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下文学 >> 不世奇才 >> 第八百章:最后十日

第八百章:最后十日

嗬!嗬!

嗬!嗬!嗬!

嗬嗬!嗬!嗬嗬!嗬!

清晨,整个驼城便充满将士们的操练声,而一部分将士队伍亦正要出城,每日每隔一两个时辰便会有一支小部队出城晨跑,晨跑的路线皆是崎岖不平的山道,来回大约五六十公里,负重则是来回三十公里。

虽然天策军此时是守势一方,但战场上瞬息万变,体力是军队能否保持战力的重要要素,战争一旦发生,连续三天三夜要保持身体状态是常有的事情。

“禀告将军,车将军在云州染病,此时仍昏迷不醒。”

之前派出来请车师斧的人此刻已回到城中,闻言,沈风立即停下与其他将士交谈,皱眉道:“染病?究竟是如何一回事?”

“将军且宽心!车将军尚无性命之忧,云州闹了蝗灾,许多将士都染了污疾。”

云州怎么会闹蝗灾,气候条件温和,一向没有鼠疫蝗灾,逐问道:“云州有多少将士染病?”

“大约三千余人,且一日便有几百名将士染病。”

报!

这边还在交谈,又有人来报,士兵下马即禀:“禀告将军,兴庆府发生鼠疫,上千将士染疾。”

沈风一阵心烦意乱,大战在即,却总有不好的消息传出来,而且疫病在这个时候爆发令人感觉十分诡异。

疫病爆发出来并不致命,天策军有足够的医疗人员去控制这场疫病,战力不至于受到太大的损害。

云州——兴庆——脑中忽然有一种离奇的想法,云州兴庆都发生了灾害,那接下去会不会轮到驼城,自从见识了许多奇异的人,免不了产生一些奇怪的想法。

“即刻传令下去,留意驼城方圆十里与进出城的可疑人物,无论何人进出城皆要搜寻身上是否有脏污之物,若有发现,立即扣下!”

“是将军!”身后将士领命而去。

此时驼城进出的除了将士以外,便剩下驼城地方百姓和刚进城的阿尔瓦人,从此时情况来看,阿尔瓦人出现的时间点更可疑点,该将这些阿尔瓦人遣走到别的城镇才是。

令到兵行,很快,驼城方圆十里便加强了搜寻的士兵,在各个城门口也增加守卫,每个人进出城都要搜查一遍,特别是在城内城外的水源附近都增派了守卫,除了水源之外,就是在农田和山上也增派了士兵,这些疫害传染不过于食物空气和水源。

五日过去,驼城没有爆发疫情,只听说在驼城西北方向五里外发现一个装束奇怪的小姑娘,据搜寻将士描述,这个小姑娘与沈风之前在雪山见过的虫女十分相似,假如云州的蝗灾与兴庆的鼠疫皆是她所为,她为何要放过驼城,驼城总算是幸免,且还有一名意想不到的人邀沈风于边界之处的碑亭相见。

深夜,黄色的土地上只剩一轮银色的圆月,夜空云雾点缀,没有琼楼玉宇,没有青山碧水,在这边境之上,亦可有如斯画卷之美。

碑亭中已站着一人,当沈风来到亭中,那人才转过身来,“沈将军,别来无恙。”

“宋大人,好久不见,草原部族的日子可还过得惯。”

碑亭中与沈风相会的人竟然是宋执裘,白石道人苏纵之徒、宋行军的父亲,此时他在此相会实在令人费解,而沈风心中更多的堤防,白石道人苏纵最擅长离间之术,曾经潜伏濮阳宫与皇宫内搬弄权势,将其玩弄于鼓掌之中,甚至可以说,他才是这场权谋斗争仅次于沈风的人,濮阳策、皇帝、濮阳宫七傅都被他所利用,精通于纵横之术。

而宋执裘是苏纵的徒弟,便也是擅长心术之人。

“沈将军果然是英雄虎胆,只身来见,便不怕老夫设下埋伏吗?”宋执裘能走上丞相的位置,能力必然是过于常人,且身份暴露时,竟可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不得不让人佩服。

宋执裘不怕我杀了他,是因为他知道我会顾忌宋行军,果然是老奸巨猾,沈风漠然道:“客套话不必多说,宋大人为何找我来此。”

宋执裘朗声一笑道:“果然快人快语,我儿子此时在你麾下,老夫想与你做一个交易。”

沈风似乎早有所料,神色不起波澜:“什么交易?”

宋执裘道:“想必眼下将军正为如何抵挡柔然大军而困惑,若老夫告诉你柔然大军将先取何座城池,将军是否会免去不少忧虑?”

闻言,心中思惑顿生,宋执裘为了师门,连命根子也剁掉,如今却要出卖师门,此人擅长心术,话绝对不可信,但他若是为保全宋行军——想到此,只是轻微的冷笑一声:“宋将军在我麾下难道不好吗?”

宋执裘语调透出无奈的怅然道:“将军留下吾儿的用意将军最清楚不过,这场战争陈国军必败无疑,我不想他战死在沙场,老夫只想请将军将行军阁去军职,关起来也好,发配荒地也好,老夫只想他平安地过完下半辈子。”

沈风语气一下子冷傲下来:“仗还没打便断言我军必败,你身为汉人,却背弃民族——”我怎么有点像顾碧落了,动不动家国一通说教,忽然突兀地笑了两声,“宋大人既然认为我军必败,横竖都是败,不如让宋行军与我一起战败,事后我便甩锅给他,他现在还在天策府挂名军职,若是战败了,我一个人背就太冤枉了,多谢宋大人提醒我!”

闻言,宋执裘气得眉毛大跳,老夫何时提醒过你用行军替罪!虽从未听说黑锅这一词,但听了他口中表述,便猜出其含义,这小子当了举世将军,性情还是如以往跳脱,根本摸不透他的章法,难怪师父也算不准他。

宋执裘沉下气,淡淡道:“请将军好好斟酌老夫所提之事,眼下将军难道不是该想着如何打败柔然么?”

沈风挂着一种贪婪的笑容:“宋执裘教训得极是,那便请宋执裘告诉我柔然会先攻打哪座城池。”

宋执裘道:“你先将行军阁去军职,派他发配去西海,老夫便告诉你。”

“宋大人恐怕误会什么了,我不想跟你做这笔交易,但你必须要告诉我柔然的攻略!”

宋执裘怒哼道:“你休想!”

沈风状若自言自语道:“既然宋大人不肯告诉我,若是柔然大军一开始便打得我措手不及,我只好命我军中一位大将率领一支军队作为一支援军死战不退,只要能保住三座重要城池,牺牲一个大将还是值得的。”

闻言,宋执裘怒道:“你!你威胁老夫?!”

沈风厚颜无耻道:“话不能这么说,是你找我谈判,说威胁的是你,最后生气的也是你,要是宋大人不想谈了,那我便先行一步。”

宋执裘低沉着脸,斜依在月光下,冷冷道:“老夫不送了。”

沈风转过即去,但脸上的笑容随即敛去,取而代之的是疑思,这只老狐狸没有那么被威胁,即使他妥协了,必也不能放松警惕,早知道把顾碧落也带上,她在身边或许能试探出什么

大半夜把她拉出去谈判,怎么看也像是谈恋爱,军中的弟兄到了夜里没事的时候,就喜欢谈论沈风和顾碧落,军中仅有顾碧落一个女子,而两人之前的事情在京城闹得沸沸扬扬,传言亦蔓延到了军中,不只是女人爱八卦,男人也一样,尤其是两人都是军中的重要人物。

听到了军中一些传言,沈风更不敢顶风作案,城内城外的是眼睛,都盼着两人原地偷情,至于宋执裘的意图,暂时还未能猜出,但今夜并不是一无所获,起码知道了宋执裘心系了宋行军,这条关系日后或许可以加以利用。

翌日,五支小军队先后从驼城城门进入,每支小军队前面皆有一支旗帜,上面依次写着唐、李、车、颜、魏,分别为唐开泰、李圭、车师斧、颜危和魏无燕。

这五个人其实代表着五个不同的军系,其中李圭代表了蜀族,车师斧代表了天府,而唐开泰、魏无燕则代表之前的军系,魏屈将帅位交予了魏无燕,与唐开泰代表了之前的四大军系,最后的颜危亦是出自将军世家,常年把守关中一带,亦是关中人氏。

五个将军齐齐进入驼城内的帅府中,帅府中除了沈风与顾碧落外,还有问书、壶酒和草谷大夫,草谷大夫是今日清晨来到驼城,是沈风请她来参加帐议。

“诸位都到了,我就不绕弯子,各个城镇城防部署皆已完毕,今日让诸位将军前来是想再与诸位商议抵抗柔然之事宜。”

几位将军列坐两边,这几位将军都是沈风信得过的人,其中魏无燕虽 是魏屈之女,但她却有一颗忠君爱国之心,其父魏屈起兵包围京城之时,她曾极力阻拦,因此而被魏屈软禁。

而颜危一脉世代忠良,且为关中一带极其熟悉,乃是此次抗敌的重要干将,至于唐开泰、李圭和车师斧原本就是沈风一系的人,更是可以完全信任,由此而见,这次抗敌的核心班子十分牢固,上下一心,这也是沈风当权带来的益处。

“草谷师叔,你先来说说,战争免不了伤亡,你有何部署?”

草谷走上前,轻声道:“将军,在说明如何部署前,我有一个提议。”

沈风抬手作道:“师叔请直说。”

连日奔波劳累,草谷依旧是一张萝莉脸,一束银发不染黄沙,在黄沙漫天的西北,更是显得卓尔不群,道:“我想请各个要塞和防御城镇上至将军下至民兵一起习学急疗之术?”

闻言,沈风顿时眼睛一亮。

唐开泰疑问道:“何谓急疗之术?”开泰镇守兴庆,一直以来,他都守在兴庆防御外敌入侵,兴庆府乃是防御线上的重要要塞,兴庆府由唐开泰来镇守,沈风晚上才敢睡得下。

应急止

还是顾碧落脑筋转得快,脸上展出喜悦:“师叔的意思是否让军队上上下下学习如何止血疗伤。”

草谷点点头道:“不仅是止血疗伤,还须学习如何避免风寒小病。”

草谷的提议非常有助于减少伤亡,是一个极有用的交易,沈风急忙补充道:“不仅要学习,每个士兵将军身上带上一些急救物和常见草药,如果急救物和草药难以供应,便以五个人为单位或许十个人为单位供应一套急救物与草药。”

顾碧落道:“无需担忧供不应求,将士只有出城歼敌才须此二物,故令将士出征之时领取便可。”

闻言,沈风频频点头,当即道:“草谷你便与诸位将军协商此事,组织将士学习简单的急疗之术。”

众人附议。

沈风又问道:“所有医救物资与大夫可已配备妥当?”

草谷道:“人手略有不足,我的弟子与募招而来的大夫皆是老者和女子,气力恐怕难以承负大战的消耗,行救之时须帮手在旁辅助。”

沈风神色郑重地望着众人:“草谷师叔,你听好,救治一个将士,我们就先牺牲一名兄弟,便增加一分战力,我今天让你来参加这次议事,也是想告诉诸位,诸位必须配合草谷大夫及其弟子的调配,我姑且将其命名为医疗组,医疗组可以调配士兵协助其救治,务必要尽力救治每一个受伤的将士!”

众将士齐声道:“遵命!”

“当然,将士最大的任务是打仗,所有医救所需的助手,我会去再选调一批民兵给你。”

草谷道:“多谢将军。”

“至于如何细分,你们账外再作协商,你们都是沙场丰富的将军,如何抽调士兵又不影响战力便有劳诸位费神了。”

魏无燕起身抱拳神色禀然道:“我征战多年,但还是见到将医救作为首务的军令,我魏无燕替手底下的将士谢谢将军!”

其余几人神色亦是动容,对沈风这一道铁令完全没有异议。

顾碧落心中甚感欣慰,也许他沙场经验不丰富,阵前指挥亦难精练,但作为一位统帅,他是策略与思虑皆是前无古人,只此一事,便令所有将军死心塌地效命于他。

纵观历史,把医救作为首要任务的策略的确是空前的,或许一些规模小、时间段的战役见不到医救的助益,但若是大规模时间长的战役,设立一个有协调运作的医疗组则可发挥巨大的作用。

草谷神情严肃又道:“将军许诺地一万架医疗车可会兑现?”她天生有一颗爱惜生命的心,无论贫富贵贱,只要是一条生命,她皆会力争救治,这不,平时腼腆的性格,此时敢在帐中与将军要物资。

沈风笑道:“本将军既许诺给你一万架医疗车,便一辆也不会差你,五日之内,你的一万辆医疗车便会运送至各个要塞。”

这个医疗车自然亦是沈风的发明,所谓的医疗自然是参考救护车发明的,当然没有救护车那么完全,其实便是在担架下设计了四个轮子,可以快速推行,且更加轻便牢固,伤者躺在布上,可以避免推行路程中的震荡。

医疗车还分小和大,分别可以承载三人和六人,三人医疗车只须人力推行,六人医疗车则须马匹拉行。

“有了医疗车,快速转移伤者,避免医救人员卷入战争中,师叔,你要将你的医救人员分成随军和驻扎,你将分拨出来的随军医救人数告诉顾小姐,让顾小姐给你发配轻便的铠甲,这些铠甲没有将士的铠甲坚硬,但能亦可防护普通刀刃箭矢,诸位将军在阵前指挥时,亦要考虑医救人员的安全。”

“是,将军!”

草谷神情无比感激,郑重地俯身跪拜:“多谢将军。”她的眼神充满崇敬,之前心中在沈园中崇敬之情被沈风的不良事迹冲淡了许多,但在这一刻,她简直要对沈风俯首膜拜。

说完医疗救治,回到主帅桌前,朝着顾碧落伸出手,她会意,将早已准备好的手案交给他。

认真查阅几眼,才环视众将道:“除了兴庆府与云州,其他要塞与城镇皆在按部就班的部署和操练,再过几日,兴庆府和云州亦可恢复,我看了送过来的详文卷报,各位将军做得非常妥善,接下去便是如何协调。”

走到中间搭建的立体三维地图,众将便围在地图旁边,沈风手中捏着一堆红色的粉末,将粉末撒在各个要塞和城池之间的道路,很快地图上便出现一张红色的网。

“我们构建的防御体系其实一张无形的网,只要柔然冲进这张网内,便可将它缚杀——”沈风神色凝重,语调一转道:“但假如这张网破了,我们便将处于万劫不复之地。”

手中另外拿了一些黑色粉末,撒在兴庆府、驼城和云州这一条防御线上,“这是第一条防线,在第一条防线,我们的目的是要消耗他们的战力,即使丢掉重要的一城一池也没有关系,但不可丢掉地势险左右相邻的两个城池。”

沈风指着驼城和兴庆府,神情严峻地盯着诸将道:“第一条防线距离柔然最近,柔然一定会极力抢下两座城池,而我们绝对不能丢掉两座城池甚至三座,如果丢掉两座城池,接下来的防线面对的冲击将会非常巨大。”

以柔然的战力,不可能不丢一城一池,所以沈风一开始就在选择性放弃一些城池。

“如此一来,相邻城镇协调防御便极其重要,诸位将军所管辖的城池务必相协调抵御,难以守住的城池,能守则守,但无须死守,首要是保存留战力。”

这些都是天府几位师叔与顾碧落和他商议出来的策略,在局部地势内,这种策略会铺成一张铁网,等着猎物进来。

魏无燕道:“将军之意是否要放弃云州?”

沈风神情变得忧虑起来,在熟悉的版图将山西划了出来:“云州可以失去,但山西不能失去,想要守住山西,云州便要守住。”

魏无燕旁边一个女副将出声道:“云州属于晋北,哪怕失去晋北,还有晋中的层层壁垒阻挡,柔然——”她说到柔然就停住,也意识到问题所在,对手是柔然,如果让柔然取下云州,整个山西便岌岌可危,柔然占领山西之后,便可直攻中原。

魏无燕道:“但关中亦可不失,若失了关中,柔然便可直取中原。”

沈风神情凝重道:“所以关中和山西皆不可有失,云州、驼城和兴庆府这三个要塞我们一定要竭力守住,能守多久就守多久。”

车师斧面露沉重之色,唐开泰替道:“三个要塞中,以云州最易被攻破,要是设下重兵防御,只怕会伤亡惨重。”

此时,一直不出声的顾碧落道:“云州可失但亦要全力攻取回来,只要我们坚决夺取云州,柔然亦难以守住!”

壶酒师叔奇怪道:“沈——将军,你那日为何跟我说要放弃云州?”

沈风笑道:“那日四周都是人,你说话又大声,我自然说得模棱两可,我是说要放弃云州,但没说不夺取回来,云州确是难以死守。”

壶酒哦了一声,他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问这一句仅仅是出于好奇。

沈风之前曾说过,以天策军的兵力,不能完全守住兴庆府、驼城和云州,云州不可死守,但失守之后,必须再夺取回来,天策军的防御重心在兴庆府和驼城,如果柔然死守云州,天策军便会死守晋中。

如此便看柔然军是选择攻取山西,还是选择攻取关中。

几人一直商议着,将军府中点上了蜡烛,从午时到了夜里,沈风一直与几位将军商议着如何守御,方才说的战略只是冰山一角,这场战役不仅仅围绕兴庆府、驼城和云州几个要塞,还有往下的城镇和关隘。

接下来几日,沈风仍与几位将军商议战略,除了吃饭睡觉,都是在将军府中,从天明到深夜,每一个战略要地都详细讨论,面面俱到,其实沈风提前来到驼城,是想给对方一个心理暗示,让对方觉得天策府会死守驼城,确实,驼城在中间位置,假如取驼城失守,柔然只要再攻取兴庆府,关中便岌岌可危。

但从全局角度来看,关中与山西,两者不可全失,如果要选其一,沈风会选择山西,保住山西,才是保住生命线,这场战局过于庞大,已经无法估算未来的走向,且对手是柔然,对手是小草儿,沈风一直猜不透她的想法,这场战局注定扑朔迷离。

喜欢不世奇才请大家收藏:(www.bxwxorg.com)不世奇才笔下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不世奇才最新章节 - 不世奇才全文阅读 - 不世奇才txt下载 - 沈家玉门的全部小说 - 不世奇才 笔下文学

猜你喜欢: 走私大明至尊妖孽兵王抗战之战神李云龙唐砖丛林战神变明我要做首辅交锋回到旧石器时代明末工程师锦衣传奇谍海猎影三国无赖战神海魂大唐好相公1627崛起南海抗战之杀敌爆装系统特种兵之万物提取系统抗战之钢铁咆哮回到秦朝当皇子烽火起三国抗日之铁血战将最强罗成之横扫天下我的大明新帝国醉迷红楼抢救大明朝
完本推荐: 我把被窝分给你全文阅读君有疾否全文阅读无相进化全文阅读龙傲天的第一情敌[穿书]全文阅读重生八零致富记全文阅读重生商女:妙手空间猎军少全文阅读神墓全文阅读天下第一佞臣全文阅读废材丹神:腹黑鬼王逆天妃全文阅读老婆,跟我回家吧全文阅读美女修成诀全文阅读快穿炮灰逆袭全文阅读穿成虐文男主他妈全文阅读暴君驯化记全文阅读唐砖全文阅读妻华全文阅读柔骨娇娘在九零[穿书]全文阅读娇妻为后全文阅读姑娘请自重全文阅读都市武圣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钑龙娱乐帝国系统猎户出山黑夜进化武帝重生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妻火影之忍术大师都市之兵王归来快穿:男神又苏又撩八零军婚:重生娇妻有点野颜控蜜恋史人类次子穿越从龙珠开始绝望黎明抗战之铁血山河都市绝狂兵王逆剑狂神大魔王娇养指南翻天之美人计重生之大学霸第一强者最强医圣本王命不久矣爱慕不虚荣绿茵天骄仙韵传花都御医网游之扫荡全服总裁爹地,我妈咪超好吃哦!逆转重生1990

不世奇才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不世奇才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不世奇才txt下载手机版 - 沈家玉门的全部小说 - 不世奇才 笔下文学移动版 - 笔下文学手机站