而登岛,时而在陆,时而攀山,时而涉水,大多数时候都在写他的《西游降魔杂记》,少数时候也需要应对一些政治上的纷扰。

所谓纷扰,自然是各方面源源不断的使者带来的。

其中,不仅有塞外诸族闻得征召讯息,各有反应之下的遣使试探,还有因为获知战事结果比较晚,路途也比较长的其余诸邦国使者。

西辽当然是免不了的,虽然得到了赵官家与东京与燕京的屡次承诺,可他们的使者还是一茬一茬的来,就等着赵官家最终决定给西域送个几万女真壮汉、十几万各族家眷好夯实国家基础呢。

西辽是赵玖心目中国家的西面屏障,莫说还能薅羊毛,便是不能薅羊毛,都值得无条件扶持和资助。而西辽那以数万之众临万里之地的特殊国情,也导致他们对同类文化的人口输入几乎是来者不拒……莫说契丹人、女真人,赵玖甚至准备将部分知书达理的燕云大族也发过去,将来以后的罪犯、贬官啥的,也可以适当输出一下,而西辽也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这边的输入人口再怎么乱,总比高昌人,以及信教的突厥人、哈喇汗人更可信吧?

所以,大宋与西辽之间的这种全方位盟约几乎是一种天然的盟约,只要后人不弄出什么幺蛾子来,它将会在相当一段长的时间内延续下去。

当然,这也是赵玖迫切要召集塞外各方势力一会的根本缘故,因为不是每一个邻居都是西辽,他需要一个正式的框架。

除此之外,大理高氏、越南李氏也都派来了成批次的祝贺使者,太原-元城一波、获鹿一波、女真人逃离燕京一波,基本上都是从东京那里获取消息后,意识到要变天,仓促反馈回国内后的反应,就连日本国也在获鹿后因为源为义、平清盛给国中写信,使得平忠盛再度来朝。

林林总总,放在往日,也算是个小小的万邦来朝了。

而且,也的确囊括了大宋的主要邻国。

不过,使者可不止是来自于外邦,这些天里,或者说从之前赵官家出榆关的消息传过去以后,东京方面也开始不停地派遣特使,并屡屡提出正式的回銮请求。

别的不提,只说东京方面,坦诚一点,赵玖当然理解他们的不安,但决心已下的他却也没有半点心软,基本上派来的特使,全被发在了北方任用,归燕京调遣使用了……刘洪道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但又不只是刘洪道,其人之前、之后颇有不少东京来的大小官员都是这般处置的。

而很快,东京秘阁那边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或者说也开始变得圆滑起来,比如说刘洪道之后,他们派出了比较务虚却又很有政治影响力的大宗正赵士㒟前来问安。

但这位官家听到相关讯息后立即下旨,让尚在路上的大宗正直接转向去获鹿祭祀死难将士,然后再去燕京仿照岳台建立一个祭祀之地。大宗正原本带着政治任务过来的,但接到赵官家的新任务后念及长子安魂之事,却也干脆撂了东京的挑子,一心一意按照官家意思去做此事了,当然也顺势归了燕京安排。

从头到尾,根本都没有出榆关。

大宗正之后,来的干脆是吕本中……谁都知道这是个只会作诗的名门老公子,肉包子打官家,没了也不心疼……可即便如此,赵官家依然从容,反正他现在身前缺笔杆子,倒也是照收不误,将对方招至菊花岛随驾。

期间,吕本中因为战前叮嘱之事一开始还有些忐忑,引得赵玖亲自安慰,就属于不值一提的小事了。

而终于,到了六月间,当很多塞外使者连着抵达菊花岛时,东京方面的‘大招’也到了……潘贤妃带着七岁的宜佑公主出现在了榆关之外。

早就知道母女二人将至,甚至就是他自己批示许可的赵官家对此堪称泰然自若。

老婆和女儿哪有往外推的道理呢?

于是,赵玖一面让潘妃与女儿随行,一面却让邵成章往归燕京,乃是问候吕颐浩吕相公身体,同时收拾燕京辽金旧宫,作为潘妃母女折返时落脚之地……很显然,连潘妃都被燕京方面给‘归化’了。

完全可以想见,此事之后,东京必然会更加慌乱,但一时也没必要多想了,因为就在潘妃与宜佑公主抵达菊花岛后不久,该来的全都来了,便是不该来的也都来了。

东蒙古合不勒汗所领七八部蒙古首领、契丹耶律余睹所领七八部契丹大姓首领、高丽元帅金富轼、渤海诸大族、奚人五萧,外加即将抵达的金国三王选,这是赵玖有明确或者大约征召意思的对象,是这次菊花岛召见的主要当事人。

来了理所当然。

而西辽使者、大理高氏使者、越南李氏使者,还有日本国来的平忠盛,这些人虽然不是赵玖下诏过来的,但恰逢其会,至不济也能当个气氛组……而且本身也的确属于一些事情将来的延展对象,来了比没来强。

但是,西蒙古王脱里在听到了相关讯息后,居然不顾一切,只率百余骑穿越大定府轻驰而来,甚至比奚族五萧来的更快,就着实让赵玖不得不感慨这厮的忠心了。

相对而言,高丽国主王楷忽然派了老臣金仁存直接从开京过来,就显得有些诚意不足了……最起码亲自过来一趟嘛,看不起谁呢?

实际上,相对于其他各路使臣、乃至于部落头人纷纷得到召见,甚至参与了某些事情的事先讨论,金仁存登岛七八日,却一直未曾得到召见,便是金富轼登岛后去质问金富轼,也只落得一个不欢而散。

不过,最终金仁存还是得到通知,六月十七这一日,他将有机会面圣,因为此次菊花岛大会的主角终于抵达了——完颜迪古乃、完颜乌禄、纥石烈良弼三人齐至锦州,将登岛入大龙宫寺面谒赵官家。

之所以拖了一个多月才抵达此处,是因为金国同时还要从会宁府将前伪齐国主刘豫,李纲所立河北双镇之一、却卖了长安城的傅亮,以及海军副都统李齐等等明显的赵宋叛臣、叛将取来。同时还要尽量搜罗会宁府、黄龙府库存的金银珠玉等贵重财货,一并送达,以表诚意。

种种事端安排妥当,再随岳飞一起过来,其实已经算是快的了。

当然,甭管快慢,这同样不耽误辽阳郡王刘晏闻讯,匆匆折回。

“陛下神兵一挥,率土大定,东西南北,拓地增疆,华夏蛮夷,望风束手,功业光辉于竹素,威灵耸动于乾坤……当此之机,蒙陛下圣恩,得召面见,高丽誓以君臣之义,世修藩屏之职,忠信之心,有如皦日,苟或渝变,神其殛之”

建炎十年,六月十七,上午时分,阳光明媚,临海古寺之中,一场关系到整个北疆将来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秩序的露天大会便开始了,但甫一开端,高丽老臣金仁存便借着行礼问候的机会碰了瓷……随着赵玖一声令下,别人都起来归位,只有他趴在地上恭恭敬敬说些这位官家这些天耳朵都要出茧子的言语。

委实有些不讲武德。

“金学士……”

赵玖也懒得与对方糊弄,直接当众打断对方。“你这些话,十年前是不是也与一些金国贵人说过?”

“陛下明鉴万里,过目不忘。”

白发苍苍的金仁存直接抬头,言辞恳切。“这话正是当年本国执政金富轼与金人称臣表文,向金使韩昉恭贺金人攻陷东京,成靖康之变的言语……臣文采不足,所以拿来用了一下。”

赵玖怔了一下,继而目瞪口呆——还真是啊?

实际上,莫说是赵玖,便是列座各国使臣、各部头人,以及宋国文武,乃至于随侍的班直、负责上冷饮、做海鲜的大龙宫寺和尚们,也全都被这位高丽使臣给秀的头皮发麻。

只能说,高丽出人才啊!金富轼金元帅已经很了不起了,结果来个替国主面圣的老头,也这么过分。

“是这样吗?”

赵玖回过神来,强压内心吐槽欲望,硬着头皮去看一侧的金富轼。“金相公,是这回事吗?”

“好让官家知道,此文确系韩昉与臣十年前的文章言语……前半段是韩昉在高丽自夸靖康变之武功的言语,后半段是臣代表高丽所上称臣文书的一部分。”金富轼心中不知如何做想,但面上却极为坦然,乃是从容出列,平静回复。“让官家看笑话了。”

当然看笑话了,其实何止是赵官家看了笑话,这事当着这么多使节、要员的面闹出来,怕是全天下都要一起看笑话。

而且笑话也是双重的,一面是金富轼与高丽反复无常这件事情让人看笑话,另一面更是指高丽内部为了防止已经握有兵权的金富轼再从赵玖这里获得名分,而近乎于自残一般的内斗,让人看了笑话。

只能说,金富轼心理素质过硬了点。

当然,赵官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犹豫了一下,干脆当众直言:

“既如此,金相公,要不要朕发一明旨,昭告天下,封你做个高丽王?今日便可与你当众加冕,也省的高丽再让人看笑话?”

受命而来的金仁存面色惨白,他如何能想到自己不惜自伤八百的挑拨之策反而遇到了这么一位不合常理的赵宋官家呢?

不过,让金仁存意外的是,金富轼立在一旁,几乎是毫不犹豫便拱手做答:“官家……高丽享国两百余载,久怀德教,虽于大国兴亡之间稍有无奈之举,但并不至于国统更续。况且,我国国主少年登基,前十余载国事多为权臣所握,后十载又逢两京相争,能勉力维持已经很不错了,谈不上失德无能,不该有此厄难。至于外臣,虽感激于官家屡屡提携之意,可既身为人臣,受高丽国恩数十载,又焉能悖逆臣德,一朝丧尽五十载名节?还请陛下体谅。”

“朕自然体谅。”

赵玖瞥了眼如释重负的金仁存,并不在意,只是与金富轼认真讨论。“但是金相公,你若要维持高丽,维持王氏统续,那之前高丽国某些内外事端,朕也就不得不与你议论一二了……”

饶是金富轼早有准备,此时也不禁微微叹气。

“郑知常郑学士出使大宋多次,文名传于天下,更是金河之盟持约之人,如今为你所杀,请问,高丽国也好,你金富轼也罢,要怎么与朕、与西辽大石林牙,与两位蒙古王,与高昌国主做交代?”赵玖平静来问。

此言一出,脱里与合不勒更是直接睥睨来看,似乎真还记得郑知常长什么样一般。

“除此之外。”而金富轼尚未做答,赵玖又将懵懂的女儿从一侧抱到腿上,继续迎着海风来问。“当日朕北伐之际,曾有明旨至高丽,要你们遵从金河之盟、邦属之德,出兵攻辽东,而且约定晚一日便要出一万贯军费,以飨士卒……你们晚了足足一百余日,又该怎么说?”

金富轼沉默一时,地上的金仁存也低头不语,便是周围诸多邦国使臣、部族首领也多捻须冷笑,因为所有都知道,这是高丽必须要面对的一个死结……不是你们维持了内部团结就能轻易熬过去的,不然,仗就白打了。

“朕有句话要说一说。”

抱着女儿的赵玖见状,不等对方开口,却又忽然严肃起来。“邦国之重,莫过于兵,今日的事情还有往后的事情,怕是都还得回到战争本身上面去……”

上下也旋即肃然起来。

“此战以宋金为主体,长江以北诸邦国部族,皆参与战中。”赵玖继续缓缓认真来说。“靖康之前便不说了,只从靖康算起,也快十二年了,十二年间,战争的代价可不仅仅是一场获鹿大战或者之前尧山这类战役的死伤那么简单……

“土地的沦丧与收复是上万里的规模,城池易手,怕是要反复累加过千……

“军士死伤累积数十万之众,战争中的士民伤亡恐怕要以千万来计数……

“汉、女真、党项、契丹、奚、高丽、渤海、蒙古,乃至于高昌、日本,皆有军士披甲列阵参战……

“辽国为此亡、西夏为此亡,西辽、东蒙古、西蒙古复又由此而立……

“汉人死伤最多,受辱最众,契丹一分为二,渤海诸族则在战中几乎损失人口过半,女真人不清楚,但大约也要损失近半人口,邦国兴衰,部族存亡,皆要归于此战……”

赵玖缓缓道来,下面的各国使臣、部族首领,脸色也越来越严肃,到最后,满满腾腾的大龙宫寺大雄宝殿前方正院内,几乎鸦雀无声,便是宜佑公主也察觉到了某种气氛,不顾天气微热,往父亲怀中依靠过去。

“所以,朕今日才叫你们都过来,因为这一战,不光是大宋与大金的事情,你们国家的兴衰、部族的存亡也在这里。”说到此处,赵玖终于再度看向了金富轼。“金相公、金元帅……朕不追究靖康之变时你们的反复,毕竟那个时候,朕都被兀术追的躲到八公山上,何况你们?但是,西夏亡后,金河之盟,诸国就此定下此战顺逆正反,朕来问你,高丽认不认?”

“当然认!”

金富轼不敢有片刻迟疑。“高丽属宋,不属金,此战顺天意承华夏而敌蛮夷……大是大非,不敢有丝毫之误。”

“那现在你再来告诉朕,既然以金河之盟为准,自认从宋抗金,那郑知常的事情,出兵延误三月有余的事情,到底怎么讲?”赵玖继续认真追问。“你难道以为,这些事情只是落在口头上的机锋吗?便只是言语、纸张,可落到如此堂皇大战中,那也是要决国家兴亡的吧?!”

金富轼毫不犹豫,先下跪于地。

说白了,金富轼本就是个明白人,这件事情当然可以指着金河之盟来个什么说法,但即便没有这种说法,回到根本利害上去,高丽也要为自己在战争中的首鼠两端付出代价……尤其是大宋现在全面胜利,岳飞部众更是联合契丹人在辽阳周边将高丽军归国道路阻断,尤其赵宋官家又不是个好像与的。

君不见,西夏为何而亡?

“郑知常乃是高丽国中私斗而亡,非关大义,陛下若欲计较此事,外臣愿以命抵命。”沉默片刻后,金富轼只能叩首,任由宰割。“至于出兵延误一事,实乃我高丽国中空虚疲乏,耗费日久方才成行……不过诚如陛下所言,彼时便有明旨,外臣也无话可说,所以高丽国中愿意倾国受罚,但委实国库空虚,还请陛下体谅……真将高丽弄乱,弄得民不聊生,于陛下与大宋也无益的。”

“打了这么多年仗,废池乔木,尤厌言兵,朕自然愿意慈悲为怀。”

赵玖终于点头,却又看向了身侧的吕本中,后者会意,即刻从袖中取出早就备好的一张纸来,然后向前半步候命。“但有些事情,算是最后的说法,你可以提出建议,但朕若不许,你就不必再坚持了……否则,即便是再不想如何,朕也再要劳动岳元帅一番了。”

岳飞赶紧起身拱手,却又随赵玖一挥手再度坐下……他此番归来,果然是要做吓唬人的活的。

“是。”

另一边,跪在堂前的金富轼未及应声,金仁存却又抢着叩首答应了下来。

赵玖瞥了这两个高丽人一眼,懒得理会,只是去看吕本中。

吕本中立即向前,宣读了对高丽的最后处置:

“其一,金富轼加公爵,实封高丽西京(平壤),为高丽元帅、枢相,辅政高丽,非中国天子旨意,不得擅自更迭……”

金富轼与金仁存各自抬头愕然。

“其二,交还此次出兵所据土地、城池,归还掳掠钱帛、人口,分毫不得纳回国中。”

“其三,高丽须参与《中国政治、文化一体敕约》、《大宋-高丽友好通商航海敕约》、《北疆联防敕约》。”

念完这话,上下还在茫然之中,吕本中便已经闭嘴,直接退了回去。

平心而论,第一条大家都还是懂得,无外乎是通过扶持金富轼,大力惩罚高丽的意思,就高丽那小国寡民的,再加上西京开京素来全方位对立,一下子直接分开,怕是要成国中之国的,与直接分裂几乎无异的。

当然,金富轼本人也已经打定主意,咬牙接下来,等自己死了再交还给王楷便是……总比让岳飞从辽阳那边随便选个武人来干这事强吧?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就那回事。

而第二条更是题中应有之义。

但是,第三条是个什么鬼?听起来就让人胆战心惊好不好?

“陛下……”

果然,金富轼满头大汗,勉力来问。“敢问何为三敕约?”

“你不必忧虑。”赵玖从容相对。“前两条条是对高丽与你的处置,而三敕约本是今日菊花岛的根本事宜,都要参与的,不是针对高丽的……现在女真人还没处置好,等他们来了,一并宣布。”

金富轼微微释然,却又忍不住继续讲了一个要害之事:“陛下,其余出兵所得土地倒也罢了,保州本是高丽旧土,……”

“此事属于《北疆联防敕约》,此敕约中一大条,正是要划定疆界,不使再生战端之意。”赵玖脱口而对。“至于所谓保州,等此敕约公布,到时候你想说再说……还有吗?”

“陛下。”金富轼闭口不语,金仁存则尽最后努力。“公爵之事,高丽国中素无成例……”

“以后就有了。”赵玖依然平静。“此事属《中国政治、文化一体敕约》,不光是高丽,各邦国部众都要统一爵位、联通官职品级的……而且,三敕约之事,不许任何邦国反对,朕所指而胆敢不受约者,是敌非友,朕宁可再种十年桑、养十年鱼,也要清除害群之马,还天下以太平。”

金仁存呼吸数次,却又不敢多言。

“唤女真人上来吧!”

赵玖见状,目光扫过左右上下,终于挥手将高丽人暂且屏退,进入今日正餐。

众人不敢怠慢,各自归坐肃然,然后一起看向寺庙院门方向,而果然,须臾之后,便有甲士蜂拥,带着一群人涌了进来,而其中,最受人瞩目的,当然是三个宛如汉家儿的年轻人。

至于刘豫、傅亮等人,早早在陆地上就被转而押送往燕京去了。

回到眼前,院中原本肃然,但随着这三名‘汉家儿’一般的女真贵族子弟入院,立即便引得所有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乃至于嗤笑睥睨者无数。

其中两个少年,早已经面色发红。

但是,另外一人,非但面色不变,反而在来到御前之后,直接阔步向前,就在之前金富轼下跪之地从容跪地,再三叩首,抬起头后,更是语出惊人:

“儿臣完颜亮,拜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饶是座中坐满了北地英豪,自诩见多识广,此时也都目瞪口呆,继而全场失声,而他身后两名半大少年,也全都失措。

半晌之后,居然是赵官家怀中宜佑公主睁大眼睛打破了沉默:“父皇……我何时多了一个哥哥?”

众人强忍笑意,而自称完颜亮的少年,闻言虽然眼皮一抖,却依然昂首不动。

到此为止,赵官家到底是见多识广,终于当场大笑,笑完之后,才以手点向对方身后二人:

“你们二人,真是无礼……事到如今,甚至不愿喊朕一声父皇吗?!”

后面二人终于支撑不住,一起上前下拜,口称‘父皇万岁’。

赵玖再度大笑,这才点头示意:“且报姓名。”

“儿臣完颜雍!”最小的那个俯首相对,依然面色发红。

“儿臣纥石烈良弼。”另外一个也做汇报。

三人不约而同,皆用了汉家姓名,而赵玖稍一思索,便与之前得到资料中的三人相互映照了起来——大太子完颜斡本的遗孤,三太子完颜讹里朵的遗孤,纥石烈部的少主、完颜希尹的学生。

对上以后,赵玖揽着自家女儿,继续感慨:“认真来说,朕听说希尹死了以后,一度是想让岳元帅直接打到会宁府的,因为希尹既死,朕实不知道女真还有没有汉化可能,自然有斩草除根之念……但见到你们三人,朕倒是松了口气。”

“好让父皇知道,儿臣自幼读书习文,颇通诗文,不敢与父皇千古名家手段相提并论,却足以承教化之德。”完颜亮又迫不及待起来,很显然,失去了父亲和大部分家人的他迫切需要这个女真国主之位来自保,兼为日后报复。“父皇扫荡天下,威声赫赫,儿臣正有一诗奉与父皇,稍显父皇之志。”

“哦?”

赵玖是真来兴趣了。

“儿臣请父皇开恩,许儿臣起身吟诵。”

“好。”

一番对答,完颜亮第一个站了起来,然后环顾左右,果然踱步越过身侧二人,面东而诵出一首诗来:

“万里车书一混同,燕云岂有别疆封?

提兵百万黄河上,立马太行第一峰!”

赵玖心中愣了一下,终于醒悟这厮是哪位了,但面上却没有半点迟疑,只是连连颔首:

“好诗、好诗!”

“不足以道父皇武功万一。”完颜亮回过头来,恳切以对。

“与我儿赐座。”赵玖直接伸手,指着对方而言。

众人当即岳飞与诸王之后添加几案座位,而完颜亮更是大喜过望,谢恩之后,堂而皇之坐了过去。

然后,赵玖复又看向了剩下两个跪着的‘儿臣’:“你二人文学又如何?”

剩下二人面面相觑,半晌,还是完颜雍小心低头开口:“好让父皇知道,儿臣是三人中文学最差的……良弼兄是国中神童,希尹相公生前最信重的嫡传子弟,甚至早早在燕京开儒学教导他人……儿臣却只是随着通读过儒家经典而已。”

赵玖点头,立即看向另一人。

纥石烈良弼会意,赶紧在地上做答,勉力维持从容模样:“好让父皇知道……儿臣不擅诗词,但能稍作文章。”

“无妨,各有千秋嘛。”赵玖不以为意道。“那咱们就不说诗词文学了……良弼,若让你做女真国主,为政国家,可有什么必做之事?”

良弼微微一愣,继而想起希尹生前在潢水畔的那番谈话,却是认真作答:“回禀父皇,若儿臣秉国政,首在兴宋制、立儒学、习汉话。”

赵玖若有所思,却又看向了完颜雍。

完颜雍也会意,立即紧张作答:“儿臣首在休养生息,不使上下再生事端,至于兴宋制、立儒学,本是理所当然之事。”

“父皇。”已经坐到座中的完颜亮也赶紧出言。“诚如我弟所言,行宋制、立儒学,乃是理所当然之事。”

赵玖点头,继而沉默思索起来。

满座人士,自岳飞以下,都知道这位官家的轻佻脾气,怕是要当场决断出来,所以各自屏气凝神,准备见证女真战败后第一任国主的诞生。

而这一任国主一旦产生,那就意味着女真的彻底降服,也意味着这场绵延十余载的全面战争哪怕从程序上也要落下帷幕了。

但赵玖也着实有些犹豫了起来。

完颜亮做的一手好湿,但明显是个惹事的性子,再加上他父母家人在潢水畔的死亡,可以想见,此人刻意讽刺与着力表现背后,乃是隐忍与骚动,怕是一等执政就内外生事。

赵玖当然不怕这厮生事,甚至,依照眼下大局,无论这厮是对内对外生事,最终都是要女真来买单的。

所以如果想要进一步挑起女真内乱,那首选此人也是无妨的。

相对来说,完颜雍的身份和这个性格,似乎是女真就此安稳和复兴的一个重要保证。

而纥石烈良弼则不上不下,他的出身使得他注定难以彻底稳定内部,但他的言语和表现似乎又能保证他不生事,跟完颜兄弟相比,的确落了一点下风。

不过,这个姓氏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诱惑。

当然了,今日的关键是这三个人跑过来让他赵官家来选本身这件事情,具体选谁,反而有些无所谓……唯独也正是因为无所谓,赵玖才一时犹豫起来。

这就是中国天子,这就是那位落雕获鹿的赵宋官家!须臾一语可定一国之君!

一片沉默之中,完颜亮表面从容自得,内心却已经粗气连连了,虽然他一再强行压制自己那个可笑的想法,却还是难以抑制——彼可取而代之!

报仇之外,我完颜亮也想成为这种人物,立下一番不朽之功业!

“官家。”

就在所有人心思各异之时,忽然间,一个轻轻的声音,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打破了这片沉默,也打断了赵官家的思索。

众人抬头去看,许多人来不及认得,但也有许多人知道那是谁——辽阳郡王、御前班直统制官、赵官家亲信中的亲信,前赤心骑首领刘晏。

不过,最了解刘晏的反而有些不可思议,因为这人平素绝不会恃宠而骄,认不清自己位置的,此时出言,简直匪夷所思。

但是,刘晏真就开了口,而且是当着所有人面开了口:“官家……还记得‘东风夜放花千树’时的誓言吗?”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合不勒这种塞外部族大老粗当然是一片茫然,所谓糊涂加糊里,但其余人却瞬间明白过来刘晏所说的这句词背后的指代——宗泽宗忠武。

赵官家与宗忠武有什么誓言!刘晏很可能就是为这事专门回来做提醒的!

有的人稍有醒悟和联想,很多人还是不懂。

可都无所谓了,赵玖明显懂了,刘晏的意思是,更移女真国统,那么大金国才算是彻头彻尾的,名副其实的,毫无死角的‘殄灭’。

赵玖也才算是彻头彻尾的完成了当年的誓言。

反正选哪个都无所谓,那就选一个让自己心里再无负担的便是。

一念至此,这位官家微微颔首,然后随意以手指向了纥石烈良弼:

“此子有王气,可赐姓为赵,为女真国主。其余二人也赐姓为赵,往东京入太学,中进士后再归会宁府。”

良弼愕然抬头,一时间居然不敢相信,半晌方才仓促谢恩。

完颜雍毕竟年纪稍小,一时也只是胡乱叩首。倒是完颜亮,一时面色大变。但很快,他还是立即变回脸色,并且仓促起身。

因为此时,满院北地豪杰,所谓诸王、使臣、首领、文武一起出列,在魏王领元帅岳飞的带领下当众称贺:

“臣等贺喜官家,女真之祸自此平矣!靖康之耻,自此雪矣!”

“这话对了一半。”

赵玖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抬起制止众人。“靖康耻,稍可雪,但女真之祸,未必尽平,因为此乃一时之兵威,非长久之策……不过,朕这里还有三份敕约,若能尽行,不指望能借此换个千秋万代,但求百年平安还是可以的!尔等且归座,听此敕约!”

众人之前已经在高丽事端时便已经记着此事,此时会意,便再度俯首,然后各自归列,便是新鲜出炉的赵良弼与赵雍也得了一个位子。

随即,随着赵官家再一摆手,吕本中、刘晏纷纷将早有准备的文约摆到了一些人座前……除去魏王岳飞身前有一份外,其余人等,不过是西辽、大理、越南、日本使者,以及契丹、奚、渤海、蒙古、高丽诸国主、元帅、首领、使者身前稍有一份而已。

当然,赵良弼与赵雍赵亮面前都是有一份的。

这些人,有的识字习文,立即迫不及待翻开去看,有些人,具体来说是那些除去脱里的蒙古人,则大眼瞪小眼,对身前文告畏惧到不知所措。

而赵玖居然主动解释了起来:

“第一个敕约唤做《中国政治、文化一体之敕约》,内容大概是定名分,通官职、爵位、文化的意思……譬如说这第一条里,说朕是中国天子、大宋皇帝,诸邦皆中国之邦属,所以朕的位格高于诸国国主,而大宋之国格也高于诸邦国之国格,再细细举例,就是朕是皇帝,封了朕的元帅做亲王,与你们诸国国主一般届是王爵,而宋金是父子之国,宋与高丽、东西蒙古、大理、越南是君臣之分,国王更续,须得中国天子敕封……明白吗?”

“这本就是理所当然之事。”

除了西辽使者与日本使者一时没有吭声外,其余诸国王、使臣,反而有些意兴阑珊之下的茫然之态,金仁存更是主动开口附和。“陛下便是不言,我等邦国也当谨守君臣之格。”

倒是金富轼,作为座中少有的政治家兼外交家兼历史学家,一时若有所思。

“不言和言是有区别的,何况是落字为约呢?”

赵玖嗤之以鼻。“就是要敕约才行……一则敕,以正法统,二则约,若有违逆者,自是背主弃信,天下共讨之!”

众人不敢怠慢,即刻应声。

而西辽使者同样不敢怠慢,主动出言:“陛下,我大辽如何?契丹自治路又是何等规制?”

“大辽灭亡,遂有两分,西辽为其正统,更兼半数国土出中国九州之界,特许与宋为兄弟之国,称皇帝,国格高于其余邦国……但西辽虽为皇帝,却只据有中国之西域,与中国天子无份,也无权干涉中国诸邦国。”赵玖当然早有准备。“中国天子,只能是大宋皇帝,也只有中国天子,可调理中国诸邦。”

西辽使者连连颔首,只要赵官家没有趁此大胜更改金河之盟,强迫西辽降低国格的意思就好。

“至于契丹自治路。”赵玖复又以手指向耶律余睹。“乃是大宋属下一路,只是念在宋辽之谊,将昔日大辽遗族契丹、奚诸部妥善安置于此,特许耶律将军郡王之格,许在敕约之封内,内政自理……但无外交、军事之自主。”

西辽使者一时犹疑,但很快,随着耶律余睹便主动率诸契丹部族首领与奚族五萧首领一起起身,向赵官家行礼谢恩,这位也姓耶律的使者终究只能沉默。

而赵玖复又看向了早就有些不安的平忠盛,后者在自己儿子平清盛与昔日同僚源为义的翻译下,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不过,赵官家依然冷静且克制:“平卿放心,朕知道日本独居海外,有自己的特殊国情,也没有逼迫日本接受的意思……这敕约你们三人也只是看看,做到心里有谱便可,唯独第二条通商航海敕约,可以大略参详,待此番事罢,回日本时做个汇报便是。”

平忠盛还在茫然,平清盛与源为义便匆匆叩首谢恩了。

赵官家特别说明了两个特例后,吕本中立即站出来,开始给合不勒那几个人做文本的解释。

原来,这个敕约中,不仅明确了国家位格,还定下了爵位、官职品级的通行……譬如王爵中亲王与国王相等,郡王与国王世子相等,郡王之下还有周代公侯伯子男之分。

诸缔约之国内部、相互之间,与大宋之间,如何连通身份,待遇一致云云。

而说到爵位相通时,吕本中复又掏出来一个补充文本,这时候众人终于又自以为意识到了一些更关键的东西——敢情赵官家这里,除了给诸国国王做出指定外,还直接指定了一些公爵、伯爵。

金富轼的公爵是一个,女真六大部首领皆有公爵传袭,契丹自治路那里,契丹几大部与奚人五族萧氏,皆得伯爵传袭。

比较复杂的是蒙古。

比如说,东蒙古合不勒汗自然是王爵,其弟、掌握了泰赤乌部的俺巴孩,以及蔑儿乞部首领获得了公爵传袭,而更小的几部,则是伯爵传袭。

至于渤海人,则得到了一个选择……他们如果愿意向北在长白山北部到兴凯湖之间建立一个自治路的话,几个大的氏族可以得到伯爵传袭,并且可以选一个公爵,但若是留在辽东腹地,便只有伯爵以指部族了。

坦诚说,赵玖一度犹豫过要不要立即搞这个敏感的定爵补充文本,但有意思的是,他还是低估了眼下北疆地区松散的统治模式,并高估了这些人对政治制度的理解程度。

不是没有争议,比如几个蒙古部族都在努力尝试证明自己可以做个‘公爵’,而不是伯爵。就连合不勒自己都有些不安起来,因为蒙古一直有兀鲁思这个概念,倚靠着传统部落联盟的那种原始民主思维,他就认为给仇敌蔑儿乞部公爵是没有问题的,但札答阑部如今虽然不够强盛,却也源远流长,应该也给公爵。

对这些,赵玖当然是从善如流。

而闹哄哄的爵位补充文本议题过去,随着吕本中的讲解,进入到明确国家首都、按照品级建立国家使馆之后,又是合不勒略显尴尬的提出来,他们东蒙古不像西蒙古有一座辽国修筑的大城池,大家还是游牧,逐水草而居。

对此,赵玖依然随和,表示要派战俘替东蒙古在腹心位置援建一座差不多的城池。

简直大方到了极点。

总而言之,第一个敕约,上下大约十条,基本上就是要明确一个超出了大宋范畴,同时囊括了西辽所领西域在内,包括大宋、高丽、越南、大理、蒙古、女真在内的中国之概念,定下一个通行的基本政治框架……而因为中国自古就有一个天朝上国的朝贡体系存在,所以这个框架并没有引起多少反对和不解。

很多人一直到现在都只是以为赵官家要借此大胜,重立自古以来的朝贡体系呢。

不过有意思的是,仅仅就第一个敕约来看,却并没有直接提及朝贡这个体系最基本的东西,反而着力强调大家都属于中国,大宋皇帝同时还是中国天子这些东西。

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那个定爵位的补充文本,似乎有趁势削弱部分国家,加以制衡的意思,但偏偏高丽、女真都不敢反抗,契丹自治路那里耶律余睹更是无话可说,在蒙古人看来,这玩意反而有加强集权的意思。

至于说定汉话为通用语言、定汉字为通用官方文字,推崇儒释道,以原学进士这些空泛之论,在大部分人看来,就更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了。

这年头,难道还能让大家学英语不成?便是原学,也不过是赵官家对儒学的自用罢了。

当然了,还是有聪明人的,金富轼就对这个中国天子有权力管辖诸国这个政治概念有些敏感……作为这个时代难得的民族历史学家,他一直在尝试理清高丽国统传续,试图用隋唐时的三国动乱(高句丽、新罗、百济)给高丽一个国家与民族上的概念指定……此时当然有些惴惴与惶恐。

唯独还是那句话,赵官家如今威势赫赫,玩弄乾坤,他连三选一选女真国主的事都能干出来,岳飞的军队就在辽阳,将高丽的主力部队给看的死死的,谁还能反对不成?

要反对,先反对自己的高丽西京公爵啊?!

于是乎,一番扰乱之后,第一个敕约大差不差的被一致讨论通过,而第二个敕约也正式出现——这是大宋与诸邦的《友好通商航海敕约》。

前后三十条,全都是一些让在座诸人摸不着头脑的东西,什么国家保持友好啊,商业自由啊,旅行者、移居者在对方那里经商要受到保护和认可啊。

三十条,每一条甚至还有三四条小条,文本是第一个敕约的十倍之多,里面详细甚至累赘到细细说明了本国人在对方国家死了,财产继承怎么办这种破事。

莫说合不勒这类人几乎放弃,连金富轼这种人都觉得头皮再度发麻起来。

而且看来看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让金富轼这些人感到震惊的是,这真的是一个平等的条约……所有条款都是相互承诺的,跟上一个敕约中什么父子之国,君臣国格,什么我家秦王、魏王跟你们国王是一个等级的完全不同……金富轼甚至找不到一个以大宋为单独主语的句子。

平等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当然了,金富轼真不愧是这个时代的一国之精英所在,其人扔下敕约,想起之前大宋官方往高丽倾销瓷器那档子事,似乎又有了一丝醒悟。

“陛下。”金富轼小心翼翼朝抱着女儿的赵官家询问。“此敕约只约定相互关税必然为诸国最低,却没有定下两国之间关税必然相通平等之论吧?”

“不错。”赵玖一下子便晓得对方是在想什么,当即笑对。“金元帅且放心,没有强买强卖,没有逼迫免税……一切就是公平交易,你们觉得瓷器太多了,不想买,那就不买。”

上来就被堵住嘴,连金富轼都有些恍惚,只觉得赵官家太大方。

“这个敕约的本意在于,朕不要朝贡、赏赐,只要民间公平商贸,诸国流通如一便可。”赵玖继续开口解释了下去。“此所谓大同之道也,也是朕之夙愿所在!更是战后反思所在!想当年,若女真人能自由发卖东珠、海东青,不受契丹压迫,何至于起兵反辽?”

赵官家抱着女儿在上面言之凿凿,下面众人却只如金富轼一般觉得恍惚。

平心而论,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大金国被眼前这位官家给搞成现在这个样子,赵亮几乎要信了对方的鬼。

但是,真的很懂汉字的赵亮低头再去看,翻来覆去的看,也只能从字缝中看出来公平这两个字!

公平!公平!

还是公平!

真就见了鬼了!

“若无异议,除日本外,包括西辽,诸邦国皆要与大宋定此敕约!”赵玖干脆拍案。“和上个敕约一样,北疆诸国诸部现在就签,大理、越南拿回去签。”

满座北地豪杰,面面相觑,委实想不到拒绝理由,但还是忍不住满心疑虑与惶恐。

最后,还是金富轼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陛下,若是本国奴仆逃到宋国,是不是就不能以奴仆视之了?”

“是。”

赵玖对答如流。“你们看第二十六条第三小条的补充,已经在说此事了……遇到罪犯入境,双方合律,以对方国中法律为本……譬如高丽蓄奴,本国将来两年便准备明令废奴,届时有逃奴入境,一旦入境,便视为良民,断不会抓捕!你们想要抓捕,只能在本国境内努力!”

找到一个毛病,反而让在座诸位多少有些释然,也不知道是谁惯得。

“若是谋反……”金富轼小心再问。

“若高丽觉得某人是谋反,而朕觉得不是,那便是高丽谋反。”赵玖冷冷相对。

金富轼一时哑然,无言以对。

而赵官家见堵住了最聪明人的嘴,却又忍不住环顾四面,教训了一下众人:“前面第一个敕约是什么意思,不知道吗?不就是要中国政治、文化、制度一体吗?不说谋反,蓄奴这种事情,但凡是读过书的,都该知道是无耻之行……那个敕约本身就有让你们朝大宋先进制度靠拢的意思!万里车书混一同,我儿赵亮才多大就懂了,你们不懂?!”

众人连连称是,心中却多不以为然,哪那么容易?

而就在这是,新任女真国主赵良弼心中微动,却又趁势问了一个问题:“父皇……儿臣冒昧,既说入境,便有国境之分,不知道父皇决定如何划定边境?”

“这正是第三个敕约的事情。”

赵玖放下女儿,这才在座中以手指点了点案角。“朕砥砺十年,方有此胜,今女真降服,为防将来再有动乱,北疆诸国诸部,当统一结盟,立誓定约,绝不可相互开战,将来只为朕戍卫,为中国戍卫!而为使此事成行,自然要划诸邦疆界、定诸部游牧之所!甚至要定兵额,定戍区!这件事情,谁也不要跟朕谈条件!而谁要违逆,更是要驱北疆全众共讨之!”

说着,赵官家目下扫过众人,果然无人敢迎上。

“儿臣不敢。”

首当其冲的赵良弼赶紧起身俯首。“唯独女真本犯下滔天大错,所以冒昧只请父皇先行明旨降下……将来女真国号如何?军队可存几何?疆域在何处?儿臣莫不敢从!”

“黄龙府要收归大宋直属,大约给女真保留原上京道范畴,至于具体疆界,自有岳元帅护送你回去就国后再行分划,军队保留多少什么的,也让岳元帅事后与朕一个条陈来讲。”赵玖平静应对。“反倒是国号,朕忽然有个念想……改成清吧!清国!”

岳飞立即起身行礼。

“是。”

赵良弼也再度行礼,却又忍不住再问。“魏王要送儿臣就国吗?”

“不错。”

赵玖坦诚以对。“不光是定疆界,申敕约,还要将完颜银术可、完颜挞懒等漏网之贼一并擒来,以彻底了断两国靖康旧怨……还有耶律马五,既不愿意降,便当死,真以为朕忘了南阳的事情吗?”

赵良弼心中发凉,却只能转到正中空地叩首称是,耶律余睹也赶紧应声,赵亮更是‘大喜过望’,仓促出列谢恩。

“之前金元帅说保州什么的?”赵玖浑不在意赵亮的表演,复又看向了金富轼。

“是。”金富轼赶紧起身。“保州本是高丽故土……”

“这件事不要来问朕。”赵玖再度指向了岳飞。“具体划界,以岳元帅、刘大使二人为主,若有不定,可进吕颐浩吕相公裁决……一州一城之地不是今日此地该讨论的!你们只说三件敕约可有不满?可有不服?可还有人准备不做签署便可!金元帅?你开个头吧!”

海风阵阵,金富轼立在原地,深呼吸数次,终于颔首:“外臣以为,高丽没有理由不签署这三件敕约,只是臣为元帅,却非国主……”

“你答应足够了,你先签名画押,再拿回去让王楷来补。”赵玖不屑挥手。“王楷若不愿,朕自当仿清国成例,做个更替!”

金富轼怔了一下,才意识到清国是指什么,而金仁存却又颤颤巍巍站起身来,小心相对:“陛下放心,我家国主必然愿署。”

赵玖稍一点头,然后环顾其他人一周,终于微微后仰,然后一面以手指击案,一面恳切笑言:“不署不行的!但有一国不署,朕便有十年之功不能竟成之意……所以哪国不署,哪国便要亡国灭种!朕今日在此处汇集你们,不是要与谁做商议的!就这样把!”

言罢,这位官家终于起身,却是抱起一侧自家女儿,转向寺庙后院去了。

到了下午,吕本中在大龙宫寺那个著名的八角井前寻到了正在端着碟子吃奶糕的赵官家,然后认真来报,说是北疆诸国、诸族,皆已签署,西辽、大理、越南,自请回国转呈,便是日本国,平忠盛也愿意携带敕约返回,为法皇稍作说明。

赵玖点了点头,却又望着身前井口有些发呆……吕本中和刘晏也不敢吭声的。

而当此时,海风渐盛,海浪浮空,忽然便有夏日急雨之态。

赵玖回过神来,若有所思。

PS:感谢新萌主李云龙是钟老四、遁行的药师两位同学,这是本书第228和229萌。也感谢阿岚先生和slyshen两位同学的又一萌。

继续献祭一本书,《我的秘书是狐妖》肌肉恶汉、霸道总裁降妖除灵,顺带和小秘书打情骂俏的故事

绍宋最新章节地址:https://www.bxwxorg.com/book/122963.html

绍宋全文阅读地址:https://www.bxwxorg.com/read/122963/

绍宋txt下载地址:https://www.bxwxorg.com/down/122963.html

绍宋手机阅读:https://m.bxwxorg.com/read/122963/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434章 敕约)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绍宋》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www.bxwxorg.com)

绍宋最新章节 - 绍宋全文阅读 - 绍宋txt下载 - 榴弹怕水的全部小说 - 绍宋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明末之海上雄师抗战之最强特种兵逆天明末三十年重生南美做国王逍遥小王爷重生西班牙帝国朕的后宫不可能这么乱大明莽夫大唐:我老婆是武媚娘寻唐抗战之最强杀手大唐:无双皇子镇长城十年超时空抗日大明之第一厂公超级武器交换系统戾太子大唐:开局拐走李世民女儿开海伊拉克风云人在大唐已被退学大唐:我的细胞太争气,能自动升级帝国吃相孤才不要做太子大唐:开局关押了长乐公主抗日之战将无敌
完本推荐:前任遍仙界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宠妾上位记全文阅读我家竹马是太孙全文阅读他最野了全文阅读武侠BOSS之路全文阅读请你改邪归我全文阅读将打脸进行到底全文阅读都市奇门相师全文阅读唯独对你野全文阅读都市之开局一万亿全文阅读一键修炼系统瞬间百万级全文阅读公主饶命GL全文阅读桃运小村医全文阅读穿成受文男主怎么办全文阅读农门科举全文阅读重生八零致富记全文阅读他的小皇后全文阅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全文阅读病态掠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开局六女仆火影之最强炎帝少夫人今天又败家了[JOJO sbr]我的老公是大统领满级大佬成了娱乐圈顶流神王殿法师迷惑行为大赏玫瑰予兀鹫.惊魂网游[无限流]将军夫人甜又软冲喜新妻高冷总裁宠上天农门辣妻:王爷来种田人族镇守使寒门祸害清穿,盛世莲花令贵妃辞家的团宠妹妹太甜了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日子我还是热爱网球绿茵坏小子玄幻:神级大店长求求你们别跪了我真不是高人清穿之四福晋看戏日常九千岁要父凭子贵这绿茶王妃我不当了三国之最强帝王念你入骨:爵爷蓄谋已久冬日焰开局八岐大蛇:君临和之国网游倒退一分钟我和傲娇美女空姐的荒岛求生

绍宋最新章节手机版 - 绍宋全文阅读手机版 - 绍宋txt下载手机版 - 榴弹怕水的全部小说 - 绍宋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